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致命围杀
雪中骑猪人2020-03-04 09:415,768

  “锵!”一声清脆剑鸣响起,寒光一闪而过,一柄神锋在这电光火石间宛若无可匹敌的神鹰掠空划过杨四水的后颈,截下几缕间杂殷红血迹的黑丝。

  “崽种!”杨四水暗骂到,心里不免一阵后怕,若不是刚才感应到了及其浓烈的杀意,以及先行避开了眼前的杀劫后精神高度集中,恐怕刚才那偷袭一剑便可让他身首异处了。

  早些时日他来此秘境寻找机缘,于其中探寻三月,收获丰多的他正清风满面,得意而出。怎么也没有料到会突生变故,居然会在秘境出口遇到伏击。

  一出来他便惊觉周遭环境大变,空间中好似要生出只只触手将其拘禁起来,激得他暴退腾空而去。

  就在其退去的一刹那,原先所立之地便生异变,诸般死劫之力其现,剑鸣铿锵,符爆惊雷,厉鬼齐哀等十数种杀招将那化作一片死地。

  杨四水一时间也受到冲击,护身宝衣都被划拉开几道口子,“好家伙,真是看得起我,这么多的杀招都……”还未来得及他细想,第二波杀劫应声已至,便是那险些要了他命的铿锵一剑。

  杨四水怒目看去,留给他的只有苍白月辉下渐渐消散并与夜色化为一体的黑影,以及一双即将散去且犹如其行事般冷酷的眸子。

  凛若冰霜的双眸狠狠地瞪了杨四水一眼,似乎是在回应杨四水一般,也像是在为猎物的逃脱而愠怒,杀意也愈演愈浓。

  “老刘头,早就说过了你的那些阵法不管用,你当在杀什么小鸡仔呢,这可是仙人之下第一人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是这么狼狈的第一人我今天也还是第一次见呢!”

  只见一个身披大叶黄金甲的赤发男子恣意张扬地狂笑出声,大踏步地从阴影中迈步而出,迎面向杨四水走来。

  与其爽朗笑声不符的是他阴鸷的眼神,说话间无时无刻不狠狠盯着杨四水,像是恨不得将他扒皮吃肉。

  “噤声!不要多言,徒惹事端。”又有一个声音从暗处传来,语气中带着担忧与急促。

  “行了!我看你们是被他给压久了,怕惯了,今天我们这么多人在此,还能奈他不何?何况还有那位大人在,今天便是仙人来了也救不了他!一个死人是威胁不了任何人的。”

  说罢,嘈嘈杂杂地便又有七八人从四面八方的阴影中化形而出,对杨四水展开了合围之势,只是那老刘头与剩下的人扭扭捏捏地似出未出,似乎仍不愿完全展露身形。

  “刘长老,你就快收了神通出来吧,没看这家伙忙拉着你们来帮他打群架吗,待会我又给他收拾得鼻青脸肿的可就不好看了。”杨四水略带讥讽地说到,此时他已猜测到对方的身份。

  “你……可恶,死到临头还要嘴臭,呵,也罢,我不会去和一个死人置气。”

  被杨四水讽刺的男子初闻此言不免怒目而视,而后像是想开了般,紧握的拳头放松下去,脸上由怒转笑,眼神中也充满着对待猎物时残忍的笑意。

  “哈哈,杨道友果然机敏过人,口齿伶俐啊,诸位道友都现身吧,别在杨道友面前失了礼数。”那被称作老刘头的人尴尬一笑,心中腹诽不已。

  这个杨四水话怎么说的这么难听,什么打群架,真是俗不可耐。你可真是妄活三十有六,白瞎了你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留仙宗刘未,见过四水道友。”说话间,他便收了隐匿阵法,同阴影中的众人现出身来双手一揖,随即里三层外三层的足足数十人将杨四水给围了起来。

  “真是好大的阵仗啊,我与尔等应该怨不至死吧,其中还有些素无瓜葛素未谋面之人,今日这般对我,先是你的留仙阵,再是这个红毛怪,现在又是一个个的逼上前来”杨四水眼睛微眯,盯着那些显出身形却仍隐藏在黑衣下的身影,边说边细细打量感知着周遭的人与物,心中正琢磨着些什么。

