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听松客2020-03-06 22:468,450

  18

  车子停在车场,我和王阳下了车,邓通却不下来,他道:“房子中至少已经有七八个人,我们四个加上守在那边的三个只有七个人,房子里那些人古里古怪,发生冲突时,我们这几个人怕是弄不过他们,不如等一下,我已经让老刘带了几个人过来,咱们会齐了人手一起进去。”

  我不相信出尘子会为难我们,却也不能说邓通的想法没有道理,他是大富豪,此刻身边除了司机和帮他监视这房子的三个人外,没带保卫人员,他行事小心一些也没有错。我道:“不如这样,我先进去看看情况,王阳和你等在这里,如果真的有危险或是发生冲突,让王阳带你立刻走人,若是没有危险我再出来叫你们。”

  邓通点了点头,王阳表示同意。我走到门前按了铃,立刻有人来应门。开门的不是出尘子,而是一个中年和尚,和尚穿了一件质地极好的袈裟,这和尚见了我,合十行礼,唱了一句佛号道:“施主,有何贵干。”

  我道:“我来找出尘子道长。”

  和尚向着屋内喊了一句“出尘子老道士,这里有人找你。”喊过之后,出尘子立即从一个房间中走了出来,他在过道中看见我就高声笑道:“哈哈,方伟杰。你来的正好,你不来我还要去找你,快进来。诶,王阳和你那个五劳七伤的痨病鬼朋友没有来么?”

  我走了进去道:“王阳稍后就到,你说什么痨病鬼朋友,我没有痨病鬼朋友。”

  “就是那个大富翁房东啊,我看他身虚体弱的还教了他一些炼气养体的法子,也算报答他送来金丹的情谊,不知他练了没有。”说罢他又凑在我耳旁悄悄道:“我特别教了他几手回春妙法,哈哈。”

  我知道出尘子说的痨病鬼,就是邓通,邓通这人虽然少经锻炼身体发福,然而说他是什么痨病鬼,我却千万是不相信的。我也不去理他这句说话,和他一起上了楼梯。经过出尘子出来的房间时,我看到那房间中放了几只蒲团,四个道士,一个道姑一个和尚各自坐在蒲团上打坐。我跟着出尘子上了楼,到了二楼客厅中坐下。我还没说话,出尘子先道:“你来的正好,我邀请了一些有道之士,这几天正准备开神仙会,这里还缺一些东西,正好托你去采办。”

  我道:“我来不是为了这个,我问你,邓通拿来给你看的那样东西,被你吃了一半,到底怎么回事。”

  “你说那颗金丹?是被我吃了一半,正好省了我不少功夫。”

  “那东西不是我和王阳的,也不是邓通的,是别人委托我们运送到别处的,你怎么就给吃了一半,这如何是好。”

  “方伟杰,你怎的也这样迂腐,那东西不论是谁的,能到了我面前,就是我的缘法,什么如何是好,你让东西的主人来,我和他说。”

  我道:“这是不可能的了,那人已经死在一所医院中了。”

  “这不是正好,他得到了金丹却还死在医院中,那正是说明他福小命薄,金丹正该我老道士受用。”

  “你怎么就知道那东西是你说的金丹而不是别的东西,而且得到金丹就不该死在医院中?这又是什么逻辑。”

  “我一看见就知道是道家的金丹……。”

  我打岔道:“等等,你说你能看见?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我看见了啊。金丹可以祛病延年,死在医院中那人拿到手中,却不知道怎么利用,不是福小命薄是什么。”

  “那东西是完全透明的,你怎么能看得见。”

  “怎么会是透明的,那东西上有金光发出来,难道你看不见?”

  我和出尘子谈论这个问题感觉十分无语,想来恐怕是没有结果的了,他相信什么缘法,又说那东西放出金光,那东西就算放在科学仪器中检测也不见得有什么金光,而缘法这种东西根本说不清楚。我道:“好,我们不说那东西归属的事情,那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你说是金丹,所谓金丹具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出尘子不回答我的话,反问我道:“你对道家的修行有多少了解?”

  这一句问话倒真是难住了我,我对道教的修行,只在一些小说电影中看过,要说有什么了解,却又一句说不上来。“我不太了解。只是听说道家修炼有不同的境界,可以将人修炼到可以不吃饭不睡觉,甚至还可以成仙,当然我并不相信这种事情。”

  “你说的不吃饭是可以做到的,不睡觉是瞎扯,至于成仙,我也不知道真假,因为我也没见过谁真的成仙。”出尘子停了一下又道:“道家的修炼,功法各家都不一样,有的只需要打坐督缘,有的是煅体炼气,还有的书符画道或是炼丹服贡等等不一而足。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为了达到某种境界。一般来说筑基境界后,修炼的人可以不吃不喝也不会死,当然这种不会死不是永远不会死,必须在生命终结之前结成金丹,这样生命就会延长,让他有时间可以进入到更高的境界之中。”

  我打岔道:“那么你吃掉的半块,就是别人体内结成的金丹?”

