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到底还是狠人大帝啊
流浪不是猫2020-03-07 22:123,614

  凌虚大帝,他自拿到了神格,接受了天地的册封,承袭帝位。

  此后,就鲜少露脸,一直都很低调。

  在渊舟的记忆中,唯一的一次,还是他封神称帝时,接受了来自六界众生,四海八荒的朝拜。

  自此之后,无人得见,有传闻说他隐居在了南落岛,也不知是真是假。

  渊舟鲜少对其他的事情感兴趣,之所以对凌虚大帝略有印象。

  一则是,凌虚大帝获得的神格,原本是尊上的。

  二则是,这好歹也是惊动六界的大事,自然也就多上了一份心。

  “臣对这位帝君的事,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承袭帝位后,便隐居北冥海上的南落岛。”

  “南落岛?不应该是周皇山吗?”

  此人不在周皇山?

  难道这个凌虚大帝,不是他?那又会是何人?

  “尊上,臣所得知的也就这些了,要不臣派人去秘密查探此事?”

  见尊上如此上心,渊舟便提议道。

  或许,此人说不定,对尊上是个威胁的存在。

  若尊上出手,自己愿为她打头阵。

  “不必了!此人情况不明,还是少惹为妙。”

  妙灵一副兴致缺缺。

  除了他的消息,似乎没什么,值得自己去关注的。

  话语间,两人便到了自己的寝宫—月华宫。

  回到了自己曾居住的宫殿,这里的陈设摆放,一如走之前的样子,丝毫没有变化。

  她弯下腰,缓缓坐在了铜镜面前,理了理那散乱的青丝。

  渊舟以为她要梳妆,连忙安排婢女,上前伺候。

  月华宫的婢女,都是最近新选出来的。

  这里虽然空置了数十万年,但也会有人定期来整理打扫,整个宫里,上上下下都十分干净,一尘不染。

  物品也都是原封不动,摆在了原有的位置上,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化。

  新来的宫婢,也是第一次见到尊上。

  规矩的行完礼后,抬头看到了尊上的容貌,顿时挪不开步,只呆呆的说了句。

  “真美!”

  新来的宫婢,都是经过悔无极千挑万选出来的。

  各个都长的也不耐,美的各有千秋。

  但对于尊上来说,如同日月与萤火相争,毫无胜算可言。

  “美吗?”

  此话一出,似在问婢女,似在问自己。

  妙灵伸手摸了摸铜镜内,在镜子上的容颜,随后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唉~,这张脸真是祸害啊!”

  手慢慢滑下去,顺手抽出放在桌上的匕首,往脸上划了一刀。

  那动作快如闪电,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转眼间,明明美的不可尤物的容貌上,因被匕首所伤,出现了一道深深地疤痕。

  她的行为,可生生的,吓坏了那宫婢,只见宫婢腿一软,瘫软的坐在了地上,小脸儿惨白惨白的。

  难道她说了不该说的?尊上该不会也这样对自己吧?好害怕。

  妙灵身后,不远处的渊舟,此刻眉梢一挑,眼神晦暗不明。

  时隔数十万年,尊上还是老样子。

  对自己下手还是那么狠。这一刀下去,就把容貌毁了,连自己都望尘莫及。

  美貌,难道是一种罪过?尊上觉得,这是一种负担?

  不过,尊上的脑回路,确实让人捉摸不透。

  知道自己是个祸害,也就算了。居然,还承认自己是个祸害,会不会有点太打脸呢?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不愧是久负盛名的狠人大帝!

  尊上一直是自己钦佩、崇拜的对象。

  妙灵脸上,被匕首所伤后,留出来的赤金色血液,瞬间被匕首吞噬得一干二净。

  伤口很快就凝结了,留下了一道狰狞恐怖的疤痕。

  普通的刀,自然伤不了她分毫,自然也不会留什么疤痕。

  可她手里的匕首,可不是什么普通匕首,而是一件神兵利器——妖刀怜月。

  “孤也是许久未用你了,想来,你也沉寂了许久,是时候,该尝尝血的滋味了。”

  渊舟嘴角一抽,额冒黑线。

  纵然,他常有面对泰山崩塌而不改色,此刻却对尊上,不得不另眼相待。

  也就只有尊上,能让自己情绪,如此收敛不住。

  尊上睡了数十万年,也不知她究竟是睡疯了,还是睡傻了?

  神族血液本就宝贵,何况尊上还是远古神尊。

  那赤金血液,其中包含的能量巨大,一滴血可助凡人肉白骨,起死回生。

  可助灵根之人,飞升成仙。可为重伤的仙者,救命疗伤。

  那可是金贵的不得了,比老君仙翁的灵丹妙药灵的多。

  也不知道尊上是咋想的?

  妙灵看了看手中的怜月。

  此刻,匕首身上,波光流转,光晕在匕首上来回游动,隐隐散发着邪魔气息,不再如初时那般,死气沉沉。

  不错,吃了她的血,怜月也跟着复活觉醒了。

  妖刀怜月,可是久负盛名的十大名器之一。

  虽为匕首,但能力强大。每次出鞘,必饮血放归鞘,这是规矩。

  如若不然,怜月将挣脱其手,肆意的攻击他人,直到见血封喉,鲜血饮足,方可归鞘。

  妙灵将怜月细细收回匕鞘。

  转头撇眼,瞧了瞧那早已被吓坏了的宫婢。见她花容失色,小脸惨白,浑身上下,不停的在瑟瑟发抖。

  妙灵不经浅浅一笑,却让脸上的伤疤,更加狰狞恐怖。

  “眼下,孤还好看吗?”