  “看来,你们是铁了心了要将我留在这了!”言罢,杨四水双眸猛然一睁,精光一闪,整个人的气势陡然不同了。

  袖袍鼓荡,一阵旋风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席卷开来,这也让其原先看起来萧萧索索的身形挺拔起来,腰间佩剑亦于剑鞘中震荡发出嗡嗡之声,似要出鞘与主共御强敌。

  在场众人见状莫不紧张起来,就连那被再次讽刺的赤发男子也没再计较杨四水说了啥,反是一脸严肃,身形微倾,双拳紧握,作好了随时拔地而起的准备,引得身上金甲簌簌而动。

  锵锵锵,一阵阵刀剑出鞘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在场众人无不严阵以待,纷纷祭出自己的法宝兵器,戒备着杨四水的一举一动。

  人的名树的影,杨四水犹如一座丰碑般伫立在地球修道史上,新武评的仙人之下第一人,虽然也些许水分,但是最年轻的至尊不会有假,他的实力不会有假,他的那些煌煌战绩压的他们这些老一辈修士都喘不过气。

  谁都不知道他有多少底牌,他要是突然暴起发难,谁都不想自己第一个遭殃。

  我素来与人结怨甚少,想我死的估计只有红毛一人,其它人如若是武评输我心有余念,大可再次决斗见真章。

  这些人平时一个个心高气傲的很,今日联起手来伏杀我实在事有反常,到底是为何呢?难道是为夺宝,这秘境中的宝贝也不值得他们以命相搏。杨四水思忖着。

  还有那几个隐藏在这群人中的黑衣人,气息诡异的很,难道是西边的人?看他们镇定的很,是要吃定我了。

  杨四水释放出气息震慑着众人,同时他也是为了试探与观察人群中的那几个可疑份子。

  “半月楼的那位杀手呢,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身法我可是识得的,没必要再躲着了,都出来吧,一起上的话你们还可能赢。”凉风吹过,清冷夜色下却只闻几声凄凉的鸟鸣和树木悉悉沙沙的声响,不见任何人的回应。

  沉凝半晌,现场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杨四水略感尴尬,心中暗道,还真是杀手本色,虽然也没想着他会回应,不过这半分气息未显的本事,得好好提防着点他。

  “啧,半月楼的杀手也真是不靠谱,还说什么第一杀手组织,刚才那一击实在是鲁莽至极。”最终,还是名为许烽的赤发金甲男子打破了平静。

  他的心中此时也嘀咕着,半月楼这家伙,刚才就贸然行动,一出来就暴露了自己,你以为杨四水真这么好杀?现在人又不知哪去了。

  不过他也不好继续再说些什么,怕那位杀手仍在现场,与这种行走在黑暗之人结下事端就是惹自己一身骚。

  “无妨,今日我们势必让他埋骨于此,人多人少无所谓,倒是你们,让总坛调这么多人过来,真是小题大作。”此时许烽身边的一位身披黑色斗篷的男子不知何时来到此地,漫不经心地出声道。

  “这不也是为了求稳嘛。”许烽讪讪陪笑道。

  总坛……这是何方势力,不过现在看来,原来是这伙人暗中谋划要除掉我,杨四水看着那个黑衣人若有所思。

  “呵,早先我还当你有几分能耐,敢直面挑战于我,现在看来,不过蝇营狗苟之辈,不知这群人许了尔等何种好处,一副谄媚嘴脸,你们已经丧失了和我一斗的资格。”杨四水环顾四周,语气平淡地说道。

  被他扫视的人群中,不少人闻言羞愧难当,不敢与他发生什么眼神接触,此时不少人心中打鼓,已经萌生了些许退意。

  “吒!”一阵涟漪从那名黑衣男子口中荡漾开去。

  “不要着了他的道,心魔种植,你还会这种异术,有点本事。”他玩味地盯着杨四水开口道。

  随着涟漪的波动,在场众人方才失衡的心在这一声断喝中渐渐平复下来。

  “道友挺识货。”杨四水眉头一挑,心中却是一愣,师傅教他的术还是第一次被人看破,想必这就是他们口中的那位。

  这家伙,果然妖邪!原来他会这种异术!许烽等人心中一惊。怪不得,大伙都是久经磨砺之人,怎么会凭他三言两语便动了道心。

  “多说无益,速速斩他回去复命,他的命运到此为止了!”先前这群人被气势震住而后又着了杨四水的道,拖延了许久,此时黑衣男子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严声说道。

