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人有再少年
雪中骑猪人2020-03-13 21:194,376

  杨四水此时完全愣住了,怎么回事,什么情况?这触感,这味道,这明明就是真的泥土!

  我不是魂归九幽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清楚的感觉,好闷,好粘,还有……好冷,杨四水只觉一阵寒意侵来,被冻得打了个激灵。

  身躯一抖,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觉迅速传遍杨四水全身,只听得杨四水体内啪啪作响,就像是一个年久失修的机器,初一开动零件要散架一般。

  杨四水的关节筋脉舒展开来,发出爆豆之响,初是酸爽,而后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杨四水只觉浑身上下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抡击过一遍,全身骨头都被敲碎了,每个毛孔像是被淬过毒的钢针穿刺,透体而出。

  就连五脏六腑,都像是被置于九天雷火之中熬炼,饱受那雷击火烧之痛,可最为痛苦的是杨四水的心神,他只觉像是有一只浑身银光的电蛇直插他的眉心,于其脑海之中搅来搅去,整个精神世界一触即溃。

  这时要是细看杨四水额头的话,会发现竟有粒粒血珠渗肤而出。

  好在这种宛若地狱的痛苦并未持续多久便消散了,但突如其来的剧痛还是让杨四水叫出声来,此时正大口喘气,浑身汗如雨下。

  “哈……哈……”杨四水贪婪地吞噬着周围的空气,眼神中不见痛苦反是欣喜若狂之色。

  “对,对,就是这种感觉,这种痛苦,这种难受,绝对假不了,我……我还活着!”这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并未让杨四水有任何的不适,反而是让他更加确信。

  他还活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天不亡我!雷击朽木,向死而生!”巨大的欣喜此时占据了杨四水的大脑。使得他一时之间狂笑出声。

  “妈呀,有人在笑!真显灵了!快拜快拜!”杨四水此时听到有人的惊呼声,又是一阵诧异。

  嗯?有人,什么情况,他们在说什么?杨四水刚从死而复生的震惊状态下回过神来,此时难免有点谨慎,他决定先默不作声,观察一阵再说。

  “大神保佑,大仙保佑,虽然不知道您这尊位是哪方神仙,但求求您保佑我快点找到个漂亮媳妇吧。”

  “你傻了,这是土地公公,你在这求什么姻缘!”

  “喂,你们疯了,我看这明明就是古神的雕像啊,快走快走,估计待会那群麻烦的家伙就要找上来了,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不要掺合了!”

  只听得有三人在争辩着些什么,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杨四水听出了一些端倪,原来是把他当作哪路神仙在这拜了,杨四水有点哭笑不得。

  可不就是因为那些个什么神啊仙啊的,害得他还体验了一次死亡的滋味,不过这些人又怎么能知道这些呢。

  嗯?从之前我就觉得闷,而且眼前始终是一片黑的,我现在是什么状态,难道是我瞎了吗?不对,隐约间还是可以看到一点光的。

  杨四水本打算向这些人询问一些消息,他们说的古神与那些麻烦的家伙是什么,杨四水怀疑会与之前置他于死地的那些黑衣人有关,如若是这样,那就有点麻烦了,那个白衣老者的实力令他心惊,他可不想这么快又撞上。

  可是杨四水刚想有什么动作时便发现自己行动受阻,这才回过神来察看自身周围的情况。

  这周围真的都是泥巴,我这是在哪呢!杨四水有点疑惑,随即稍一用力,便想要从这黑暗之中挣脱出去。

  杨四水的这一系列行为在外面的那三人看来,就有点吓人了。

  在那三人的视角中,面前的这一尊神像正在簌簌而动,伴随着抖动,上面渐渐布满了蛇行般的裂痕,泥灰抖落,撒了一地,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爬出来。

  “见鬼了!不对,是见神了!快跑啊!”那三人哪里见过这等场面,好端端的一尊泥像此际竟是要活过来,他们以为是自己刚才在这闲扯冒犯到了神像,此时它要复活过来报复他们呢。

