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
百蜜一舒2020-07-15 20:043,322

  阿古拉拔出长刀,指着为首一人,冷冷问到:“徐汉荣,你想干什么?”刀光凛冽,只有刀柄处的棕色熊头闪现出柔软的光芒,树下少年的温暖转眼间变成了杀伐决断。

  为首一人手握刀柄、是副帅刘整麾下水兵营的千户徐汉荣,“据报八邻参将每日都要来此处一游,若说参将迷恋这江边风景倒也说得过去,但昨日接报,有一襄阳出城的人将一封信放于这江边的树下,巴邻参将取了回去,今日就来此见面,两军对峙之下,就确实不能不让人多想了,还请参将随我回军中解释清楚。”

  阿古拉缓缓放下刀,“好,我随你回去,自会解释清楚,让他们离开,他们只是平民百姓。”说罢目光扫向玉楠和随同而来的临安小伙计林庆生。

  徐汉荣微微躬身,“恕难从命,他们二人需一同回营。”

  阿古拉放下的刀复又提起,刀锋直指徐汉荣:“我要是不同意呢?”

  徐汉荣苦笑道:“参将最好还是同意。”

  此时,围着玉楠和林庆生的士兵已经将刀架在了二人的脖子上。

  阿古拉忽然上前,将刀锋指向徐汉荣颈间,满眼冰峰,“放了他们,要不然我杀了你。”

  “你就算杀了下官,我也不敢放人,刘副帅命令需将来人一同带回去,将事情解释清楚。您若杀了下官,他二人恐也难活命。”

  阿古拉目光在围着玉楠的蒙古兵与徐汉荣之间巡视了一番,明白徐汉荣所言非虚,军令如山,他不敢因受胁迫就放了玉楠,而这样的距离冲过去,自己亦无十足把握保玉楠无虞,于是收刀入鞘。

  此时,玉楠与林阿福已登上马车,阿古拉满眼的冰峰融化成关切,望向玉楠,“玉楠,有我在。”

  玉楠回转身,向阿古拉微笑着点点头,一队人马折返向蒙军大营。

  行进片刻,在队伍前排的阿古拉忽然从马上一跃而起,落在马车上,刀鞘横扫,将车上的士兵击落下马车,调转车头,冷冷向围过来的一群人喝到,“都让开!”

  徐汉荣跪在地上,“八邻参将,您此刻要走,我们拦不住您。但要是您此刻一走了之,这通敌的罪名可就背上了。”

  玉楠伸手握住阿古拉牵住马车的手,“远山,我随你一起回蒙古大营,你不能因此背上通敌的罪名,背弃你的家族,这件事一定能够解释清楚,我相信你,定能护你我周全。”

  看着玉楠信任坚定的目光,远山眼中的坚冰慢慢融化,缓缓调转车头,“好,我们走。”说着驾车向军营驶去。

  一回到蒙古大营,赶来的艾彦惊诧不已,不明白早上说独自一人去江边散心片刻即归的主人阿古拉,为何在回来时竟变成了如此大的阵仗,多了一辆马车,多了一队人马,还多了两个宋人装扮的小伙计。

  阿古拉吩咐艾彦将这两个小伙计安排在一个单独的营帐中,好生照顾,门口加派守卫,好好守护。阿古拉走进安顿好的营帐中,“你一介平民,不要随便在军中走动,安心等在这里即可。有事情叫艾彦,我一会就会回来。”语气里带着艾彦从未听到过的温暖。

  徐汉荣冷眼看着这一切,只要将人带回军营,自己的任务便已完成,军营内的处置自己便再也无权过问。待阿古拉安排完毕,与等候多时的徐汉荣一起走向刘整的营帐。

  营帐内,阿术将军也在,想必事关八邻家族,刘整也不敢擅自作主。阿古拉将作为鸿运来少东家孟远山与沈玉楠在西子湖畔的往事向两位将军娓娓道来,只觉得那段时间恍若隔世。

  已是日上三竿,阿术将军听后沉默不语,他知道,若不是阿古拉的两个哥哥早亡,他此刻应该还在做运筹商场的孟远山,而不是战场上的阿古拉,阿术虽不理解巴邻伯颜要涉足商贸与宋交往的意义,打下了天下,一切不都是囊中之物吗?何必如此迂回?但八邻家族为大蒙殚精竭虑,对大蒙的一腔忠勇确实是有目共睹、令人钦佩的。

  刘整稍稍迟疑片刻,开口道:“我非常理解这些相互扶携,故友难忘。只是有一事未明,半月前偶遇沈小姐,意外之下情急之中追上去彻夜未归,也是少年情怀,情有可原。但如今为何你们二人约定好在河边树下书信往来?”

