第三章我写了一本超级棒的恐怖小说(三)
群文乱舞2020-12-28 14:592,123

  (“纳尼?”)它的语气满是疑惑。

  (他显然不明白我的意思,我需要说的更具体一些,这也是我无数个不眠的夜晚想获得的,我一定要靠着自己的能力来获得殊荣,“我需要一些灵感,是关于恐怖小说的,你应该知道恐怖小说吧,就是让人感到害怕,让人无助,头皮发麻,紧张颤栗,瞳孔放大,心跳加速……”我觉得没有什么词语能准确的形容恐怖这种感觉,所以我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并打了个哆嗦以便让描述更形象一些。)

  (“我帮你查询一下。”它用一种不带情感的语气回答。)

  (静静的黑暗中似乎有些窸窸窣窣的碎响,怪异而连续,我竖起耳朵聆听,这声音却消失了,我不得不怀疑这是我的耳鸣,我打量着这黑色,黑色真的是一种奇怪的颜色,好似什么都没有,又好似藏着无限种可有的东西。)

  (不一会,它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觉得有一个商品特别适合你。”)

  (我很绅士的举手表示说来听听。)

  (又是短暂的安静,它在思考,或许是在斟酌,这让我有了小小的期待,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虽然我的思维天马行空,但是我知道什么是可信的,什么是虚假的,就像此时,我觉得这就是梦,一场大脑自我开发的梦境,所以我还是比较轻松的。)

  (“异视——视界重叠能力。”)

  (“纳尼?世界重叠?世界能重叠吗?南极和北极重叠在一起?地球不就成了饼子了吗?”我是一个比较幽默的人,女友曾经这样评价我,虽然我大多数时间都是不解风情的沉默寡言,她的称赞让我一度觉得她是真的走进了我平静外表下的缤纷世界,而不是为了我的钱。)

  (“……我可以为你简单说明一下,你听好了。”)它短暂的停顿之后说。

  (“Please。”)

  (说实话我很后悔自己用了自己学识中仅有的几个英语单词,这种卖弄让对方接下来的一长串英语解说使得我脸黑的能在黑暗中泛出光。)

  (“麻烦你用中文再说一遍吧。”我并不觉得自己这个要求很过分,人家公交车报站名都要中英文各一遍呢。)

  (显然它没什么耐性了,很不客气的表示可以再说一遍,我觉得它们这个什么交易站的生意一定不好,因为服务质量决定了企业效益。)

  (“先说明一下,视是视线的视,不是世界的世,这个能力比较特殊,它能让你看到另一个世界的生物体,所以你能从它们那里获得你需要的灵感,不知道你对这个商品感兴趣吗?”)

  (“我想想。”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要理清头绪,另一个世界是什么东西?这个当下流行的词真的给我想象,另一个世界难道是鬼世界?那就是说我能看到鬼?或者鬼怪之外的东西?哈哈哈,这剧情有些老套,不过我还是要继续听它怎么说,以便我能拆穿它的谎言,找到其中的漏洞。)

  (“可以,不过需要支付多少费用?”我这么说是有私心的,如果支付款是冥币的话随便一张都是上亿元,对于生活拮据的我来说,这才是我能承受的范围。)

  (“易——物——站不需要钱。”它刻意将易物站三个字间隔开,以便强调交易的主体是物品,我确实没有好好理解这个名词。)

  (“可以。”)

  (“新人菜鸟,你记好,我只说一次。”)

  (它还有些不耐烦,新人这个称呼我倒是可以勉强接受,但是菜鸟这个标签我拒绝,为了我的灵感,我还是耐着性子没有发作。)

  (“第一种,三个死亡记录交易72小时的视界重叠;第二种,7个死亡记录交易264小时的视界重叠,附加沟通触角;第三种,14个死亡记录交易换取408小时视界重叠,附加沟通触角。”)

  (我数学不好,所以花费了几分钟整理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三个什么死亡记录换三天的视界重叠,七个能换11天,还送一个什么沟通触角,第三种没什么新意,就是交易量变大了,用14个死亡记录换17天的重叠时间和沟通触角。)

  (“你可以选择了。”)

  (它显然是在催促我,不过我可不能随便选择,这神神秘秘的交易又是不某宝购物能退换货。)

  (“能不能说明一下死亡记录是什么意思?还有那个沟通触角是什么鬼?”我心平气和的询问,毕竟我是顾客,顾客是上帝的姿态不能丢。)

  (它没有马上回答,我觉得无处不在的黑暗就是它无处不在的眼睛,正从四面八方盯着我,或许它觉得我是一个怪物,就像我对它的猜测一样。)

  (“我既然要购买商品当然要多了解一点。”我很平静的说,不知道这个交易平台有没有评论区,有的话我一定要来个千字文的吐槽。)

  (“死亡记录就是……人类死亡时刻的真实记录,你可以用你们人类的……摄像机或手机,沟通触角就是你和其他世界物种沟通的能力。”)

  (它的解说够简洁明了,我明白了,我不仅能看到异类,还有了和它沟通的方式,我没觉得这个选择有多难,第一种显然比较容易,但是不能沟通是个很大的缺陷,第三种时间太长,充满了不确定性,显然第二种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我有疑问。)

  (“交易如何保证?”我看着它,虽然我并不知道它到底在哪个方位?前面?后面?头顶?或者就在我脚下,此时正以一种怪异的仰视角度看着我。)

  (“易物站就是保证,这里的交易被所有物种认可。”)

  (它竟然保持着居高临下的态势和语气,这让我很不爽,但我还是用“谦卑”的语气问:“如何交易?”)

  (“只要签订了协议,你想交易的时候就自然会到达这里。”它好似也松了一口,这让我多少有些疑虑。)

  (“我觉得还有一点你要明白,那就是交易过程会附加一种诅咒,如果触犯了就会有惩罚。”它的语气有种调侃,或许是轻蔑,它觉得我应该会很担忧这个交易。)

  (“诅咒?惩罚?”我就知道一定有什么猫腻,随后我又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好笑,我认真了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