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曹操千金买骨,关公心念旧主
七灯2020-02-23 13:582,068

  关羽被曹操救回许昌,一直昏迷不醒。曹操守在床边,亲炙汤勺,见关羽醒来,满脸喜悦道“英雄醒了”

  不料关羽扯其胸襟怒道:“你这厮小人,竟敢酒中下蒙汗药,使天下英雄无辜送死,又使吾在两军阵前险些命丧吕布,看你仪表堂堂,不曾想是董卓的奸细”

  曹操面无惧色,沉思道:“酒中有蒙汗药?怪不得俞涉潘凤如此不堪一击,酒中下药,而后借华雄之刀杀人!蒙汗药无色无味,中毒后亦无特征,时间一长,药物消失,死无对证。使人全然不觉,当真是高明。若非云长神勇,只怕众人至今仍在迷中”

  关羽冷笑道:“酒自你手中而来,自己做的好事,还敢在此炫耀!今日我要你为天下英雄偿命!”

  关羽举拳要打,众人慌乱大惊,曹操坦然大笑道:“既要杀你,何必战场上舍命救你,又何必留你到现在?况且乘汝中蒙汗药昏睡之时下手,亦不费吹灰之力!”

  关羽凝思有道理,拳头慢慢放了下来。

  曹操继续说道:“何况乱世之中,正是用人之时,曹某宁可千金买骨,又怎会自败名声?今日下药之人,曹某虽不敢妄下断言,但也猜着七八分”

  关羽迷惑道:“哦,何人?”

  曹操道:“汜水关一战,虽剿灭董卓,但天下诸侯损兵折将,元气大伤,独盟主袁绍未折损一兵一将。当今河北,唯有袁绍一家独大!俞涉潘凤已死,吾料袁术韩馥日后必未袁绍所灭,由此推测,这蒙汗药必是袁绍下的”

  关羽:“我看此人赏罚不明,喜怒无常,如此说来,也有几分道理,日后碰上此人,必斩之以谢天下…我大哥三弟呢”

  曹操道:“汜水关一战后,令兄不知去向,我回军途中,恰逢令兄家属被乱军冲散,被我接到营中”

  关羽:“如此,谢过曹公”

  曹操:“何必客气!云长豪气冲天,汜水关一战成名,天下感恩不尽,曹某安敢受谢!云长暂且休息,如有令兄消息,定然来报!”

   

  曹操回到府中,程昱不解道“主公,吾观此人不过一介莽夫,亦不懂礼节,主公何故如此礼遇之”

  曹操“仲德有所不知,此人乃当世孟贲!汜水关前,赖有此人挺身而出,斩华雄,战吕布,力挽狂澜于败局之际,若非此人,当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况且吕布已死,此人乃当世天下第一。幸亏袁绍阴中下蒙汗药,使吾机缘巧合得到此人,此乃天意也,故吾得此人,如得天下!”

  程昱“恭喜主公!只是卑职有一事不明,既是下了蒙汗药,为何俞涉、潘凤当时就被杀,而关羽却可以与吕布大战三百回合后,药性方才发作”

  曹操“仲德有所不知,那俞涉、潘凤是饮了热酒而去,药乘热性,愈发猛烈,故当时即被华雄杀害。而关公则是斩了华雄,方才饮酒,虽酒尚温,但已不热,药性已弱,加之天生神武,直至与吕布大战三百回合后,身上血脉尽开,药性发作,故而致使关公晕倒于沙场”

  程昱“能与吕布大战三百回合,真乃当世良将!”

  曹操“若非吕奉先仰仗赤兔马力,我观其未必是关公敌手!好生伺候关公,切莫怠慢了”

  程昱“诺”

  自此,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礼遇甚周。

  一日,操见关公所穿绿锦战袍已旧,即度其身品, 取异锦作战袍一领相赠。关公受之,穿于衣底,上仍用 旧袍罩之。

  曹操笑曰:“云长何如此之俭乎?”

  公曰:“某非俭也。旧袍乃刘皇叔所赐,某穿之如见兄面,不敢以丞相之新赐而忘兄长之旧赐,故穿于上。”

  操叹曰:“事主不忘其本,真乃天下之义士也!”

  回至府中,曹操急躁道“吾欲拜关公为大将军,奈何此人如此念旧主,如何是好”

  程昱道“吾闻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丁原身为并州刺史,吕布尚且不愿屈之;刘备织席贩履之辈,以关羽旷世奇才,焉能追随之。以吾观之,不过是自高身价。主公可稍加恩惠,其必心属主公”

  曹操恍然大悟道“仲德所言甚是,我这就表奏朝廷,册封其为偏将军。你且牵了吕布的赤兔宝马赠与他,并备些绫锦及金银器皿,再挑选美女十人,使侍关公。”

  程昱领命而去,来到关羽府中,言明曹操美意。

  关羽尽将绫锦及金银器皿送与二嫂收贮;美女十人,也尽将其送入内门,令服侍二嫂。独对赤兔马跨不绝口,再拜道“替我谢过曹公”

  程昱不解道:“丞相累送美女金帛,公未尝下拜;今吾赠马,乃喜而再拜:何贱人而贵畜耶?”关公曰:“吾知此马日行千里,今幸得之,若知兄长下落,可一日而见面矣。”

  程昱回见曹操,具以实告,操愕然而悔。

   

  数月后,操招张辽曰:“吾欲重用云长,然不知其心意如何?”

  辽曰:“容某探其情。”

  次日,往见关公。礼毕,辽曰:“兄在丞相处,不知下人可有怠慢之处?”

  关羽曰:“深感丞相厚意。只是吾身虽在此,心念皇叔,未尝去怀。”

  辽曰:“兄言差矣,处世不分轻重,非丈夫也。玄德待兄,未必过于丞相,兄何故只怀去志?”公曰:“吾固知曹公待吾甚厚。奈吾受刘皇叔厚恩,誓以共死,不可背之。如知兄长下落,不远千里,亦必追随而去”

  辽曰:“倘玄德已弃世,公何所归乎?”

  公曰:“愿从于地下。”

  辽告退,回见曹操,具以实告。曹操知关羽终不可留,心颇怏怏。

  程昱道“如此说来,恐怕只有刘备死了,方能让云长追随丞相”

  曹操捋须摇头,双眉紧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关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