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尊上被刺激醒了
流浪不是猫2020-03-07 17:365,689

  回想尊上之前的情形。

  此前,尊上依然沉睡于石榻上,凌空中漂浮的元神珠,早已修复得差不多了。

  唯独,差了中间的一丁点儿,那是肉眼无法看见的点儿。

  就因此缺失的这一丁点儿,尊上本该回归本体的元神珠,足足拖了近万年。

  若非自己提早发现问题。想必,要等尊上重生,不知得拖多久去了。

  为了那缺失的元神碎片,悔无极使用了巫灵秘法,四处搜寻了尊上那散落的元神碎片。

  自己耗费神力,不眠不休,在那芸芸三千世界中,足足搜寻了三千余年。

  终于,再不知名的偏禹小世界上,寻到了尊上的踪迹。

  可不知为何,情况有些变化!

  尊上的元神碎片,竟然在这里,化成了守地灵,与这个世界融为一体,灵脉相连,无法分离。

  倘若置之不理,尊上在这个小世界上残留的元神碎片,将被慢慢被这个世界所吞噬掉。

  一旦被吞噬,尊上因为缺失的元神碎片,将无法复活苏醒。

  他在此地细细查探,许是因为时间太久远,守地灵已经隐隐出现了溃散的迹象,似乎要被这天地给吞噬了。

  悔无极心一急,便使用巫灵秘法,将守地灵禁锢起来,将她注入了怀有身孕的女子身上,借肉胎托生。借肉身休养调理,吸纳飘散的灵力。

  因为凡人寿命有限,悔无极便足足使用了八百七十三次秘法。

  在这八百七十三次,地灵也不断重生了八百七十三次。

  每一次,便是一世。

  为了重聚神魂,唯有让守地灵每一世,都过得极其凄惨痛苦。

  才能激发守地灵的隐藏的元神力量,不让她毫无意识的消散着,被这个小世界所吞噬。

  悔无极一直默默守候,观看着尊上元神碎片,所经历的每一世,但这一切,似乎太过于痛苦折磨了。

  周而复始。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出手相助。

  一旦出手,将前功尽弃。

  慢慢的,守地灵所包含的怨气之意,愈来愈重,愈来愈强。

  元神碎片包含的力量被激发,消散的灵力也被重聚而成,形成了完整的守地灵,只是被束缚在肉身内。

  此时,还差最后一步。

  便是摧毁这个世界,将守地灵,完整的还原成元神碎片。

  终于,他们熬到了最后一世。

  那一世,就连他也不愿去回忆。

  那一世,何其痛苦。

  他将尊上安置在偏僻的小山村里,一个有孕的妇人的肚中。

  历经无数世轮回,因受浊气的影响,改变了她的容貌。

  她不在是那高高在上的神女,而是一个满脸麻子的龅牙女。

  从小,因为长相的原因,被父母嫌弃着,不受待见。父母经常打她骂她,拿她出气。

  为了给年幼的弟弟攒点彩礼钱。刚及笄的她,便被她娘亲打发嫁人了。嫁的是隔壁村的,一个年过半百的跛脚老头儿。因为那老头儿给了她娘亲的彩礼是二两银子,半扇猪肉。

  虽说不多,但也算过的去。老头儿没太大能耐,这是他攒了大半辈子的钱,还是与她娘亲讨价还价了许久,才答应下来的。

  因为从小吃不饱喝不足,所以她的身子十分瘦弱单薄,嫁过去几年,都没给老头儿添一男半女。

  老头儿一气之下,便打断了她的腿,将她发卖到了县郡里的青楼里。

  青楼里的老鸨却嫌她生的太丑,怕吓坏了客人,就做了楼里打杂的奴仆。

  那段时间,应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光。

  不尽的折磨,肆意的打骂,还有不尽的痛楚和伤痕。

  她开始恨,她恨起所有人,她恨老天对她不公平。

  为什么?为什么?

  她那里做错了?要这样对待她。

  让她受尽折磨,受尽千夫所指,受尽屈辱,难道仅仅是因为她的相貌吗?

  这些人,就这么在乎皮相外貌!?