  阴恻恻的声音,如同寒冬冰窖。直击宫婢的灵魂深处,吓得那宫婢,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不停磕头求饶 。

  “尊上,奴婢错了,尊上,饶了奴婢吧。尊上……”

  这么禁不起吓?

  呵~。真不好玩儿,没意思。

  “滚下去吧!”

  “谢谢尊上饶命。”

  婢女重重的砸了几个响头,便仓促离开了月华宫。

  “渊舟,还是你去找一些,机灵一点儿的婢女。孤乏了,你着手去安排吧。”

  “臣告退。”

  渊舟未多言,抽身离去,临走时,撤走了整个神殿的所有婢女。

  那幽冥神殿的宫婢,一向都是悔无极安排的。

  这小子,只顾自己赏心悦目,顺自己的眼缘,却忘了,尊上是个挑剔的主儿。

  尊上喜静,不喜欢人打扰,所以伺候的侍女得聪明一点儿的才行。

  得会看尊上情绪,懂进退。

  这小子,真是。

  害的自己劳神费力,替他擦屁股。

  瞧着人都散了,整个月华宫,乃至神殿内,都空无一人。

  只剩她,冷冷的坐在了梳妆台前。

  又瞧了瞧镜中的人儿,不禁轻嘲了一下自己。

  “妙灵啊妙灵,你也是当真够能作的。”

  不过,谁让她怎么喜欢折腾自己,折腾别人啊!

  神尊的寿命太长,也就这些事儿,给她逗个乐子了。

  妙灵便是她,她便是尊上。

  那个曾经统领整个冥界的主君,掌管过六界的天地共主——妙灵大帝。

  如今的她,就算回来了,又算的上什么?

  消失了数十万余年,回来也只会徒增烦恼。

  或许,逃避,也永远解决不了问题,也时候该面对眼前的种种。

  故而,早在她元神归体时,本就该醒了。

  但她不愿意醒来,打算就这么一直昏睡着,长长久久的睡着,多好啊!

  不过,那小子偏不让自己如愿,真是聪明过头了点。

  这凌虚大帝?此人究竟是谁?

  他不应该回来了吗?

  这个位置本应属于他的,自己觊觎的几万年。

  到头来,终是一场空。或许,那东西,本不属于自己。

  妙灵冷冷的自嘲了一下。

  一想到他,情绪略有些激动,轻咳了几声,那赤金色的血,咳在了手心上。

  糟了,许是在凡间吸收的怨气过重,执念太深,导致神魂境界有些不稳定。

  看来,需得服用些无忧果,抹去这些庞杂斑驳,且伤痕累累的记忆。

  才能化解怨气,散去执念。

  这无忧果,是何物?

  此物倒不是什么稀罕物,可这果子天生入不了冥府,很是怪异。

  似乎这果子,和冥府不对盘,一进冥府便化成虚无。

  罢了,此行,还是自己亲自去取。

  睡了许久,也是该走动走动,看看仙界的四海八荒,如今是何等模样。

  “无极,渊舟,孤有事前往碧海苍山,尔等安守冥界,静待孤得归来。”

  妙灵施展传音大法,将离开一事,告知了他二人,以免他们担心。

  什么?

  二人皆是一惊,尊上刚醒就要去仙界?

  难道她出现了什么异样?

  算了,既然尊上不愿让他们同行,自有尊上的打算,只管安守冥界就行。

  妙灵准备离开幽冥神殿,临行前,觉得顶着这张尊容出去,有些不妥,但却不想恢复容貌,便转身去往了清辉殿。

  清辉殿,檀泽曾经的居所。

  那里还置放了不少物件。尽管无人敢动,但这里也是一尘不染,十分干净敞亮。

  妙灵随手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装了不少小玩意儿,都是檀泽小时候玩儿过的物件儿。

  其中,便有一个狐狸面具,十分惹眼。面具是木质的,上面用笔绘画了狐狸的相貌,画技粗糙,却十分耐看。

  妙灵轻轻拾起,将面具戴于在了自己脸上,只身离开了清辉殿。

  有这面具,就方便了许多。

  若自己变幻面具,遮挡容貌,那面具就会充满神力气息,反倒有些刻意。

  但这凡间的小物件儿,却十分不起眼。不会引起众人的怀疑。

  碧海苍山,那可凤凰一族的老巢啊!

  说到凤凰,倒让她想起了倾凰那个女人。

  尽管,明面上是她的嫂嫂,可两人关系可僵了,一直不对盘。

  那女人,竟是作天作地,因哥哥对她极好,便老把她视为假想敌。

  想到她,妙灵都觉得脑仁儿疼,连带着三叉神经也跟着疼。

  不过,眼下,她应在九重天,不应该在碧海苍山吧!?

  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猜错了!

继续阅读:第9章:偶遇褚延闹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