  “是的,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人留下,金丹这种东西一旦结成,就算肉体消失,精神寂灭,它也是不会消亡的。”我听了他的话总觉那里怪怪的,却又说不出来,出尘子继续道:“拿我和我师父来说,我们已完成了炼气筑基,到了结丹的境界。我师傅他老人家一直到死都没有结成金丹,而我呢虽然我在那个地道中已经开始结丹,不过我结的丹总是不完整,似乎我们修炼的这一门功法并不完整,因此到了结丹时丹果不能牢固,算不得真正的结成金丹。不过好在你朋友不知从哪里弄到了那颗金丹带到我面前,我服了半颗之后,感觉体内的丹果完整了,终于让我修成了金丹之道。”

  “你说了这些,还是在云山雾罩,仍旧没有说明白那个怪东西,你说的金丹到底是什么。”

  “所谓金丹,按照我自己的理解,就是修道者吸收了天地的灵气后,在体内孕育出来的灵气结晶。”

  老实说出尘子的话我根本听不明白,让我相信一个人坐在地上就能练出那种怪东西,那是绝无可能的。我的心中却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个问题“电影电视还有那些小说中的的金丹不都是圆的么?怎么那怪东西却又是方的。”

  “你那里听来的这种鬼话,金丹一定要是圆的,所谓道法无常,金丹道果又怎么会有固定的形状,它可以是圆的也可以是方的,更可以以任意的形状出现。”

  我感觉越来越混乱,准备放弃和出尘子探讨金丹的事情,我换了话题,我忽然道:“我在庙里听观慧老贼秃说,你会离地飞行,那是怎么回事?还有,我知道你根本不必吃饭喝水,那又是怎么回事?”

  他听了我的话没有立即回答,看了我好一会才道:“想不到你都已经知道了。老实对你说我也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只不过自从我开始结丹之后,总感觉身体似有似无轻飘飘的。修炼起来时身体可以飞离地面一小段距离,不过我不能飞的太高,停止了修炼身体就会落下,自然也不会飞的太远,或许是我修炼时吸收了天地灵气,所以身体能飞起来。至于辟谷,那个很简单不会饿不会喝,自然也用不着吃喝。”

  这两个问题,我似乎也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抱着十分投机的态度问道:“这种修炼,除了能让你长命和飞离地面外,对你还有什么好处?比如说能不能让你有点石成金或是其他别的巨大力量?”

  出尘子白了我一眼“你疯了么,什么点石成金巨大力量,你不想想,若是真有那种力量,我又怎会被几个贼关在地道中。”

  我想了想他的话是对的,若是修道真能带来什么力量,他的确不该被关在地道中。忽然出尘子道:“你说起巨大力量,我倒认识一个修道的人,他修的是什么道我记不清了,不过他的手中能发掌心雷。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你说的巨大力量。”

  我听到有人能从手中发雷,立时来了兴趣,问道:“这人现在在哪里,我明天就去见他。”

  “不用急,我已给他发出了邀请,请他来赴神仙会,若是这老头没死,过几天他一定会来参加神仙会。”

  我忽又想到,出尘子在地道中关了十多年和我们回来后就住在山中别墅里,期间并没有出门,他怎么会知道哪些人的联系方式,我问他“你怎样联系那些人的?”

  “这就不是你能理解的了,我们这些人之间有独特的联系方式,和你想的还不一样。”

  “你说说看,或许我能理解的了也说不定。”

  “我们联系的方式,类似你们的电视广播,只不过我们不用借助那些收发装置就可以进行,只要我将我在心中想着一件事情,让后将这个想法散播出去,有一定修为的人就会收到。”

  “那你怎么知道哪些人会收到你的消息,他们会回复你不成?”

