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回归冥府
流浪不是猫2020-03-17 20:153,371

  见姑姑离开,檀泽趁众仙没反应过来,早已悄悄离开承华殿,一路跟了上去。

  “小泽泽,孤要回冥府了,你一路跟着孤做甚?”

  檀泽跟了她一路,一句话未说,她岂会不知侄儿的心思,八成有事。

  不然,早就拉开了话匣子了。

  檀泽鼓了鼓勇气,试探性的问道。

  “姑姑,有一事,侄儿问了,姑姑莫要生气。”

  他能有什么事儿事?

  难道是关于那个人的事儿?

  妙灵明白过来了,知道他要问什么,却没打算告诉他。

  “你想知道的事,姑姑不会告诉你答案的。此事,是大人之间的事,你这小娃娃就莫要操心了。”

  “可是……”

  未等檀泽说完,瞧那姑姑面色一沉,似有不悦之意。

  看来,姑姑当真不愿意告诉自己?

  随后,那紧跟着而来的褚延闹闹,终于,赶上了他们的脚步。

  仙者操纵法力,来凌空御行,本不算什么难事!

  可师偏偏尊和天君的法力深厚,御行速度极快。

  (他们二人,一个是神君修为,一个是神尊期修为,哪儿是他一个小小的地仙能比的?)

  一路上也是费了不少力,才险险赶上。

  “师尊,闹闹来晚了。”

  妙灵见小狐狸来了,便借此机打发了檀泽。

  此事,是关于他们一家子的事,不便与外人知晓,檀泽自然也懂得分寸。

  “你想知道的,待时机到了,自然知晓,快些滚回九重天吧!还有,这段日子,提醒那傻老二,让他看好你们老娘,别让她再生什么幺蛾子。”

  檀泽知道姑姑不愿说的,再怎么样也白费力气。

  看来,姑姑应该有自己的安排。

  算了,还是先听姑姑,或许有些事他知道了,只是有害无益,徒增烦恼。

  “那侄儿就此告退。”

  檀泽不再扭捏,行了礼,准备离开。

  “等等。”

  妙灵想起了一事,随后将破天剑从虚空中拿了出来,随后交到了檀泽的手中。

  “这毕竟是你们天家之物,还是归还于你,望你好好保管。”

  檀泽看了看这破天剑,此剑似乎陷入了沉睡状态。丝毫没有散发那冲天的剑意。

  将破天剑收好,檀泽遂化为一道金光,飞速赶至天境边,眨眼就不见了。

  闹闹见天君走了,不免疑惑的问道妙灵。

  “师尊,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冥府。”

  闹闹听后,两眼一亮。

  这个地方,神秘的很呐,自己可从来没去过。不由瞬间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想那传扬仙界的冥府,令众仙避之不及冥府,究竟是何模样?

  难不成,那冥府内,还豢养了吃人不吐骨头的远古凶兽?

  诚然,他脑子里是这般想着,却也没停下手中法力,随着师尊的身影,一同消失在了天际边。

  两人一同来到了水月台,水月台是仙界与冥府的连接点,神尊期以下的修为,都需要通过水月台,才能进入冥界的冥府。

  褚延闹闹也第一次去冥府,妙灵自然得带他,熟悉熟悉这条路。

  两人一现身冥府,未过片刻,便有两道身影出现在她们的眼前。

  来者是两位男子,他们一魁梧,一消瘦。一黑一白,好似阴阳双煞。

  这两人,正是悔无极和渊舟。

  “拜见尊上。”

  两人齐齐行礼,对妙灵丝毫没有不敬之心。

  “免礼。”

  妙灵穿过他们身侧,准备回到幽冥神殿。

  悔无极和渊舟,两人抬头一看,才瞧见。

  尊上身后,怎么会多了个小娃娃?

  齐齐感到意外,什么情况?

  难不成,这是尊上的娃娃?显然不大可能,这才过了多久,就算生,也是来不及啊!

  何况,瞧着,都这般大了!

  “尊上,这位少年是?”

  悔无极没能忍住,那满满得好奇心。

  闹闹到也切生,毛遂自荐道。

  “我是师尊新收的弟子,来自仙界的涂山狐族,褚延闹闹,敢问您是何人?”

  哦~

  尊上什么时候转性子了?居然收了这么个小徒弟了?

  看这小娃娃,原形的确是狐狸,但资质也很一般啊!

  不像是尊上的风格啊!莫不是尊上糊涂了?

  狐狸?涂山?

  等等。。

  难不成,这是褚延齐霄的崽儿?

  尊上对那只狐狸,难道还有些旧情难忘?

  所以,便收了他的崽儿做弟子?

