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
百蜜一舒2020-07-15 14:383,825

  阿古拉缓缓放下刀,凝视着漆黑的夜空,久久未动。

  春天赶回燕京时,阿不里哥发动的叛乱已经平息,忽必烈匆匆由四川赶回燕京,镇压了叛乱,但八邻伯颜,虽然镇守住了燕京,等回了忽必烈的回归,可是两个儿子,阿古拉的两个哥哥,却死于叛军,派出斩草除根的杀手由于有乐辰的帮助未能得手,阿古拉才幸免于难,赶回燕京。

  几日不见,父亲苍老了许多,虽然是一如既往的雷厉风行,但眉眼之中的沧桑再也遮掩不住,看到阿古拉,伯颜眼中的泪光莹然即逝,“你能平安归来,很好。”

  “包叔,还有阿福阿满,他们都……,我匆匆回来,把他们先葬在了临安。”

  伯颜黯然叹口气,“承兴……”,没有再说下去

  鸿运来客栈换了陈掌柜,代替包承兴,孟远山渐渐远离了鸿运来的经营,五月时,进入了大元朝廷,随军在南都元帅阿术麾下。

  夏初时接到玉楠的信,远山波澜不惊的脸上终于荡出一丝笑意。

  伯颜微不可闻的叹口气,“阿古拉,你可知道,终有一日,你要入朝为官,终有一日,大元要执掌中原。”

  “儿子知道。”笑容慢慢消失在孟远山脸上。

  “为大汗夺江山守天下,本就是我们八邻部落的责任。但你可知,我为何没有让你像你哥哥那样进入朝廷,反而去鸿运来从商?”

  孟远山摇了摇头,“我不清楚,我只知道,这一段日子,是我最难忘,最开心的日子。”

  “我们大元骁勇善战,所向无敌,这中原的大好河山,迟早是我们的。但打下来的江山呢,如何去守?我们蒙古人不过区区百万,如何能统领中原大地的九千万人?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也,只有走入他们,融入他们,了解他们,关心他们,才能征服他们。我让你掌管鸿运来,常去南方,本就是要培养一个替国君守天下的人,你,做的很好。”

  “但,我想再多看看,多走走。”孟远山紧紧攥着手中的信,犹如抓住稍纵即逝的快乐无忧。

  “若不是你哥哥走的匆忙,你本可以再多几年历练,心中有牵挂,才能有仁念,”伯颜扫了一眼孟远山手中的信,“只是,你终归要回归,有时候,责任和情感,不能两全。”

  孟远山向窗外望去,正午的阳光照射进院落中,明亮绚丽的刺眼。

  入秋时,忽必烈采纳了宋朝降刘整的建议,中路直攻襄樊两城,孟远山随军在南都元帅阿术麾下,一同前往战场。

  临行前,孟远山将厚厚的十二封信交给鸿运来的陈掌柜,让他在每月的初一、十五将信发往临安,信,已经按照顺序排好,内容也已经写好,整整跨越了半年,远山希望不管怎样,远在南方的玉楠和乐辰还一如初见,感受不到这些动荡与无奈。

  远处,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是艾颜踟蹰不前,阿古拉回头,大步向军营走去,“今日有宋军探子夜探军营,目的不详,探子已逃入襄江中,通知各营,加强防卫,明日起沿江增派夜间巡防。”

  “是!”艾颜慌忙跟随。

  深秋,寅时三刻,襄阳城内,雾气酽酽,杨二牛走在六人一排的队伍最后,在南城的城墙下巡逻,卯时即将换防。南城外,是绵延不断的蚬山,与其他三面环城的襄江将襄阳围绕成固若金汤的城池。

  三日前,下达了一项命令,所有夜间环城巡逻的人数加倍,环城城防巡逻队由原有的三人增至六人,杨二牛因此被抽调过来。

  杨二牛的肚子隐隐做痛,慢慢落后于其他五人,“兄弟们,你们先走,我方便一下。”

  “你偷吃什么好吃的了,二牛?”前面传来一阵哄笑声。

  杨二牛匆匆跑到一旁的草丛里,方便了以后,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前面的巡防队员已经消失在浓雾中,不见了踪影,二牛急忙向前跑去。

  浓雾中,二牛忽然撞到了一人身上,二牛嘟囔着,“什么人,没长眼睛啊?”抬眼望去,一张美艳绝伦的面孔正凝望着自己。

  乐辰站在南城的城墙下,仰望着丈余高的城墙,对于杨二牛的失踪,因为太过诡异,几个巡防队员描述的不尽一致,有说是一个极美的女子,有说是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但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这个人带着杨二牛飞过了城墙,不见了,近两丈的城墙,笔直向上,丝毫没有落脚之处,乐辰自诩轻功高绝,也无法一气呵成飞上城墙,何况还带着吴二牛这样一个魁梧的人,乐辰与二牛同在临安长大,对他很是熟悉。

  “第十八个,”乐辰叹口气,排除了元军的可能,本以为能轻松一点,但终于发现了失踪者的端倪,却如此诡异,非人力可为之,城墙外绵延不绝的岘山,在重重迷雾中显得沉重、肃杀。

  远处有人跑过来,“乐参将,有人找你,说你看到这个一定会赶回去。”

  来人拿着一个荷包,一只毛茸茸雪白的小狐狸,一双碧绿晶莹的眼睛巧笑嫣然。

  玉楠一袭男装,站在描绘着沈家特有蝙蝠家徽的马车前,笑颜如画地看着乐辰远远走来。

  两月未见,乐辰黑了些,神色中多了一些冷峻和凝重,但一看见玉楠后,乐辰展颜一笑,所有的冷峻和凝重瞬间消逝在欣喜之后。

  玉楠快步跑上前,拥抱住乐辰,“乐辰,好想你!”