  “不会,发散这种消息需要消耗大量的功力。“

  老实说,出尘子的话,有些我可以理解,有些则完全不能理解。原本我的来意是来问究出尘子吃了半块那个怪东西的事情,然而从现在这种情况看来,他和我对世界的认知是不一样,自然我们也不能取得什么共识。

  我下了楼,到了车场时候已经多了两辆商务车挺进车场,车子里的人却没有下来。我告诉了邓通王阳我和出尘子的对话,和他们一起走回房子。进了屋后,出尘子看见邓通,就问他有没有练功,邓通忽然间红了脸不说话,王阳则不明白什么事,这种事情我自然也不会解释。

  我们在别墅中谈论了一阵修道的事情,自然不会有什么结论,到了临走时,出尘子开了一份清单给我并请我们五天之后同来赴会,我则将清单交在邓通手中。

  接下来的三天里,倒也太平无事,我在家中查阅了很多道教关于修真的资料,然而那些资料十分模糊,总是不能让人满意。

  怪东西暂时由邓通保管,而我和王阳的任务,我们也决定暂时停止。在家中呆了三天后,我已实在不能抑制无事可做的冲动。出了家门,我才发现自己无处可去,最后决定去看一看出尘子。

  车子进了市区,我又改变了注意,我想先去看看王阳,然而王阳却接到一件委托出门去了,从王阳的事务所出来后,我刚要上车,忽然我身后传来一个陌生声音“和三个无可救药之人同处在暗房中”。

  我立即转身,看到一个似乎很有修养的西方中年人站在我的身前,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问道:“你是谁?”

  “哈哈,你还是这样暴躁。”

  “你到底是谁?”

  “看来我的整容十分成功,哈哈。”他说了这句话后,我知道了他是谁,立即放开了他。

  我将他拉进车中,不再去去山中别墅,径直将他拉回了我家,这人正是整了容之后的尹镇西,回到家后,我问了他分开之后的事情。原来那天分开之后,他按照原先布置好的计划做了整容手术换一个新的身份,他的新身份是一所大学中一个有名的教授,接着又在几个公开场合露了脸后才来找我。当我问及他替换了别人身份,原本那人怎么办,他说他替换身份的那位教授有一种十分严重的遗传疾病,他们早已商量过,只要尹镇西替换了他身份,他就到与世隔绝的地方去养老。

  我问尹镇西之后有什么打算,他却说没什么打算,基地已经被毁,短时间内在重建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来。后来我想到,尹镇西这人,对科学的了解十分深入,说不定他对那块怪东西会有些特别的看法,我和他说我曾见过一种和任何物质都不会发生接触的透明东西,问他怎么看。他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立即问东西在哪里。

  他的反应,过于强烈,我一时不明白他捣什么鬼。“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上一次见到时,在一个银行的金库中,现在不知道还在不在那里。”

  尹镇西忽然拍了一下脑门叫道:“我真是笨,早该知道那东西是到了你手里。我真是笨。”

  “你胡说什么,什么到了我手里。”

  “你还在装神弄鬼,岑嘉斫的东西不是落在你手中,还会去了哪里。”

  我听到说出岑嘉斫的名字,着实吃了一惊,我再也想不到尹镇西竟然会知道岑嘉斫的名字。指着尹镇西道:“你……你怎么会知道有岑嘉斫这个人。”

  “哼,你们去过医院后不久岑嘉斫那老东西就死了,事情自然和你们有关系,只怪那时我太也大意,只是想到你们是阿欣派来对付我的,竟然没将你们和那死鬼联系到一起,派去监视你们的那人也是个饭桶,他只是向我报告你会齐了一个同伙,向山里去了。那件东西现在已落在你的手里,它到底在什么地方。”

  尹镇西这样说了,我知道事情已经泄露,再向他隐瞒是不可能的,我道:“那东西机缘巧合中,被一个老道士吃进肚子里去了。”

  这一次吃惊的却是尹镇西,他急急道:“什么,被人吃掉了,那人在什么地方,我们这就去找他。”

  “东西早被他吃了,现在说不定已经化成一泡屎被他拉掉了,现在去找他有什么用?”

  “或许有什么方法将那东西从他身体里还原出来。”

  “还原出来?亏你想得出来,难道将那人分解之后再去还原那东西吗?”

  “我也不知道,不过……。”

  我“哼”了一句打断了他的话道:“不过怎么样,是不是不过可以试试分解了那个人。”尹镇西不出声,我又道:“我可以告诉你那人在那里,不过你要保证不采取任何危害到他的行动。另外你对那东西到底知道多少,都要说给我听。”

  尹镇西犹豫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道:“好,只是我说了之后你一定要告诉我那人在什么地方。就算我不将那东西从他身上取出来,也一定要见一见他。”

  “首先,你要告诉我,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一块完美的纯能量结晶。”

  我道:“你甚至没有见到我描述的那个东西,怎么就知道那是你说的能量晶体。”

