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痊愈!新的危机
金岭十三香2020-02-22 14:394,967

  某市中心医院,住院大楼的十三楼,每一个房间都有一个病人在病床上昏迷着,十三楼的两端各有一名士兵站岗,除了护士和指定的几名医生,任何人不得进入。

  这层的尽头有个特殊的房间,有一个白发老医生,姓姜,正在办公桌前的一大摞文件中紧张的忙碌,旁边的生活用品与床铺表明他吃和住都在这间屋子里。

  “报告!42号、101号已无生命体征!”有个战士进来汇报。

  “送走吧,做好记录”。姜大夫头也不抬地说道。

  于是42号和101号病房里的病人连人带床一起被推走。

  “报告!151号已苏醒!各项数据均达到标准值。”

  姜大夫难得的抬头,吩咐道“做好记录,送到楼下的卡车里。”

  151号房间,这位刚苏醒的病人也是连人带床一起送到了楼下待命的军用卡车,车子立即启动出发,不知去了哪里,而又一辆军用卡车继续停在原地待命。

  随着时间的流逝,里面的病人被陆续运走。

  几天后,只剩了最后一个房间的病人没有醒来,也没有死去。床头的标牌写着

  “季小齐,男,24岁,胃癌”。

  ……昏迷中的季小齐睁开了眼,他想抬头,然而全身的疼痛使得他呻吟起来。

  值班的护士昏昏欲睡,眼前是满满一墙壁的电脑显示器,但只有一个是亮着的,这唯一亮着的显示器忽然发出滴滴的警报声,护士立即瞪起眼来喊道“八十二号醒了!”

  门口站岗的士兵立刻便去找姜大夫汇报。

  ……季小齐想说话,可什么都说不出来,虚弱和疼痛使他的额头布满了汗水。

  只是一会会,有几个人推门进来,为首的是个白发的老医生,季小齐认出这个老头是姜大夫,他们进来研究了半天季小齐身体上的仪器,最后姜大夫坐在床边,摸了摸季小齐的额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比别人多昏迷了四天,恭喜你,你依然顽强的活了下来,实验很成功,你的病已经痊愈了”。

  季小齐张了半天嘴巴,终于说出话来,用微弱的声音说道“谢谢,谢谢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真是太感谢您了。”

  “好好休息吧,过几天等你痊愈了就可以出院了”。姜大夫慈祥地说道。

  姜大夫出了门,马上停住脚步,表情严肃地跟护士和其他医生说道

  “实验结束,这层楼的警备可以解除了,你们也都辛苦了,好好休息。”

  姜大夫快步走到自己的值班室,关好房门,拨了个电话。

  “报告,逐鹿计划已经全部结束,二百人里有四十二个成功,但有一个人,活下来了,但所有数据都没有增强,嗯,只是把病治好了,那这个病人怎么办?……嗯,好吧。”

  姜大夫打完电话,便收拾好个人物品,乘坐早已在楼下待命的车离开了这家医院。

  季小齐看着他们都离开了,房间里一片安静,他不禁庆幸自己遇到了这个大夫,准确的说是庆幸自己遇到这个实验,几天前他在病床上躺着的时候,都快下病危通知书了。幸好这老头带着这个实验找到了他,季小齐毫不犹豫地在同意参加实验那一栏签了名,

  因为大夫告诉他,这个实验有百分之二十的生还几率,如果不参加,那就是等死。他知道,还有很多像他一样的身患绝症的人抱着一线希望参加了实验,可绝大多数人都醒不过来了。

  “能活下来,我是多么地幸运。希望那些死去的人也都是怀抱着希望走的。”

  季小齐在庆幸自己活下来的同时,也想起了其他病友们。

  后面的两天,季小齐都是在病床上躺着,吃些流质的食物,每天睡几乎十几小时的觉,第三天开始,他就可以活动活动肢体了,还能在美女护士的搀扶下下床走两步,随着戒严的解除,旁边病房也可以住进普通病人,以前冷清的病房也都热闹起来,不过做实验的那些大夫再也没来过。

  季小齐有两个朋友先后来看自己,心里非常感激。

  第一个朋友,张北漂自小练武,说是小时候见过一个武功高强的老道,说他根骨奇佳,是练武的好材料,所以他现在不管冬天多么冷都会在凌晨光着膀子出去跑步,而且每次抗杠铃都要把自己身体的最大潜力激发出来,当然这是张北漂告诉他的,以前季小齐看他练完了吐着舌头躺地上像死狗一样大喘气还觉得挺搞笑,

  但是现在,季小齐觉得张北漂这样做是因为他尊重自己的生命。

  另一个朋友周伟,看着这个家伙右手打了石膏用挂在脖子上,季小齐笑着说道

  “你老婆这次怎么打这么狠?”

