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笙歌散后酒初醒,庭院月明人静
百蜜一舒2020-03-01 09:543,057

  自那日夜醉而归大哭了一场之后,沈玉楠沉静了很多,因为此事玉楠被母亲责罚,酉时后不得外出,连远在琅琊山特别疼爱玉楠的姑姑也写来了信,劝她已经长大成人,莫要再贪玩任性。更因为少了远山,因为沈家的生意日渐兴隆,因为乐辰的繁忙,那一年的春日里玉楠竟没有与乐辰相伴出去,赏春踏青。

  乐辰天天忙于操练,北方的蒙古帝国虎视眈眈,不断南侵,终有一日蒙宋终有一战。但因为担心玉楠,乐辰仅有的闲暇,都会来沈府找玉楠,而无论玉楠在忙什么,见到乐辰,都会把事情早早告一段落,然后陪着乐辰,让乐辰很是受宠若惊,以前的玉楠不是这样的,经常视他为空气,置若罔闻,玉楠笑笑,“以前小,总以为什么都不会失去,现在大了,才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是需要珍惜的,万不可错过,”乐辰欣喜地看着玉楠点头。

  “像远山,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何时才能南下临安。”

  乐辰有几分失落,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仰头看着栖在繁茂竹子上的信鸽,“是啊,不知道远山怎样了。”

  此时,玉楠与乐辰正信步在沈府南边的竹林中,竹林的边上是一排排的鸽房,养着三十多只信鸽,这些信鸽是沈家用来联系各地的商号所用,与姑姑也是用信鸽联系,很是方便快捷。鸽子振翅欲飞,玉楠失望地叹了一口气。

  立夏前的一天,乐辰急匆匆的找到玉楠,孟远山来信了。

  信其实有两封,一封单独写给乐辰,“乐辰,已平安回京。现局势已平稳,但兄长已逝,家父重病,家中事务均需照料,恐不得归,勿告玉楠。另有一信,给你二人,会有说辞,烦请交与玉楠。”

  而此时,玉楠正拿着另一封信,没有阴霾,有的只是风轻云淡的少年情怀。

  乐辰,玉楠,

  你们好。

  家父抱恙,匆匆而归,抱歉未能与玉楠告别,待再见时一定负荆请罪,小白马,随便你怎样惩罚都可以。

  家中事务繁杂,父亲又大病未愈,均需照料,恐秋日南下难以成行。虽不相见,但可书信往来,见信如同见人,虽远隔千里,亦如见面无异,唯不能切磋武艺,同游临安,把酒言欢,甚憾。

  大个子,孟远山。

  信的末尾画着一只憨态可掬的胸头,仿佛玉楠送的荷包。

  玉楠有几分得意几分遗憾,“臭大个子,算他知道好歹,不道别就敢溜回去。不过,今年不能来了啊?”

  乐辰笑,“可以写信,让你这个大懒虫尝一尝思虑万千下笔千言的感觉。”

  玉楠忽然一副媚笑地看着乐辰,还未开口,乐辰便已远远逃开:“不要叫我哥,叫哥我也不写信。再有,以后不许叫我哥,叫我乐辰,辰辰也可以。”话未落音,人已远去。

  玉楠一副被酸到吐的样子,“没义气,谁稀罕叫你哥!还辰辰,以为我是婶婶吗!酸死了!”

  虽如此,玉楠还是给远山写了信,信时长时短,有感而发,时间不定,少则三日,多则半月一封:

  大个子,

  今天徐掌柜出海回来了,上一次就是因为他,才没能给你接风洗尘。这一次徐掌柜又带来了上好的葡萄酒,我存在酒窖里了,等你来时再一起品尝。和乐辰一起偷偷品尝了一瓶,比上一次的好喝,所以上一次的虽然被我和乐辰给糟蹋没了,也不算可惜。

  大个子,

  水蜜桃下来了,今年的水蜜桃又甜水分又多,可惜你吃不到,不过好像每年你来的时候,都不是水蜜桃的季节,从来都没有吃到过。明年你争取夏天来吧,这样就能吃到水蜜桃了。

  大个子,

  今天,看了丝绸坊新进的丝绸,有一款鹅黄色的料子,你进到北方肯定特别好卖,我给你留了两匹,快点来!

  而孟远山的信则是雷打不动,半月一封,先是问候乐辰与玉楠,然后汇报半月来的所做所见所闻,最后就是对半月来所收到的玉楠的信里的信息加以回复,每一次都是厚厚一沓,玉楠会叫上乐辰一起,一起读信一起乐在其中,就仿佛三人依然在一起一样。

  秋分时,乐辰黄昏时便来到沈府,玉楠笑道,“今日来的好早,既如此早,一起吃晚饭吧,很久没和我爹娘还有玉麟、玉竹一起吃饭了吧?”

