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营救!另一股势力
金岭十三香2020-02-22 14:423,773

  第二天一大早。

  医院,季小齐的病房,几个警察正对着一具尸体目瞪口呆,病房已经满地是血。

  “封锁现场,笔录!”刑警队长命令道。

  现场有人因为这血腥的场面恶心干呕。

  只几分钟后,一队穿军装的人赶了过来,领头的军人对警察说道这里已被军方接管,并出示了证件。

  警察看到证件,立马撤出现场,紧接着医院的大楼下面飞驰来几辆军用卡车,上面跳下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把住院大楼团团包围。

  姜大夫带着一个穿西装的和一个军官进了季小齐的病房,姜大夫对西装男说道:

  “萨局长,我的报告里说的那小家伙就是这间病房。”

  这位萨局长名字叫做萨楠,笔挺的西装价值不菲,头发油光锃亮,梳的整整齐齐,英气的脸上挂着一副金丝眼镜。

  “这伤口···是它们,这个人是被它们掳走的。”

  萨楠眯着细长的眼睛看着脚下的尸体说道。

  姜大夫疑惑道: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带走一个失败的实验对象?”

  萨楠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说道:

  “我们要尽快把长刀连凑到一百人。”

  说罢萨楠朝他扬了扬头

  “你先回去吧,安心做好实验就好。”

  姜大夫立正敬礼“是!”

  萨楠身边的军官打开门,将姜大夫让了出去,然后又把门关上,然后蹲下身仔细验尸,不多时站了起来,这位军官叫做陈旭阳,皮肤黝黑,四肢粗壮,身高有一米八左右,只是站在萨楠身旁却矮了小半头。

  “这人身手可以,速度挺快,应该是刚好被刚进来的护士撞见,然后杀人灭口,隔壁病房的人什么都没听到,她都没来得及呼救。”陈旭阳说道。

  “他们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无法抵抗的存在,这件凶杀案的手法对于他们来说倒不足为奇,问题是他们带他去哪了,为什么为了带走这个小家伙,宁可杀人······”萨楠说道。

  “这件事涉及到它们,不能让普通人知道。”陈旭阳回答道。

  “是的,你们长刀连要接第一个任务了。”萨楠说道。

  “首长放心,我们一定完成任务。”陈旭阳兴奋地说道。

  “陈旭阳,你们长刀连的力量差距大吗?’萨楠问道。

  “挺大的,跟个人体质和格斗机巧有关系,普通长刀连战士的话,我可以对付四五个。”陈旭阳说道。

  萨楠闭着眼睛思考着,过了一会睁开了眼睛“你马上回去挑十个人,找速度快的,查看他们去哪了,他们为什么要带走季小齐,另外,尽量暗地搜寻,如果能不被他们发现最好,找到后立即派一个人回局里汇报。毕竟他们跟我们是有合作的。你现在马上出发,无论结果,一天回来,你们都是国家的财富,不能随意牺牲掉。”萨楠正色道。

  “是!”陈旭阳立正敬礼。

  待陈旭阳走后,萨楠看着尸体思索着,

  “难道是这个叫季小齐的小家伙产生了我们不知道的变化?”萨楠嘀咕道,然后又以细不可闻的声音自言自语“难道……一开始,我们就是被利用的?”

  漫漫长夜,加上这种环境,每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睡得着,不过,季小齐的身体太虚弱,加上刚刚又担惊受怕地被夹着走了那么远的路,这会他竟然睡着了,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了一个可怕的漩涡之中。

  茂密的树林里,十个身影在树木之间飞速移动,不时停下来观察。

  日上三竿,季小齐伸了个懒腰,这一觉睡得挺香甜,然而意识到什么,猛地睁开眼,坐了起来,还是在大帐之中,这不是个梦。自己的状况依然危险,昨天的事情真的像一场梦,现在都有种虚假的感觉。

  他站起身,感觉身体好多了,自己散散步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出了大账,看着远处的群山,群山脚下是树林,脚下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面一座座帐篷。昨夜黑灯瞎火的不认识,而天亮了,他认出来,这是离市区挺远的山。这山上没什么人,所以也没法指望有人发现他们而救他。

  “太远了,他们一会就能追上。想要逃跑基本不可能。”

  季小齐估计了一下路程,放弃了逃跑的计划。

  昌楠雁不出所料的站在门口,看到他醒来,说道:

  “跟我来吧,村长要问你话。”

  季小齐站在帐篷中央,一群怪人摇着尾巴围着他,其中绑架自己的,脸长得不像人类的那种怪物竟然有好几个。

  “季小齐,昨晚睡得可好。”昌鬼穿着古装,站在兽皮做的椅子前面,把手拢进宽大的袖子里,嘴里摆出一道比较温和的微笑。

  “挺好的,这里很暖和。”季小齐回答道。

  “现在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

  昌鬼清了清嗓子“有什么疑惑,我可以告诉你能让你知道的。”

  “为什么把我抓来?”季小齐几乎没有停顿地接上了昌鬼的话。

  “因为你对我们很重要。”

  “为什么?我只是个普通人,而且前几天还是病重等死,应该帮不上你们的任何忙”。

  “因为那个实验,你活了下来,活下来的人不少,可是我们需要你这样的。”

  昌鬼稍一停顿,“因为这种实验对主人无效”。

  “你们的主人是谁?实验无效又能说明什么呢?”