  周伟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不过可能是梁山泊来的母大虫,一个月有五六次都被媳妇打的鼻青脸肿,鼻子流血那是最轻的,正想着,周伟笑道

  “没事!老婆说了,打架增进感情!再说我这是苦肉计,我胳膊都被她打骨折了,她能消停几个月了,起码不会那么狠了。”

  “于是你们感情就越来越好?”

  “对!当然我也会反击的,虽然打不过,但是男人一定要有骨气!不能站着挨打,一定要反抗!”

  周伟又说道,“当然,毕竟是我老婆嘛,我哪能舍得。”

  季小齐感觉自己很幸运,自己没练武,没娶媳妇,而且还多了条命。

  偶尔与美女护士聊聊天的感觉还是不错的,他给自己列了许多计划,等自己出了院一定要享受生活,和阳光。

  等待康复的日子还是挺漫长的。这天半夜醒来,月亮还是挺大的,月光在窗帘映出树的影子,外面的走廊黑洞洞的,值班的护士也都打着瞌睡。

  季小齐白天睡得太多,这半夜竟然睡不着了,于是他看着窗外的月亮发呆,听着外面的风声,他开始回忆往事,季小齐活到二十四岁,一直是奔波劳碌,上学的时候刻苦用功,大学毕业依然不容易找工作,好容易找到工作还天天累得要死,吃饭和休息都不按时,以至于把胃都糟坏了。现在有了第二次生命,要好好珍惜了。

  正想着,窗帘上露出一个人的身影,十几层的楼房,竟然有人从外面爬这么高!

  季小齐很惊讶,他不知道这个贼怎么爬上来的,这可是十三楼。他也不敢大声叫喊,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不是很好,虽说并无大碍,但浑身无力,依然需要恢复,所以他不敢出声,只敢窝在被窝里偷看,这人影隔着窗帘往里瞧了瞧,然后拉开窗户把上身探了进来,然后,上身着地。

  “这动作好奇怪,爬窗户竟然头和胳膊先着地,不应该是腿先迈进来吗”。

  正想着,他又发现这人的下半身进来了,他没有腿,下身竟然是一条又粗又长的尾巴,上面的鳞片像水波一样蠕动,摩擦着地板带着这个怪物往前移,发出沙沙的声音。

  季小齐赶忙去看他的脸,这下他看清了对方,准确的说看清了这个怪物,它有一双细长的眼睛,细细的瞳孔跟蛇一样竖立着,在黑夜里发出荧光,嘴巴咧到耳根,露出一颗颗獠牙,它爬进来后尾巴竖起使它站了起来,往床边而来,低着头看着他,季小齐闭着眼不停地发抖,心脏似乎要跳出来,怪物的呼吸声都听得很清楚,感觉时间就像凝固了,一秒钟那么长。

  走廊的灯亮了,护士的脚步声嗒嗒的响着,季小齐想喊救命,可是全身因为恐惧抖得不停,嘴巴倒是张开了,但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心里急的不行。

  这时候,门开了,美女护士揉着惺忪的眼睛进来查房,随着护士把灯打开,一抬头,她看到了这个怪物,立马瞪大眼睛,摆出一个女性经典的姿势准备用手捂住嘴巴大叫,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那怪物尾巴一缩弹了出去,在护士还没有叫出声的时候跳到她面前,用尖锐的爪子刺透了她的胸膛,血随即喷出来,染红了她洁白的护士服,染红了地面。

  季小齐全身抖得更厉害了,想逃跑可是站不起来。怪物回过头来,舔了舔手上的血,走了过去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这时他才发觉这怪物身高有两米多,怪物把他夹到腋下,准备转身从窗口离开。

  季小齐被夹在腋窝脸正好朝下看到这怪物准备从窗口往十几层楼往下跳,吓得脸都白了,嘴巴长得老大,他想呼救,不过依然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那怪物带着他从十几层往下跳了十多米,用半途的窗台作为缓冲,只见它的尾巴跟弹簧似的在几十公分宽的窗沿上轻轻一弹,往下的力道便全都卸掉了,然后继续又向下。

  就这样一直从十三楼跳到了楼下,季小齐的脸都吓白了,这比任何云霄飞车更刺激,而且还没有安全带,季小齐脑子基本空白状态,也不知它要带着他去哪。

  怪物虽然带着一个人,可它的速度却非常快,季小齐只听得风声在他耳边响,估计了一下,竟然跟汽车差不多,长长的尾巴不停地摇摆,带着自己快速地移动。

  从大路转到郊区,然后又跑进山里,估计走了两个多小时,最后到了一处从来没来过的荒山,怪物把他放下来,季小齐本来恐惧得麻木的心又害怕起来,使劲坐起身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灯光,没有任何人烟。

  最后,他看着在一旁的怪物说道

  “你你你……是想想……吃我吗?”

