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不辞而别的伊静
群文乱舞2020-12-28 20:342,051

  (长时间的沉默,我觉得它一定是笑的不能说话,它鄙视我是个胆小鬼,原先我毫无畏惧的样子原来是装的,它对我仅有的一丝尊重此刻荡然无存,我还是在乎惩罚的,我不管,为了我的小说,为了我的伊静。)

  (好一会之后它的声音传来:“你在交易后的444个小时不能和人类说话,违约了会在三种违约惩罚中随机抽取,1,直接死亡;2,丧失意识;3,失去物种的某种机能。你是幸运的,第三种是惩罚中最轻的,却存在着各种戏剧性的可能,比如失去视觉,失去味觉,失去手脚四肢,失去头或是嘴巴,当然也有你现在的这种,‘抽取’骨骼,你的左臂已经废掉了,如果你再违约,且生命没有终结的情况下会延续这种惩罚,下次也许不会那么幸运了,有可能‘失去’头骨,那时候你死亡,交易结束。”)

  (这个结果我很满意,至少我知道这次的惩罚已经结束,我还有一次机会。)

  (“我可以走了吧。”我语气平静,它认为死亡很可怕,而我认为还没死就不可怕。)

  (“可以。”)

  (我急匆匆的离开,无暇去猜想它语气中是否带着鄙夷或是惊讶。)

  (对面窗户的灯光还亮着,我还如上次一般坐在对窗的椅子上,双手垂落在扶手两侧,如悬挂在虚无的深渊,我知道我又有了异视能力,我是快乐的,这让我笑出了声。)

  (“梅姨?梅姨?你在吗?你可以继续讲故事了!”我轻声的叫着,可并没有得到回应。)

  (我又在上次那个地方见到了她,她还是藏在灌木丛中,有棵带刺的灌木枝干上挂着小小的红果实,就像喜庆的灯笼,这挂满灯笼的地方就是她的家。)

  (“鬼妈妈?你给我接着讲下面的故事吧!”我压抑着一路奔波的不满,坐在围沿上故作轻松轻松的说。)

  (“你帮我照顾的女儿呢?”鬼妈妈并没打算现身,灌木丛中传来她阴冷冷的声音。)

  (我忽然想到我拍摄死亡视频回来之后还没有去见伊静,这是不是说我只是想写小说,我对她的爱根本没有那么深?)

  (“我已经找到她了,还和她成了好朋友。”我面带微笑的说,我说了我是有表演天赋的。)

  (“你骗我,她已经不在了!”鬼妈妈突然窜出来,悬在空中,头的连挂部分更少了,为了怒视着我,双手捧着自己的头颅。)

  (“不……不……在了?去哪里了?”我有些结巴,不仅仅是因为她狰狞的面庞吓到我了,还因为伊静不在了,她去哪里了?)

  (“骗子,你最好找到她,要不然……”女鬼用手抓我的肩膀,没有依托的头掉落在我怀里,也正好面对着我。)

  (我不敢有丝毫动作,她头上的皮似乎已经开始腐烂,我右手的手指嵌入了这颗头颅的皮囊之中,指尖似乎有东西蠕动的触感。)

  (“不然……,不然……,咯咯咯……”女鬼还没有说出后面的话,她脸上的皮囊已经融散,露出森森的白骨,牙关咯咯的磕碰着再发不出其他声音。)

  (我担心她又会消失,赶忙说:“我会找到她的,你先告诉我梅姨去哪里了?是不是被快递员杀死了?”)

  (“咯咯咯,咯咯咯。”)

  (“小娇呢?小娇是不是也死了?”)

  (“咯咯咯,咯咯咯。”)

  (“凶手就是快递员对不对!”)

  (“咯咯咯,咯咯咯。”)

  (她的头骨已经不会再回答问题了,也不会讲故事了!我的灵感呢?我的素材呢?它们都在“咯咯咯”的牙齿敲击下变的粉碎。)

  (“伊静呢? 对了伊静呢?”我想到了这个问题,女鬼刚刚说伊静不在了?去哪里了?我管不了那么多既然我得不到小说,怎么都要挽回爱情,我将她的头丢在一旁起身就跑,她悬着的身子还在半空中打转,头骨在地上不安颤动着,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现在是晚上10点,上班时间,我一口气跑到了名典咖啡,店里没有客人,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女店员,她坐在吧台里玩手机,伊静呢?)

  (我用手敲击吧台的桌面,将写着字的便条递过去,她瞄了一眼我,就忙着去玩手机了,根本没看我手里的纸条。)

  (我用力的敲击桌面,并将纸条伸到她眼前,显然我这个举动让她输掉了比赛,她很疯怒的站起来说:“你干嘛?你干嘛?”)

  (我歉意的点头,又把纸条往前伸了伸。)

  (“我已经看见了,你就不能等我打完比赛?”她气呼呼的坐下,用最大的白眼球角度瞪着我。)

  (我赶忙又写下几个字:“对不起,对不起,伊静呢?”)

  (“请假了!”她没好气的说。)

  (“去哪里了?”我的字写的太潦草了,那个女店员瞪大眼费解的说:“大叔,拜托写中文吧。”)

  (我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一笔一划的又写了一遍:伊静去哪里了?)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好像是你们之间的关系比较近吧?”女店员轻蔑的说,好像我就是一个婚内出轨的负心汉。)

  (我拿着笔的手抖了好一会,竟然写不出一个字。)

  (“你还有事吗?没有我要下班了。”女店员没打算正眼看我,就像我以前没有正眼看她一样。)

  (我摇摇头,踌躇着往外走,我很希望伊静突然从某个桌子后面挑出来喊着:“哈哈哈,吓到你了吧,谁让你不辞而别。”)

  (可惜,我在门口站了好久,直到那个女店员毫不客气的驱赶我才离开。)

  (或许她就在家里,我接着跑,朝着我们所在的小区,我从没跑这么快,嘴和鼻子共同承担起肺的排气功能才让我没有缺氧晕倒,我敲了伊静家的门,我想喊一万遍对不起,虽然我不能说话,但如果她在家一定能猜到是我,我将敲门的声音拍打出了救命的频率,她应该知道我歉意满满,可,门关的紧紧的,就像一扇打不开的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