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醉酒*
流浪不是猫2020-07-01 22:084,243

  本以为,能借机让她安心住下。可未过多久,雨泽昆寻便从神界回来了。

  他见妙灵化为人形,立马神色大变,顾不得其它之事,怒气腾腾的质问于周独幽。

  “你对她做了什么?”

  周独幽以为,昆寻是护妹心切,便好言解释道,“我用神格助月落化形。万分幸运的是,月落竟是我要寻找之人。昆寻兄,若是可以,我想要照顾她一辈子,娶她为妻,不知,你是否答应……”

  不等他将话说完,雨泽昆寻立马将话打断,“我不同意。还有,她不是你要找的人。她是我血亲妹妹,雨泽妙灵。你给我记住了!”

  这一席话,让周独幽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发展。他原以为,自己和昆寻是好友。若想娶月落为妻,不是难事。可不料,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

  妙灵见他们二人似乎起了争执,不由插话道,“哥哥,你说我叫雨泽妙灵?”

  “自然。”雨泽昆寻斩荆截铁的应道,那眼神,坚定执着。

  “那阿幽,你当真是认错人了!那个叫星缈的女子,或许不是我。”

  妙灵脸上有些难过,阿幽喜欢的,或许只是跟她长的相同相貌之人,而不是自己。

  若有一天,阿幽发现与自己容貌相同之人,或许,便不再喜欢她了。想到此处,雨泽妙灵有些微微伤心,眼眶微红。这段日子,她对他,似乎动了真情。

  当雨泽昆听到星缈二字,立马神色大变,随即又隐忍住了自己的脸色,不让他二人瞧出半分变化。

  “独幽兄,你既已有心上人,就莫要纠缠我妹妹了。如今,我就剩她一个亲人了,容不得别人半分伤害。”

  “她当真不是星缈?”

  周独幽有些置疑,他不可能认错人。眼前的月落,正是他灵魂深处,所烙印下的人。怎会记错?

  见周独幽疑心不改,雨泽昆寻当机立断,指天发誓道,“我以创世神起誓,雨泽妙灵是我同胞亲妹,如有欺骗,便神魂具碎,飞灰湮灭。”

  让周独幽没料到,昆寻竟然以创世神的名义起誓。如此看来,月落当真不是星缈。

  随后,他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之意。昆寻见此,趁着他不再继续纠缠,带着伤心的雨泽妙灵,离开了周皇山。

  至此一别,两人难得见一次。每每都是昆寻再三阻挠,似乎不愿意自己同周独幽一起。

  其实,当现在,她都不明白。周独幽喜欢的究竟是她,还是喜欢同她容貌相仿的女子。故此,待她重生归来之后,便故意划伤了自己的脸。

  见妙灵神色不对劲,褚延齐霄率先开口,打破僵局。“对了,你可知,近日涂山到了一位贵客。”

  他想起了前些日子,那到访的凌虚大帝周独幽,不免感到有些奇怪。

  嘴里说着话,但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妙灵,又细细打量着她的神色,有无变化。毕竟,自他们离开碧海苍山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在仙界传得沸沸扬扬,流言满天齐飞。

  不过,妙灵的反应,倒让他有些意外。只见妙灵一脸兴趣缺缺,似乎此事毫不上心得模样。

  褚延齐霄又忍不住继续问道,“你是不知道,这仙界,早已传遍你与那位的流言,连本王都信以为真了。”

  妙灵知道,他指的是谁。

  毕竟,她一到轩辕坟,便感知到了他的存在。不曾想,他居然也在涂山,他来此干嘛?

  “既然是贵客,那你还不赶快扫榻相迎,贴身伺候?还同孤这个丑八怪,闲扯什么?”

  褚延齐霄笑颜一展,那妖孽般的俊脸上,霎时犹如百花齐放,明艳动人,夺人心魄。

  “瞧你这话说的,我那高高在上的帝君。且不说别的,就凭咱俩的交情,怎么也得给你开个特权,专程来照顾照顾你呀!”

  妙灵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立即吐槽道,“谁稀罕?”