  说完他就忐忑不安地看着对方,那怪物转过头往下看了他一眼,竟然用沙哑的嗓音说道

  “跟我去见村长。”

  季小齐见他会说话,便悄悄安心,起码不是没有脑子的畜生,但这个村长是什么人?他们又是什么鬼?于是又鼓起勇气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村长是谁?”

  “到了自然都会告诉你。”

  季小齐胡思乱想之际,那怪物又一把夹住他,这次没有飞奔,只是走了几步,从一堆乱石中搬开一个很大的石头,露出一个隐秘的小洞,怪物说道

  “往里爬。”

  季小齐看了看不到一米宽的洞,而且里面黑漆漆的,怕的要命,但回头一看那怪物正在旁边虎视眈眈,又想起它杀人时候的残忍,不得不俯下身子爬了进去。

  地上的石子磨得胸口疼,而且身体虚弱,他爬得很慢,而且爬几步都要喘几口气,不知爬了多久,正当季小齐一阵阵发晕的时候,在尽头看到了亮光。

  “这是···你们挖···的吗?”季小齐出了洞口,趴着气喘吁吁地向洞里问道。

  怪物虽然身体比普通人大,但是它在爬行方面更有心得,胳膊悬空,只用手指的力量便使上半身悬在空中,尾巴摆动便可以迅速得向前移动。

  它出了洞站起身来,没有说话,只是走,回头看了季小齐一眼,嫌他走得慢,又把他夹了起来。

  一个人在黑暗里是最没有安全感的,季小齐看到前面点点灯光,倒是稍稍有些安心,然后,他看到一座座的大帐篷。这是一片很大的林子,四周都是山,这是个山谷。

  怪物夹着他进了一座最大的帐篷,里面点着许多油灯和蜡烛。待他环顾一周,季小齐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小肥羊被老虎抓到了老虎窝里,这种怪物竟然围着他绕了一圈,为首的一个坐在上面的座位上,其他怪物都站在两旁他们比人稍稍高大,一根根尾巴在身后随意摆动着。

  怪物把他放下,向首领行礼道

  “村长,人带来了。”

  季小齐瘫坐在地,抬头看着那首领,它的脸跟普通人类竟然并没有很大区别,方脸阔口,浓眉大眼,头发散着披在肩膀上,不像抓他的怪物赤裸着上身,这村长和其他人都穿着类似汉服的衣服,只是腿变成尾巴,瞳孔比普通人的稍小,其他的都与人无异。那首领点了点头,对季小齐说道

  “你叫什么。”

  季小齐此时小心地地回答道

  “我叫季小齐。”

  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一些,万一惹怒这些咧着血盆大口的怪物,那自己的结局显而易见。

  “我的名字是昌鬼,你不知道我们,很正常。你从那个实验中活了下来,我们对你很感兴趣。”

  说到这里,他盯着季小齐说

  “改天再说吧,你该休息了。”

  季小齐一头雾水,但首领没有给他解释,并对把季小齐带来的怪物说

  “将这件事告诉成离,带他去吧。”

  还是把季小齐带来的怪物,把季小齐夹到另一个大帐中,那怪物这次倒是很温柔,轻轻把他放到地上的一张床垫上就离开了,季小齐坐着发愣,回想起以前的种种,这些怪物竟然知道人类社会中的事情,医院的实验和怪物有什么关系?那些变强的人被送到哪去了,这都跟这些怪物有关系吗?难道那个白胡子的姜大夫和这些怪物是一伙的?

  正想着,有人进来,季小齐抬头,这是个艳媚的女子,身高足有一米八五,黑黑的长发一半盘成云鬓,另一半黑发却悬于腰际,抬头看脸,明目皓齿,耳垂下两枚绿色的宝石坠子,小巧的嘴巴红红的,在白滑如玉的脸上显得格外魅惑。她端着一盘水果,放到了季小齐的旁边。

  “谢谢”季小齐赶紧表示谢意,眼睛往下偷瞄“果然啊,裙子后面是个尾巴”。

  “不谢!”她在一旁随意答道,长长的尾巴盘在地上。

  季小齐看了看她美丽的面孔和纤细的腰肢,可惜了大尾巴。不过真是有点白蛇娘娘的既视感。

  “你们是什么人啊?蛇精吗?抓我过来到底是做什么啊?”

  美女白了他一眼,似乎有点生气

  “等你去了部落首领那里,让他告诉你最好。”

  美女蛇转过身去离开,一句话从外面飘了进来

  “我的名字是昌楠雁,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黎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黎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