  “那东西我在一本书上看见过,那本书就是那个岛原来的主人,一个叫做马约拉纳的外国人写的。书上说马约拉纳虽然不知道能量晶体的来历,但是他曾偶然间得到过一块,也找到了怎样使用其中蕴含能量的办法,他还发现类似的能量晶体应该还有另外一块,虽然他没来得及弄到手,但是他的书中留下了不少线索,我跟着这些线索,追踪到另一块能量晶体最后是在一个叫做登巴多吉的西藏人手里,这人来到内地后,改了一个名字就是岑嘉斫。那一次我们在酒店相遇时,我正是为了这件东西去到那个地方,只可惜被你捷足先登了一步。”

  尹镇西说我捷足先登,固然这不是事实,我也不做辩驳。同时我不是很明白尹镇西说的能量结晶是什么东西,我知道能量这种东西无处不在,然而这种东西又无色无味看不见,怎么能结成实体。“你想要能量晶体,你要拿来做什么。”

  “当然是提供能源,那东西蕴含的能量极大,你还记得我那个岛么,那岛上的能量来源,就是一块鸽子蛋大小的能量结晶。可惜那块晶体已经用了很多年快要枯竭了。我要将身体机械化,能量来源是个问题,所以它对我十分重要。”

  听了尹镇西的说话,我心想要不要告诉他出尘子的事情,我倒不担心他会对出尘子做什么事情,若是事情搞到不可开交时,还有半块能量晶体。我是害怕尹镇西得知了那种能量晶体的来源后,会贪心不足,去做一些可怕的事情。但我也知道如果让尹镇西知道出尘子的事情,说不定以他的聪明,可以研究出用现代的方法制造这种晶体的方法。我道:“我听那个吃了那东西的道士说,你说的能量晶体,是一种道家修炼的产物。他的说法大大和你不同。你对这类事情有什么了解。”

  尹镇西听了之后,显然十分有兴趣,然后又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不说话,接着我将我的担心告诉了他,他一再保证绝不会发生我预想的那些可怕的事情,他说他只是想要一点能量晶体,对于他而言,一具机械化的身体,根本用不了多少那种东西。只不过他不懂得怎样将能量晶体分割开来。

  我打了一通电话给王阳,想约他一起去看看神仙会到底怎么回事,然而他却接到一单委托不在本地。打给邓通,邓通说他这几天都在山中别墅,跟着出尘子和那一帮僧道修行,看来他倒是十分热衷这件事。

  我和尹镇西来到山中别墅时,房子外的花园中已经十多个人站在那里,绝大部分作道人打扮,其间还有三个和尚。我们走到门边时,我看见之前见过的那几个人也在其中,这几个人曾见过的先向我们打招呼,接着其他人也纷纷向我们招呼,说的话里有各种不同的方言土语。走进屋子后,我看见客厅中放了几副桌椅,原本用作养鱼池的院子中水已经放掉,放了一张供桌在那里,桌子上放了符箓香炉桃木剑之类的东西。我向着楼上喊了一句“邓通”。他立即答了一句“快上来。”

  我和尹镇西上到楼上,邓通立即从蒲团上站了起来,沙发家具已经搬到不知哪里去了,地上放了一些蒲团,出尘子和另外一个老道士就坐在蒲团上。邓通走到我的身旁,对我低声耳语道:“两位大师正在修炼,不能打扰。”说完他向着楼梯指了一指,我们一起上了楼梯,到了三楼的露台上,我向邓通和尹镇西相互介绍了对方,这两人只是各自向对方打了个招呼,也不多说话,他们沉默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我们在露台上等了几分钟,出尘子和那个老道士一起走了上来。出尘子先向我介绍了那个老道士,原来这老道士叫做归元真人,他就是上次出尘子对我说的手中能发掌心雷的那个,我向出尘子简单介绍了一下尹镇西后,只说他是一个科学家想亲眼见识一下这些山野仙客。出尘子也不多说什么,向归元真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让他向我们演示冲手中发掌心雷。

  露台并不是很开阔,归元真人让我们站在一边,自己对着一座长满了苔藓的吸水石假山,手指捏成一个诀,凌空虚画边画嘴里还低声念诵,随着他的行动他的道袍开始鼓荡起来,接着念诵停止的同时,他将指诀松开手掌对着那座假山,立即有一道电光从他的掌中发出击在假山上,将假山上的苔藓烧黑了一大片,看到这种事情,因为我预先知道了会发生什么事,倒也没有惊慌。尹镇西则没有准备,被这一幕惊的张大了嘴发不出声来。我走过去看时,那块被击中的吸水石已经松动脱落,端口很自然,那情形就像是被人用棍棒垫了本厚书然后击打了一下,只是被苔藓的根须缠住才没有整个掉落下来。

  演示完之后,邓通像是先前看过一样,毫无表情和出尘子他们一起走了下去,尹镇西还呆在那里,我走上去拉了一下他的衣服,问道:“怎么样,你有什么看法?”

