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五处
千年积木2020-02-16 11:593,242

  这是一间十分气派的办公室,办公室很大正对着大门摆着办公桌,左边的沙发前面放着檀木雕花的茶海,茶海之上的茶道用具摆放无一不是十分考究。

  而办工桌后面此时正坐着个面带微笑的中年男人,尽管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但男人的那身西装仍旧打点的十分规整,甚至看不出半分褶皱。

  “铃铃铃……”王百川办工桌前面的电话响动了起来,他笑着接上。

  “嗯?这倒是有意思,第一天临海市居然就上了阴车。”王百川听了一会,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的玩味了起来。

  ……

  “那这小子最后是怎么下的车?可是话符念咒?”王百川继续询问。

  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这才回答道:“不是的,那王文轩既没有画符念咒,也没有走阵行愚。他……他忽悠了一只鬼,跟着那只与他称兄道弟的鬼一起下了阴车。”

  “嗯?”王百川的笑容更灿烂了起来:“这倒是有意思了……”

  ……

  从三十八路公交车上下来之后,王文轩可半分都不敢停留了,一路朝着市局的方向飞奔。

  他可不想再遇见什么怪事。市局是什么地方?那是正气所在,诸邪不侵,可以说进了市局,王文轩的噩梦就结束了。

  下车的地方离市局也不远了,走了没多长时间就能远远看见那两根宏伟的石柱撑起来的门楼,上三层都是绿色的反光玻璃看起来十分气派,一层的大堂里面能看见亮灯,该是有的人值班。

  大城市里的公安局就是和池水村里面的那个小派出所不一样,即便是深夜也仍旧有警员值班。

  王文轩也没管理那么多,拖着那只大箱子就走了进去。

  市局的前厅很大,左手边有个问询台,正前方则放着一口两米多立方大石鼎,除此之外一左一右的两条通路被简洁的灯管照耀着,虽然称不上是富丽堂皇,但是却严肃,庄重。

  前台的一个年轻警员赶紧站起来给王文轩拦住,礼貌的问了一句:“哎老乡,大半夜的来市局干嘛?要报警?”

  “不是,我来报道。”王文轩将手中的箱子放在地上,从口袋里面摸出王百川给的证件递给前台警员。

  警员接过那证件,打开仔细看了看,却是跟着一皱眉:“老乡,你在逗我玩吧。”

  “逗你玩?我大半夜的没事干跑来逗你玩?”王文轩有点恼了。

  “市局只有四处,一处是刑侦科,二处是治安科,三处是缉毒组,四处是特别行动组,这可从来没有听说有个第五处啊。”值班的那年轻警员说的真诚可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王文轩皱了皱眉头。这王百川不会是个骗子在坑我吧。他又瞅了一眼黑色的证件仍旧不死心的问道:“你再仔细想想,第五处到底有没有,对了还有我的证件是个叫王百川的人给我的,你认识么?”

  “王百川?”警员皱眉琢磨了一下还是摇了摇头:“实在没听说过这个人。我说老乡这大半夜的您还是别在这折腾我了,赶紧回家睡觉去吧。”

  “铃铃铃!”正在那年轻警员有点不耐烦的准备驱逐王文轩的时候,他前台的电话却响了起来

  年轻警员冲着王文轩摆了摆手跟着接起来电话:“喂,是,是是,好的我知道了。”

  回答的很简洁,跟着就又挂断了电话。

  年轻警员再抬头看向王文轩,沉默了一下,这才叹了口气:“老乡,杂物科就是杂物科么,说什么第五处,差点给你赶出去了。”

  “你看,进去之后左转,然后在左转,跟着就能看见杂物科的牌子。你直接进去就行,里面应该有值班的。”年轻警官和蔼的指了路,跟着有坐了下去,继续翻看着文案。

  所谓的第五处居然就是个杂物科,这个王百川,不会是低价给自己骗到市局来扫地的吧。

  王文轩一边拖着箱子往里走,一边在心里诅咒着这个王百川。

  等王文轩走远之后,值班的小李这才疑惑不解的摇了摇头:“杂物科倒是对上了,可这个王百川……到底是?”