  随着一人扯着公鸭嗓叫喊了一声,他们拔起腿就跑,踉踉跄跄地险些跌倒。

  哗啦啦!一阵泥砾崩解的声音响起,杨四水于从一堆泥块碎片之中站起身来。

  “呼,终于从里面出来了,闷死我了,咦惹,好刺眼。”按理说寻常修士目视太阳而不闭眸是为常态,可杨四水此际居然是这种状态,一时间让他有点晃神,待得杨四水揉了揉眼睛,他才看清眼前的一切。

  皓月当空,冰雪千里,冻云垂幕,雪花坠岭,杨四水当即心想,好一幅千里冰封图啊。正是这天地一色的白茫雪景,一下子晃了杨四水的眼睛。

  雪花飘落,杨四水下意识地伸手去接,寒意顺着手心传递到了全身,使得杨四水的精神逐渐清醒过来。

  “雪……怎么会,时间过了多久?”杨四水心中疑惑,莫非他沉睡了数月,已经从夏天到冬天了吗。

  “噢,对了……”杨四水想起还要向人打听消息,随即扭头向四周看去,寻找那些人的踪迹,但留给他的只有雪地上杂乱不堪的脚印,而且渐渐地也要被雪覆盖了。

  “跑的这么快,嗯……无妨,待会追上去问问就好了。”杨四水心想以他的脚力,无非几息功夫便可寻得他们。

  杨四水环顾周围,看着地上的泥块碎片,明白了刚才是什么情况,原来自己竟是被封于一座泥像之中,怪不得会被刚才那些人误解。

  可是……是谁这么缺德啊!居然在我身上糊一层泥!

  杨四水此时有这种想法也怨不得他,只见他仍然身着之前的衣服,只是上面满是战斗痕迹,破烂不堪,可以说就剩几根破布条挂在身上了。

  最重要的是,上面还糊满了一层灰扑扑的泥。

  冥冥之中,一个不知名存在打了一声喷嚏,它要是知道杨四水此时是这种想法,非得跳出来暴揍他一顿。

  “算了,还是先搞清楚现在的情况再说。”来不及继续埋冤,杨四水便开始思考当下境况。

  “究竟是为什么呢,当时全身都被他打残了,最后电光直接穿心的感觉我也是清楚记得的,那样子都没能夺走我的性命吗?”杨四水很好奇,那种必死之局,他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

  杨四水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脚,他发现,他不仅是活了下来,就连身受的那些重伤也貌似痊愈了。

  “莫非是师父他老人家回来了,救了我之后就随手把我丢在这了?”这倒是很符合师父他的个性,杨四水喃喃自语道。

  略微思索过后,杨四水还是想不通,他索性不想了,能继续活着就很高兴了,老天收不了我是老天的事,我继续活好我的就够了,他这样疏导自己。

  先去找到那几个人吧,有些事,我得问清楚才行,杨四水边想边用力蹬腿而起。

  只见杨四水腾空不过数米,而后……扑通一声一头栽下来!在雪地上连打几个滚才止住。

  “什么情况!”杨四水啐了一口嘴里的雪渣,满脸诧异。

  他忙内视己身,吐纳灵气。“嗯?”杨四水才一运功,便发觉到了异样。

  这里的灵气也太充裕了,质量也非比寻常,这是什么洞天福地吗?杨四水发出这样的疑问。

  “啊!”一阵剧痛袭来,惹得他一时没忍住,叫出声来,杨四水一手撑着地,一手捂着心,豆大的汗珠滴在地上将冰雪都给融化了一小块地方。

  “灵气还可以勉强运行,只是经脉承载不了那么多了吗?”刚才杨四水试着运功,结果操之过猛,吸纳的灵气一下子就过量了,直接在他体内肆虐,让他的经脉心络鼓涨,痛苦不堪。

  杨四水此时发觉,是他的身体不堪其重了,要说以前的话,杨四水的经脉就如那江河宽阔,灵力奔涌不息,现在的他,体内丹田犹如一汪死水,经脉也同那游丝一般纤细脆弱。

  “哈……哈……”杨四水喘着粗气,他刚才冒失了,体内经脉再一次受损,此际他正撑在地上缓着身子。

  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什么时候,是我刚踏上修道之路的时候吗?杨四水心想。

  他的修为,他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观察琢磨一番后,杨四水心中明了了,他已经不再是之前的至尊之身,所谓仙人之下第一人了,遭遇死劫而后再生,他的实力已然暴跌。

