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大结局 接你回家
南星一闪2020-03-17 00:254,133

  近几日山本鹤野注意到司邵戎的办工桌前突然出现了一张明信片,上面是极光的风景照。

  难道老板终于想通了,想去看极光散散心?

  可是山本鹤野自我猜测的想法还没落实,司邵戎就对他说:“以后‘黑羽组’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了。”

  司邵戎虽然依旧是用他那种没有什么起伏的语调说出这句话,但是山本鹤野知道老板不是在开玩笑,但他还是忍不住要说:“老板,您说笑呢吧?没有我您会不习惯的。”

  “所以,你要赶紧培养一个新的人给我用。”司邵戎盯着山本鹤野缓缓道:“多久能培养出来?”

  “老板您别这么盯着我!”山本鹤野哀嚎道:“您好歹给我适应的时间,什么管理‘黑羽组’、什么培养新人,老板您是不要我了吗?”

  见自己的得力下属,真的很有压力,难得开口解释道:“以后我会常在国内,‘黑羽组’我只放心交到你手上管理,这么说你听明白了吗?”

  山本鹤野没有想到老板这么信任自己,沉默了一会儿,才道:“这边我会帮您管理好的,只不过您现在是放弃找于小姐了吗?”

  闻言,司邵戎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道了句,“晚点去找。”

  便吩咐道:“让手下的人不用找了,都撤回来。”

  这个决定让山本鹤野有点意外,迟疑道:“全部撤回?”

  “对,全部。”司邵戎淡淡道。

  出门后的山本鹤野在门口纠结了好一会儿也没想明白老板到底是什么意思,是真的不找了?还是另有打算?

  挠了挠头,山本鹤野干脆不去猜老板的心思,还是先想想培养新人秘书的事情上。

  两日后,山本鹤野带着一个年轻人来到司邵戎的面前,道:“老板,这就是我给您选的新秘书,您看还满意吗?”

  司邵戎对这个年轻人是有印象的,前段时间在报告阿文消息的时候,好像是被自己严肃的脸吓到了,名字他都记得。

  “你叫‘小田切降生’?”司邵戎看着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年轻人道。

  小田切降生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在堂主面前露过几次面,堂主就记住自己了,顿时激动不已。

  在他身边的人怎么能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问题!

  司邵戎瞪了一眼山本鹤野:这就是你给我找的人?

  山本鹤野赔笑道:“您再观察两天看看?他对您就是崇拜主义,所以才有点激动的。”

  一边张着耳朵听的小田切降生马上反应过来,是堂主嫌弃自己了,马上收起情绪,躬着身对司邵戎请求道:“请您给我一次机会!”

  一个月后。

  司邵戎回国前夜。

  山本鹤野一直在司邵戎身边守着,直到司邵戎处理好手里的事情,他才出声询问:“老板,小田切降生的试用期过了没?”

  司邵戎看着山本鹤野轻轻嗯了一声,才道:“勉强能过。”

  山本鹤野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只是勉强能过,还没到放心的程度。”司邵戎指着沙发让山本鹤野坐下,道:“想说什么,至于要等到我忙完?”

  “没什么,就是想跟您一起喝一杯。”山本鹤野低着头声音闷闷的。

  司邵戎看着这个跟了自己十几年的下属,与其说他是自己的秘书更不如说是一个亲密的战友,想到这里,司邵戎轻声道:“不是说要喝酒,愣着干什么,不去拿酒杯吗?”

  原本在离别的情绪中失落无力的山本鹤野,听到司邵戎这么说顿时抬起头,笑道:“我这就去拿。”

  第二日。

  小田切降生站在司邵戎的身边,眼珠子转了几圈都没看到自己的前辈山本鹤野,便奇怪道:“老板,前辈是不是忘记您今天要走的事情了?”

  “他还在睡觉。”司邵戎回首看了一眼这座府邸,此去别离,往后没有特殊情况他是不会再来了。

  几个月后,司氏大楼。

  司徒静不顾林野怎么拉住自己,她一脚就揣开司邵戎办公室的大门冲了进去。

  一边的小田切降生已经冲到司邵戎面前请罪,“老板我拦了,但是拦不住司徒小姐啊……”

  司邵戎面无表情对小田切降生挥挥手道:“没事,你先下去。”

  一边的司徒静看着司邵戎淡定的样子,要不是林野一直抱住她的腰她早对着那张俊脸揍过去了!

  在林野的安抚下,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司徒静坐在沙发上气哼哼道:“你到底怎么打算的,不会以为在这里喝喝茶看看风景就能找到阿文吧?”

  “你刚从西部回来,做的第一件事情应该是回家,而不是来管我的事情。”司邵戎平静道。

  “你少来管我,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司徒静叉着腰,仰着下巴道。

  “那我原句奉还,恕不远送了。”司邵戎说完这两句话,继续自己手里的事情,直接无视掉司徒静快要喷火的目光。

  又过了几个月后,十二月终于来了。

  听说司邵戎明天要去冰岛,李业、司徒静和林野马上跑到司邵戎的公寓里,三个人见到司邵戎张口就问:“是不是有阿文的消息了?”

  见到三人,司邵戎就知道该死的小田切降生又把他的行程“不小心”透露出去了。

  不过面对好友殷切的眼神,他并没有十全的把握,只好实话实话:“我也不确定。”

  闻言,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这样不自信的话,真难想到会从司邵戎的嘴里说出。

  离开前,司徒静主动抱了抱司邵戎,用难得温柔的语气道:“我们在家等你们一起回来。”

  十二月的冰岛是真的冷啊!

