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救命药材
公子珂2020-03-01 23:383,259

  凰月山庄,地处辰国东部。是天下第一大庄,江湖上众多势力都纷纷拜在门下,是就连四国都礼让三分的山庄,据说没有人见过凰月山庄庄主的真面目,凰月山庄的庄主每次出现都戴着着一个面具。甚至人们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云光白洁的大殿倒映着泪水般清澈的水晶珠光,空灵虚幻,美景如花隔云端,让人分辨不清何处为实影,何处为倒影。

  而就在最中间的寒池里,正赤身裸体的着一个女子,她静静地坐在里面,寒池是由天玄山的万年玄冰制成,女子坐在里面,脸色苍白,就连眉间那朵鸢尾花似乎都丧失了生机。冰肌玉骨的脖子上,有一条很明显的黑线,仔细一看那黑线似乎会动。

  “庄主在里面多长时间了?”

  “已经三个时辰了。”

  “三个时辰,还没见好转吗?”

  凰珑摇摇头:“没有,那条蛊虫还在生长。”

  “该死的!”凰瑾咒骂一声。

  “究竟怎么回事?按理说蛊毒发作应该是在三日以后啊?怎么会提前?”

  凰瑾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到皇宫,主子就出事了。”想到这儿,凰瑾松了一口气,他本来是按约定应该是三日后到达的,幸亏他早就了几天。

  寒池里的女子睫毛轻颤,像一只蝴蝶,马上要飞走了似的。

  北冥朝歌费力的睁开眼睛:“凰珑——”

  门外的人一听,凰珑立马就跑了进去,高兴道:“庄主,你可算醒来了。”

  ……

  秦熙一想到北冥朝歌那个不正常的神情,心里一阵烦躁。想了想还是穿上夜行衣,朝皇宫的方向赶去。

  赶到承乾殿的时候,周围一片寂静,秦熙隐隐觉的有些不对,仔细一看,发现整个承乾殿的宫女太监都被点了睡穴。进去一看,果不其然,北冥朝歌不见了。

  秦熙猜想,没有一点动静和痕迹,看来北冥朝歌是自愿让别人带她走的。

  返回的时候途径冷宫房顶,听见里面一片叫骂:“北冥朝歌,你个孽种,你凭什么让我体会你的痛苦,哈哈哈,孽种。你的身份终有一天会被世人揭穿的。哈哈哈。”

  “公主,您不要喊了,我们该就寝了。”

  “就寝?我堂堂一届公主我为什么要睡在冷宫,我不服,我是先帝亲封的兮颜公主,我有封号,我有封地……哈哈哈!”

  秦熙听了一堆也没听出什么有用的,起身走了。

  这晚上没有任何人知道,摄政王殿下偷偷来过皇宫。

  “庄主,您的毒按理说应该是在三日后发作才正常啊!”

  北冥朝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她想起下午去见萧晗的时候,福寿宫那股奇异的熏香。

  北冥朝歌漂亮的桃花眼寒冰一片:“我想起来了,是萧晗,怪不得她今天提醒我吃药,她肯定在那熏香上做了手脚,引得我的毒提前发作。是我大意了。”

  “那个恶毒的老妖婆,虎毒还不食子,她倒好,为了让庄主听话,每次都给庄主服药。”凰珑气的想把那个女人给斩了。

  “那种药是能缓解庄主的蛊毒,却也是让庄主上瘾的药,她孰不知,庄主在很早之前就不食用那种药了,只是发作的时候靠这寒池来镇压。只不过庄主您本来就在不久前刚受了箭伤,现在又蛊毒发作,您的身子现在非常虚弱。”凰瑾在一旁道。

  北冥朝歌有些疲惫的靠在枕头上:“我现在研制的解药里还差一味药材,它是最关键的,也是药引子,那就是雪魄花。”

  “什么?雪魄花,就是那个生长在天玄山千年开一次的那个花?”

  “是的,我最近得去一趟天玄山了。”

  “庄主,那个地方那么危险,可以用别的药材代替吗?”

  “万物相生相克,我研制的解药每一味都是相克的,没有了雪魄花,我的药也就没什么用。”

  “这是我现在唯一找到研制解药的方法了。”

  “庄主,我去替你找吧!”凰瑾跪在地上郑重道。

  北冥朝歌看向他,微微一笑:“谢谢你,凰瑾,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找的。你们任何人都不准插手。还有,要不是你,我这次要出乱子了。时辰不早了,你必须赶在天亮之前把我送回去。要不然,会让人起疑的。”

  “庄主,要不然你别走了,那个皇宫那么危险,你就在那儿,我真的不放心,那里想要你命的人太多了。”凰珑带着哭腔。从小到大,她已经看见过很多次她的庄主带着一身伤从皇宫回到山庄。

  “傻丫头,我是辰国的皇上,我得对辰国负责啊!”

