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西荒有山,名为魔山
南君风2020-03-10 22:063,585

  魔山原名非魔山。

  此地乃东玄帝国西北边疆之地,名为西荒之地。地广人稀,物产丰盛,尤为帝国名药皆出自于此,遂商客时常于帝都与西荒间来往,络绎不绝。

  后因魔宗于西荒山地脉灌入魔气,致使此地植被皆为侵染,再无人于此地采药,人烟渐稀少,几年后玄门与魔宗大战于此。

  为防止魔气泄露侵染沧玄大陆,玄门诸派于西荒山周围设下结界,将魔宗之人封印于山巅。

  此后世人恐惧,皆称此山为魔山。

  故古人有云:东玄有郡,位处西疆,名为西荒,西荒有山,名为魔山;浊开脉,生灵灭,诸仙莅临,斩万魔,封凶戾。

  夜幕之下,绝尘等人行色匆匆赶至镇魔窟外,此时众人已然入了魔山深处,魔气弥漫,漫山鬼藤环绕,诡异靡音频频而至。

  众人御剑飞行数里,不料有人藏身于暗处发招击中郭廷,便再也不敢御剑而行。

  诡异欲来,杀意将起。

  不知何时,前方忽而起了一阵大风,卷起满地枯枝散叶,缓缓升起,飘浮于夜空中,将整座魔山主峰笼罩为黑夜。

  四下一片漆黑,伴随肃杀之意靡音渐行渐近,郭廷与马佑面色阴沉,猛然拔剑一跃而起,欲冲破笼罩于众人上空之气,竟是未撼动分毫。

  酒夫于原地怔怔出神,眉眼皱起,猛然醒悟,言道:“中计了!”

  其余三人一听心头一震,脑海嗡鸣作响,回身望着酒夫,然黑夜下已是不见其神色。

  “何意?”良久,绝尘未闻见酒夫作何解释,狐疑道。

  “吾等为法阵困住了。”酒夫解释道。

  绝尘方醒悟,为何一踏入魔山主峰地界会狂风大作,以至于黑云笼罩夜空。

  此时,前方一阵诡异靡靡笑声飘忽而至,绝尘面色一沉,祭起剑凝神戒备。诡异声愈加靠近,似乎已近在眼前,绝尘皱眉闪动,手握起剑一个周身回旋,顺着诡异声之处砍去。

  人影动,剑闪雷鸣,哀嚎声响起。

  绝尘撤身之时,只见其剑锋所过之处,四道黑影徐徐倒下,其余人见状皆是一惊,当即询问道:“你怎知他们在此处?”

  绝尘凝神望向夜空那片黑云,双手握剑插入地面,默然不语。

  酒夫向前行了数步,沉声道:“魔宗之人以浊气养身,此地地脉封印之魔气已然被释放,藏身于黑暗之中自然是很难被发现……”

  酒夫尚未道完,黑夜下数道人影闪动,靡靡之音甚是刺耳,令人头晕脑眩。

  顿了顿,道:“是你破了魔山地脉之印?”

  话音辅落,数道人影乍现,一人自黑夜下飘然而下,手执长剑,绝尘望着那道人影,冷冷道:“七魄!”

  绝尘未看清其真容,只因其手中那柄七魄剑气息独特,方与之过上一招便已记住。

  此人便是七魄。

  拍手叫好,“不愧为仙阁高徒,一眼便能认出吾,那便看诸位如何突破法阵了,亦是不枉费吾精心为你们布置。”

  闻言,众人方才明了酒夫所言之意,甚是恼怒,马佑言道:“你等竟敢释放魔气,借势作乱,难道不怕被玄门灭么?”

  七魄怪笑一声,言道:“久闻仙阁高人已不过问世事,没有了那些人出手,其余诸派能奈我何?”

  酒夫忽而“呸”一声,“若非魔宗当年挑唆,玄门何至于分裂?”

  本已是邋遢不堪之人,方才之举更是使其形象全无,无半分仙气与玄门模样,只余下一身酒味。

  绝尘冷哼一声,道:“不过魔宗余孽罢了,何至于诸位先辈出山?”

  随着其话音辅落,原按于剑柄双手猛然握起剑,将剑拔起,剑气随剑主怒意而起,一阵白雷闪动。

  白色仙剑剑光大盛,绝尘双脚猛然发力,周身玄力散开来,将周遭魔气震散,双手握剑腾空一跃而起。

  白色仙剑携带雷电于黑夜中升起,如黄泉鬼蜮创造黎明,直指黑云。

  “破阵?休想!”七魄断喝一声。

  只见其挥动七魄剑旋转一圈立于身前,闭目凝神,口中默念咒语。须臾片刻,七魄剑上骷髅图案莫名变为红色,一处,两处,三处……直至七个骷髅图案皆变为红色。

  七魄睁眼喝一声,道:“疾!”

