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云无晴2020-02-13 17:092,703

  隆冬腊月悄然间走到了尽头。

  已是除夕。

  凌州城却有数年未曾如这个冬日般银装素裹。无论是辜负的残断树桩,苔藓斑斑的石头和栏杆,还是秋风扫荡的落叶,都已被铺天盖地的白雪静没。在寂静的街道,在风声簌簌的数厘米深处,冬日的物语脱不出纯洁无瑕。

  悦来客栈。

  “云,我们终于还是回到了这初次邂逅的地方。”

  墨色酒香里,素衣洁净的女子声色柔婉,楼阁外水天素意茫茫,飘荡着深深的冬日光景。那柔婉的声音,却如铿锵的玉石,在华丽的飞雪里,投掷下无声的印记。

  萧云停下脚步,细细打量着眼前这曾无比熟悉而今却有些陌生的地方。问忆中盛夏,清风湿润,茶烟轻扬。叹眼前隆冬,重温旧梦,故人已去。只有眼前的叶俏,眉眼温润如故。“只是半年光景,却物是人非了。只因我萧云那不经意间的路过,却是红颜一场劫数,凌州嫉妒风雨。暄儿说得对,人若不生情、不动心该多好,如此便无谓聚离,守着简单的自己,不去惊扰别人的梦。可空闲的时候,又想看看云,看看水,看看打柳溪梅畔,走过的众生。”萧云淡然一语。

  “还不是因为你们都抛却不了心中那缕缕情思。其实无论是你师傅、师伯一家,还是我师兄、周洪、暄儿姑娘,当然,还有你我,皆因心中有情,方才惹出这场红颜劫,竟害得六个人因这一首诗而死于非命。但岁月其实并不曾待他们苛责残忍,你看纵是那恶贯满盈、宁负天下的李成凡也是含笑而终。他作恶一生、机关算尽,却能在生死一刹那放下这一切,与自己和解、与岁月和解。那笑面伙计周洪却也是可惜了,直到临终前也从心底忏悔,从我师兄手中从容地接过白绫自缚谢罪。他亲口道出了最真情的悔悟:‘男人一生难免胡乱地追逐,但那个第一个认可他的女人,不应该背叛。’其实人心都有向善的一面,不是吗?所以我并不后悔和你一同经历了这场红颜劫难。”

  “他们也本不该如此。只是这战火、这乱世……”萧云不置可否。

  “兵戈和杀伐或许会吞噬我们的肉体,然而唯一能够彻底摧毁一个人的,却是其内心抹不去的黑暗。在悲伤的时候不去遏制,在痛苦的时候看不见光明,任是谁都没有那么坚强的意志走出绝望。唯有在铁和血中淬炼灵魂,将软弱熔成铠甲,才能够勇敢而无畏地面对一切,包括愤怒和耻辱。”叶俏笑着,挽起了萧云的手臂:“好了,云,我们不说这个,还是进去饮上两杯暖暖身子吧。你能陪我的时日却也不多了。”

  “萧公子、叶姑娘,许久不见了,厢房已为二位准备好。今夜除夕,这凌州城的爆竹虽比不上怡州和兰綝那般热闹,但这独到的年夜饭想必二位还是有所了解的。”一声熟悉的话音伴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传入萧云、叶俏耳畔。

  陈钰。

  “陈掌柜劳心了。萧云在此谢过,恭祝陈掌柜新春佳节安康平顺。”萧云说罢,递上了二人的贺礼。

  “萧公子客气了。昔日我陈钰承蒙二位不计前嫌、以德报怨,得以保全性命,还做了这悦来客栈的掌柜。二位厢房内稍歇,酒菜随后就到。如若二位不弃,我陈某愿与二位共饮几杯,一为贺岁,二为谢罪,三为叙旧。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如此甚好。我们这就房内相候。”叶俏爽朗地应了下来。

  “云,你且看,这陈掌柜的变化确是惊人。人心终是知恩向善的,岁月不曾亏着任何人。”

