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云无晴2020-02-13 17:092,250

  凌州西郊。城隍庙后山。

  夜色初上时,华灯如花绽放,汇成浩荡光彩,明亮一整个人世。那样的动人光辉,仿佛世间只有一样可以媲美。那是看到了倾心已久的意中人时时,眼眸在一瞬间亮起的光芒,苍苍茫茫的人世一切,都只是那人的背景,桃花流水,霞光月影,都没有那人的一分夺目。

  “有时,这世间情爱犹如猛毒烈酒,当你心怀贪、嗔、痴,一旦沾染,难免醉死其中。”萧云折下数枝梅花安放在郭旭、陆枫、暄儿、小玥和周洪墓前。

  “张华曾与我说过,三生石上种因果,一花一叶总关禅。每个人在三生石畔,都有一册因果簿子。里面记载了你三生的情缘,这缘,有恋情,亦有亲情和友情。尘世间,有人修善缘,有人修孽缘。有人修生,有人修死。有些人是你寻觅三生三世的遇见,有些人是你避无可避的尘劫。若真有三世,不知来生是否还会狭路相逢,是否会在写着因果的簿子上,烙下彼此的痕迹。又或者各自幻化成云,渺入苍穹,再不擦肩。”萧云若有所思。

  “云,我知你还在念着他们,故人凋零,你我都难以抵过这悲伤,世间却无人能脱出这事实。诚然,生者会因为秉承死者的记忆而将承受莫大的悲伤,可我倒觉得人们往往正是因为有所悲伤,才会有所感悟。正因为拥有值得记忆的过去,才更不能沉沦,而要焕发新的梦想,快乐地活着。不单是他们,清萍姐姐、张华郡主和暄儿姐姐定也会这样想。你在这世上纵情快意一日,她们在天国就有了一日的慰藉。”叶俏牵着萧云的手缓缓走下山去。

  “凌州城,今日一别却不知何日再会,或许后会已无期。”萧云笑道。

  “我对这离别却有了多一层感触。和许多故人告别时,我都会道一声后会无期,我总觉得有期只是约好了一个久远的时间,而无期也许就会是下一转瞬相见。或许我们还会再相见,就在下一次回眸。然而对你,云,我却说不出这般随性的话。我始终坚信,这世间若有一人值得我倾心守候,那便是你。因为萧云从不失约。我虽医好了你的寒症,却还要你一诺,善待身体,前路珍重。战火平息之时,无论你可曾婚配,都一定要活着回来见我。”叶俏的眼圈终于有些微红。她低声吟唱着别情:“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萧云轻柔地拭去叶俏眼角的泪水,将她揽入怀中:“你前些时日才说过,人的一生不该活得太认真,否则累人累己,就连这世间许多的真相应该被时间掩埋,永远沉没。你看这华丽的红尘,不过是用来遮衣蔽体,何来真正的完美。我许你这一诺。待战火平息,我愿伴你策马迎风,看人生起伏。啸歌书景,笑天地荒老。你我江湖一醉,以梦为马,驰骋流年。我也有一言赠你:云有三愿:愿君长安康,愿君长喜乐,愿君莫痴候。只愿借我岁月从头,把所有遇见,从头再现,倌温婉酒,眉眼如初,岁月如故。我萧云一生只此一诺,在世人心中,我是一世枭雄,杀伐无数,但在你面前,我永远都是萧云,眉眼如初,温润如故,绝不负了你的倾心和信任。”

  萧云解下腰间的玉箫递与叶俏:“这对琴箫皆跟随我多年,我视其如至宝。日后你在外踩拾百草、行医救难,带这古琴却多有不便。这把玉箫就留与你做信物,但愿你我再会时,琴箫和鸣可待。这包百转齐陵糕你也收下以备不时之需。”

  叶俏也止住了泪水,收敛了伤情,眼角重现那孩子般的笑容:“云,你尽可期盼。我定会好好练这支箫,与你一曲共鸣,不负你心意。”叶俏亦解下腰间刀鞘,连同一本《七军殁》交与萧云:“云,这五把飞刀是我这半年来托归怡国能工巧匠所打造,你日后或许自会有用处。这本《七军殁》却是你师伯所书,在府上化身张叔时传与我的,上面悉数记载着世间奇阵,甚是精妙,我已有温习,精要之处自有批注。奈何我终究不是戎马之人,这本阵谱就交与你,也当是物归原主。不知为何,昨夜忽有一梦,却是你身陷书上所写的奇阵中。我料你定会用上。待我踩得百草,解药成书后自会与你书信。”

  就此一别。

  远方,彼岸。千山万水,跋涉而去,从三月飘摇至七月流火,从南国芬芳到北地幽茫,从潇湘碧海来到白塔钟声,寂寞的旅途,唯有天地无声,静默地常年相伴。

  “师兄,伍大哥、王将军和绿林道的兄弟们已集合部众在南陵大营外赤松林待命,凌家兄弟他们已先行打探了,我们也是时候该启程了”,孙韶风尘仆仆地赶来,将赛风驹和凤翅镏金镋交还与萧云:“我那未来的师嫂她竟也如此心大,能忍下心来和师兄分别这么久,师兄你就不怕再也见不到她了?”孙韶在一旁独自叹着。

  “小孩子家莫问那么多,有些事你还不懂,好好练师伯传下的尽命飞锤,尽心对敌就是。”萧云淡淡抛下一句,并不直视他。

  只有萧云心中明白,叶俏这奇女子她生来就是不安分的,她的心如同飞絮,随风飘洒,自在轻扬。她既有野气,又有文气,她可以在风口浪尖,泰然自处,也可以在把静如湖水的日子,掀起波澜。她的人生,不需要任何人做主,无论何时何境,皆随心所欲。叶俏是一缕自由无羁的风,是一池岁月不惊的春水,是阴晴变幻的月。

  “师兄,我又如何说错话了?你倒是和我讲个明白啊。其实不只是师弟我,连那些天与你们一同经历这些的伍大哥也有些不得其解,这世间的男欢女爱哪有像你们二人一般若即若离、不明不白的啊?就问个最实在的吧,你们相识甚短,这一别又是许久,伍大哥他也好奇平日里你们是如何那么心意相通的?”

  “她从不问我为何饮酒,我也从不问她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孙韶愈加茫然。但他依旧不依不饶地问道:“如此说,师兄对她却是深信不疑,却像你们二人不日就能相会一般?”

  “那是自然。”

  “这又是为何?”

  “因为她是叶俏,我是萧云……”

  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上西楼之红颜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