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镜中人
渠邱公子弃2020-02-26 11:104,087

  “反弹攻击?”拜伦冷冷一笑,就算你能反弹物理攻击,且看你如何反弹我这一招,说着右手彩笔挥出,只见一连串墨汁几乎连绵成串打向镜中人,怎奈他才一出手,就见银镜中就有同样一串墨汁喷洒而出,忙不迭往边上挪移身子,那幻相似也随之消逝。

  帕斯卡往后一挥折扇,身子借着反挫力道攸忽上前,直飘到镜中人后面,扶摇扇刷得扇了过去,心想我这劲气有相无形,且看你如何应对,哪想到镜中人脑后泛着银光,映照出一个挥动折扇的人影,似乎看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劲气随之而来,赶紧收拢折扇撤掉劲气。

  “攻他上路!”海蒂双脚一顿身子拔地而起,跟着锥子般往下坠落,腰身不住旋转,左脚别在右脚踝上助力,眼见脚尖就要钉在镜中人脑门上,头顶银镜反射出来,清清楚楚看到银镜中影子施展出一模一样的招式,两下里要是撞得实了,脚踝非得扭断不可,不得已扭动腰肢闪避开来;只是仍不死心,半空中身子一翻祭出飞燕钗,就要用银钗破那银镜,不料不等银钗钉上银镜,镜中投射出两根飞燕钗已到眼前,来势如电如虹,哪里还来得及闪躲,幸而又是帕斯卡折扇一挥将她身子扫到一旁,影子飞燕钗跟着消逝。

  拜伦右手隔空虚晃一下,就见镜中人脸面上那片银镜清清楚楚映照出来,一样没什么力道,才知道镜中人确然是反弹攻击,而非模仿对手招数,发觉这点左手朱笔就生生止住。他左手笔施展魔法能抹掉有形之物,不过若是被镜中人反弹回来,岂不是要抹掉他自个身子?

  另一边帕斯卡却不信邪,折扇一拍扫起一块山石砸向镜中人,不料镜子里真个飞出一块一模一样的山石,两块山石相撞,连破碎那模样都一般无二。海蒂也是连连变招,一双玉腿上中下三路攻向镜中人,怎奈就算看上去视线不及的地方,一样是出招中途就被逼抽身而退。

  拜伦灵机一动,左手笔斜斜往下方一划,镜中人脚下山石就被抹掉,接着游走身子不住出招,将镜中人四面山石都给抹掉;本来他想籍此逼着镜中人挪动身子,兴许能瞧出什么破绽,怎奈镜中人身子就那样漂浮在虚空,这一来他也没了法子。

  “我们一起动手!”海蒂说着跟拜伦联手出招,怎奈镜中人那圆脑袋能同时映照四方,两人招式就被同时反弹回去,尤其海蒂大约是出手时太猛,落地时身子站立不稳,连退几步竟一下在撞在帕斯卡怀里。帕斯卡整个人都好似被电了一下,怔在原地发愣,还是海蒂反应过来,抖擞身子从他怀里挣脱。“你个矮冬瓜发生么愣,想法子干掉那厮,要不然我们一辈子都得困在这里!”

  “我们……一辈子……”帕斯卡听到这几个字眼时,心里非但没有之前那莫名恐慌,反而觉得一阵别样的甜蜜。

  “外功、内功、幻术都伤不了他……”拜伦喃喃说着,只觉得面对这镜中人已是手足无措,何况四幻众里还有一人不曾出场,道行只怕还在镜中人之上。

  帕斯卡适才想三人同一时间全力出手,且看镜中人能反弹回多大力道,就不信他道行能高过三人联手,刚要出手时发觉哪里不对,这才收拢扶摇扇,见海蒂自行扭曲身子落地,踉踉跄跄撞到他怀里,忽然明白过来,镜中人未必真个反射他们攻击,而是投影出反射攻击的幻相,他们未免受伤其实已经现行撤掉攻势,根本不曾硬碰硬;想到这里低声嘱咐海蒂一句,让她提示自己镜中人方位,跟着一摇折扇长身上前。这次出手时帕斯卡紧闭双眼,就看不到镜中人脑袋上反射影像——现在想想镜中人这一身造型,脑袋格外吸引目光——这一来果然生出效应,劲气直扑上镜中人身子,镜中人身子为之一晃,劲气吹打之下铠甲都喀拉拉一阵乱响。

  “中了!再加把劲!”