  可是现场却无一人敢先动手。

  就这样的心气,也想与我为敌,真是可笑。杨四水心想。

  “锵!”冷光乍出于鞘,晶晶然如群星洒落。光芒闪现一刹,杨四水已横剑身前。他以指腹轻抚剑身,自顾自地说道:

  “好剑啊,闷久了吧,且随我一道,快意杀敌!”剑音宏宏,似在回应主人的高昂战意。

  你可以再随意些吗?众人一阵无语,所佩神兵居然是这种名字。

  “还不上吗!”黑衣人有些恼怒了,这群人真是不堪大用。

  “大伙随我一起上,我们直接把他轰成渣,别给他机会逃了。”此时许烽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已经失去了些在黑衣人那的好印象,现在他必须作出表率。

  话音刚落,一道银白剑弧便已闪着寒光向着许烽这边横扫而来,他连运气格挡,却不料剑气初一接触他便消散了,并未有想象中的重击。目标不是我!

  扭头一看,只见那剑气如苍银之龙,尽数倾泻在了那黑衣人身上,掀起一阵乱石飞舞与狂风烟尘,将那里遮蔽。

  “李大人!”许烽惊呼。

  呼啦一声,李千豪袖袍一甩,四周烟尘散尽,空中飘荡着的黑布残絮缓缓落下,破烂的斗篷下露出一张略显阴沉的脸,他没有想到杨四水的佯攻,才一起手便敢对他发难,吃了个暗亏。

  他正欲发作,却发现杨四水先前所立之地早已空无一人。

  “啊!”一声惨叫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人双眼无神呆呆地看着前方,鲜血却突然从眉心与胸口处迸射而出,直挺挺地仰面倒下。

  这位倒霉的至尊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动作便已成为杨四水的剑下鬼。

  快不及眼!这是所有人心中的第一反应。

  “他要突围,上!”此时众人也都反应过来,再次要对杨四水展开合围。李千豪此时却平静下来,没有急着出手。

  刚才那一剑只是试探与吸引注意力,彼时之势对杨四水极其不利,他没必要死磕,于是以剑气为饵,瞬间便在包围圈的一侧划开了一道口子。

  嗯?周围的空间被限制了,杨四水顺势挡开劈来的一剑,心中暗想到,方才他本想撕裂空间再次摆脱包围圈,却不料受阻。

  嗖!一点寒芒惊现,长枪袭来,杨四水以剑格挡蹭出锵锵火花,手腕轻抖,环旋起来,好剑如银龙盘绕,袭卷而上,看似轻柔,却有四两拨千斤之力,引得那持枪之人只能随势而动,逼得他只好舍枪而去,不然失去的还会有他的双手。

  还来不及为刚一出手就被缴了兵而懊恼,杨四水的杀招便已欺至身前,只见杨四水改环为刺,竟是模仿刚才的枪势,寒光凛然,一往无前。

  “什么!”此人无比震惊,来不及多想,杀招已然避无可避,其忙伸手去挡,可血肉怎敌神锋,血溅三尺,白龙透心,来袭者被好剑刺了个通透,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死于自己的招下。

  这边溅起的血液还未落地,那边杨四水便已扭过身去跟杀到的许烽对了一掌,雄浑内力排山倒海般从碰撞处激荡开来,掌风四溢,使得周围山石宛若被犁过似的破烂不堪。

  许烽闷哼一声,体内血气翻涌,显然这一击让他一时也吃不消,他主炼体魄,寻常至尊要是猛然对上这蓄力一掌,免不了骨断筋折。

  但还来不及欣赏心中期许的杨四水的窘状,杨四水身形稍一趔趄,便是一记鞭腿抽来。

  许烽忙侧身躲避,凌厉气势从他身前划过,不待他回击,鞭腿的轨迹却是一变,一脚踏向许烽的胸口,撞的他横飞而出,大口咳血。也亏得他体质横练,这才没有要了他半条命。

  杨四水并未追击,而是借那一脚巧力,腾空而起横飞而去,身影于卷起的沙石中腾挪闪跃,再次迎上其他的敌人。

  许烽心中愤恨,那一脚竟是拿他当踏板了。望着空中杨四水御剑杀敌的身影,心中既是愤怒又有无奈,差距就这么大吗?

