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顾城西和你是什么关系
日不落L2020-07-08 10:542,286

  KOGY酒吧。

  香烟与美酒的味道相互混杂在空气里,舞池内灯光璀璨闪烁,劲爆的音乐敲打着耳膜,让人不自觉的跟着兴奋。

  唐栩坐在吧台上玩弄着酒吧,随后又撑着下巴看着正在舞池扭动身躯,和美女跳着热舞的柳石南。

  “先生,你的酒。”调酒小哥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

  闻言,唐栩收回视线,拿起酒杯在鼻间嗅了嗅,不是太浓,他还能接受,仰头小抿了一口。

  他酒量不好,容易醉,不敢喝太多,坐在吧台上无聊的玩着手机。

  二楼方向,两道身影相对而坐。

  “城北,你看什么呢?”蓝司离见他目光定定的往下一楼看,疑惑的问,顺着他的视线看下去。

  怏怏一群人,他实在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

  顾城北收回视线,端起酒杯啜了几口,漫不经心的回,“没什么。”

  “什么时候去公司?”蓝司离双手枕在脑后低声问。

  顾家只闻长子顾城西,从未在外界宣称过顾城北的存在。

  这一次回国,是要彻底走入大众的视野。

  顾城北略微失神的垂下眼睑,“过段时间。”

  忽地,楼下传来异动,两人不由得往下看去,见三个地痞流氓样的男人将一个少年围住。

  “唐栩,你还敢回来。”为首的寸头男拽着唐栩的衣领,凶神恶煞的盯着他看。

  看着几人来者不善,唐栩面色不改,一把揪着他的手甩开,“滚。”

  忽地,男人顺过一个酒瓶砸在唐栩脚下,噼里啪啦的声音更惹人频频注目。

  “他妈是小三,他爸是逃犯,他就是一野种。”唐威扯着嗓子大喊着。

  话音一落,唐栩直接挥拳打了过去,脸色难看至极。

  唐威一群人也不是善茬,直接以多欺少,一团乱。

  柳石南听到声响从远处过来,看到唐栩和三个男人打在一块,脸上挂了不少彩,倏地过去扯开他。

  “你们干什么?”柳石南挡在唐栩面前盯着几人厉声质问。

  唐威摸了下下巴的血渍,眼神鄙夷的看了他们一眼,“走吧,晦气。”

  看到他们大摇大摆的离开,唐栩捏着拳头想要冲过去。

  见状,柳石南拽住他,看着他青肿的脸,沉声训斥,“怎么回事?过两天还要去试戏,你这脸…”

  唐栩冷着脸扯开他的手,大步流星的离开,“别跟着我。”

  他的情绪明显不对,柳石南怎么可能不跟着他呢?

  “你认识他?“蓝司离见顾城北一直盯着看,疑惑的问。

  顾城北收回视线,神情自若的回,“见过一面。”

  顿时,蓝司离一脸的八卦,“怎么认识的?”

  “你不觉得他和小田有点像吗?”顾城北忽地问了一句。

  蓝司离眨了下眼,惊诧的看着他,好半晌都没出声。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试探性的问,“你怀疑小田的生父和他有关系吗?”

  顾城北淡笑不语,目光轻挑着门口的方向,心思复杂了起来。

  随即他起身,“我先离开了。”

  闻言,蓝司离愣了半瞬,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喃喃道,“这才刚来。”

  顾城北出了门,车开出了好一段距离,看到唐栩单薄的身影慢悠悠的走着,吩咐司机停下。

  听着停车声,唐栩下意识的偏头看过去,一张熟悉的英俊的脸庞映入眼帘。

  “是你?”唐栩微微诧异了下。

  世界真小,一天之内见两次。

  “上车。”顾城北打开车门,示意他上来。

  见状,唐栩退了半步,眉梢轻挑,“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哪敢上你的车?”

  不会是赔了他一台手机就后悔了吧?

  顾城北目光晲着他,掩唇淡笑,却不置一词。

  不知为何,唐栩看到了他眼里的轻蔑,看了眼他的车,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牌子,得一千万以上吧?

  想了下,唐栩弯身进去,和他坐在后座,司机问了声,“先生,去哪里?”

  顾城北偏头看向唐栩,淡漠的出声,“去哪?”

  唐栩报了他住的地址,打量着他的车,男人对车总有一种痴迷。

  “你的车吗?”唐栩看向旁边清贵高雅的男人问。

  “不是,借的。”顾城北一本正经煞有其事的回道。

  唐栩没放心上,他的和借的,都没多大关系。

  反正也不会是他的。

  “你不问问我叫什么名字?”顾城北见他始终没想要问他的准备,不由得勾唇笑了。

  唐栩端正坐好,侧眸看着他,“你方便告诉我?”

  看他这气质和打扮就不是普通人。

  下一秒,他清冽低沉的声音紧随着响起,“顾城北。”

  “顾城西是你什么人?”唐栩眉梢拧了下,下意识的问。

  “不认识。”顾城北面色不改的回。

  顿时,唐栩了然的点头,顾家只有一个顾城西,估计名字相似而已。

  忽地车身颠簸了下,急刹车时,唐栩一个撞向前方,脑袋又磕到车窗上,晕晕沉沉的眼冒金星。

  顾城北眼疾手快的拉住扶手,眼看着唐栩要磕到车窗,连忙伸出一只手将他拽了过来,摁住他的腰。

  车辆稳定下来,司机急切的去看顾城北的情况,待他看到顾城北唐栩抱住时,到了口中的话倏地咽了下去,忘记要问什么了。

  顾城北推开唐栩,见他皱着眉痛苦的闭着眼,连忙问,“你怎么了?”

  司机也出声,“先生,您没事吧?”

  “下去看看情况。”顾城北冷声命令。

  顿时,司机只好下去处理干涉,顾城北看唐栩情况不太对劲,倏地下车坐在副驾,开着车往医院去。

  带着他拍片检查,折腾了一个小时,医生说,“轻微脑震荡,先入院观察两天再看看情况。”

  唐栩现在还昏迷着,顾城北只好给他办理入院手续。

  他没有离开,待在病房里看着唐栩,目光逐渐的复杂深沉。

  直至手机响起,顾城北才收回视线,接听。

  “先生,对方是酒驾,想要私下和解。”司机的话传来。

  顾城北眉眼森冷,“不和解,往最重的罚。”

  说即,他就挂了电话,迈步往病床过去,伸出手想要拔跟唐栩的头发。

  只是,手还没落在他头上,床上的人忽地睁开了眼,顾城北连忙收回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向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念向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