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你俩是不是那个?
藕夾2020-03-10 21:013,324

  “叮铃铃铃,叮铃铃铃……”第三个闹铃响起,姜梓终于从被窝爬了起来,拾起床头柜上的发圈,边扎头发边出了房间。

  脚步在看到洗手间门紧闭时顿住,耳边传来簌簌的水声,姜梓不禁觉得奇怪,大早晨的洗什么澡,景桓刚回来吗?回想起昨晚确实没见过景桓的身影,不由加深了自己的猜测。

  扣扣扣,“大哥,快好了没,我要上班啊……”

  没有回应,手指抬起正打算再次敲门,洗手间的流水声戛然而止,姜梓收回手,疲懒地靠在门框上。

  很快门从里面打开,姜梓直起身子准备进去洗漱,一个转身,却见白花花的一片映入眼帘。什么东西?脑子还没做出反应,视线却以起始点为圆心开始在周围巡视,嗯……白花花的四方块……还有白色的布料,视线一路下移,定格的一瞬间瞳孔放大,双手下意识向前推了一下。

  “你怎么不穿……啊!”

  “……你好。”

  刚洗过澡也去消不去苏诚的困倦,只见他迷迷瞪瞪半阖着眼,面对突如其来的尖叫声显得无比淡定,全身上下只裹了一条浴巾,打完招呼也不管姜梓多么错愕,自顾自转身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方向,姜梓呆住了——这熟门熟路的样子,好像不是变态?嗯,应该不是,长这么帅干嘛做变态。刚想喊景桓出来看什么情况,半个音还没发完,同样睁不开眼的景桓从房间走了出来,薅着头发,一脸不满。

  景桓:“洗那么长时间,你身上有多脏?”

  苏诚:“多脏你还不知道啊?”

  姜梓:哦,他俩认识。

  景桓:“年纪大了,真不能学年轻人玩那么狠,顶不住了。”

  苏诚:“吃点秋葵,补身子。”

  姜梓:???

  苏诚:“你去洗吧,我先回屋睡了。”

  景桓:“你在这睡啊?回家去!”

  苏诚:“嘿你怎么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呢,你没出力我可出力了,累死我了都,睡会你的床都不让!”

  说完也不顾景桓反对,直接进了房间瘫倒。

  姜梓:!!!

  什么情况,这对话什么意思,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姜梓陷入了想入非非无法自拔。

  “快迟到了你。”

  突兀的声响让姜梓瞬间回神,看了一眼大剌剌靠在沙发上的景桓,一个挺身冲进洗手间。

  等姜梓一顿打仗似的上班仪式结束,景桓洗了个澡,回屋看到浴巾半掉的苏诚睡得不省人事,顿时感觉一夜没睡的头更疼了,想了想还是不能委屈自己睡沙发,一咬牙一闭眼,扯过被子躺在了苏城旁边。

  端坐在格子间里的姜梓,一整天都在回味早晨那信息量满满的对话,美男与美男,想想还真是激动啊!激动到甚至忘了自己疑似失恋的事实。

  下班回到家里时,姜梓还刻意放轻了关门的动作,小心翼翼地,边走眼神边往景桓房间飘,目之所及只看到景桓坐在电脑前摆弄,房间里再无人影。姜梓略带失望的叹了口气。

  姜梓今天回来这么早倒是出乎景桓预料,他还没做饭呢。

  “今天这么早?”

  “啊,对啊,今天没堵车!”

  “你不是坐地铁吗?”

  “……”

  显然景桓并不纠结这个问题,没等姜梓回答,就放下手机起身往外走,给嗷嗷待哺的姜梓做饭去了。

  做饭、吃饭、洗碗、洗澡,终于,在姜梓一整晚意犹未尽、意味深长、欲言又止的注目礼下,景桓抗不住了。这孩子怎么这么执着和倔强呢?

  坐在单人沙发上,景桓两臂撑着膝盖,勾勾手指,把姜梓勾得姜梓屁颠屁颠跑到了面前。

  “想说什么?”

  挤着两条眉毛思索半天,姜梓还是张了嘴。“额……今天早晨那个……”

  “嗯?哪个?”景桓挑眉,连带着勾起了一边唇角。

  哇塞,一提到那男的,景桓居然露出这么妖孽的表情,果然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

  “你俩……是不是?”

  “嗯?是什么?”景桓发现自己越来越爱逗姜梓了,傻不拉几的太好玩了!

  姜梓吭吭唧唧了半天,也没说出了所以然。她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说的那么直白,万一自己猜错了,那就尴尬了!所以,还是委婉一点、隐晦一点吧!

  “咳,你俩昨晚在这睡的?我怎么没听见声啊?”

  掸烟灰的手一抖,差点烫到自己,景桓把烟拧断在烟灰缸里,也不打算抽了,生怕姜梓下一句话把自己呛死。

  “真想把你脑袋撬开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东西。”

  蹲在景桓面前的姜梓双手拄着脸,一副洗耳恭听的认真。

  “你俩不是那个?”