  “因为充分与药剂融合的人,才能使用主人的神物。”

  季小齐没弄明白这神棍嘴里说的神物是什么,一头雾水,站在那里琢磨他的意思。

  “主人的这种药剂,是专门用在我们,和你们身上的,对你无效,证明和你的身体融合,没有排斥。”昌鬼又说。

  季小齐依然瞪着眼一头雾水的愣在那里。

  “谁是主人?主人是谁?”

  市区,不怎么繁华的地段,有一栋不起眼的,破旧的小楼,门口的牌子上写的是市警卫营训练研究所。楼的前面有一个不大的院子,楼的后面是个大棚。这个外表如此破旧的大楼,里面却完全不同,一排排的电脑显示器显示着各种仪表,许多穿白大褂的科研人员各自工作着,另一边的房间,身材壮硕的士兵身体上连接着各种线,另一边是电脑,显示器上面清晰的跳出此人的身体状况,力量和别的数据。大楼里,有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有几个书柜,一张大办公桌,几把椅子,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萨楠坐在这里,低着头看文件,时不时想着什么,然后,桌上的电话响了。

  “萨局,我们找到他们了,在市区东大约八十公里的山谷中。”陈旭阳的声音在听筒里响起。萨楠嗯了一声,嘱咐他们不要被发现,只需要守在那里就可以了。

  挂了电话,萨楠闭上了眼睛想着什么。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个人有些上了年纪,大约五十多岁了,鹰钩鼻使他看起来特别阴沉。

  只见他径直走到桌前,在萨楠对面坐下:

  “想不到你会为一个实验失败对象亲自跑了一趟。”

  萨楠依然闭着眼睛: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这不是简单的实验,他也不是简单的实验对象。”

  “哪有那么多不简单?!总部让我们尽快增加长刀连的人数,可是你只允许小范围实验!而且亲自去查一个实验失败者的案子。这么久了,长刀连才一百人多一点,到时候国家要用人的时候,你准备怎么跟上级交代?”

  萨楠睁开眼睛,看着对面的人,霍苍生,一个全身都是战功的人,没有背景和阴暗的交易,一年一年舍生忘死地执行任务。从基层干到了副局,对待这样的人萨楠还是很敬重的。

  “老霍,我总是觉得心里不踏实,那帮长尾巴的长虫有那么好心,把这种增强身体的实验药剂和技术白白送给咱们?你难道不曾怀疑过吗?”

  “我们是军人,我们只需要服从命令,别的不是我们考虑的,你怀疑的那些,自然有人去调查。”

  霍苍生大声说着,说完就气鼓鼓的盘起二郎腿吹胡子瞪眼。。

  萨楠平静地看着他,并不说话。霍苍生忽然说道:

  “我们两个是实验中最强的的实验体之一,这么久了,你可感觉到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副作用?”

  萨楠愣了一下才说

  “并没有,我并不是担心这个。”

  “那你是担心什么?大范围大批量的实验才是快速增强我军实力的方法,这么久了,才一百来个人,这一百来个人放战场上能有什么作用?巨浪部队也才几十几个人而已!”霍苍生更生气了。

  巨浪部队,是政府秘密研究的更强的部队,但并不在这座城市。

  “我只是想谨慎一些,毕竟他们不仅是军人,还是一个个的生命,有自己的思想,别忘了,我们的兵源大多数都是自愿参加的普通士兵,可活下来的能有多少人?就像前几天你强烈要求的,让医院的重病号参与,可二百多人,只成功了十几个人,这样的成功率比士兵差了太多,而且,那是二百多条生命啊!”

  “军令是不会考虑各种理由的,再说,他们都说无药可救的人,有这百分之十的机会能活下去,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神的恩惠。话我都跟你说了,你好自为之吧,别忘了你的上面还有组织的命令。”

  萨楠看着气冲冲的霍苍生离开,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

  “季小齐的事情查的怎样了”电话里的声音说道:

  “清楚了,背景很普通,父母在南方老家务农,大学毕业后工作了几年,因为不怎么注意休息和饮食,半年前因肠癌住院,家里没钱,所以他也没有跟父母说生病的事情,有几个朋友,都是大学认识的。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办公室的外面,一屋子的文职人员在忙碌着,温良臣也是其中之一,好容易完成一天的工作,他伸了个懒腰,偷偷看到旁边的赵立江在发送邮件,笑着说道“快下班了,休息会吧,别这么拼命。”

  “嗯。”赵立江听到温良臣跟他说话,把屏幕切换成另一个文档。

  “我说,你忙什么呢?给谁发邮件啊?不会是媳妇吧?”温良臣工作累了,也许是想调剂一下心情,便开起玩笑。

  “没有。”赵立江说完便不在说话。

  “得,到点了,咱该下班了,今晚我还有事呢,你接着忙。”温良臣早就习惯了赵立江的沉默,也习惯了他的不善于人交往,今天中午他要与同事介绍的美女相个亲,这事儿可不能耽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黎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华黎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