  市局的走道不宽。而且很长,因为是一层有难免有些潮湿,走在这里难免有些烦躁,总算是走到了尽头,一转弯就能听见厕所墙面上挂着的那条拖把正不断的往下滴水的声音。

  与此同时,那种潮湿的感觉更加厚重了几分。

  正对着厕所的大门果然就看见了杂物科三个字。

  “我去,就这地方,这也太寒碜了一点吧。”王文轩咽了一口唾沫伸出右手敲了敲杂物科的大门。

  本来想着一进门就能看见王百川那意味深长的脸,但时候可以好好的轮一轮这货是怎么坑自己的。

  谁知道杂物科的铁门根本就没有上锁,只是轻轻的敲了两下,杂物科的大门竟然就自己开了。

  科室不太大,但却竖着摆着三张办公桌,最里面的两张办公桌竖着拼在一起,桌上横七竖八的放着各种各样的文件,靠着门的地方也竖着摆着一张黑木桌,木桌上摆着整个科室唯一的一台电脑,还有一条有些年随感的传真机,此时那张传真机正‘嘎吱,嘎吱’的响动着。

  打出一张照片,桌子后面坐着的眼睛男人,随手将那张照片取下来,用图钉,钉在身后的线索墙上面,有了这张照片的加入,墙面上的所有逻辑线都连在了一起。

  “怎么杂物科也办案子么?”王文轩见自己的新同事没搭理他,他干脆先开口问了一句。

  戴眼镜的男人还是没有理他,自顾自的做着自己手上的工作。

  眼睛男没搭理他王文轩倒是不着急,笑了笑,在这杂物科里面看了一圈,跟着趴在那桌子前面对眼镜男笑着说了一句:“哎,我说,这杂物科的科长平常是不是特别刻薄。请吃饭不准点饮料的那种。”

  “为什么污蔑上司?”那眼镜男总算是抬头说了句话,语气中带着点愤怒。

  王文轩一撇嘴:“还说我污蔑,这把你给吓唬的,一句话都不敢说。”

  眼镜男瞪了一眼王文轩,继续手上的工作。

  王文轩笑了笑,虽然不知道这眼镜男为什么第一次见面就对自己有真么深的敌意,但是他可不是那种喜欢迎合对方的人。

  既然眼镜男不理他,他就干脆的从办公桌后面拉出一把椅子,对着窗户点燃了一支烟。

  火柴的滑动的声响引起了一下眼镜男的注意,他往王文轩的方向瞟了一眼,但没说话。

  灭了香烟,一股脑的困意总数是如同潮水一般的涌入王文轩的脑袋里面,今天遇见的事情实在是有点多,先是喝了酒,跟着又是几个小时的火车,刚下车还没落脚就见了鬼,一顿斗智斗勇下来王文轩早就身心俱疲了。

  反正那眼睛男也不理他,他干脆将两只脚搭在面前的办公桌上,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的靠背上没多久就睡熟了。

  梦里王文轩正跟着那思思丫头在油菜花地里一边奔跑一边唱着信天游,哪知道,这眼前的花花世界突然就变成了万丈深渊,王文轩直接失重从万丈深渊上坠落了下去。

  “啪……”脸着地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王文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下一个瞬间就发现自己的脸正贴在杂物科的地砖上面,右脸还生疼,显然是有人给他仍在了地上。

  一个瞬间,王文轩就想到了肯定是那个不说话的眼睛对他动的手,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站起来。

  “妈的,你个眼睛,敢打老子,老子今天……”那话还没说话就硬生生的被王文轩吞了下去。

  天早就量了,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穿进来,照射在杂物科的地面上,此时的杂物科已经多了些人,而站在王文轩正前面的可不就是在乱坟岗有过一面之缘的女超人。

  女超人今天仍旧是穿着那身精致的紧身黑色运动服,带着那只贝雷帽,只是那黑夜里没能看清的绝世容颜今天总算被王文轩看了个一清二楚。

  刀刻一般的标准五官配上那雪白中带着点红润的完美肌肤,如此神仙容颜甚至不需要任何一点的修饰就已经是人间极品。

  “这女娃子得娶!”王文轩的果断的称赞了一声,当即引起杂物科众人的一阵白眼。

  特别是那个夜班的眼睛,那眼神,就差一口将王文轩给吃进肚子里去了。

  “办公室里,不许睡觉!”女人的声音仍旧清脆动听,却少了几分情感,少了几分烟火味。

  王文轩的嘴角抽搐一下,看着女人立正的动作估计刚刚那一下就是这女超人给自己摔的了。

  “你也是杂物科的?”王文轩问了一嘴。

  女超人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将刚刚打印出来的一个单子递到王文轩的面前:“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上司,我叫陈蓉,还有这是你进入杂物科之后做的第一个案子,换上警服之后跟我走吧。”

  “啥……上司?”王文轩愣了一下,虽说有个美女上司是每个健康男性的梦想,但是陈蓉这个上司……还是算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五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五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