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外公一家人(二)
落叶知春2020-02-28 18:502,769

  大家一时沉静在悲欢离合的情绪当中,什么事都忘了。良久大家的目光才注意到了摆开的两张桌子,和上面摆放的酒菜。“你在京都高等学府读书?”

  老爷子一开口,大家又一起看向了秦天。面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外甥,心里有很多话。

  秦天在调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外公并不是一位毫无见识的老人。老人曾在焱山县机关事务署任文职,后与在本地乡学当老师的外婆相识相爱结婚生子。有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后,一家人的日子虽然苦了点,到也热热闹闹。

  在小女儿也就是秦天的母亲六岁那年,外婆却不幸被一场大病夺去了生命。

  外公因为去世的外婆再也无心从政,辞职后带着三个孩子在外婆的出生地山湾村一直生活至今。

  “我在京都公法院读书,刚刚毕业。”

  “那你又是怎么学的医术?”

  秦天眼角泛起一丝苦涩。

  “五岁那年,恶毒的叔叔婶婶给我灌了迷药,整到后山要卖给人贩子王大嘴。正巧被采药路过的师傅救下,之后我被师傅抱回大安山一座道观,跟随师傅修道学医至今。”

  秦天刚刚说到这里,大舅母的抽咽声响起,紧跟着小舅母也哭出声来,表妹齐敏更加不堪,抱着母亲的胳膊哭了个稀里哗啦。表哥表弟和两位舅舅眼里流露出来的却是刻骨的仇恨。

  “都是咱家没本事,斗不过秦玉清,让大外甥遭难了。”大舅母边哭边说。

  秦天连忙出声安慰说:“外甥不是好好的吗?大家都不要再难过了,说实话,这件事我还要感谢那一对蛇蝎夫妇,没有他们我还遇不到师傅呢!”

  “那是大外甥命好,感谢他们什么!”小舅说。

  这也难怪,这些年,一家人为了女儿姑爷和失踪的外孙,受尽了屈辱和磨难。

  外公经历的太多,心志坚定,不过秦天还是觉察到老人的心神一阵剧烈波动,但老人的眼里始终保持着睿智和清明。

  秦天既然说出了师傅救了自己的事,干脆把五岁以后的事大略都叙述了一遍。

  一直到讲述结束,大家的内心依然无法平静下来,既有失而复得的欣喜,又为对秦天找了个强大的师傅庆幸。

  这边话音刚落,小舅突然问了一句“这么说来,秃头和王大嘴……”

  小舅的话刚刚起头,就被外公严厉的眼神盯了回去。

  看到饭菜都已凉透,两位舅母急忙留下两个冷盘,让爷孙几个先喝着,热菜一齐撤下,端到厨房加热,大舅从秦天带来的皇家御酒箱中拿出两瓶,一边打开一遍说:

  “今天得知当年有可能害死你爸爸的秃头被人废去一身武功,送到炎山郡警署,县里和郡里的一帮贪官终于落入法网,我们一家正要庆祝一番,没想到这更大的喜事就来了,就让我们就好好庆祝一下吧!”

  看到大舅趔趄着身子,逐一给桌子上每人面前的酒杯都满上了酒,唯独外公面前的酒杯只有小半杯,秦天一笑,从大舅的手中接过酒瓶给外公续满,不等大舅和小舅说出制止的话来,就笑着说道:

  “放心!外公的身体一会就好了,以后想喝酒就喝,不会有事了!”

  秦天摸出一只绿玉小瓶揭开塞子,倒出一粒只有筷子头一半大小,药香四溢的丹药递给外公,“这是一枚‘元气丹’请外公现在就把它服下吧,一会我帮您把药力化开。”

  老爷子也很想试试外孙的医术,马上就把丹药服了下去。

  秦天起身走到外公的侧面,认准经脉穴位,伸手在老爷子瘦骨嶙峋的前胸后背运指连点,老爷子觉得被点的穴位,就像被银针刺过一样,酸麻臌胀很是不适。但很快,最初的不适消失,继而穴道内不断生出暖烘烘的气流,与秦天贴在后背手掌发出的温和的气流产生共鸣,仅仅几个呼吸,整个胸腔就像严寒遇上春阳一般,暖洋洋的异常舒服。跟着,秦天掌心发出的热流缓缓在身体经脉当中流趟起来。