  乐辰勉强笑着,“好啊,不过,今天这么早,还想跟你说一件事情。”

  丫鬟小红推门而入,“二小姐,老爷夫人知道乐公子来了,让一起过去吃饭呢。”

  “我说吧,我娘可想你了,比我这个亲闺女都想。走吧,别让他们等急了。”说着,牵起乐辰的衣袖一路来到饭厅。

  饭厅里,玉楠的父亲沈明德与母亲沈秦氏已经落座,姐姐玉竹和弟弟玉麟分别坐在两旁。沈明德儒雅中带着威严,笑着对乐辰说道:“辰儿,快坐下,你每日里忙,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伯父好,伯母好,姐姐好,玉麟好,”乐辰一一问候后落座。

  “辰儿,你现在怎么这么瘦,多吃一点,”沈秦氏一边说着,一边把鸡腿,烧鱼,大虾源源不断地加到乐辰的碗里。

  “娘,您当乐辰是填鸭吗?”玉楠笑道,忽然想起乐辰刚才说过的话,转向乐辰问道,“对了,乐辰,你刚才说有事情要说,是什么事?”

  乐辰犹豫片刻,似下定了决心,“玉楠,正好伯父伯母也在,我今天来,是来辞行的,我要去襄阳了,抗击元寇。后日就出发。”

  笑容凝固在玉楠脸上。

  “好好的去打什么仗!”沈秦氏瞋怪道。

  “我吃好了,你们慢吃。”玉楠将碗一推,快步离开。

  乐辰起身欲追,沈明德说道:“辰儿,先吃饭吧,吃完了随我去书房。小红准备些饭菜给二小姐送到她屋里。”

  饭后,沈明德坐在书桌前,窗外已是明月初上,沈明德叹了口气,问道:“辰儿,你可知为何沈家祖训不参政不参军?”

  乐辰困惑的摇了摇头。

  “并不是沈家胆小惜命,只是自古政权更替,无一不是血流成河,而世异时移,曾经用鲜血生命的守护是否值得?当年,金犯我大宋,欺压蒙古,宋蒙联手灭金,辰儿,你可知当年,岳家军中岳云亲率的八卦军与蒙古精锐铁骑队秘密结盟,并肩作战,朱仙镇大捷也有蒙古战士的参与,但而今呢?金已灭,蒙又来犯,当年的盟友何在,约契何在?当年宋蒙联手的浴血奋战岂非都一文不名?”

  乐辰呆呆的看着沈明德,“伯父,我不知道岳家军居然还曾和蒙古秘密结盟,一道御敌?”

  “这是一段尘封的往事,沈家祖上曾效力于岳家军中五行队,所以才会知晓,今日若不是你要上前线,这段往事也不会说与你听。”

  “伯父,您说的意思我全明白,”乐辰一辑,“但对于乐辰而言,身为岳家后代,身为大宋子民,需保大宋国土不失,无论来犯的是金亦或是蒙,即使曾经并肩作战,但一旦来犯,则必诛之。”

  沈明德叹了口气,“毕竟将门之后,你身上流淌着的是岳大帅的血液。你既已决定,我也多劝无益,此一去,万望当心,战场残酷、刀剑无眼,你爹娘盼着你凯旋而归,我们沈家也一样。”

  “谢谢伯父理解。”

  “你去看看楠儿吧,她最重情,春季时那个鸿运来的少掌柜不辞而别,都能伤心成那个样子,你这一走,唉,”沈明德唏嘘不已。

  乐辰来到玉楠的屋前,门紧紧关着,乐辰轻轻叩门,里面传来玉楠的声音,“你走,我不想见你。”

  小红悄悄走了过来,“少爷先请回吧,小姐这回是真伤心了,到现在晚饭都没吃,她今天八成不会见您了。”

  “没关系,我等,等到玉楠愿意见我的时候。”乐辰说着坐在了屋前雨廊的长椅上,小红叹口气,端来了茶水点心放于廊下走开了。

  不知不觉,月已上中天,庭院寂寥,只听风吹树,蝉声沉落,乐辰执着地坐在廊前,玉楠的门开了,站着眼圈通红的玉楠,脸上泪痕犹见,乐辰慌忙跳下,站在玉楠面前,“对不起,惹你生气了,但这是我的职责,我不能对国土沦丧视而不见。”

  玉楠抽了抽鼻子,拿出一块无字的玉佩挂在乐辰的脖子上,“这是一块平安无事牌,保佑你平安顺遂。战场上多加小心,我们都盼你平安归来。”

  此刻,皓月当空,玉楠眼中的关切和悲伤让乐辰久久不忍把目光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