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肮脏
寒燕2020-03-19 10:241,607

  “你说什么?”

  严景粤可没心思细回应,他的眼神更冷了,他道:“你是自己从我的床上滚下来,还是要我动手?”

  周婉瑜没听懂严景粤的意思,就在她反应的功夫里,严景粤已经摔门出去了。

  周婉瑜呼了口气,可马上,两个佣人就推门进来,她们脸上带着为难道:“少夫人,少爷说床上的东西脏了,让我门……让我们拿出去洗洗,他要休息了——”

  周婉瑜愣住,苍白浮上脸颊。

  脏?

  床单和被罩每天都有人换洗,他还说脏,不是明摆着针对她吗?

  其中的一个佣人周婉瑜也认识,她叫陈玉。严景粤让陈玉转达这么难听的话,何不是在下她的脸面,她知道,如果此刻严景粤在,肯定说的要比这还难听千百倍。

  陈玉见周婉瑜没动弹,她道:“少爷交代了,少夫人您污染了室内的空气,少爷希望,他回来的时候,少夫人您已经出去了。”

  这话从一个佣人的嘴里说出来,周婉瑜觉得难堪极了,但是毕竟是对着佣人,她还是依了严景粤,她缓缓翻身下床。

  毕竟这是严景粤的家,而她只想平平静静的生活,不想跟严景粤争吵,那么分房间睡就是必须的。

  “那就麻烦你们了,帮我把客房收拾一下。”

  “好的,少夫人。”

  周婉瑜套好拖鞋,就去了客房,没过一会儿,佣人揪过来把房间收拾了一通,周婉瑜本来应很累了,突然被严景粤吵醒,还吵了一通,更累了。于是刚沾枕头,她就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的时候,周婉瑜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她混混沌沌的捞过手机,凑在耳边道:“婧婧。”

  “婉瑜,你今天不要出来了,听见了吗?”来电话的是上官婧,她的闺蜜。

  上官婧这话一出,周婉瑜的睡意也散了个七八成,她缓缓坐起来道:“出什么事了吗?”

  “婉瑜,你也别激动,你婚礼的细节曝光了,就连我们这儿的老大都下命令说要堵你,好拿到一手新闻。不过你也是,竟然当众脱婚纱?新郎官竟然连脸都没露?”

  说到这儿,上官婧的口气带上了埋怨,也有不值:“他们严家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严景粤竟然把你扔下落跑?我不信这次闹得这么大,没有他们的手笔!”

  周婉瑜不说话了。

  “婧婧,你别担心,我们出门都有保镖护着,待会儿我还要去产检,先不跟你说了。”

  “不是,婉瑜,你等会儿,你去产检,必须让严景粤跟着,要不然会被包围了,这不就是不打自招了吗?不用明天,今天上午的报道就能出来了,严家第二代夫妻不和,儿媳挺着大肚子沦落街头,疑似被扫地出门!”

  周婉瑜轻笑了声就挂断了电话,她思忖了片刻,就进了盥洗室。

  因为时间还早,严景粤也没走,就坐在客厅,他手边就是一杯还散着热气的咖啡,听见楼上的动静,严景粤抬头,正好跟周婉瑜的眼神撞上。

  周婉瑜下楼的动作一顿,不为别的,实在是对方的眼神,太冷了。

  “景粤,我今天要去产检,你跟我一起吧。”

  严景粤冷冷的看了周婉瑜一眼,随即便把手里的报纸扔到茶几上,周婉瑜的眼睛看过去,那是——

  瞳孔紧缩的那一瞬间,周婉瑜明晃晃的看见报纸上的封面图。

  那是一个女人的后背,而且是一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女人背后的水滴形胎记映衬的整个后背就洁白无瑕的。

  这个女人,不就是她吗?

  里面的内容周婉瑜不看也知道,无非是她跟严家贵公子的那些破事儿。

  “好看吗?”严景粤讥讽道。

  周婉瑜低头,拢了把披散的头发,等到脸上的表情不那么僵硬了,她才缓缓抬头道:“景粤,产检——”

  “我没空。”男人冷声道,没有丝毫的转圜余地。

  周婉瑜又看了严景粤一眼,对方虽然表情吓人了些,但动作却是慵懒的,她抿了抿嘴巴,道:“昨天的事很不愉快,不仅是对我,对严家和你都不好,你陪我去产检,至少可以挡掉一些风言风语,你也……”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还是你听不懂人话?”周婉瑜话还没说完,就被严景粤暴力打断。

  “你还嫌我不够丢人吗?脱衣新娘?”

  周婉瑜不吭声了,严景粤冷嗤一声:“知道自己丢人,就别往我这瞎晃悠,我嫌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痴爱:娇妻求青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