  老爷子感觉到浑身上下暖洋洋的,通泰舒畅万分。

  秦天刚才点穴的指法,名为回春指,与回春针法有异曲同工之妙,是神农医道篇记载的一种治疗手段。

  秦天用真气收拢着元气丹的药力,小心翼翼在外公的心脉、心肌和变窄的血管部位流转。

  丝丝药力在病灶部位徘徊旋转片刻,秦天立即收拢药力,进入其他老化的经络血管当中。

  元气丹与益气丹不同,是一枚真正的灵丹,一个不慎,强大的药力不仅治不了病,还会瞬间摧毁老爷子的脏腑器官,让全身的经脉爆裂。

  柔和的法力推动药力在老爷子的体内循环了一个大周天,看到元气丹的药力还有剩余,秦天果断地把剩余的药力逼出。

  两位舅母端着加热过和新做的几道菜肴,走出厨房的时候,秦天对老爷子的治疗正好结束。

  满屋子的人看到刚才还很虚弱的老爷子,短短时间变得十分精神,灰暗的脸色变的红润光泽,无不惊奇万分。

  其实,刚才在和大家说话时,秦天已经通过望、闻、问、切四诊中的望诊,结合灵识透视,对外公和大舅的病伤做了一番诊断。

  大舅的腿伤当时因为并没有去大医院治疗,错位断骨没有接好造成残疾,外公是因为长时间心气郁结,心经不畅造成胸闷气促,心肌无力。

  大舅的腿伤还要把原来的断骨拉开,重新复位。外公的病相对简单一点,只要理顺经脉,固本培元就好。

  现在经脉通达,病情自然好了大半,再得先天真气推动元气丹的药力将全身老化的经脉调理一新,自然病去体康。

  看到一家人全部坐在各自的位子上,秦天拿出几瓶丹药,两瓶放在外公的面前,其余四瓶给两位舅舅,两位舅母每人一瓶。

  “这是延寿丹,具有延缓衰老,调理气血的功效。外公每半个月服用一粒,这两瓶二十粒丹药服用完,身体新陈代谢的机能可以恢复到四五十岁人的水平。

  两位舅舅和舅母每月服用一粒,效果在服用两个月的时候就会体现出来,吃了饭我还要为大舅把腿伤治好,不然,我们一家为舅舅带来的灾难会让我愧疚一辈子。”

  听到秦天要为大舅治腿,大舅母刚刚坐下的身体噌的一下再次站了起来,其他人包括外公也都站了起来。

  “小天,你是说你大舅的腿伤还能治好?”大舅母急促问道。

  “大舅的腿只是在接骨的时候,没有把断骨对正接好造成,只要把断骨周围的软组织分离,断骨从新复位,扭曲变形的经脉疏通理顺,贴上‘生肌断续膏’,不用三天就可慢慢下地行走,五天就可以恢复如初。”

  “不过——”

  “不过咋样?”大舅立刻问道。

  秦天玩笑道:“开始时,还是会有一些疼痛!”

  “嗨,我以为是啥事呢,这些年每逢阴天下雨,这疼的还少吗?疼起来的时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家人仿佛又看到齐东来发病时疼痛难忍的情景,不过想到五天时间就可以恢复正常,一家人都变得极为开心。

  因为惦记着秦天一会还要给大儿子治腿,老爷子平时养成慢条斯理的用餐习惯也加快不少,大家也都惦记着一会治病的事,吃喝起来的速度明显加快。

  不过两位舅母和两位舅舅出于关心,仍然在吃饭的时候问了不少秦天在大安山生活的细节。

  表弟表妹则问了些秦天在公法院读书的事,秦天也借机了解了一下表弟表妹的学习情况。

  得知大表哥齐峰,和二表哥齐悦毕业后还在寻找机会就业,秦天已经有了打算,为大舅治完腿伤,就找两人谈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道至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