  海蒂话音未落,帕斯卡折扇连扇三下,这是他自创的招数连中三元,三股劲气叠浪般先后涌出,层层堆叠之下威力倍增,可以说是扶摇扇杀手锏,只是担心威力不能把控而不曾在竞技场上使出,要不然一不留神兴许就将对手身子激撞得血肉横飞。这次出手可不曾留情,何况有海蒂在旁打气,只怕还平添几分威力,三股劲气几乎一时间撞上镜中人,镜中人身子顿时就飞了出去。拜伦看到帕斯卡出手情形,也猜到个中关窍,右手一扬就要出手阻拦,怎奈急切间忘了闭上眼睛,瞧见那海水般墨蓝色光华来袭,下意识躲到一旁,再扭头看时,镜中人已然落地,且两手已然紧握大关刀,看样子准备出手。

  “我来!”海蒂眨了眨眼,认定镜中人方位,脚踝发力身子兔子般往前蹿出,只一跃就到镜中人身前,就要施展剪刀脚将镜中人扭到在地,却不料刚一抬腿,就有一股劲风从身后袭来,卷住她身子抛到一边。海蒂伸手在地上一撑,双脚落地生根稳住身形,冲着帕斯卡怒斥道:“你做什么!”

  “大关刀……”帕斯卡见镜中人出手时,大关刀竟而一化为二、二化为四,漫天刀影劈向海蒂,若是能看清大关刀势头,他就能用扶摇扇将其阻住,怎奈刀影幢幢哪里能分出真假,为此不得已卷走海蒂身子。

  拜伦在另一侧,虽然看不到大关刀落下时那一连串变化,也猜到帕斯卡定然中了什么幻术,说道:“你们两个闭上眼睛,我来指路!帕斯卡正前方五步,海蒂右前方两步!”

  既然有拜伦在对面指引,帕斯卡也放心闭上眼睛上前,摸索着踏出脚步,这一来镜中人幻术自然无法再干扰他,就能一心一意替海蒂掠阵,扶摇扇上蓄满劲道。大约镜中人也知道势头不妙,大关刀对准帕斯卡劈落,本来那亮晃晃的圆脑袋能反射大关刀影像,好干扰对手判断,怎奈这时对面三人势成犄角,这一手幻术就不怎么灵验。

  “小心!”拜伦看到镜中人出刀,提醒帕斯卡。

  帕斯卡折扇一展,劲风盈溢而出,震荡的大关刀刀锋都嗡嗡作响,听声辩位挥出折扇,只听当得一阵声响,小小折扇竟将那七尺多长看去少说也有百十来斤重量的大关刀给震到一旁。海蒂翻身上前,单手撑地两脚连环使出冲天脚,她出腿委实太快,左右脚虽然前后弹出,相差不过毫秒,两脚踢得镜中人身子摇摇晃晃。帕斯卡不等镜中人挥舞大关刀,又出手将其中途截住,这一次几乎敲在刀杆中间,又往前欺近一步,折扇往上一挥。

  海蒂不等落下,就觉得一股劲气海绵似的托住她身子,也是心有灵犀,扭动腰肢双脚连环上前,螺旋穿心脚雨点般踢在镜中人身上,将镜中人踢得踉踉跄跄一个劲往后退着;紧跟着大腿绷紧蓄满力道,双脚在地上一顿,身子滴溜溜激转着凭空侧翻,双脚落下时重重砸在镜中人脑袋上,那圆滚滚的脑袋顿时碎裂,水银汩汩往下淌着,所过之处黑色甲胄哧哧化作白气,不过片刻功夫镜中人就焚化个干净,山峦密林也如同画轴被无形大手撕碎。帕斯卡等人面面相觑,正拿不准如何应付,就见地上白气不停往外逸散,白气越来越浓,竟而将他们整个包裹,白气之中红绿光华交替闪现,传出一阵濒死野兽般的凄厉叫声:“意中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帕斯卡折扇一挥,就要扫开白气,看看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却不料白气下面依旧是白气,好似层层叠叠的深不见底,踏上去像是踩在棉花上,总觉得不够踏实,觉得随时会掉下万丈深渊一样。拜伦大约也是如此感觉,挥笔涂抹几下,一片彩光落下,托住三人身子。