  春去秋来,燕去花开,流光点滴闪逝,总有那么些人,如过客一般,于漫长的生命里,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叩门和辞行,都不带走一片云彩;也总有些人,可以长久地停留,总是短暂一瞥,却如惊鸿,耀眼了整个人生。

  无法预知究竟是谁,将在自己的生命中留下入木三分的痕迹;也无法揣测,究竟茫茫人海中谁会一生相依相伴;更无法料到,情之一路的尽头,是千回百转,抑或细水长流。不到最后时光,谁都看不见彼岸的风景。

  二人歇息了片刻,陈钰亲自将酒饭送入房内。三坛兰陵酒、一盘熟肉、一鼎黄羊肉、一碟烧鱼、两碟清口小菜还有两碗热腾腾的水饺。萧云一看,却是无比亲切。这正是他与叶俏初逢那日,为庆生辰精心选的酒菜。

  三人叙谈了些许家常,陈钰就向二人讲起这归怡国尽日变故。

  “想不到那郭师傅的易容术如此变幻莫测,萧公子短短时日竟学的如此精进,陈某着实叹服。萧兄弟此番可是好好摆了那周王赵毅一道,他果真中计,一怒之下大举进兵北境尘樾,却在赫州城中了伏击损失惨重。他却全无退兵之意,誓要掘地三尺将萧公子找出,却也决计料不到萧公子又在这凌州城故地重游了。而后两军连日交战,互有胜负,一时僵持不下。依我看两年内怕是难以罢兵了。”

  “要说这易容术,我却是他师姐了。若非我助他旧部精心装扮,他哪里能够如此悄无声息、兵不血刃地夺下那凌州城外南陵大营、扼住那南陵的边境,走出这万事开头难的第一步?”叶俏在一旁得意地调侃着,往萧云肩头轻轻一靠。

  陈钰眼中也满是艳羡:“虽说是一场红颜劫,萧公子失去了暄儿姑娘那绝世知音,却也与叶姑娘相识相知、彼此倾心,倒是一段别样的缘分了。经此遭逢,南陵国永远失去了一个股肱之臣,尘樾国也失去了他们最强有力的亲王,而这天下又多了一路独树义旗的血色英杰;归怡国永远失去了两位神探,而这天下又多了一个救死扶伤的仁者医家。只是陈某尚有一事不明,二位如此深得对方倾心,又为何不就此定下终身情分,自此长相厮守、做一对江湖艳羡的眷侣,却要就此分道扬镳,将彼此托付给那凶险的茫茫前路?”

  “谁和他彼此倾心要定下终身了?陈掌柜你可别误会,我和云也是萍水相逢的知己。他眼界那么高,岂能轻易许人?”叶俏说着,脸却早已如火般娇红。

  “或许萧云也未能参破心中这份复杂的情感。却正是因为这笃定的深情,我更不愿俏为我犯险。需知这霸者之路尽是尔虞我诈,也注定要用鲜血染红。我知她志不在此,也绝不愿勉强她。她生性洒脱不羁,江湖于她却是更好的归宿。我一声杀戮,难免生灵涂炭罪孽深重,她虽不能医得天下,一颗医者仁心却多少也能洗轻我的罪恶。”萧云半认真半自嘲地接过话来。

  “陈掌柜休要听他如此说了。我和他也不是就此天各一方,只是有着各自要做的事。你若此刻要云撒手天下、不问世事,和我一同快意江湖,他却还会心有不甘,那放不下的执念和心结却需由他亲自了结。我们也许下了待战火燃尽,江湖再会的誓言。我会行走我的江湖,也会一直等他,也坚信他终有一日会来。我纵然不是这世间最能读懂他的人,也决计是最信任他的人。”

  陈钰竟有些无语凝噎。他向二人深施一礼。

  萧云不言。他饮下一杯,提笔成诗:

  浪迹似飘风,月殿赏心同。

  银花舒梅素,绿酒卷烛红。

  恩仇暮寒散,福泽晓春生。

  知己难拂袖,且酣五湖中。

  叶俏和陈钰也一饮而尽。他们欲言又止。

  此时无声胜有声。

  萧云拨动着琴弦,将三人的情思引入琴声中。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