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法医白韵
月业2020-07-04 11:103,341

  陈长亭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似乎已经停止流转,周身的一切似乎都将他隔离开来了,可他偏偏又听见有人在低声谈论着案情。

  “系统显示没有任何非法侵入记录,也没有任何访客记录,仅仅是在十二分钟前,陈长亭给受害者华曼发起了两次通讯请求,不过两次通话都显示未接受,”一个女人语调平缓地叙述着案情,“案发现场没有发现任何指纹以及DNA,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犯罪嫌疑人身份的物品,作案工具暂时还不明确。不过根据数据显示,这个房间里似乎丢了一本没有记载在案的……”

  听到这里陈长亭忽然感觉天旋地转,身体也变得乏力,大脑再也接收不到任何外界的信息。

  ……

  陈长亭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了,病床旁边是一个女护士。

  女护士在发现陈长亭醒过来后,立马拿起了一旁护理台上的一台扫描仪,在陈长亭的脑袋上方横扫了一下,扫过之后一侧的大屏幕在短暂的延迟过后就出现了一个起伏的波形图,女护士看到那个波形后,淡淡地松了一口气道:“还好没什么大碍。”

  说着她便看向了正在揉太阳穴的陈长亭,面带淡淡地笑容,轻声道:“陈先生,你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您付一下医药费就可以出院了!”

  “我……”陈长亭看了一眼女护士,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您说什么?”女护士疑惑的看了陈长亭一眼。

  陈长亭摇了摇头,对女护士说:“没什么,付款。”他打算验证一件事情。

  女护士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也没有继续纠结什么,在一侧的屏幕上操作了一下后,将那块镜面一样的显示器移了一下,使屏幕面向床上的陈长亭。

  陈长亭看着屏幕上的交易信息,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伸手在屏幕上的确认键上轻轻点了一下,屏幕上的内容接连跳转:

  『支付中』

  『身份验证中』

  『支付成功』

  看着屏幕中支付成功几个字,陈长亭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账户上的钱连买西瓜都不够,可现在却是显示成功了,这也就意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全都是真的,他在这世上仅剩的两个亲人全都离开他了。

  人们总是喜欢在第一时间对自己不相信的事保持怀疑,陈长亭也不意外!

  华曼和陈柔去世了,她们账户上的钱也就自动过户到了他们唯一的亲人陈长亭的账上,这也就是为什么之前陈长亭账上连买西瓜的钱都不够,而现在却可以付得起这数百的医药费。

  女护士将那块显示器移回了原位,看到陈长亭那失神的眼神后,准备说些什么,不过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只说了句:“陈先生,你要是觉得没事了,现在就可以出院了。当然如果你想休息一下也没有问题,不过在晚上七点前如果您还没有离开的话,那就要再次缴住院费了!”

  陈长亭没有搭理她,就跟没有听到一样!

  女护士见状撇了撇嘴,离开的时候不由看了一眼一旁的扫描仪轻声嘀咕道:“难道是仪器坏了?”

  ……

  黍离城第九警察局,停尸间内。

  一个名为白韵的法医面前摆着一大一下两具尸体,此刻她正在进行验尸,而在她的旁边还有着一天机器进行着实时记录,因为案情特殊,此次验尸还开了录制功能和智能校正功能。

  “从面部表情可以初步判断,受害者生前收到了过度惊吓。”白韵轻声道,于此同时她旁边的机器给一大一小两具尸体的面部分别拍了个照,同时将刚刚白韵说的话自动转换成文字贴到了图片的备注处。

  机器给她戴上无菌手套后,她开始尸体解剖,她的动作很娴熟,每一刀都干净利落,从她的动作以及手法,不难看出她是一个有着丰富临床解剖经验的法医。

  “心脏功能轻微受损,肾功能受损,生前的确受到过惊吓,但这还没有达到致死的程度!”白韵眉头微皱,尸体送来的时候,她得到的信息只有两条:

  一、第一案发现场是死者家中。

  二、现场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作为一个法医,她从不妄自揣测一件事情的真相,可是如今真的证明不是惊吓过度而死后,她反而头疼起来。

  “没有明显外伤,器官也都没有发生病变,只是心脏机能和肾功能轻微受损,致死原因暂时不明!”