  海蒂见周围白气随来随去,光色迷离,越看越是心烦意乱,就想着那意中人会用什么法子对付他们,脚底下白气浓密,兴许来人就会接着白气掩护偷袭;念头才动,就觉得脚下簌簌作响,毒蛇般的东西攀上脚踝,刚要分开双腿挣脱束缚,蓦地脚底一空,身子竟而被头下脚上提了起来。

  “海蒂!”帕斯卡折扇一转,就将那藤条般的东西斩断,跟着往外一挥,劲气鼓浪而出,藤条就纷纷碎裂;不等海蒂落地,拜伦那边又生出异状,一道人影攸忽一闪到他身后。拜伦左笔反手挥出,笔锋过处带起一道墨光,将那人一分为二,两截人影倒缩回去,没入白气之前看去似是合二为一。

  “画中人?”海蒂话音未落,果然就见画中人身子扑向拜伦,帕斯卡折扇一挥将其逼退,“是她吗?”拜伦眉头紧皱,刚才那女子衣着相貌确实跟画中人一般无二,只不过神情木然、双眸无神,比之画中人那看去会说话似的眼睛,简直有着天壤之别;那边画中人才退去,海蒂这边又有一只只船桨打将过来,双腿连环踢出将那些木浆踢碎。

  这一来拜伦跟海蒂都发觉异样,怎么连番攻击都对准他们出手,帕斯卡就在他们身旁,那些木浆却却没有一根往他身上招呼。“这是怎么回事,意中人怎么专挑我们下手?难道跟你是亲戚不成?”海蒂忍不住疑心帕斯卡。

  “我也不知道,适才我一门心思都在……”帕斯卡跟海蒂联手对付镜中人,那一瞬间两人真个如情侣一般——至少在他心里是这样以为——尤其是后来偷偷眯着眼睛,从缝隙中看到海蒂玲珑身段在眼前晃来晃去,第一次生出触手可及的感觉,到现在还沉浸在那份甜蜜之中。

  “都在什么?”海蒂见帕斯卡欲言又止,忍不住追问下去。

  “我明白了!”拜伦忽然一拍手,刚才他见海蒂遇袭,刚担心背后受敌,跟着就有人偷袭;这会两人都在追问帕斯卡,照理说乃是偷袭良机,周围却不见丝毫动静,看来那意中人是跟他们念头生出感应,他们担心被怎么袭击,意中人就将其施展出来。

  海蒂听拜伦这么一说,虽然明白个中缘由,不过却无论如何也转移不开念头,毕竟身处这等迷离环境之中,镜中人那凄厉话声犹在耳旁回荡,哪里能悠然坐下来谈笑风生,不知道帕斯卡脑袋里在想什么,竟然丝毫不担心这个。

  拜伦则试着吟哦诗句:“漂游旅次病中人,频梦徘徊荒野林!朦胧马背眠,远处淡淡起茶烟,残梦晓月天!绵绵春雨懒洋洋,故友不来不起床!有人不爱子,花不为伊开——”初时只为为了将念头转移开来,到后来情不自禁拍起手来,脸上神色陶然。

  海蒂在一旁静静看着,那意中人的攻势果然停了下来,过了一会说道:“这样穷耗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意中人什么模样不知道,他们可是血肉之躯,不吃不喝挨上几天,不用意中人动手也得挂掉。

  “吾有一计,可以反客为主!”帕斯卡折扇一敲虎口。

  “怎么办,你能找到意中人藏在哪里?”海蒂看着帕斯卡,还以为他要用扶摇扇制造点旋风,将白气卷走之后露出意中人形迹。

  帕斯卡摇摇头:“如果意中人跟我们意念生出感应,岂不是要受我们意念操纵? 我要海蒂姑娘用穿心脚攻我! ”说罢一转身,果然白气之中又一个“海蒂”施展连环穿心脚直踢过来。帕斯卡展开折扇将其拦住,又说道:“我要海蒂姑娘转身攻击我!”他嘴里这样说着,念头却不知不觉被“海蒂”那黑色短裤吸去,就见那个“海蒂”身子一转,竟绷紧屁股直撞过来。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百岁长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帕斯卡学园前传1:血之奠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