  此刻在悔无极,在内心上演了一出,精彩绝伦的大戏。

  关于尊上和那狐狸的桃色消息,自己还是知道一二的。

  见他一脸浮想翩翩的样子,渊舟忍不住插嘴道。

  “他是冥王悔无极。”

  糟糕,这小子,又开始天马行空了,尊上还在这儿呢!这小子,胆儿是越来越肥了!

  见悔无极没反应,妙灵也跟着看了过去,瞧他一脸哈喇子留得。

  “小极极,你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瞧那口水,都流一地了。信不信孤把你脑袋戳个洞,瞧瞧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这小子,不应该当冥王!应该改行,去当司命。有这么好的想象力,都能写百十八本话本子,着实浪费了。

  悔无极连忙回过神儿,擦了擦嘴角边儿,哪儿有什么口水?

  感情又被尊上被骗了!

  见尊上一脸不悦,连忙打哈哈,干笑几下,缓和气氛。

  渊舟见他就是这般,烂泥扶不上墙,习以为常了,便出言安慰道闹闹。

  “尊上方才是在说笑,小殿下莫要当真了。”

  闹闹经过了这段时日的相处,对师尊早已见怪不怪了。自己也见识过师尊的手段,眼下这点儿小事儿,委实算不上什么!

  不过,这个魁梧的汉子,居然如此随和,且平易近人,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您是?”

  “吾乃渊舟。”

  渊舟?

  这名字好生熟悉。

  对呀!自己怎么忘了?那魔族大魔王,便叫做渊舟。

  等等,他居然是大魔王渊舟?

  那个令仙界四海八荒,那上上下下,众神仙失色的大魔王渊舟?

  且不说见他本魔了,就算是一提他的名字,都能吓得仙者闻风丧胆,这见其威名赫赫。

  (魔族有两大魔头,是会令仙界众仙闻风丧胆的,其一便是大魔王渊舟,其二便是一殿萧山君。)

  不过,瞧这眼前魔,他的性子也不像仙界口传那般,穷凶极恶,十恶不赦嘛!

  除了相貌粗犷了些,为魔十分有理,言行举止透着几分不凡。

  难不成,是同名不同人?

  褚延闹闹深感怀疑,俨然难以置信。他初到冥府,就结识到了冥府和魔族的两大人物,也算是奇遇了。

  不过,这冥王和大魔王,居然还是师尊的手下?

  他们的地位都和父君一样,甚至高出一些,看样子,貌似师尊更厉害些。心中不由多了许多的敬佩。

  不愧是曾经的天地共主,手下怎么没一两个得力干将?

  闹闹一时之间,难以消化所见所闻,久久才回过味儿来,眼下他们是师尊的属下,自己是师尊的弟子,怎么称呼他们?

  按父君的辈分来算,他得管这两位,叫爷爷吧?按师尊那边来算,他们应该算是平辈吧?

  “对了,我该如何称呼你们?”

  闹闹有些不太确定,索性问道。

  “小娃娃,看本王长的那么年轻,你就忍心,把本王给叫老了?”

  “那我该叫你什么,冥王大人?如何?”

  闹闹想了想,要不干脆叫封号吧,也不得罪人。

  “别,千万别,你这样叫,我可受不起。”

  悔无极连忙摆手,他可受不起,尊上可见不得谁占她便宜。

  这也不行?闹闹摸了摸狐狸脑袋,转头求助渊舟。

  渊舟倒是直言不讳的魔,解释道。

  “他的确受不起,你是尊上的弟子。我们都要唤你一声小殿下。”

  哦!?

  想想自己在仙界中,那辈分老低了,见谁都要行礼,多数都是长辈。可没曾想到,在冥府内,辈分就一下子窜上来了,还有些不太习惯。

  见闹闹红了脸,显然有些不适应,悔无极遂说道。

  “你是尊上弟子,我们俩是尊上的臣子,算一算,我们算是同辈的,只是稍微比你年长些罢了!要不,日后,你便唤我无极哥哥吧!”

  闹闹点点头,这般叫也不错。

  “那行,无极哥哥,渊舟哥哥,褚延闹闹这厢有礼了!”

  褚延闹闹正式的,向他们行了个见面礼,以示尊敬。

  一旁的渊舟,并未反对这个称呼,默默的认可了。

  待他们彼此理清了关系,才发现,尊上不知何时离开了此地,早就不见其身影了。

  不过,她离开的极其安静,丝毫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这下才发现到,人不见了!

  “咦?师尊上那儿去了?方才还在呀!”

  被闹闹一问,其余两人也发现尊上离开了。

  她走的如此匆忙,都未留话,难道是有什么事?

  实则是,妙灵见三人在此议论着,感应到了一股极其轻微的灵力波动,穿过了冥界的壁障,来到了冥府。

  若不是自己有心感应,或许就不知道此人来此,可见其法力雄厚,在其之上。

  眼下,六界内,也就那个人有这个本事了。

  不过,他来冥府做甚?

继续阅读:第26章:十殿阎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月落惊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