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临阵脱逃?笑话
流浪不是猫2020-03-26 20:183,617

  檀泽见母后有些恼怒,多少还是要顾及母后的颜面。

  算了,还是待宴席散去,私下去拿,也不迟,自己倒有些过于心急了。

  “此琴当真弹不响?”

  清冷的声音从耳侧传来,倾凰闻声,原来是帝君发话了?

  难得帝君说话了,自然有问必答,“的确,这琴似乎会认主。”

  “那若本君弹响了它,此物是否就归本君了!?”

  “这……”

  倾凰有些犹豫,这好歹是上古名器,自己定然万分不舍。

  可帝君也不敢得罪啊!怎么办?该如何应答?

  “不答话,便是答应了!”

  不等倾凰答话,凌虚大帝独自往露台中间走去。

  一脚一步,走出了那气吞山河的豪迈气势。

  缓缓低腰,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往琴弦上一拨动,那清脆莞尔的琴音传了出来,带着一股隐隐的灵力拨动,散发开来。

  琴响了,短短余音,却传来阵阵回音,着实妙不可言。

  不愧是盛名已久的九凰琴。

  “此物便归本君了。”

  他起身,负手而立,缓缓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坐下,一如往常。

  这……

  倾凰倒想留下啊,又恐因此得罪了帝君。

  虽然有些肉疼,但帝君收下了,兴许还能欠自己一个人情,以后说不定用得上。

  遂笑容满面,笑得跟花儿似的,那般灿。

  “名琴配帝君,乃是天意,奴家也不过是借花献佛罢了。”

  而在一旁观望的檀泽,此刻却是面色煞白,眼底神色尽失,独自神伤着。

  心道,姑姑,侄儿没能保住您的琴。那帝君他老人家,自己也敌不过,这小胳膊拧不过粗大腿,恕侄儿无能为力。

  就算自己是执掌九重天的天君,纵然可以不顾一切,为姑姑夺回此琴。

  但,为了这芸芸众生,他负不起,若为了琴,得罪了帝君。那是对九重天有害无益之事。

  看样子,帝君此番来,就是为了九凰琴而来。

  见此事也差不多了,旭阳赶紧出面安排着。

  “诸位,琴赏完了,接下来还有一事。”

  也算打断了这尴尬的场面。

  “此次不仅是百鸟朝日。凑巧的是,涂山一族,二皇子褚延闹闹欲挑战本族弟子。今日大家在场,一同见证,以示公平,可好?”

  涂山一族和凤凰一族比试?

  有意思。

  在场诸位仙家道友,皆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雀舌,去将他们叫出来吧!”

  随着旭阳的安排下,凤凰一族的少年们,井然有序的入场,绕着露台,围成了一个圈。

  然后齐齐行礼道,“拜见帝君,拜见天君,拜见族长。”

  “嗯。”

  老二看着场下,这些朝气蓬勃的少年们,不免有些意气风发。

  他很看好这些小辈,尤其是卫千灵,他可是凤凰一族的后起之秀。

  今日,一定要为凤凰一族,一展风头,扬名六界。

  “雀舌,那涂山家的小殿下呢?”

  自己的人都到齐了,未见那小子,不由问了一下手下。

  这小子,不会怯场了吧?

  席位那边的褚延笑笑,早已眉头紧缩。

  看了看在场的弟子,皆是灵根深厚的好种子。此一战,闹闹胜算不大。

  这摆明了,是想让涂山家丢脸啊!

  真把他们当垫脚石踩了?

  不过,一到此地,自己就早早儿的派手下人去寻了,可为何到还没出现?

  以闹闹的实心眼,倒也不会临阵脱逃。

  他会不会是遇到麻烦事儿了委实让他这个做兄长的操心。

  不过……

  褚延笑笑转念一想,嘴角一扬,笑得那是如沐春风,妖媚百生。

  他的样子,像足了他爹的模样,不说一模一样,九成九到是有的。

  遂装作一副着急的样子,起身向旭阳行了礼。

  “旭阳伯伯,我听闻,家弟三日前便到了,可今日却未寻到他,是否出什么事了?弟弟年幼,作为兄长的我很是不放心。”

  狐狸就是狐狸,不管怎样。

  先倒打一耙再说,这涂山的便宜,岂是这般好占的?

  闹闹可是在他这儿不见的,自然得向他要一要。

  这一问,倒让旭阳没底了。

  早前向雀舌确认过,那小娃娃并没有离开凤凰族。

  伺候那小子的婢女禀告,自他来的那日,便将自个儿锁屋里,又设下了结界,此后,再也没出来过,难道真的偷偷离开了?

  不应该吧!好歹他也是涂山皇族之人。想必做不出来这种事情。

  “贤侄莫急,小殿下一直在族内,并未出什么事儿。

  想来,许是觉得自己修为,还欠些火候,从来的那日起,就开始闭关修炼,本座早已经命人去请了,想必应该快到了。”

  旭阳好歹是个一族之长,也不至于被一个小娃娃弄的不知所措,转头给自家老娘递了一个眼神。

  倾凰一眼就通透了,自然明白他儿子的意思。

  遂浅浅饮了口杯里的酒,说起了场面话。

  “小太子莫着急,本宫估摸着,这涂山小殿下太过年幼,也没见过像今日这般大场面。怕是有些不好意思,躲了起来。小娃娃嘛,这也很正常,要不今日比试就算了?免得说我们凤凰一族,欺负你们涂山一族。”

  “你……”

  褚延笑笑被她话堵的,一时语滞。

  这老太婆,有些不太好对付,三言两语,便将话风带去了。

  此战,弟弟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这可如何是好?