  她也极力的隐忍,想着自己苦熬着,说不定哪天能逃出去。

  可惜,她没等到这天,却等来了官兵的抓捕。

  仅仅,是因为她的八字。

  因为八字冲撞了天,天降下惩罚。

  整个狄安国内,所有的灾难,所有的不顺,皆是因为她的原因。

  她被这些人抓去祭天,借此来平息上苍的怒意。

  祭天那日,天空飘着微微细雨,寒风刺进了她的骨头。足足三天未沾水米的她,此刻,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待到行刑的那一刻,有一位白衣男子问她,临刑之前,还有没有话说?

  她摇摇头,笑了笑。

  因披头散发,面容惨白,十分恐怖,这一笑,如同地狱的恶鬼一般,十分恶心恐怖。

  惊得围观的众人连忙催促,赶紧动手,杀了这妖女,平息天怒。

  四周的火把让她扔来,随后,她的眼中,便出现了一团火光。

  原来,火势凶猛,渐渐吞没了她。

  那熊熊烈火烧到了她的身躯上,她惨叫着,也愤怒着,恨他们,也恨老天爷。

  这滔天的恨意,激发了她埋藏于心底的恶念,唤醒了所有的来自于元神碎片中的记忆。

  那声凄厉的嘶吼,震透了天际。

  随后,守地灵从肉身中剥离出来。恢复了她原有的模样。

  双手虚空一握,那天地间,本就稀薄的灵气,源源不断的向她涌去,陆续汇入她的额间。

  火,虽烧光了她的肉身,但淬炼了她的神魄。

  终于,她的意识被完整的唤醒了。

  随后她虚影凝结成型,神之怒,天地皆泣。

  那震耳欲聋的雷声,伴着粗壮魁梧的闪电,撕裂天空,奔袭而来。

  转眼便是乌云密布,瞬间倾盆大雨,轰然而下。

  她在雨中,丝毫不受影响。雨水避开了她周身,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屏障。

  此番情景,着实吓坏了众人。

  他们惶恐不安的惊叫道。

  “妖女啊!”

  “快逃,妖女现身了。”

  随后一哄而散,急忙逃离。

  “尔等凡人,胆敢作践本尊,孤定让你们用命偿还。”

  只见她身形一展,飞身而起,将一把用神力凝结的长刀,紧紧的握在了手中。

  “都死吧,为孤那深深地执念,与怨恨一同陪葬吧!”

  那元神碎片中,所残留的嗜血杀戮,如山洪般倾泻出来。

  只见她身形迷离,速度极快,手持长刀,屠杀着那些恐惧,却手无寸铁的凡人。

  此刻的他们,该有多么的后悔,多么的无助。

  拼命乞求上苍,降下神灵,将她拿下。

  可惜,这一切都是枉然,等待他们的,仅是死亡。

  元神碎片在此地。历经多世,那积压的怨恨,如同火山爆发,从骨子里,从灵魂深处,随着手中的长刀,宣泄出来。

  每一世的折磨,每一世的痛,都是拜他们所赐,拜这个世界所赐。

  她恨上苍的不公平,她恨所有伤过她的人。

  “死,都该死。”

  肆无忌惮的宣泄着杀戮之意,似要吞噬万物一般。

  所过之处,无不尸体遍地,血染了大地,鲜血浸透了泥土的颜色。

  让这个世界变成了修罗场一般,鲜血的味道充斥着整个世界。

  悔无极在虚空瞧着,并未出手制止。

  若尊上不能将这滔天的怨气执念化去,她将无法的完整复原成元神碎片。

  无尽的杀戮,让她的神魂有些崩溃。到最后,有些分不清自己是清醒还是混乱的。

  见所有人都死于自己的屠刀下,不由长笑一声。

  都死了,这一切终于结束了,真好!

  想来,这个世界也没必要存在了!