  早年来的屡次交锋他一直落于下风,但还是对杨四水的名头有所不屑,认为实力差距不过尔尔。现如今杨四水于刹那间展示出的一掌一剑一身法,让他原来的想法显得如此可笑。

  呲啦!一阵撕裂之音响起,惹得众人头皮发麻,一位刚才被杨四水盯上的至尊在杨四水的连击之下丧命,那是一位善于驭兽的至尊,可此时他连同他那体型庞大如小山的异兽都已经喋血剑下。

  刚才那慑人的声音便是杨四水施展出三剑合一之术,重重剑影化作一剑荡去,巨兽身躯应声而裂所产生的巨响,那位至尊也在如瀑剑光下,渐渐消逝在白芒之中,一点痕迹都未留下。

  该死!这个杀胚怎么这么强!他难道就快要踏出那一步了吗?这是此时不少人心中的想法。不过片刻,四位至尊,三死一伤!

  “各位还有什么手段别藏着掖着了,被他各个击破待会我们都得死!”有人严肃说到。

  不过也有人一阵无语,你没看到吗,刚才我们的那些攻击不是被他躲开就是被他化掉,他的功法身法都太过鬼魅,我们再好的手段也得伤得到他再说啊。

  确实,杨四水方才重点不在攻击,而在于身法走位,对于其他人他自是无惧,他通学百家,便是闭着眼都能对招拆招,但那几个看不出根底的黑衣人,让他心生戒备,此际周旋于众人之间看似杀的性起,实为时时刻刻暗中提防着那群人。

  这几个家伙倒也沉得住气,让这群家伙当炮灰,自己在那伏兵不动隐藏实力,我岂会让你们这么简单的如愿,待我试上一试你们的能耐。

  杨四水边想边施展出一套诡秘的身法,只见他身影闪过一片为巨石遮掩的阴暗之处,便融入那阴影之中消失不见,竟是那半月楼杀手之招。

  “小心!他不见了!”战场惊变突现,人人自危,谁都担心杨四水突然出现而自己成为下一个倒霉鬼。

  黑衣人首领李千豪也略感惊讶,如若刚才杨四水的以剑为枪还可算是武学相通,而杨四水造诣非凡尚可瞬间领悟,那么此时这种作为一方镇教绝学的身法,他居然也能照猫画虎,虽有瑕疵,但也绝对可堪称怪才了。

  “哼,小技尔!”只见那人群中的一黑衣老者探出手来猛地在虚空一握,劈劈啪啪,虚空震颤不已,而后渐渐出现一丝丝的裂痕,挡住了那不知何处而起的攻击。

  一只由元气所化成的丹鹤发出凄异鹤唳,随后在其掌下渐渐扭曲然后爆碎。杨四水也被虚空中的裂痕逼得显出身来,警惕十足。

  小道宗的术!李千豪心中暗道,果然是那边遗留的祸根,更留不得你了!

  “都给我上!一丝生机也不要留!”李千豪命令道。

  其余的四位黑衣人闻声而动,如疾风般袭来,黑袍鼓荡,露出他们的真容,一时间兵械秘法齐出,一人提剑向前刺去,直奔杨四水的后背。

  另有一对同胞刀客突闪至杨四水两侧持双刀横扫,浮光印空,虚空凝滞,还有一人结印凝符,要限制并轰杀杨四水。

  至于早先那人,则是露出布满奇特符号的双手向前探去,使得杨四水周遭的空间充满裂痕,断了他继续隐匿的可能。

  众人见状纷纷停手,不过刹那光景,五人便已组成杀阵,五位一体而各司其职,磨炼到这种默契,死于他们手下的高手不知凡几。

  在场众人无不动容,一出手就是必杀之局!这种情况杨四水唯有硬抗且凶多吉少,杨四水就要这么落幕了吗。

  “想杀我,且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看来是时候动点真格了,杨四水不惧,突然猛地跃起,看也不看背后袭来的一剑,只向那手裂虚空之人冲杀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决仙神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决仙神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