  白韵说完后,一侧协助他的机器也已经记录完了,原本想在机器上点下结束那个按钮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收回了手。

  在两具尸体旁驻足了片刻后,她熟练地制作出了两份切片,一份心脏一份肝脏,随后她便将那些病理切片放入了一侧的那个机器里,同时那机器的显示器上的内容也随之变化。

  只是看着屏幕上的内容她又犯了愁:“这么多年,头一回遇到惊吓过度的死者,致死原因却始终查不出来!”

  从显微画面看来,受损程度也没有达到足以致死的程度,甚至和致死伤相差甚远。

  随后白韵在屏幕右下角的保存键上点了一下,屏幕上也弹出了新的内容:「是否在本机保存切片?」

  白韵瞥了一眼一侧的两具尸体,然后点下了是。

  屏幕中的内容随之跳转,弹出保存完毕后,又弹出了一个新的问题:「是否一键整理验尸报告?」

  白韵习惯性的点了是,几秒后屏幕中弹出了一份报告,白韵打开查看了一番,确定没有问题后,又点击了一下共享,共享对象则是负责这个案件的专案组。

  一番操作结束后,屏幕上跳转出:「是否需要机器进行尸体缝合?」

  白韵点了一下是,随后分别选择了两具尸体解剖术式,以及移动过的器官等等一些细枝末节的事情。确认选择后,机器开始扫描两具尸体,扫描完成后,解剖台两侧机器手臂便开始操作。

  这时候白韵舒了一口气走出了解剖室,出了解剖室一台消毒机器人主动迎了过来,为白韵做了全身消毒,同时回收了无菌手套以及隔离衣。

  出来后,白韵回到了她的办公室,在桌面简单操作了两下后,一块屏幕屏幕升了起来。

  打开由南浦科技公司为警方特别制作的操作系统后,一侧的安全验证系统自动进行了生物识别,确定身份后系统便为她登录她账号。

  「姓名:白韵」

  「职位:法医」

  ……

  「权限等级:高级」

  一些有关白韵的身份信息弹了出来,不过白韵并没有看这些,只是淡淡开口道:“打开个人信息查询功能。”

  “本次服务将记录在案,请输入您想查询人的姓名以及居住地。”屏幕中弹出了一行字,并不是这系统没有语音询问功能,只是白韵比较喜欢安静的工作环境!

  “华曼,居住地黍离城第九区。”

  “陈柔,居住地黍离城第九区。”

  说完她便点了一下确认键,屏幕上的内容也随之变化,几秒的加载后,屏幕上分出了两个弹窗,分别是华曼和陈柔的个人信息界面。

  仔细看了一下后,他又搜索出了陈长亭的个人信息,只不过看完之后也没有任何头绪。

  “华曼是个孤儿,父母不明,也没有在案记录,七年前和陈长亭结婚,结婚第二年有了陈柔,这三个人到目前为止的人生轨迹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怎么会出现这种事,”白韵撑着脸暗自思量道,“难道犯罪人员是无差别杀人?动机?杀人手法?”

  算上实习,从业差不多十年,帮助警方破案无数,也遇到过一些高智商犯罪,但是还从未遇到过这样离奇的案件,死者的死因不明,犯罪现场更是没有留下任何记录!

  在这个科技发达的时代,出门买菜、散步之类的都会产生大数据,只要拥有权限的部门想要查,基本不会出现查询不到的情况!

  可是这一次,几个小时的验尸以及现场取证,都没有获取什么有用的信息。

  白韵捏了捏鼻梁,随后又调出了本案的详细案宗,只是完整的看了一遍后,她依旧没有什么头绪,甚至还多了一个新的疑问。

  案发之后,陈长亭家里丢了一本书,但是在他家书房的数据库中却是没有任何有关那本书的详细数据。

  “这会不会是突破点?”白韵嘀咕了一句。

  也就在这个时候,案宗显示有了新版本,并且系统进行了自动更新!

  白韵看了一眼新增内容后,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她直接关闭了系统,起身整理了一下着装后,就直接出门了,她觉得死者的丈夫在尝试隐瞒什么。

  不一会白韵就来到了第九分局的刑侦科,找到了负责本案的小组后,白韵快步走了过去,站在了小组组长面前,伸手在他的桌面上轻叩了两下后,沉声质问道:“你觉得那个陈长亭的话可信么?”

  白韵的突然闯入让他们这个小组的人都有些懵,特别是被他质问的组长,缓了一下才开口解释了一句:“他通过了测谎仪,那东西一向很准的!”

  “仪器,仪器,又是仪器,”白韵听到他的解释后更加生气了,“仪器的工作模式是固定的,它也有出错的时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罪偶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