  现在的他,体内除了有丝丝灵力可以证明其还是个修道之人,以及身躯比寻常人硬朗结实一点,看起来就和一个稍微强壮点的普通人无异。

  杨四水小心翼翼地吸收着灵气以恢复身体,一边艰难地爬起,眼眉低垂,在思考着些什么。

  “修为是倒退了许多,好在并未伤及本源,还能继续修行,大不了重新来过。”杨四水这样给自己打气,当初那样被老道虐他都一路撑过来了,况且自己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有什么困难难得倒他,最不济再修炼个几十载,他也能恢复实力。

  这就是杨四水的道心,自信人生,无妄无畏。

  “嗯?”一件让杨四水惊讶的事发生了,早先地上积雪化为一滩水,此时晶莹的水面正倒映着清寒月光,杨四水从那浮动的光影之中,依稀瞄到了自己的身影。

  水中人影分明一副少年郎模样,可他明明已经修道三十多载了!虽说修士到一层次便可驻颜,但修道之人不拘小节,杨四水也从来没有刻意地去打理自己的外貌。

  杨四水忙俯下身去仔细打量,只见水中少年郎生得一副眉清目秀、棱角分明的脸庞,深邃双眼在月辉的衬托下显得是那么的清新空明,几缕带有泥渍的黑丝从耳边垂下,但丝毫不影响他的美观。

  这是我吗?望着水中光景,杨四水一时有些失神,边想边用手摸了一下自己光洁白皙的脸。

  杨四水看着眼前人,恍惚间像是回到了十四五岁时他初出江湖时的样子,那时地球生变已经几十年了,他带着憧憬与向往踏上了这条路,那时的他就如同现在这般,眼神清明,不含杂质。

  修行之路坎坷不堪,血与痛的挣扎让他那时候的精神渐渐变得浸于尘俗,直到遇到老道,才让他于争渡之中寻得几分逍遥心,真正有了灵气。

  我这算是,再活一遭吗?杨四水不知自己因何再复年轻容颜,他只感觉到此刻生命是多么的美好,身死道消方知时光易覆难再回,少年之姿方为无畏自在真逍遥。

  杨四水像是拾起了少年时期的那一颗无垢初心,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空明起来,生命之花,一人只得一次开,而杨四水却迎来第二春,再次焕发新生,此际他可谓神采奕奕,心思荡漾。

  “再走人间一遭,当逍遥自在,当鸣声于天!”杨四水奋然出声道,像是为自己立下了一则誓言。

  生死之间,悲喜何多,我杨四水何德何能竟可逃过死劫,再活一世,莫非我真如老道所说,天资超凡,得上天眷顾,现在老天都舍不得收了我?正经不过三秒,杨四水的心思是越想越歪了。

  如果那个不知名存在现在知道杨四水是怎么想的,怕是会暴跳如雷,破口大骂,你大爷的,明明是我给你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不谢我谢啥老天,还搁这自吹自擂来了。

  ……

  就在杨四水思索之际,不远处的一小队人马正在向这边赶来。

  “大哥,这冰天雪地的,兄弟们都快冻坏了,要不就回去吧。”一个精瘦男子此际正缩在棉袄大衣里畏畏出声。

  “哼,你当我不想回吗!”一个身着花纹兽皮大外套,眼上几道爪痕的强壮男子回答道。

  “要不是筑台无望,我指望着靠他们拜入神教,我堂堂一代匪王会来给他们跑腿?”兽衣男子恶狠狠地说到。

  “等将来我拜入神教实力上涨后,定叫那群颐指气使的家伙好看!”

  “那是自然,大哥实力超凡,将来必定称王称霸,到时候可别忘了小弟们啊。”精瘦男子在旁奉承到,满脸贼笑。

  “跟着我混,自是有你们的好果子尝。”兽衣男子听闻马屁之声,心情都是舒畅许多。

  “大哥,你看那边!好像有个人在那里!”此时,有眼尖的人发现了杨四水的身影。

  “走,过去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断仙神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独断仙神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