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序
赫赫一笑2020-02-16 22:432,453

  第一章 序

  上古九州大陆经历数次神魔大战之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九州也再难拼凑完整,大战加速了神族的陨落,魔族也渐渐隐退,千万年以后,九州已经很难再寻到两族的踪迹了。再而后的千年可以说是神族宠儿-人族发展的鼎盛时期,数十个部落在经历了吞并与被吞并的生存竞争之后,稳定成了如今南山和北狄两国相对峙但和平的局面。

  相传西境是人族姜氏的一个部落所建,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他们厌倦了同族之间的争斗,不惜放弃那千年人族扩张地盘的黄金时代,一心西迁开始寻找神族遗迹,据说在族长的带领下,他们在西方某地扎根并找到了一种可以接近神的办法:长生。他们被后人们称为继神族之后的仙人,西境也成了人族后世们向往的仙门。

  东海有鲛人,遥远的东方海域是鲛人生活之地,相传鲛人貌美无双且泣泪成珠,这吸引了无数人族争相前往,奈何鲛人勇猛善战,能讨回好处的人族少之又少,不过三百年间,总有人声称见过鲛人的俊美,又总有人拿着鲛人眼泪凝成的珍珠贩卖,这巨大的利益驱使着人族的贪婪,他们从未放弃对东海执着,近百年,鲛人开始对俘获的人族剥皮去骨,食其肉,吸其髓,似乎对人族的侵扰开始了反击,亦或许是没有了神族的压制,他们嗜血的本性开始复苏。

  妖族或许是九州神魔大战中最大的牺牲品了,作为战败方的魔族同盟,惩罚自是不能少的,魔由心生,无法消灭,只能被封印加驱逐。或许是神族意识到了他们自身即将到来的陨灭,那次的神罚对当时的妖族造成了灭顶之灾,他们千年的修行毁于一旦,统统被打回了原形。没有了神族之后的九州大陆,失去了以往生机勃勃的天地灵气,万物要想修成人形变得难上加难,妖族再难成气候。

  五百多年前招摇山突然出现了一个叫不迷谷的地方,这本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可是后来那里竟然聚集起了数十个妖族,慢慢地,两百年过去了,那里已经有了上百个妖族之人,人族开始忌惮,尤其是他们的谷主,“它”,对就是它,不是他,也不是她,只知道那里的妖族以它为首,三百年前人族十万大军的征讨无一人生还,据说是谷主它一人所为,它张着血盆大口,不消片刻的功夫就吞下了那十万人。第二日,人族的降书就送到了谷中,承诺可每百年进献百名质子,以维护两族和平,其实人族也明白就按照谷主这个“饭量”,百人肯定是不够的,不过经过几日的考虑,谷主竟然同意了。于是乎,两族的和平相处开始了,谷主还破天荒的承诺可以帮人族解决妖族惹下的祸端,以迷谷花为令,只要发现人族境内有妖族为患,就有责任出手。

  南山的八月正值盛夏,太阳如火炉一般炙烤着整个青州城,作为南山最为富庶的都城,百姓们对于安逸的追求远远超过了金钱,此时就连城中的小商贩都会选择在午后才会出门做生意,街上显得颇为冷清了些,只有三五成群的孩子们不畏这炎炎烈日,依旧嬉笑追打着,走街串巷,口中唱着不知名的童谣:它来了,它来了,它带着鱼儿过来了。直到一场雷阵雨突然倾盆而下,孩子们才四散而去。

  它来了,它来了,它带着鱼儿过来了,它来了,它来了,它张着大嘴过来了;它走了,它走了,它带着小儿回去了,它走了,它走了,它摸着肚子回去了。

  据说这是从三百年前就开始流传至今的一个恐怖故事,本是含辛茹苦、深明大义的娘亲们为了吓唬那些不听话的孩子们才说于他们听的,可由于童谣的朗朗上口,竟不知不觉间成了小儿们闲暇时最喜欢吟唱的,传播度绝不亚于“人之初,性本善。”

  不错,童谣中的它是绝对的主人公,更是恐怖故事中的那个恐怖。青州城乃至整个南山,甚至北狄,都没有几人见过它的真面目,而一些声称见过的人对它的描述即使天花乱坠可是却天壤之别,让人真的是难以从中窥见它真面目的一二,不过母亲们的智慧是难以估量的,即使无法揣测出它的神,她们也愣是自行意会出了它的形:大眼睛,大嘴巴,大肚子,总之一个字:大,就是大到可以一口吞进一个小儿。

  “啊……嚏……”这已经是阿蔓半个时辰中的第十三个喷嚏了,她揉了揉已经被自己折磨的有些红肿疼痛的鼻子,轻轻叹了一口气,“大鱼,是不是又过了一百年了?”

  “嗯。”身后子都简单一个字的回答让阿蔓更郁闷了,“无衣是不是觉得咱们谷中的妖怪还不够多,非要再弄点儿人族回去分咱们的口粮?”

  “阿蔓,不是的, 大长老说过这叫人质,是人族为了保他们一方平安不得已而为之的。”

  “小鱼,你这话就不对了,咱们从没有主动招惹过人族而且不迷谷就那么巴掌大的地方,送到谷中的人族又不能吃,还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白白养着他们。”阿蔓实在觉得这是一桩赔本的买卖,而且听说那些送进谷中的人族大部分因身处妖群害怕地惶惶不得终日,能活到而立都算高寿了。

  子充听了阿蔓的话也觉得甚是有理,可是无衣大长老更是不会错的,他纠结了。

  “在人族心目中,妖自然是要害人的,既然躲不过,不如主动进献,达成约定,也是让他们自己心安罢了。”子都低沉的声音什么时候听起来都让人安心,尤其是在这阴森森的地方,

  “哼,小人之心。”说着阿蔓又打了一个喷嚏,“大鱼,你说这场雨什么时候过去啊,我还想去青州城里看看呢,听说这百年城里变化很大,多了很多好玩的东西。”

  “快了。”

  城外义庄避雨的三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时不时出现在上空的惊雷和闪电让阿蔓不禁打起了哆嗦,她不明白为什么人族喜欢死后把自己放在一个黑盒子里,然后还要这样整齐的堆放在一起,

  “这里的尸体都是无亲人认领的,为了避免曝尸荒野才暂时被收放在这里。”子都及时为看着棺材发呆的阿蔓解了惑。

  “哦。”阿蔓点点头,

  子充也跟着乖巧地点了点头,他这个行为引起了阿蔓的鄙视,“小鱼,同样是在大长老门下学习,你看看大鱼可谓是上……下……”阿蔓突然词穷了,她只能旁若无人适时地干咳几声,“总之大鱼就是上下都懂,你呢,里外不行。”

  子充当然知道自己及不上子都,不过被阿蔓这个不学无术的半吊子数落,他当然也是不忿的,不过在子都眼神的威压下,他半句不敢回嘴,只能委屈地受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这场雨终于变得淅淅沥沥小了些,“阿蔓,子充,我们进城吧。”

继续阅读:第二章 一见钟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匪王当道之御赐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