  尹镇西没有说话,愣了好半天他才道:“那道士手中发出的像是电弧,但是他怎么会发出电弧,一定是身上藏了什么东西。”

  尹镇西的说法,我不认为有什么道理,因为若是想要借助外力发出那样强烈的电弧,只怕藏在身上的装备不会小,但是我没发现归元真人这老道士身上有什么异状,而且刚才他发掌心雷的时候,也没看到他有什么小动作。我让尹镇西下楼,但尹镇西说他想要再思考一下这个问题,我也不去理他,独自下了楼。

  这一天中,我和一伙僧道鬼混了一天,他们先是在院子里跳跳舞舞搞了一阵,然后分桌吃了饭,他们的饭食十分清淡,除了几个馒头外就是一些水果。饭后又都聚在二楼的客厅中谈论修炼的心得体会,我自然只是旁听不会参加谈论,邓通倒是很有兴致,他跟着出尘子修行没有几天,却也偶尔能说上几句话。

  将近吃午饭的时候,尹镇西终于从楼上下来,他下到二楼时讨论进行的正是激烈,两个道士和一个和尚为了修炼的一些方法,争执的面红耳赤。他一见到我,他立即想要说话,我却做了一个不可出声的手势,让他不要说话。我拖了一个蒲团在我身旁让他坐下。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来,出尘子等到一个道士说完话之后,宣布今天的谈论的结束,明天继续讨论。这些僧道纷纷起身离开,除了出尘子之外,其他人都由邓通引着下楼去了。一时之间,客厅中只剩下我和尹镇西还有出尘子三个人。尹镇西要对我说的话他已经憋了很久,终于忍不住道:“我想通了,那个老道士为什么能从手掌中发出电弧。”

  我道:“怎么回事。”

  “他一定是通过了某种方法将空气中的电子分离出来,然后再吸收这些电子发射出来。我猜他从空气中分离电子的方法,是利用体内的生物电电离流过体表的空气,然后吸收电子,虽然这样不符合科学原理,但是这是最有可能的一种猜测。”

  我听了之后,感觉有些明白又觉得总是那里不对,出尘子则没有什么反应。尹镇西续道:“那老道士,能在短时间内提高他身体周围的电场,赋予流过他体表的空气足够能量,使得构成空气的分子放出电子来,他……。”

  说话间,邓通走了上来坐在一个蒲团上道:“你们在说什么。”

  我道:“尹镇西正在为我们讲他关于归元真人发的掌心雷的猜测。”

  邓通“哦”了一句问道:“那是怎么回事。”

  尹镇西又把前面的话讲了一遍,接着他们两人就着这个话题谈了开来,我明显看出邓通对于尹镇西的说话,大部分是根本不懂,但是这也不妨碍他们两人说话。谈到后来,连出尘子也加入了他们的对话,三个人中一个道士,一个大商人,还有一个科学怪人,明明风牛马不相及,但是却能说到一处。三个人越谈越投机,大有将我视作无物的感觉,我也丝毫不在意,我心中想到的是,邓通还好,若是出尘子和尹镇西这两人能交成朋友,那么对于研究那个怪东西有莫大的好处。

  他们谈论中,有些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出尘子说道家可以通过修炼长生,尹镇西则说,通过科学改造,将人体改成机械化或是通过改造基因一样能使人长生。他们谈到最后,终于说起了我感兴趣的东西,尹镇西说那是能量结晶,出尘子坚持是金丹道果。尹镇西问出尘子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出尘子说的还是吸收天地灵气那一套,尹镇西推测说是,那是人体通过了他不知道的机制,可以吸收并存储物质中的能量。两个人因为这个问题,争执不下,闹到后来,出尘子让邓通将剩下的半块拿出来给尹镇西看。尹镇西见了那东西也不争执,自顾去看那东西。看了之后他们还是争执不下,我看天色已经很晚,准备回家。我拉本想拉了尹镇西一同走,然而他却坚持要留在山中别墅和出尘子继续争论。

  我回到家中已经过了凌晨,第二天一早,我接到邓通的电话,问我尹镇西有没有到我这里来,我说没有,问他怎么回事。邓通道说,昨晚我走了之后,他们又讨论了很久,然而终究没有结果。到了今早,他起床时,发现尹镇西和那金属桶一起不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诞故事之神仙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荒诞故事之神仙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