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是故意的吧?
寒燕2020-03-19 10:362,150

  吴梦婷愣住了,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厨房里怎么会放医药箱?我不爱吃辣,你是知道的,那是你的口味,还有,那本莎士比亚悲剧集是新买的吧?封皮都没拆?”

  严景粤早就看出来了,今天的晚饭,是一场人为的美丽的巧合,所有看起来让人触景生情的回忆,都是吴梦婷精心布置的。

  吴梦婷一下子沉默了,呆呆的看着严景粤,不知道应该如何辩解。

  片刻,吴梦婷露出了一丝苦笑,“我以为,我做这些可以让你回心转意。”

  严景粤却点燃了一只香烟噙在嘴里,“你知道的,我们已经不可能了。”

  没错,今天的一切,都是吴梦婷精心准备的,所有的回忆物件,所有的意外,都是她策划好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严景粤睹物思人。

  吴梦婷拿起菱形红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我知道,周婉瑜并不是你真正想娶的人,既然你也不愿意勉强,我们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呢?”

  严景粤却只是淡淡的摇摇头,在水晶烟灰缸上轻轻的磕了磕烟灰,“你知道的,我不是这样的人,别让我为难。”

  吴梦婷顿时尴尬的红了脸,自己这是被拒绝了吗?

  “为什么?你明明不喜欢周婉瑜的,为什么要勉强自己和她在一起,难道每天看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和她同床共枕,就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吴梦婷说着说着,眼睛里居然泛起了泪花。

  不喜欢吗?严景粤似乎要开始认真的考虑这个问题了,自己可能一开始是不太喜欢周婉瑜,觉得她是个不择手段的女人,可是,现在,自己已经决定了要好好生活,就下定决心一定不会被任何人打扰。

  严景粤没有开口,吴梦婷却以为严景粤默认了,站起身来,坐到了严景粤的身边,身子有意无意的摩擦着严景粤的手臂。

  严景粤连忙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吴梦婷,语气之中有些微微的恼怒和吃惊,“你干什么!”

  吴梦婷也被吓了一跳,连忙也站起来,拉住了严景粤的手,“景粤,你不是一直想和我重新开始吗?以前我有难言之隐,现在,我愿意了!”

  严景粤冷笑一声,不着痕迹的从吴梦婷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

  “吴梦婷,你放尊重一点,我是有家室的人,以前你选择那个老外跟我分手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早就结束了,清醒清醒吧。”

  这一番话可谓是无情冷酷,说的吴梦婷哭的梨花带雨,可严景粤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无论怎样,吴梦婷是个面皮薄的女孩子。

  纠结再三之后,严景粤只能选择屈服,“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计较这些以前的事情了,你别哭了。”

  吴梦婷抬起头,泪眼朦胧的看着严景粤,那副样子楚楚可怜,“那我们,还能不能做朋友,就算不能在一起,我们难道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吗?”

  严景粤却更加为难了,吴梦婷可是自己的前女友,有这层尴尬的关系在,朋友这个身份怎么说都怪怪的。

  “这不太好,婉瑜会介意的。”无奈之下,严景粤只能搬出周婉瑜做救兵。

  吴梦婷的目光顿时黯然伤神,一脸受伤的样子,“难道,嫂子连这点事情都要计较吗?我只是跟你做朋友,不会有逾越的。”

  严景粤实在是受不了女人这幅哭哭啼啼的样子,只能扶额答应,草草的吃了饭之后,逃命一般离开了吴梦婷家里。

  回到了家之后,站在家门口,严景粤都轻手轻脚的,仿佛有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刚走到玄关处换鞋,客厅里就响起了安媛的声音:“你回来了?景粤?”

  严景粤吓得手里的拖鞋都要扔出去,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这才故作镇定的站直了身子,“妈,我回来了。”

  “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严景粤换完鞋坐在了安媛的身边,自己是头一次看见安媛的脸色这么严肃,心里还颇有些紧张。

  “你今天,是不是见前女友去了,才没有回来吃饭?”安媛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切入正题。

  严景粤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点了点头,还好不是周婉瑜追问,否则看着周婉瑜那双哀怨的含着泪光的眼睛,自己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安媛知道吴梦婷的存在,之前也见过,但是安媛是不太喜欢这个表面一套背地一套的女人的,如果真的让吴梦婷进了门,以后可不堪设想。

  “你知道你现在是已经结婚的人了吗?”安媛脸色冰冷,望着严景粤,“你还跟那些女人不清不楚,这老毛病改不了了是不是?”

  严景粤一时语塞,片刻之后,他连忙摇头,“妈你误会了,我和吴梦婷之间早就没关系了。”

  在安媛疑惑的目光下,严景粤把自己去了吴梦婷家的事情全盘托出。

  听完了儿子的交代,安媛这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还以为儿子喜欢乱搞的性格还是没改,委屈了周婉瑜那孩子,现在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好,我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会和婉瑜解释的,那孩子心软,肯定会原谅你的,只是,你也注意下分寸,你总是这样,会伤了婉瑜的心。”

  安媛的话重重的敲在了严景粤的心上,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里,自己又何尝不明白周婉瑜的心呢?

  安媛看着儿子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才缓缓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去休息吧。”

  次日,等到周婉瑜睁开昨晚哭的红肿的眼睛,一转身,就看见了躺在身边,呼吸均匀的严景粤。

  一个晚上的气恼,一下子烟消云散了,至少他回来了,他没有和吴梦婷过夜。

  周婉瑜知道严景粤昨天回来得晚肯定没有休息好,于是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洗漱,就下了楼,没有打扰严景粤休息。

  “婉瑜,这么早就起来了?”安媛和严令远正在楼下吃早饭了,一看到正下楼的周婉瑜,就抬头微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