  “谁说我害怕了?”

  场外,匆匆赶来的的褚延闹闹,红着脸,瞪着眼,似乎还有些小愤怒,手里拽着小拳头,倒是挺可爱的。

  这两日,自己忙着把阿水姐姐给的天罗珠炼化了,险些错过的比试的时辰。

  “弟弟。”

  褚延笑笑看见弟弟来了,便连忙上前询问,仔细检查他,有无不妥之处。

  “兄长。”

  见到兄长的他,心里有了些许依靠,也没初时那么怯场。

  “弟弟,你当真要比试?”

  褚延笑笑似有些不放心,他早已默默观察了全场的凤凰族弟子,个个底蕴深厚。

  尤其是那个身穿白衣,腰系蓝带的男子,更是深不可测。

  难道他就是久负盛名,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上仙巅峰期修为的卫千灵?

  深知弟弟,也就那点儿的道行,十分为其担心。

  闹闹慎重的点点头。

  “兄长,我若比试,尚且还有赢的机会,若我躲起来,岂不是丢了涂山的颜面。在场这么多仙家,以后让父君如何抬头做人?”

  褚延笑笑有些哑然。

  多日不见,弟弟竟长大了些,竟有了担当。

  想必,这段时间的历练,让他成长了不少,眼底闪过一丝欣慰感。

  “弟弟,那你一切小心,尽力而为。”

  “嗯。”

  闹闹点点头,此战不仅是他的试炼,也是涂山一族对凤凰一族的比试,自然马虎不得。

  “涂山褚延闹闹,欲挑战凤凰一族少年子弟。”

  “贤侄既然来了,那就上场抽签吧。”

  见褚延闹闹对众人行礼后,老二便开始安排起来。

  让在场诸位仙家等久了,也不太好, 尤其是那位帝君。

  今日,一定要让帝君看看,他们凤凰一族,英才辈出,何其不凡。

  只见一位婢女手持花球,来到了露台中央。将花球凌空一扔,花球瞬间绽放,花瓣片片飞舞。

  褚延闹闹飞身凌空,从空中随意取了一片花瓣,缓缓落地。

  打开掌心,花瓣化为粉烟,粉烟散在半空中,出现了一个名字——卫千灵。

  在场的凤凰族人,皆是一片笑意,卫千灵是何人?

  那可是凤凰一族,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万岁之内的上仙。在整个仙界,有这等资质,也是屈指可数的!

  此战,十拿九稳,那涂山小儿,定输已。

  反观涂山这边,褚延笑笑眉头紧锁。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在场的诸位,真是各有各的心思。反观帝君,任然是一脸风轻云淡。

  此事跟他,毫无关系,他在此,也是因为她。

  那藏在佛腾古树上的人儿。

  早已等候在场的卫千灵,踏步而出,向众人行了行礼。

  余下弟子一一退场。

  “白鹭一族,卫千灵,拜见帝君,拜见天君,拜见众位仙长。”

  只见他白衣如玉,身姿挺拔,容貌秀美却不显女气,在这四海八荒内,算的上一表人才。

  在座的褚延笑笑,不免有些着急。

  弟弟啊弟弟,你这运气咋那么差,偏偏抽中了最厉害的一个?

  这可愁死他了。

  算了,大不了一输,输给卫千灵,也不算太丢脸。

  那小子,再怎么说,也是四海八荒,万岁以内的佼佼者,上仙巅峰期。

  不敌他,也是挺正常的。

  褚延笑笑此刻,已经在做心理建设了。

  幸好父君没来,若他在,岂不更没面儿,早知道,当初就不该放弟弟出来试炼了。

  好巧不巧,赶上了万年一遇的百鸟朝日。

  不过,这百鸟朝日,似乎据闻好几万年没举办了,为何今年会又办了?

  褚延笑笑也不清楚,这凤凰一族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旭阳见人也就位了,便大手一挥,将露台中央隔离起来,做了一个防护罩,以免剑气四溢,影响观局的仙家们。

  “在下卫千灵,请赐教。”

  “在下褚延闹闹,请赐教。”

  闹闹面色紧张,神色严谨,对待卫千灵,他可是极其认真,希望这次,自己不要输的太丢脸了。

  只见卫千灵凌空拔剑,随手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

  行家一出手,便知是高手。

  涂山家对阵法造诣颇高,但对打斗技巧,实则有些欠缺。

  幸好,阿水姐姐日前教了几招,想来应该还能应付应付。

  便不做多想,拿出须弥子袋里的浮屠剑。

  此剑一亮眼,众仙皆惊讶,那可是涂山的宝贝啊!

  居然交给了一个小娃娃使,着实可惜浪费了。

继续阅读:第14章:姑姑出现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