  “我稀罕。”

  两人一路开启了斗嘴模式,不知不觉就到了狐狸洞。

  狐狸喜欢住在洞内,这里比较安全。再则,整个涂山,乃至轩辕坟。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凹凸不平。就算在地面建造宫殿房屋,那也是不现实的。

  就因为此处骷髅眼极多,先狐王才将狐族安居于此。这样一来,借助地利的情况,让整个狐狸洞隐藏其中,却又让洞内,采光极好,算得上是一处绝妙之地。

  褚延齐霄领着妙灵,专程挑选了一条僻静的小道。这一路上,无人打扰,倒也合了妙灵的心意。

  褚延齐霄带着她,去的自然不是行宫之类的地方。而是曾经,自己小住过的地方。

  这是一个独居的木屋,藏在了葛兰树之下。此地清幽安宁,极少有人来此。倒也让妙灵自在了不少。

  她想来对狐狸,那可是从不客气的。见他带自己来到了此地。便回深莫测的笑了笑,率先进了木屋。

  不曾想,这都过了十三万年屋内的陈设,一如从前,没什么变化。

  妙灵顺势打量了每一间屋子,不曾想,那书房内,似乎多出了一副画,就悬挂于墙壁之上。

  妙灵粗略晃了一眼,画的是位女子。本想上前,细细去瞧一番。却被眼疾手快的褚延齐霄,施展法术,将画卷迅速的收了起来,稳稳的落入他的手中。

  这一番操作,犹如电石火光,动作极快,倒让妙灵一脸错鄂,满是不解之意。看来,狐狸是不打算让她看,才会将画卷收了起来。

  “你这狐狸,不就是你家夫人的丹青图嘛?有何见不得?”

  说着说着,妙灵觉得不对劲儿,整件事有问题。这狐狸,肯定有猫腻。若是他的夫人,还怕自己看不成?或许,这画像上的女子,压根儿就不是他夫人,而是另有其人!

  想至此,妙灵不经嘴角一扬,笑得回深莫测,揶揄道。“狐狸,老实交代,你不是是私养小妖精了?”

  虽说狐狸专情,可褚延齐霄这厮,分明就是个祸水。曾经就喜欢跟女仙女妖,勾勾搭搭。看来,现在也没变。小样儿,还想瞒过她?

  褚延齐霄笑而不语,心底不经默念道,`妙灵,你就我心中藏的小妖精。只是,你从未曾发现而已。`

  诚然,他这般想着,但嘴上却胡乱扯着谎话。“那就更不能让你发现了,若让你知道是谁,转身便告知我家夫人,那岂不就坏事了?”

  “你这狐狸,还是这般浪荡的性子,丝毫没什么变化。”见褚延齐霄这般答话,倒让妙灵更加坚信,这狐狸就是这般,不着四六的调调。倒是苦了他夫人了,还替他培养了两个优秀的狐崽子。

  “好了,别提这扫兴的事了。既然到我这狐狸洞了,自然少不了,要尝尝本王亲手酿造的花题香。自从得知你的消息后,我便取出这美酒,等着你来涂山。来,今日我们一醉方休,不醉不归。”

  他岂不知?从前的妙灵,平日里就素爱饮酒。这酒,就是特地为她准备的。

  妙灵顺势坐在榻上,接过狐狸递过来的酒,拔开酒塞子,仔细闻了闻。那酒香四溢,直扑鼻尖。不出三息,酒香弥漫了整个房间。

  嗯~这酒果然不错,还是狐狸家的酒好!

  褚延齐霄见她一脸满意,自然也十分得意。这几坛子好酒,可是自己珍藏了数万年。埋酒时,他便在想。若妙灵能重生归来,就将其拿出来,与妙灵痛饮一番。

  如今,也算是圆了这个心愿了!

  那勾人的酒香,让妙灵忍不住,痛饮了一口。那清甜甘美,却带有一丝辣意,从她的喉咙划过,直沁人心脾。让整个人,瞬间如触电般的感觉,让人回味无穷。

  “好酒,狐狸,孤许久没喝过这般爽快的酒了!”