  阿古拉明白,大敌当前,与敌方人员暗通款曲,确实非常危险,今日如果自己不是蒙古八邻族之后,恐怕不会有如此礼遇,而如果不说清楚此事,玉楠也会陷于危险之中。

  阿古拉垂下头,说道:“之所以约定书信往来,是因为遇到了吸血鬼。所以当时约定一旦有事情就将书信放于树下。”

  “吸血鬼?无稽之谈。”刘整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

  “真的有吸血鬼?那个传说是真的?阿术若有所思地看着阿古拉。

  听到阿术莫名其妙的问话,刘整一愣,困惑地望向二人。

  阿术与阿古拉走向玉楠的营帐,阿古拉坚持不让玉楠在军营中走动,这位元军主帅也只好屈尊去到大宋的小小平民百姓那里,刘整虽对吸血鬼之说并不相信,但见到阿术将军对此事已无怀疑,也就借故离开,全权交由阿术处理。

  阿术目不转睛直视前方,从未见过如此坚持执拗的阿古拉,但心中也有几分好奇,是何样的人能让镇定自若的八邻三公子如此牵挂。二人走进营帐,里面一阵笑声,艾彦与玉楠正相谈甚欢,似乎玉楠在说着临安的事情,艾彦眼中露出神往的神色,那个临安的小伙计庆生也不再拘禁害怕。

  身着男装的玉楠带着一丝英气,清秀的脸孔中带着灿烂的笑容,肤如凝脂,眼神清亮。阿术冷哼了一声,如此秀美的女子在北方确实少见,但秀美中又带着北方少女的明朗,而且,玉楠似乎带着一种欢乐的感染力,怪不得阿古拉会如此牵肠挂肚。

  阿古拉介绍了来客,玉楠也没有想到,居然能劳动蒙军主帅光临,落落大方地做了自我介绍。

  阿术看着玉楠,“听说襄阳城里出现了吸血鬼?”

  玉楠一愣,看向阿古拉,阿古拉说道,“上一次你匆匆离开,应该是事情已经解决了?”

  玉楠明白,尽管宋蒙有别,但在吸血鬼面前,大家的身份却都是一样的,尤其与狼人而言,吸血鬼更是他们的天敌,“那个始作俑者的吸血鬼,在猎食时又产生了三个新的吸血鬼,应该就是我们在岘山上遇到的,都已经被消灭了,襄阳城那个时候也恢复了安宁。”

  “如何被消灭的?传说中吸血鬼的速度力量无可比拟?”

  玉楠看了阿古拉一眼,看见他也正看着他,带着期待的神色,“三个吸血鬼,数量不多,他们还是可以被击杀的,除了狼人是他们的天敌外,桃木也可以击杀。但他们的战斗力确实远远高于人类,幸好人数少,如果人数多,后果不堪设想。“

  “沈小姐如何知道那么多?”阿术将军十分困惑,这种吸血鬼与狼人在蒙古族也只是传说,一个普通的大宋商人怎会了解那么多。

  “是因为沈家经商见识多广吗?”阿古拉问到。

  听此一说,玉楠明白阿古拉暗示她并没有将姑姑的事情说出来,于是说道,“沈家祖上经商时曾经历过,流传下来,所以知晓,一直以为是传说,没想到却是真的。”

  阿术将军眉头微皱,没有说话。良久,起身走出帐外,“阿古拉,你陪着沈小姐,能在此一见也是难得,明日一早再送出营吧。”

  日暮黄昏,飞来的信鸽打破了琅琊山的宁静,丹阳蹙眉看着乐辰的第三封信,“只在人数最多的铁匠铺出现,加起来能有近百人,速度极快,力量极大,目光呆滞,桃木剑能伤到。”

  “这似乎是蓄意而为,专门选择人数最多的地点下手。”莫离凝神说道。

  “而且,玉楠居然又跑到了襄阳,说是跟随鹤城的燕水寒山商铺去的,说没有危险。”丹阳无奈地叹口气,“这孩子,被我惯的不成样子。”

  “还不是像你年轻时的样子。”莫离宠溺地看着丹阳。

  似是回忆起年轻时的往事,丹阳不由陷入得沉思起来,“鹤城?金人?”丹阳忽然间惊觉,“我知道为什么老觉得有什么疏忽的事情了。那天夜里,在紫鸢山庄门口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中年人好像是耶律齐。”

  “那个浑坦的管家?”

  “好像是,他比当年老了一些。”

  “如果真是他,他对狼人,对宋人都有仇恨,紫鸢庄园与襄阳相安无事了那么多年,在那个时候有动手,就有理由了。”

  丹阳拉着莫离飞奔出去,“我们快去襄阳,楠儿恐怕有危险。”

  月上中天,襄阳城内陷入安静,静谧中城南铁匠铺中闪进了两个身影。

  “好像铺子周围新增加了一些襄阳的守军。”一个身影说道。

  “好啊,越多越好,”另一个身影冷笑到,“到时候都可以变成我们的人。”

  不远处,一个身影立于屋顶上,看着月色下潜入铁匠铺的二人冷笑,“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铁匠铺中的一人侧过脸来,屋顶之人的笑容瞬间凝结,另外一人似有所察觉,寒意彻彻的双瞳望向屋顶,而屋顶之人已然消失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无云万里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