  于七处红色图案出现七个骷髅,徐徐从七魄剑内涌出,飞向不同方向,一个骷髅于绝尘到达黑云之前挡住了他。

  用双手握拳重重砸向绝尘,一个骷髅小拳头竟是如千斤重将绝尘砸回地面。

  绝尘见状大惊失色,这鬼怪竟是如此强悍,连他手中那柄剑都无法击破。此时七魄面露诡异,剑离手飞向夜空,双手合十翻运,七具骷髅嘶吼一声,破天震地。

  四人吓得心惊胆战,皆望向那七具骷髅,竟是不断长大,直至长至半山高,脚踏一步,山野震动,草木断裂,“嘎吱,嘎吱作响。”

  众人凝神戒备,不敢大意。不知晓那人方才用了何种咒语,竟能瞬间将骷髅变得如此大,只怕是一圈便能将整座山夷为平地,更何况是杀自己了。

  原已是为法阵困住,此刻又弄出七个巨型骷髅,此人着实好深算计,想来蓄谋已久。

  马佑乃争强好胜之人,虽是有所恐惧,然早已按耐不住,手中那柄剑鸣鸣响动,眉宇蹙起,呆看了左边那具骷髅许久,咬紧牙腾空而起。

  “师弟切莫冲动……”绝尘见其有所行动,然话音未落人已动。

  只见马佑挥剑于巨型骷髅命喉处左右闪动,左方砍上一剑,只闻“铮”一声清脆,骷髅如坚硬如磐石,剑无法插入其身半分。

  反而握剑双手被震的一阵疼痛,马佑见状一惊,露出坚毅神色,腾空翻动于右边一剑而下,亦是毫无效果。

  地面上三人看得目瞪口呆,焦虑万分。

  正与此时,绝尘忽然爆喝一声,道:“师弟当心。”

  话音方落,身于高空上之人忽感一股巨大压力逼近,抬头凝望竟是巨型骷髅异动,用下额试图碾压马佑。

  只察觉头上一股无形压力正靠近,便知情况不妙,身子往后仰,一只脚于巨型骷髅身上一点,撤身离开。

  然仍是为那股力量余劲冲击到,身子向后飞去,双目向前看时面色阴沉,一只巨型手掌正向他扑来。

  已无处躲藏,马佑双指灵动提运玄力,身子旋转一剑劈中巨掌,却是不敌,被震飞落下,呛出一口鲜血,胸口剧烈阵痛。

  方才若非将剑格挡于身前,那一掌不死亦要经骨尽碎,一身修为尽毁。

  此时举行鼓楼另一只手掌朝马佑打下,绝尘眼见情况危急,握剑一跃腾身而起。

  只见白色仙剑剑芒大盛,周身惊现雷电环绕,掀起一阵狂风。赫然见他双手握剑举起,猛然朝骷髅巨型手掌砍去,怒喝一声,“起开!”

  只见白色仙剑划破之痕迹乍现一柄巨型之剑与巨型手掌相撞,轰然一声巨响,人被震落。

  绝尘飘落一段距离便已稳住身形,但观马佑却是受伤不轻,已是无力御剑,绝尘当即御剑往下冲接住他。

  绝尘将马佑放下,复又呛出鲜血,面目狰狞,酒夫见状上前为其把脉,面色依旧铁青,然较先前甚是阴沉,往马佑胸口处碰了两下,摇头道:“肋骨断了三根,伤得很重,好在脉象平稳,近期内不宜动武。”

  言毕,酒夫让其饮下一口酒。

  马佑缓缓起身,深吸气,然无论如何皆无法镇定心神。方才与巨型骷髅对招已知晓对方实力胜过自己,尤为四个巨型骷髅同时存在,加之法阵护持,只恐难逃敌手。

  “四象阵!”酒夫沉吟一身,凝望四只巨型骷髅。

  绝尘不解,虽是修行多年,然从未听闻何为四象阵,扫视一眼四只巨型骷髅寻找破绽。

  酒夫又道:“这下麻烦了!”

  闻酒夫叹息声,便知晓并非善事,绝尘便疑问道:“前辈为何?”

  酒夫手指四只巨型骷髅颤声道:“四象阵由四只巨型骷髅布阵,每只骷髅实力皆在太初剑位甚至太玄剑位,四只实力便如同一名太末剑位高手,加之法阵护持,足以诛杀一名剑仙。”

  绝尘闻声大震,实为难以置信四象阵如此厉害,自己方初入太初剑位,已至骷髅皆不敌,欲要破阵,怎可能?

  此时只见七魄立于一只巨型骷髅上,冷笑一声,“吾以为望云仙阁诸仙会出手方设下此阵,却是多虑了。既是已开阵,那边用四位之血祭奠吾圣教入世之行。”

  酒夫甚是无语,枉费修行多年,竟是如此粗心大意令众人落入敌人圈套。

  忽然,绝尘面色阴沉,忽感有巨型物体于上空坠落,抬头凝望,却是巨型骷髅握拳砸下。

  右臂抖动,白色仙剑鸣鸣作响,高喝一声,道:“当心!”

  绝尘抱起马佑御剑而起,其余二人同时跃身腾空。

  只闻轰然一声巨响,山野震动,尘土飞扬,一股魔力横扫魔山,树枝断裂,“嘎吱,嘎吱”作响。

  众人落地之时,只见巨型拳头落地之处出现巨大窟窿,众人面色一惊,当即疑惑道:“多大力才能如此?”

  绝尘未理睬,此时忽闻山石滚落,应是方才那一拳太过强大,山石塌落。

  白色仙剑祭起,双指引动剑决,周身掀起一阵狂风,原本笔直垂落黑发此时为狂风吹乱。

  单足发力,人腾空而起,此时两只巨型骷髅同时出拳击来,绝尘身影闪动,消失于暗夜之下,竟连白色剑芒连同消失,两只巨型骷髅扑了个空。

  片刻间,一道剑芒忽现于一只巨型骷髅骷髅肩上,竟是直取七魄。

  七魄见状怪笑一声,将七魄剑格挡于身前,二人相撞后借势撤身至骷髅头上。

  绝尘复又闪身消失,于侧面而上,瞬息间剑至七魄身后。

  七魄忽感身后现杀气,侧身回闪,一剑横扫,眼见要看中绝尘,却是人影消失,扑了个空。

  一息后,人出现于身后,七魄挥剑横扫,两人交手数招,绝尘再次消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斗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斗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