  便施展法力,想用自己的元神碎片之力,摧毁整个世界。

  所幸,在这万分危险的时刻,悔无极见时机差不多了。

  急忙出手,将她的元神碎片收入了净魂瓶,带她离开了小世界。

  在离开这个小世界的一刻,小世界便瞬间支离破碎,化为粉夷。

  悔无极直到今日再次回想,不经后背汗毛直立。

  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元神碎片,也依然饱含尊上那弑杀的性子。

  她竟然生生的,将整个世界上的凡人,屠杀干净了。

  若说渊舟是魔王至尊。和她一比,着实小儿科些。

  让那些凡人在恐惧害怕中,直面死亡。也就尊上做的出了,况且,她也不嫌麻烦,费劲儿!

  也丝毫不惧,那些凡人身死后,来找她的麻烦。

  不过,整个冥界都是她的,有谁敢来找她麻烦?

  尊上从来都是吃不得亏的主儿!

  算了,眼下还是先想想,如何唤醒尊上吧!

  对了,自己怎么忘了,尊上护短的毛病?

  尊上心底最在意的,可是檀泽这个侄儿啊!

  或许,可以借他名头一用。

  悔无极想到了法子,连忙赶回了幽冥神殿。

  地宫石壁门一开,悔无极踏步而入,立马惊醒了渊舟。

  渊舟眉头微皱,原来是这小子啊!

  不过,他为何去而复返?难道自己在地宫虚度了很久了吗?

  “渊舟老,我回去后不久后,就想到了一个法子,想前来试试,看看是否能唤醒尊上。你觉得怎么样?”

  知道渊舟醒了,檀泽便开门见山的说道。

  这小子,能想什么法子,不会又是些旁门左道吧?

  渊舟表示,对他充满了深深地怀疑。

  见渊舟不答话,想必是默认了。

  “且容我一试,便知有没有用!”

  悔无极整理了一下着装,清了清自己的嗓门儿,十分郑重得单膝跪地,对着那沉睡的少女行礼道。

  “尊上,臣悔无极前来觐见。”

  渊舟眉梢一挑,这就是所谓的法子?

  他这是在认真的,开玩笑吗?

  哼~,简直就在胡闹!

  他倒也不生气,任其胡闹。

  尊上只是没醒而已,但神识想必是清醒的,能感知周遭的一切。

  这小子,就等着挨削吧!

  渊舟冷眼旁观着,悔无极自顾自的继续说着。

  “尊上。日前小檀泽来过冥府,小檀泽知道尊上回来了,嚷着要见尊上,被臣拦下了!”

  尊上依旧如故,毫无反应。

  他这是在跟尊上聊天?

  渊舟嘴角抽了抽,这小子莫不是抽风了吧?

  悔无极倒也不急,继续幽幽说道。

  “尊上,据臣得知,小檀泽在到冥府之前,曾见到了凌虚大帝。”

  “尊上你是有所不知啊!这凌虚大帝,现如今执掌了整个六界,是六界的众神之尊。”

  那面若磐石,沉寂冰冷的容貌上,睫毛微颤了一下,一闪而逝。

  悔无极不由松了一口气,看来有效果,成,那咱继续骗!

  其实悔无极并不知道,他两人有没有见没见过。

  这一切,都是他的胡编乱造的,反正尊上眼下一直睡着,又不知情,管它呢!

  “似有效果。”渊舟也瞧到了。

  这小子在这儿胡编乱造,倘若尊上醒了,这小子不死,也得脱成皮啊!

  不过,反正与他无关,自然乐见其成,能让尊上苏醒就成!

  “对了,尊上。那小檀泽可说了,凌虚大帝不怎么待见他,还扬言,要废了他天君这个掌权人的名号,要为九重天,选择新的掌权人。”

  悔无极嘴上跟跑火车似的,越说越没边儿。

  尊上向来护犊子,他就不信,都这么刺激了,她还能没反应?

  不过,似乎说了这么多,尊上毫无反应啊?

  不行,看来火力不够猛啊!

  得再添把火才行。

  “那小子还说了,不仅要废了他,还有抽了他仙骨,拔了他仙筋,让他生生死死做凡人,受尽折磨。”

  这下,彻底的惊醒了,沉睡中的尊上。

  “他敢。”

  那声音冷冽,如同冰冷刺骨的雪水,却又媚骨天成,直扣人心弦,激起了碧波荡漾。

  一阵寒风扑面而来。

  顿时,让悔无极觉得浑身瑟瑟发抖。

  他好歹是只鬼啊!自己也从来没觉得,冥府何时有这么冷过?

