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惩罚
群文乱舞2020-12-28 14:002,120

  智晓玲又将心爱的抱枕丢到了客厅之后才继续往下看小说:

  (“你在干嘛?”伊静过来拉着我问,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能看到这个男孩,也不知道我此刻的动作在她看来是多么的荒诞,总之她一脸委屈。)

  (我只能将那孩子放下,拉着她离开,就像逃一样,我满腔的话语被牙关紧紧锁着,它们在我的肚子里上下翻滚,生硬尖锐,扎的我鲜血淋漓。)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想回家了!你弄疼我了!”伊静委屈的叫着。)

  (我不能说话,我要保证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和生命去解除她的危险。)

  (伊静挣脱我的拉扯,快步朝前跑,我迈开大步紧紧追随,她噔噔的上楼,她的房门狠狠关上,随后上来的我只听到关门的回音久久不散。)

  (我拿着纸笔,守在楼道口等了好久,我要问清楚那个孩子为什么跟着伊静,天都要亮了也没有等到他,他“逃走”了吗?)

  (随后我又感到庆幸,他沾满红色圣代的牙齿锋利而带着嘲弄的意味,或许他也知道我拿他没办法,小说就是拴在我脖子上的一根细细的绳索,我不敢有任何“剧烈”运动,无论是绳索结实将我勒死,还是绳子脆弱让小说飘走都不是我能承受的。)

  (等不那个孩子,我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鬼妈妈的身上,我去听了女鬼的故事,希望可以得到答案,可惜她的故事没有讲完,就消失了……)

  (我要快点拍摄到死亡视频兑换异视时间,我要快点弄清楚所有真相,还有问到我如果说话了会是什么惩罚?随着故事的发展,我觉得那个惩罚就像不知埋藏地点的炸弹。)

  (我背上照相机出门了,清晨阳光明媚的有些过了,刺的眼生疼,为了尽快拍摄到死亡视频,我去了北城郊外的北城山,这里的盘山路被称为死亡弯道。)

  (我本想和伊静道一声别,我敲了她的门,但是没人回应,我也没有她的手机号,现在我才知道,手机并不是用来常联系的,而是用来说你迫切想要说的话,我只好离开,我想,我很快就会回来,解除她的危险,然后写我最棒的恐怖小说。)

  (出租车开的并不快,虽然我一个劲的比划让他加速,可他无动于衷,这是一个老司机,他知道怎么权衡顾客、车费、速度之间的关系,何况我还是一个“哑巴”,在黄昏时分我来到了北城山脚下,此时天色阴沉飘起了小雨,那名司机再次权衡利弊,他选择不载我深夜上山。)

  (我只好下车,大多数司机并不愿在这样的天气上山,重赏之下必有勇夫,200块,是平时车费的五倍,一位四五十岁的本地人决定送我。

  (北城山静怡的就如一块阴冷的墨,我穿的衣服有些少了,沸腾在胸腔的激情正慢慢熄灭。)

  (“你是记者吧。”黑车司机回头看我。)

  (我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确实有点像。)

  (“你这是突击采访?是去山顶的酒店吗?”他满脸的好奇,就像我要去捉奸似的。)

  (我之前没有告诉他我的准确目的地是盘山路弯度最小的死亡转角,此刻也不会透露什么,我将头扭向窗外,一辆运货的卡车呼啸而过,那气浪能将我们的出租车掀掀翻。)

  (“这些大车司机开车就是猛。”出租车司机的话说的中规中矩,没有褒贬含义,就像久经沙场的老兵。)

  (我就盯着夜色,山上的树木似乎要更黑一些,就像一个个站立着的人影,如果他们是鬼,那么每一个鬼的背后都有一个可以渲染的精彩故事,我好似发现了宝藏。)

  (那棵歪脖子的树一定是吊死鬼,它躬着的身子在夜风中挣扎,它一定后悔了,也一定有很多话要说,那颗高大直挺的树死前一定是壮年,那个枝叶繁茂的树一定是个时尚的女人……)

  (我走神了,当我看到死亡弯道已在身后的时候,“停车。”我喊出了这句话,同时脑子嗡的一下如过电一般,一个闪亮的念头提示:你违规了,会受到惩罚。)

  (出租车嘎吱就停下了,司机一直平淡如水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笑容慢慢爬上了他黑黢黢的脸颊,“这里下车?”)

  (我点头,机械的掏出两百递过去,想摆摆手让他离开,可是我的左手臂竟然无法抬起,我意识到惩罚就要来了,它正在悄无声息的吞噬着我,我踉跄的下车,仓皇的离开公路到了路边的灌木丛,如果惩罚是死亡的话,就让我在这里安静的消失吧,这样才算是一种希望:读者有了希望,他们猜我只是还没有拍到死亡视频,兑换到异视之后就会回来继续写我最棒的恐怖小说;伊静也有希望,至少我只是离家出走,像她的母亲一样还给她某天归来的念想;编辑也有希望,他可以接着我的消失制造下一个舆论热点;小说也有希望,这种谜一样的剧情框架可以让任何一个脑洞大开的作家来虚构后面的情节。)

  (我躺在灌木丛中,左手臂毫无知觉,我还听到出租车司机说了声:谢谢!而后就是汽车离开的声音。)

  (此时我满脑子都是惩罚,惩罚,惩罚,惩罚,它就如失去了原本意义的锤子,一下一下敲击着我的大脑,波纹荡漾着淹没了我原本的思考。)

  (我躺了好久,雨还是那么小,唰唰唰,绵绵不休,我的衣衫已经湿透,阴冷的贴在身上,我在等待死亡,好久了,我还没有“升华”成为一只鬼,我还能听到雨声唰唰,还能在吹过的山风中冻得发抖,也许惩罚停止了?)

  (我动了动肩膀,左手臂还不能动,是扭伤了?还是着凉中风了?它软踏踏的就跟死去章鱼的触手,触感冰凉,就像真的“死”去一般,难道这就是惩罚——从左臂的失觉开始蔓延到全身,之后我就会变成一只有思维知觉却一动不动的章鱼?我躺着到了深夜,山路上时不时传来尖锐的刹车声,我或许该在没死之前做点什么!)

  (我单手支起了三脚架,调整好相机的焦距和角度,“嘭!嘎吱!”一场意外发生了,一辆轿车飞出盘山路落入悬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