  “是个鬼!”景桓也不再继续逗姜梓了,薅了一把她的脑袋走开了。

  景桓走后,姜梓还是蹲着没动,等想明白了景桓似是而非的回答到底是什么意思,捂着脸原地笑得花枝乱颤。所以他不是咯!他还是喜欢女生的咯!

  “哎哎哎!那你们早晨那话是什么意思啊,你们昨天晚上都干什么啦?”知道俩人不是那种关系的姜梓又好奇心爆棚,想知道他们早晨那让人浮想联翩的话到底是怎么来的。

  其实这事很简单,景桓工作室业绩不错,一直从去年年初忙到现在,至今未举办年会,趁这次景桓他们因为剧组暂停拍摄,大家都得了空,众人就商量着把年会补了。说得好听,不过就是想聚众公费吃喝玩乐顺带敲他景桓一堆红包嘛。知道大家平时工作辛苦,景桓就应了下来,让苏诚去准备。

  于是乎夜场小王子就搞出了个通宵趴体,包了整晚的别墅,从傍晚折腾到凌晨,直到天蒙蒙亮,一群平时洁身自好早睡早起的大老爷们儿们终于熬不住了,大家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要说这工作室氛围就是好,心就是齐,说个散场,滚的一个比一个快,谁也不看醉趴下的几位好汉。最后还是景桓和苏诚留了下来收拾残局,准确的说,是景桓留下来、看苏诚收拾残局。

  苏诚一边往别墅楼上卧室里背人,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实时实名辱骂老板,“你个大男人装柔弱……你要脸吗你,小爷都快……快累死了都!”

  “说好了的,我出钱,你出力。”景桓闭目后仰在沙发上,熬了一晚的嗓音略带沙哑,敞腿抱臂愈显矜贵。

  “资本家,吸血鬼……”

  气不过的苏诚使劲将背上的人往上抬了抬,咬牙继续做苦力,不料,也许刚才用力时不小心顶到了哪里,一声呕吐声在身后闷闷响起,紧接着,一嗓子嚎淘声直穿天花板,开天辟地。

  苏诚真的是恨死景桓了,要不是他延迟年会,年会也不会这时候开。要不是他让自己安排,年会也不会是通宵爬梯。要不是他不帮忙,自己也不会有气没处撒,把人给顶吐了……于是,苏诚说什么都要跟着景桓回家,美其名曰景桓住的地方离这更近,实则想让他也跟自己一样被实时恶心着,虽然衬衫穿在自己身上,更恶心的还是自己……

  景桓自然是万分不乐意,可一想说出拒绝的话,苏诚就作势往他身上扑,直吓得景桓闭上了嘴。

  “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

  抱臂坐在电脑椅上的景桓抬了抬下巴,脸上写满了无奈。自己什么时候变这么闲了,还给人汇报起行踪来了。不管怎么样,算是终于把姜梓打发走了,景桓自嘲地摇了摇头。

  ———————————————

  星期五,姜梓比平时早半个小时赶到了事务所。今天公司从外面请了讲师来给大家做培训,从早晨9点到下午6点,中间休息两小时。未免有人迟到影响培训效果,领导发话星期五全体提前半小时到公司,迟到的记缺勤。

  姜梓觉得这些领导做得时间长了,脑子都不太正常。花大价钱从外面请讲师,时间却排到了人人无心工作的星期五,一天7个小时的课,这讲师体力也是真可以。

  捧着笔记本在培训室坐定,姜梓正百无聊赖地低头打着哈欠,一阵洪亮的鼓掌声炸得她一个激灵,一位较资深的项目经理拿着话筒站在前台中央。

  “大家早上好!今天,我们事务所有幸邀请了来了XX咨询公司的涂宇扬涂经理为大家培训……让我们掌声有请涂经理!”

  哗啦啦的掌声又齐齐响了起来,姜梓心思根本没在项目经理激昂又无趣的开场白上,她此刻真的好想睡觉啊!昨晚嘴馋喝了杯水果茶,夜里就睁着大眼直到天亮,如今茶叶的提神功能慢慢减退,她却上下眼皮直打架。

  正打算靠着最后的意志力扫视全场看看有没有监督学习的领导,如果没有的话她就小眯一会。只听周围嗡嗡的讨论声此起彼伏。

  “哇,好帅啊,看起来还不到三十岁。”

  “这身材,真颜值,我要流鼻血了。

  “啊啊啊金丝框眼镜,我死了。”

  “希望公司多安排几场培训,我爱学习!”

  “……”

  “……”

  有帅哥不看,王八蛋。姜梓最终靠着最后的坚强抬头望向讲台方向,白衬衫黑西裤,金丝框眼镜银色腕表,长身玉立,清风拂面,配着他身旁PPT上的名字,姜梓不由倒吸一口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看我一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再看我一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