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离开
贼笨2020-03-02 08:582,816

  之后的很长时间,修云和方天雨说了许多。

  而方天雨也知道了自己要走的路是怎么样。同时,他也了解到,这个世界,真的是比他想象的还要精彩。此时的方天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外面的世界见识一番了。

  “方小娃儿,老夫把该告诉你的都以经讲清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修云语重心长的对方天雨说。

  此时的修云,已经带着方天雨离开了大殿,来到了一处乱石摆放的地方。

  在方天雨眼里,这里没什么奇特之处,唯一有点不同的是,四周石头的颜色各异,大小不同,但也仅此而已。石头的位置在方天雨看来也是胡乱摆放的,他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

  “给,这枚戒指你拿好,老夫送你的一些东西,也都在里面,或许对你今后有所帮助。”修云面带笑意的把戒指放到方天雨手中。

  方天雨看着修云交给自己的戒指,又听到修云的话,心里暗自吃惊。

  难道这就是须弥戒子?能够容纳万物的特殊空间法宝。

  方天雨想着,修云就已经为他解答了,修云看着方天雨说道:“这是一枚储物法宝,能收纳你的一些随身物品,当然,我给你的东西,也在里面,滴一滴你的精血,它就和你绑定了。”

  果然如此。

  方天雨听着修云的话,心道自己所想的没错。

  随后,在修云的目视下,方天雨划破自己的手指,逼出一点精血出来,滴在了这枚戒指上面。

  立刻,关于这枚戒指的信息,就出现在了方天雨脑中。

  虚元戒,这是方天雨手中这枚储物戒指的名称。

  方天雨见已经认主成功,迫不及待的就用自己的神识渗入其中。

  空间好大!

  这是方天雨看到戒指里面的第一反应。

  这枚虚元戒,内部的空间非常之大,方天雨初步估计,就算把他方家的住宅之地,全部放在里面,可能也就占里面空间的三分之一,要知道他们方家怎么也是东临城五大家族之一,面积也有着千亩的规模,可见这虚元戒面积之大。

  “好了,老夫该交代你的事也已经交代完了,该给你的东西也都给你了,现在你就离开吧!”修云拍了拍方天雨的肩膀,打断了方天雨对虚元戒的观察。

  “好的,前辈,晚辈在这里再次谢过前辈的大恩,若以后晚辈学有所成,定然报答前辈今日的大恩大德。”方天雨面色严肃,一本正经的对修云道。

  说话间,方天雨就想要再次给修云磕头,不过却被修云阻止了。

  “行了,不必如此。”修云淡淡摆了摆手,不过随后又想到什么,接着又说道:“你若真想报答我,就努力修炼,争取站到这世界的巅峰,若是不能,就不要再来见我了,更别说什么报恩之事了。”

  修云看着方天雨,认真的说完这些话,眼神中一丝不可言表的神色闪过。

  “晚辈定当不负前辈所望。”方天雨听完修云的话,认真的看着修云说道。

  这似是对修云的宣誓,又好像是在心中,给自己定下的一个目标,方天雨紧握着自己的双拳,暗自想着。

  “好,老夫记住你说的话了。”修云欣慰的说道。

  随后,修云又道:“方小娃儿,你站到这乱石的中间吧,我送你离开此地,而你出去后,应该就不在这天风帝国之中了,至于会身处何地,老夫也不敢确定,因为传送的位置是随机的,唯一能确定就是,肯定会出现在天风帝国的范围之外。”

  听到修云的话,方天雨也明白了,这乱石之地,乃是一处传送阵法,而且是单方面传送。

  点了点头,方天雨表示明白,之后方天雨就迈步走进了乱石的中央。

  “方小娃儿,再见了,老夫期待你的成长。”修云淡淡的说道。

  话音一落,修云就抬起右手,接着就看他的手掌升起一道白色的光芒,随后,修云一指方天雨脚下的乱石。

  神奇的一幕在方天雨眼中出现,只见整个乱石所在的范围都是微微的震动,而那些所谓的乱石,也都散发出各自的光芒,直到方天雨自身都被光芒所笼罩,慢慢的就包裹住了他的全身,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后。

  一刹那,所有的光芒消失,震动也回归平静,而方天雨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这个人出现过一样。

  在看修云。

  此时的修云面带微笑,左手背于身后,而他的头,却抬起看向着一个方向,久久不语。

  此时如果有人看到他的眼神,就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一些东西,有欣慰,有寄语,但是更多的,却是不舍。

  “好好成长吧!天雨,或许在神路开启的时候,我们还能再见。”修云依旧盯着那个方向,喃喃自语道。

  没人知道修云这句话的意思,或许也只有方天雨成长到他所希望的那个程度,才能明白他话的含义。

  修云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他才回到他的大殿之内。

  回到大殿之中的修云,却没有继续喝茶或是休息,而是来到了大殿后方,由于大殿是前后两个部分,所以在主座的位置后面,就是一整面墙壁,只有两边各有一扇门通往后殿,所以之前方天雨也没有见到这后殿的景象。

  后殿之中,修云面色严肃,而在这后殿的中央位置,有一口怪异的古井,古井延伸地面的墙砖有一米来高,颜色漆黑,但是在这漆黑的墙砖上,却雕刻着一些奇异的符文,一圈一圈布满整个井壁。

  而这一圈一圈的符文,不时的,还能发出丝丝的金芒,神秘莫测,无法描述。

  修云来到这里,没有看那古井一眼,而是挥手在空中一划,然后便抬起头。

  只见这后殿顶层之上,原本还是屋顶的墙壁,刹那间就化为点点繁星,形成了一副星空的画面,炫彩夺目,又充满了神秘之感。

  不明修云的做法,只见修云看了一会儿,便抬起手,而他的手中,凭空显现了一把古剑,之后修云闭上眼睛,约一刻钟的时间,修云猛然睁眼,又是随手一会,他手中的那把古剑便化做一道流光,向着殿外飞去,眨眼之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

  而修云,好似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就打算离开后殿。

  可是就在这时。

  “嘿……嘿!桀桀桀!”

  一道古怪,又阴冷的笑声响起,使得修云停下了脚步,回身看向那口怪异的古井。

  “桀桀!我好像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情啊!”古井中,一个阴冷的声音传出,好像是在和修云说话。

  闻听这道声音,修云面露厉色,不过很快,面色就回归了平静。

  “知道又如何!只要有我在,你一辈子,也别想出来。”修云淡淡的说道。

  “嘿!桀桀!那咱们就看看谁能耗死谁吧!桀桀!”古井中的声音再次回话,这次却是张狂的狂笑起来。

  “那就试试!”

  修云话音一落,便闪身离开了后殿,而顶层的神秘星空,也随之消失不见,回归到了正常的屋顶状态。

  而那古井中的声音,也不再说话,一切,都回到了最开始的平静。

  这怪异古井中的存在,到底是谁,这或许只有修云知道,可能他在这封天秘境中所看守的,就是这古井中的怪人。

  与此同时,东临城,城主府段家之中,段云天的尸体,正在被人拖向府外。

  而城主府的大厅之内,府主段宏却是脸色阴沉的坐在高堂之上。

  “该死!早知今日,就不该听那蠢货的主意,不然镇天鼎早就到了我的手里,真是该死。”段宏激动的说着。

  此时段宏神色狰狞,尤其是脸上那道疤痕,尽显凶厉,而他全身气息尽发,说不出的狂躁,使得下人们,谁都不敢大声喘气,生怕殃及池鱼。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路之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路之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