  妙灵不经夸张道,又连饮了好几口,过足了一番酒瘾。

  褚延齐霄笑而不语,坐在了她的对面,随手又拿起一坛酒,与她痛饮。

  这番饮酒的场面,还是在多年以前了。虽然时隔多年,但那些记忆,依旧清晰,让他念念不忘。

  “你说,当年不是嚷嚷着,要跟孤一较高下,要打败孤吗?怎么过了数十万年,也没见你有什么动静呀!”

  喝了几口,妙灵心中畅快无比,不经聊起了往日之事。

  “那还不是因为,你太厉害!本王可不傻,跟你接过招的人,不死也半残。本王还要保住自己的花容月貌呢!”

  褚延齐霄提及此事,满脸笑意,溢于言表。

  “孤看呀!就是你没胆儿。”

  “胡说,要不喝完这一场,咱们去比比?”

  “你确定?”

  “不确定……”

  就这样,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时间慢慢的流逝。不知不觉中,二人将几坛子花题香,喝的那是干干净净。

  此时的妙灵早已红霞满脸,头晕目眩,醉意难挡。虽然醉了,头脑还是清醒的,心想着:不行,自己可不能醉了,得出去走走,透透气,散散酒意。

  她支撑着榻上的茶桌,缓缓起身,身形十分不稳。

  “狐狸?狐狸?”

  妙灵唤着褚延齐霄,却见无人应答。这才发现,他早已喝醉,瘫睡在榻上。

  妙灵不经摇摇头,高估了狐狸的酒量。看来,这狐狸的酒量,也不行呀!

  可妙灵想错了,哪里是他们的酒量不行?分明是这美酒,存放的时间太久,酒劲过于霸道了些。

  既然狐狸都睡着了,自己也不便打扰,独自一人,离开了木屋,飞身而去。

  妙灵凌空飞行,那清冷的凉风,吹醒了她的一丝酒意。不知不觉,她便来到了一处绝美之地,飞身而下。

  此地,离涂山不远,这里开满了紫色的鸢尾花。恰逢,在夕阳的余晖下,脚下的那片紫色花海,美的让人失色。

  微风拂过,阵阵清香迎面扑来。妙灵迈开了步伐,走进了那花香四溢的紫色海洋中。

  还有些微微醉意,脚上的步伐,也有些凌乱不堪。

  夕阳西下,霞光满天,也衬出了这花海的壮美,和它独特的韵味。

  此情此景,孤身一人,让她难得如此心静,抛去心中杂念。看着天空的云朵流逝,听着耳边的微风拂过,闻着沁人肺腑的花香。

  这次,她是真的醉了!

  狐狸家的酒,后劲可大了!随后,身姿往后一仰,栽倒在鸢尾花海之中。嘴角一扬,心情愉悦的睡了过去。

  “阿幽。”

  沉睡于梦中的妙灵,不经意的低喃了一声,那声音极轻。不过,还是刚好到此的周独幽听到了。

  再次听到熟悉的称呼,他不经莞尔一笑。那笑颜一展的他,如山脉间的冰雪消融,直沁人心脾。

  一声阿幽,竟让自己的心中,如此的开心。或许,灵儿并未放下自己,心中始终有他的份量。

  见此刻的妙灵,躺在花海中睡觉,周独幽自然于心不忍。轻轻的弯下腰,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起。那动作极其温柔,生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妙灵。

  一晃过了数十万年,再次抱着她,却和从前不太一样了。如今的她,体重似乎轻盈了不少。

  想至此,周独幽的心中,不免有些微微心疼。那浑身的酒味,也让周独幽明白,灵儿应该是过度酗酒,才会醉睡了过去。

  周独幽本想带着她离开此地,见此处空旷安静,倒适合休息,便又留了下来。

  随后施展法术,变幻出了一方软榻,将妙灵轻轻放在榻上,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继续睡。

  见灵儿这般安静的睡颜,周独幽忍不住抚摸了她的脸。当手触及那道深深地疤痕时,让周独幽心中一滞,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她的脸,不该如此。究竟是为何?让她选择毁了自己的脸?

  趁着灵儿睡着,周独幽暗自催动法力,借助指腹,将她脸上的疤痕,细细修补。如今的他,已是神王之境。这等小伤,不需要借助外力,便可修复容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