  也只有尊上发脾气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情形。

  “尊上醒了?”悔无极闻声乐道。

  “尊上您醒了?”

  渊舟连忙跪拜在悔无极身侧,满面笑容的仰望着他家尊上。

  只见石榻上的少女,缓缓睁开了她那羽扇般的睫毛,露出了她深邃的眼眸。

  只见她美目流转,似装满了诸天星辰。是那么的迷人耀眼,让人为之着迷,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那美目星眼,如同锦上添花般,让她精妙绝伦的容貌,美的更加惊心动魄,无人可及。

  她气息高贵典雅,曾位于众神之巅,让人生不出半分的亵渎之心。

  这六界之内,唯有她是至美至极的,无人与之匹敌。

  “尊上,您终于醒了,臣等待这一天,都等了许久。”

  此时的渊舟,居然红了眼眶,可见尊上在他心中,份量多重。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妙灵元神归体,虽然沉睡着,但神识却能感知周遭的一切。

  悔无极这个小骗子,为了激醒自己,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真是好样子啊!

  “小极极,你可知,欺骗孤的下场吗?”

  只见她眼波流离,视线拉向了悔无极那儿。

  嘴角一挑,一抹似笑非笑,为容貌增添神彩,这一笑,简直是倾倒众生。

  得,完了。

  只要尊上这么笑,铁定没好事儿,还叫自己的绰号。

  只要尊上有心捉弄自己,铁定会这样。完了,完了,这下彻底完了。

  悔无极立马痛哭流涕,十分难过的说道,“尊上,臣知道错了,还请尊上饶命呀!”

  尊上又浅浅地笑了笑。

  那抹笑容,笑得悔无极心肝儿,那是直直颤抖。

  咱惹得起,还躲不起吗?

  “臣自知有罪,这就去领罚,臣这就去跑两次刀山,下两次火海。”

  “孤怎么觉得,有些轻了,要不在下十次油锅吧,让刑立在旁侧,亲自监督,顺便给你加点料,可好?”

  妙灵补刀一句。

  下油锅?加料?天呐,我错了,还不行吗?

  悔无极立马面色苍白,痛哭流涕,不情不愿。

  “臣领命。”

  只见那小子,一脸不情不愿,抹着眼泪儿,一路抽抽搭搭,跟个姑娘似的,离开了地宫。

  渊舟冷眼旁观,倒也没提他求情。

  这些个小打小闹,对于悔无极,那跟挠痒痒似的,尊上已然是大发慈悲,手下留情了!

  “渊舟,孤睡了已有多久?”

  “回尊上的话,整整十三万余七千年。”

  妙灵楞了一下,都过去了那么久了?

  想必,外面早已是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了吧!

  “孤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冥界可有什么纰漏?”

  只见她缓缓起身,慢慢舒展了一下身姿。

  躺了数十万年,自己也该起身,活动活动一番。又缓缓踱步,离开了地宫。

  渊舟紧紧跟其后,认真的交代着一切。

  “回尊上,这数十万年内,倒也没什么大事发生。自从您走前后,魔族内一直都安稳如初,十分低调。

  除了老四老五,他们两个不省心外,也没什么其他的事,不过,他们也就小打小闹,老四被臣罚困伏魔渊,老五前些日子吃太多了,陷入了沉睡中。”

  “嗯,那便好。”

  有渊舟主持大局,她一向是很放心的。

  “对了,那人可有什么动静?”

  那人?

  谁?

  难道是悔无极刚提的凌虚大帝?

  不然,还有谁值得尊上关注?

  渊舟又不敢多问,小心翼翼的应着。

  “未曾,臣也对这个凌虚大帝,不甚了解。”

  这个凌虚大帝,统领六界,掌管着六界的天地法则。

  眼下,自己重生归来的事,岂能逃得过他的法眼?

  他怎会不知?

继续阅读:第8章:到底还是狠人大帝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