  “庄主,你值得吗?天下人都不理解你,他们都谩骂你,这些年要不是你暗中用凰月山庄的势力扶持辰国,辰国早就亡了,但是那些百姓呢?他们只当全是那个摄政王的功劳。”

  “小珑,过分了,在庄主面前你怎么可以如此说。”凰瑾道

  “没事的。凰珑啊,我答应你,等我处理完了辰国的所有事,我就回到这里,再也不出去了。”

  “真的?”凰珑吸吸鼻子。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对了,这次回来是有任务要交给你们。凰瑾,你去南阳县看看当地的洪涝灾害如何了?”

  “是!”

  “凰珑,你去边疆看看周国什么意思,只是挑衅,还是要攻入的节奏。”

  “是!”

  次日大清早。承乾殿前就无比热闹。

  “大胆,竟敢拦哀家,你们不要命了吗?”

  范进站在门口:“太后娘娘就别为难奴才了,皇上昨夜刚吩咐过,无论谁过来都不准打扰他休息。”

  “哀家只不过是想瞧瞧皇上的伤势,你们这一个一个的都在阻拦哀家,莫不是有什么事瞒着哀家?”萧晗咄咄逼人道。

  “太后大清早的有什么事情吗?朕不过是想多睡一会儿,怎么就又惹的太后担心了。”北冥朝歌从里面走出来。

  萧晗打量着她,发现她和以往没什么两样,想的估计是服了那种药,心里便满意了,笑着开口:“原来是睡觉啊,你这奴才也真是的,害的母后以为你又出了什么事?既然你没事,那母后就放心的回宫了。”

  萧晗看到自己想看的,转身走了,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皇上又怎么样,不过是照样被她玩弄于鼓掌之间。

  同一时间,秦熙就知道了皇宫里发生的事情,知道她回来了,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主子,雪衣小姐快回来了。您是否要准备什么礼物?”

  “把那日刚得的金蚕丝拿到绣纺,让他们赶制一套天纱雪纺裙,就当是见面礼吧。 ”

  冥七瞪大眼睛,那金蚕百年吐一次丝,极为罕见,吐出的丝可谓坚韧无比,一般的兵器根本穿不透。现在这种东西居然要送给雪衣小姐,说明雪衣小姐在主子心上的分量很重啊。

  “主子,您不是说那金蚕丝要做一套软甲的吗?”

  “不必了,就做成裙子送给雪衣吧。”

  “是!”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了几日,北冥朝歌的伤也好的差不多,翻着手里凰瑾送来的紧急文书,越来越生气,里面一桩桩一件件都在说着辰国的政局腐败,从上至下,一层层官员都在贪污受贿,官官相护,朝廷送往的赈灾银还不到南阳县就被剥削的差不多了,长此以往下去,南阳县迟早得完蛋!看来自己得慢慢掌权了。

  很快,北冥朝歌便修给凰瑾书一封:见字如晤,三日之内,以凰月山庄的名义为南阳县捐赠善款。

  果不其然,以凰月山庄的名义捐款,引来了各大势力的捐赠,一下子解了南阳县的燃眉之急。

  ……

  其他国家君王不早朝会比较奇怪,而辰国他们的皇上上朝才显得奇怪。

  “皇上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耳欲聋的朝拜声让人汹涌澎湃,北冥朝歌身处高位,居高临下的看着所有人:“各位爱卿平身!”

  “皇上,臣有要事禀报!”此人正是王瑞瑞。

  北冥朝歌看着他,年过花甲,却仍是一丝不苟,双目炯炯有神,不过他这个名字起的挺好笑的,像个女人的名字。

  “皇上,臣听闻,天下第一大庄凰月山庄和许多江湖势力主动为南阳县的百姓们捐款,臣认为,江湖势力尚且如此,我们身为臣国的子民理当以身作则,臣愿拿出自己家中的些许积蓄造福南阳的百姓。”

  他可知,他今日说出这样的话,完全影响了官员们自身的利益,迟早会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不得不说,这个人到是个难得的忠臣,将来可堪当大用。

  “臣附议!”萧桦紧跟着出来。

  “那其他爱卿呢?”北冥朝歌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就算其他人再不愿意也没办法了。

  “摄政王和寒太傅呢?”

  “哦,回皇上的话,奴才听说,今日寒太傅的女儿要回来了,寒太傅告了假,至于摄政王殿下,刚刚冥七过来传话,说他家主子今日有要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朝如星辰暮成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