  乐辰慌忙推开玉楠,咳嗽两声,“注意影响。”四下看看,守卫的士兵慌忙将目光移至他处,仿若二人如空气一般。

  “你怎么来襄阳了?这里在打仗,沈家家训是险地勿入,干嘛在这么危险的时候来这里做生意?还让你来?”把玉楠安排在一旁的客栈,乐辰看着东张西望的玉楠问道。

  玉楠将头伸出窗外,“这里很热闹啊,不像打仗的样子。”

  “办完事情赶紧回去,不要多耽搁。对了,此次来,什么生意,怎么只带两个家丁,一辆车,货物呢?”

  玉楠缩回头,将窗户关上,“我饿了,咱们下去吃饭吧。”客栈前边便是饭庄所在。

  乐辰一把拽住要溜走的玉楠,警觉地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

  玉楠先是讪讪地笑,“人家饿了,先吃饭。”乐辰不为所动,依旧定定看着玉楠。

  看糊弄不过去,玉楠挣脱开乐辰,回身坐在床边,耍起无赖,“我来这里,没什么生意,就是为看看你。”

  乐辰不由得绽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容,“我很好,”又忽然警觉,“伯父伯母知道吗?他们怎会让你出来?”

  “我,我是偷跑出来的,”玉楠往床里缩了缩。

  “偷跑出来?从临安到襄阳!带着两个小伙计,你疯了?”乐辰气急败坏,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怒视着沈玉楠

  玉楠又矮了一截,“也不是从临安跑的,是从燕京回临安的路上溜过来的,不算远。”玉楠讪讪的笑。

  听到燕京,乐辰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神情莫测,“你不是肚子饿了吗?咱们先去吃饭。”说罢率先走出房门。

  在饭桌前落座,乐辰点了一桌子的菜,玉楠面前放着一碗牛肉面,乐辰将一块切的薄薄的猪蹄夹到玉楠碗中,“这是襄阳有名的缠蹄,别看肥,但是不腻,还能养颜。这个牛肉面,知道你不吃辣,所以没有让厨子放辣椒。”

  “还是哥对我最好。”玉楠谄媚地笑,边吃边说。

  “都跟你说过了,以后不要叫我哥,叫我乐辰。”乐辰斜睨玉楠一眼,继续添菜。

  “好,”玉楠悄悄做了一个鬼脸,放下筷子,“乐辰,你知道吗?我去了燕京的鸿运来,但是包叔不在,大个子也不在,伙计说不认识包叔,说大个子也来了襄阳,你们有没有见面?”

  乐辰添菜的动作微滞,“你为何去燕京的鸿运来?往年不都是他们过来吗?”

  “对呀,但不知为何,今年秋天没有来,所以我们去了燕京,我是和金伯他们一起去的哦,爹娘都是知道的哦。”

  “第一次去北方,感觉如何?”

  “宏伟,大气,但气候干燥,不够细致,哪里比得上我们临安。”玉楠凝视远方,回忆着,忽然回头看着乐辰,“对了,你在襄阳没有见过大个子吗?鸿运来的伙计说他也来了襄阳。”

  “鸿运来的规模大吗?它也是沈家在北方的合作店家了。”乐辰未置可否,又一次岔开了话题。

  “鸿运来真是一个很奇怪的商铺,你说它规模大吧,但在鼓楼大街却不是最张扬显眼的位置,你说它规模小吧,却能在一众商铺中看到它,有一种韬光养晦,大隐隐于市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极像大个子,如沐春风,不管你走多远,只要回头,他就在身后让人依靠的感觉。”

  乐辰苦笑,“那是他们家将他培养的太好了。”

  “你说什么?”玉楠十分诧异,不明白乐辰所指,忽然之间玉楠挡住乐辰倒茶的手,“哎呀,你不要总岔开话题,你到底有没有在襄阳见到孟远山?”

  乐辰将茶壶放在桌上,看着玉楠正色说道:“我没遇到过远山,我不知道他来了襄阳,而且相信他也不知道我在襄阳,这里这么大,有上万人的人口,我在军,他在商,没有遇到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很有可能他现在已经回到了燕京。这样吧,玉楠,明日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后日先回临安,免得伯父伯母担心,然后我在襄阳也留意寻找一下,看能不能找到远山,不管找到与否,都会告诉你,你回去后也给远山去信,看他是否已经回到了燕京。”

  听了乐辰的建议,玉楠细想了片刻,无奈地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你离开临安后,我倒是接到了远山的两封信,有他的近况,但很奇怪的是,没有对我去信的回复。”

  乐辰思虑片刻,浮现出一丝冷笑,“倒不枉费他一片心机,”

  “你说什么?”玉楠问道。

  “没什么,你先回去休息,明日我带你四处转转,后日启程回临安。”

  玉楠喝了一口茶,定定看着乐辰,“乐辰,虽说是偷偷溜出来,虽说没看到大个子有点遗憾,但能看到你真好,看到你平平安安的,我真的好开心,你一定要保重自己。那块平安无事牌你还戴着吧?那可是我十四岁时跟娘去灵隐寺烧头柱香让主持开光来的,特别灵,你一定要带在身上。”

  乐辰解开衣领,将随身佩戴的玉牌拿出来,“我一直贴身带着,就像你在我身边一样。”

  玉楠笑了,抚摸着玉牌,玉牌温热,带着乐辰的体温,一抬眼,看到乐辰炙热的目光,玉楠慌忙放下玉牌,移开了视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