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一脸谄媚的阎王
流浪不是猫2020-03-21 11:402,483

  “你到也爽快,本王自然会处罚你,回头,你就去苦寒地狱面壁百年。还有,这一殿殿位,想必你也难堪大任,索性就换到五殿吧,瞧瞧那五官王,天天清闲的殿内,划水打秋风了!”

  “臣领命。”

  天子曰毫无任何怨言,冥府本就规矩森严。是自己略略越界,一错在错,受点惩罚,也理所应当。

  “王上,一殿,哦不~!天子曰坐了小五的位置,那小五呢?”

  见五官王眼冒精光,摩拳擦掌,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 ,一眼就瞧出了这货心中的小九九。

  随即冷哼了一声,想做一殿?他倒想的挺美的!门都没有。

  “秦广王,即日起,你便是一殿,楚江王二殿,宋帝王三殿,依次提升殿份。”

  这一安排,五官王美梦破碎,急忙询问。

  “王上,那我呢?”

  天子曰做了五殿,自己怎么办?

  “你?~~~~”

  悔无极阴恻恻的的笑了笑。

  “要么做四殿,要么滚去投胎做人,你来选!”

  五官王大气一松,悬在嗓子上的心,又落了下来,连忙磕头谢道。

  “多谢冥王提拔。”

  盘算着,四殿也行啊!总比五殿高些啊!也算是升官了!以后,那天子曰就是自己的手下了。

  不错,不错。

  悔无极又细细打量天子曰一番,指责道。

  “天子曰,你好歹是个阎王,穿的跟个神仙似的,如何教手下的鬼服众?往后,便穿些深色的衣物。”

  “听从王上安排。”

  连穿衣打扮都要被安排?天子曰也未拒绝,乖乖领命。

  “只是,王上,臣还有一事。”

  天子曰想了想,继续说道。“今日除了觐见冥王,臣还有一个私心。”

  “何事?难不成你还要替那女鬼求情?”

  悔无极来回踱步,有些乏了,便懒洋洋的躺在了王位上,背靠王位,双脚放在了御台上,一副吊儿两档的样子。

  “不不不,臣不是为了这件事,臣听闻尊上回来了,自当应去拜谒尊上。”

  听天子曰道出了尊上,众阎王中,除了秦广王楚江王,其余皆惊。

  尊上?那可是神秘已久的冥主?

  他们可从未曾见过。因为他们做阎王时,冥主已经不在了。

  “臣也恳请。”

  秦广王亦跟随天子曰跪下,恳求着。

  楚江王也附议着。“王上,您就让我们拜谒尊上吧!”

  遥想当初,冥界被冥主一分为二,一半为魔族领域,一半为冥府。

  其实这两个地方,皆归冥主统辖,连冥王和魔族首领大魔王渊舟,都是她的手下。

  天子曰几人,曾有幸得见尊上尊荣,她不仅能力强大,还长的极美。

  但他们对尊上,没有丝毫亵渎的心思。仅仅只是臣服,彻彻底底的臣服。

  尊上可是他们的信仰。在他们心中,尊上已是神话,不可磨灭的印记。

  悔无极有些意外,他们要见尊上?还算有点儿良心,不过,眼下自己也不知道尊上去哪儿!

  尊上刚回来,趁着他与渊舟斗嘴的时候,便失去了踪影。连她这小徒弟都没带,兴许是有什么事吧。

  “无极哥哥,他们口中的冥主,是何人啊?”

  闹闹听了整场戏,大概能明白个七七八八。

  这些阎王受冥王哥哥管辖,那冥王哥哥受师尊管辖,难道……不会吧!?

  “那师尊就是冥主?师尊不是妙灵大帝吗?”

  闹闹分析一阵,才反应过来。

  “嗯。”

  悔无极点点头,表示认可了。

  呼~闹明白了,这也就说的通了,为何他们管师尊叫尊上,而不是帝君。

  之前,他还以为是冥府独特的叫法,与仙界不同了。

  师尊?这小子口中的师尊是谁啊!他又是谁啊?

  这让脚下的那些阎王一脸疑惑,老早的就发现了,这小娃娃在此旁听,能叫王上哥哥?

  看样子,来头不小啊!

  秦广王仨儿到也不笨,很快理清了逻辑关系。

  想必这位少年,便是冥主的弟子吧!

  “还不知这位贵客是贵姓?老秦失礼了!”

  秦广王可会来事了,巴巴的上去,讨好着闹闹。

  楚江王也不差,立马忙着给闹闹搬了个椅子,端茶递水,一脸谄媚道。

  “贵客初来冥府,小楚招待不周,见谅见谅!”

  悔无极眼皮子抖了抖,这俩货,倒挺会来事儿的。

  其余的阎王,哪个不是鬼精?对着闹闹笑得一脸褶子,装的甚是和蔼可亲。

  但他们好像忘了,就自己的那熊样儿?

  一个个歪瓜裂枣,这一笑起来,显得更加阴森恐怖,很容易吓坏小盆友,好不好!?

  闹闹有些疑惑,自己在这儿站了许久,怎么转眼间,都对他这么客气,忙着献殷勤。

  尤其是那楚江王,居然自称小楚?年龄比他大很多,好伐?

  闹闹这小心肝儿哟!

  吓得一颤一颤的,总觉得这些个阎王,跟个大尾巴狼似的,那双眼冒着绿油油的光,嘴角上流着哈喇子,一副要将自己给活吞了的样子。

  “无极哥哥。”

  闹闹有些害怕,他们怎么还比大魔王渊舟恐怖的多啊?连忙给悔无极递了一个求助的眼神,这些个阎王的热情,他可有些招架不住。

  悔无极是谁啊!

  一眼就瞧明白了,这可是尊上的宝贝弟子,有难了,岂能置之不理?

  得了,谁让他爱做好人呢!?

  “去去去,一边儿去,别吓坏了尊上的弟子,一个个儿的,到挺会看情形,见风使舵的。”

  冥王都发话了,下面的阎王哪儿,还有胆量主动招惹那少年。

  “这位是涂山狐族褚延闹闹,是尊上门下唯一的弟子,你们都给我悠着点儿。不然,得罪了尊上的弟子,有你们好果子吃。”

  威逼恐吓,三言两语,吓得阎王们连连点头。

  明白了,小殿下嘛,这好办,讨好招儿多了去了。

  唯有阎罗王天子曰,独树一帜,鹤立鸡群。

  只见他波澜不惊,只身来到闹闹身前,微微行了行礼。

  “涂山小殿下,还望您助在下求见尊上。”

  天子曰可不死心,他对尊上的敬仰犹如涛涛河水,连忙不绝。

  再说了,好歹也当了人家手下,当差了数十万年,怎么也得去上前去,磕磕头行行礼,聊表一下自己的心意。

  闹闹见眼前这阎王,不同于其他阎王。长的还算不赖,也不是那么五大三粗,歪瓜裂枣,一身白衣,颇有仙界中人的气派。

  不由放下了戒心,摸了摸头,不好意思的说道。

  “此刻,我也不知师尊在哪儿,师尊回冥府后,没多久就消失了。这事儿无极哥哥也是知道的,要不,我再见到师尊时,一定替你转达此事。”

  天子曰点点头,能够转达,已是帮了他很大的忙,十分感激道。

  “多谢小殿下。”

继续阅读:第28章:为她抚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