  于诗文把整个人都包裹在厚厚的羽绒服里都觉得冷得发抖,这哪里是去看风景,这简直就是去受罪吧。

  中岛淳见于诗文那样难受,伸出手便把于诗文拥在自己的怀里。

  于诗文一愣,这还是他第一次做这么越线的举动,轻轻从中岛淳的怀里挣脱,于诗文笑道:“我没事啦。”

  原来她宁愿冷着都不愿自己抱着她吗?中岛淳莫名感到伤心,这么多月了她还是忘不掉她的那个“未婚夫”。

  晚餐时。

  中岛淳将一块冰岛鳕鱼,剔好骨切成一几块方便入口的大小才交给于诗文,然后自己才开始慢慢吃了起来。

  中岛淳总是这样,一切都会帮于诗文处理好,什么活动不用于诗文干,他一个人都能搞定。

  长达几个月的时间,于诗文也一直在观察中岛淳,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明白,后来于诗文有点明白你这个年轻的男人到底为什么把自己圈在身边。

  因为他太孤单了,孤单的灵魂很难跟另一个灵魂产生互动,所以他把画画当成与自己的一种交流模式。

  只不过于诗文的出现让中岛淳明白原来他的孤独是有人能理解的。

  于诗文看着这样的中岛淳竟然有些动容,是这个世界把他的世界观扭曲成这样的。

  若是他能在一个健康的环境下成长,有父母家人、有亲戚朋友、有学校同学,那么是不是就不会有一个叫中岛淳的杀手了呢。

  “这个烤羊腿不错,你尝尝。”中岛淳将一块切好的羊腿放在于诗文的盘里,尽管盘里的鳕鱼一块都没人动过。

  过了一会儿,甜点上来,于诗文一勺一勺刮着酸奶慢慢吃着,还没吃完就见中岛淳将他自己的那一份推到于诗文的面前。

  “你喜欢,都吃了吧。”中岛淳静静道。

  于诗文拿着勺子的手突然一顿,低着头轻声问道:“如果我一天逃跑了,你会不会来杀我?”

  低着头的于诗文舅舅听不到中岛淳的回答,于是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眼,想得到一个答案。

  中岛淳却敛下眼神,伸手将酸奶推得更近一点于诗文的身前,沉声道:“别说这种话,我说过,不会让你离开的。”

  夜里,于诗文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偷偷哭了好一会儿,苦累了才在模模糊糊中睡去。

  又过了几日,于诗文坐在窗前发呆,屋外又开始下雪了,真是好看。

  手里已经是第三本画册了,而且这本画册也即将画完,于是温暖估摸着再用两天都能将后面的纸张填满了。

  一日傍晚,中岛淳和于诗文在一家超市里挑选晚上的食材,每日都吃那些鱼肉,于诗文想吃家常菜了。

  中岛淳在找食材时无意间抬起头,就见超市的门口一个高大俊美的男子推车手车进了超市。

  他急忙把于诗文找到,在不动声色中将于诗文带离了超市。

  晚饭时,于诗文难得酒虫发作,就是想要喝酒,再不喝酒麻痹自己,她想司邵戎都快想疯了。

  想被司邵戎抱在怀里,想被他轻吻,想跟他一起在床上数星星……

  最终,于诗文喝醉了,满口司邵戎司邵戎的乱喊乱叫。

  中岛淳看着这样的于诗文,在她身边坐下,静静坐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我见到他了,在超市里。”

  说完,也不管醉酒中的于诗文有没有听见,又道:“我出去买点解酒的给你,你……最好不要乱跑。”

  中岛淳前脚刚离开,后脚醉酒中的于诗文就挣扎着爬了起来,就知道她的阿戎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一身酒气的于诗文出门前只匆匆披了一件厚外套就出来了,没有带围巾、手套、帽子。

  于诗文拼了命的跑到超市前,而超市已经关门了,里面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心惊。

  看到这样的情景,于诗文压抑已久的泪腺完全爆发,她无力地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身边好像有人在惊呼,于诗文不禁抬起头顺着人们的方向望向天空。

  天空中一片片若隐若现的暗绿色天幕出现在眼前,它不断的一动闪烁,紧接着越来越多的绿光衔接在一起向远方流去,又有新的绿光出现,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

  于诗文擦了擦眼泪,刚要站起脚下却一酸,让她差点跪了下去。

  直到她出现在斑马线前等红绿灯,于诗文都不知道自己迷迷糊糊中摔了多少次。

  于诗文只是觉得浑身无力头又痛,好像是要感冒的样子,但是她现在逃出来了,从中岛淳那里逃出来了,不能回去了,她现在无处可去……

  眼前模糊再加浑身无力,于诗文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身子一歪,却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熟悉的味道,温暖的怀抱,是她的阿戎啊,于诗文自觉伸出手紧紧抱住司邵戎的腰,最后才任由自己晕了过去。

  司邵戎来到雷克雅未克也有一周了,一周里没有看到极光也没有遇到他的阿文。

  一日傍晚的时候,没有什么食欲的司邵戎决定自己做饭吃,要是阿文在的话,肯定会嚷着要吃中国菜了。

  超市不大,而且能做的食材有限,回到住的地方后,他随便做了一点东西就打发了晚餐。

  他住的地方本来就理超市不远,在外散步的时候,突然大家都抬头望向天空:是极光。

  司邵戎只看了几眼便收回视线,没有跟阿文一起看,再怎么美都没有意义了。

  他继续向前走去,不是不觉到了斑马线,而司邵戎无意间的一次抬头,居然看到了他日思夜想的阿文!

  而他的阿文脸色好像有点红、脸上好像也带着泪水的痕迹,几十秒的红绿灯在司邵戎的眼里就像几十年那样漫长。

  终于,红灯停绿灯行,司邵戎从过斑马线一把抱住晕倒的于诗文在自己怀里。

  “阿文,我来接你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漫吃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漫吃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