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黑车载半路
脑坑2020-03-08 11:082,621

  杨小易很头疼,但他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打算将木筱青送去解梦局。一是他相信木筱青说的“意识与人体脱离太久不好”是句真话;二是他自己真的有许多的问题,想从解梦局局长口中找到真相。只是杨小易的年假早就用光了,这次请假免不了要与上级扯皮。同时,还有一件他没料到的事,精神连接器当前根本拿不下来,木筱青的说法是只要意识没有归位,这是一种保护措施。这可给杨小易带来了不小的麻烦,最后只好背着木筱青去上级办公室请假,用的理由是:小丫头的嗜睡症又犯了,要马上去看医生……

  下电梯时,杨小易一想到刚才上级那张惊诧的脸忍不住想笑。然后便听到有人在一边小声嘀咕道:“这人背着一个女的在奸笑什么?“

  “不知道,好恶心……”

  “要不要报警?”

  ……

  离开办公楼杨小易开始犯难了,总不可能一直这么背着吧,刚才就有人瞎想,在火车站过安检说不定就会被警察拦住啊,那就有理也说不清了。木筱青这时倒给了一个建议:直接找辆小黑车,给足钱,一个油门直接踩到南京去。想了一想,似乎这是当前唯一可行的方法,杨小易无奈采纳了这个建议。

  他找到了一个小面包司机,砍价良久,最后把价订到八百。虽然木筱青信誓旦旦说这钱之后解梦局会报销,但杨小易递出去时还是阵阵揪心般的肉痛。

  小面包摇摇颠颠上路了。司机大哥是个东北人,五大三粗,说话大声附带唾沫四射。看到他们这个样子,也是一阵好奇。杨小易只好用玩疯了累得睡着了为理由搪塞了过去。

  车子开出了上海奔上了高速,在木筱青的指点、杨小易的转述下,往南京西郊的一个方向驶去。路上有点小堵,这么一开就开到了差不多黄昏。离了高速,杨小易发现,这路越来越难开,旁边的车也越来越少,都开始往深山老林里钻了。再晚一阵,山路上就只剩下他们这一辆车了。

  司机大哥开始觉得不对劲了,这对小年轻太奇怪了……女的沉睡不起,男的指路往深山老林里开,好像两只手上还有什么东西连在一起……最奇怪的是这个男的似乎精神上有点问题,从后视镜里几次看到,他眼神呆滞,但脸上时不时会出现各种表情,有时候还会嘀咕几句像是和人在对话,可他面前除了一个正在“睡觉”的女孩外没其他人了啊……

  杨小易确实是在和人对话,只是跟他识海中的木筱青。

  --杨小易,现在什么时间了?

  --啊,快下午六点了吧。

  --什么,下午六点了!在梦里没有时间观念真不方便啊……唉呀不好!!

  --怎么了?

  --完蛋!解梦局下班了……

  杨小易一脸崩溃,扶额道:

  --大小姐,你可别玩我啊,我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你这里确实没有时间观念……这可怎么办?

  --有认识的同事吗,或者给你那个局长打个电话?

  --恩,你拿我的手机出来,注意,别乱翻我包里的其他东西。

  杨小易闻言,把她的那个小提包拿了过来,从里面找出来一个粉红色的手机,似乎是特制的,根本看不出是什么牌子。看着屏幕一片漆黑,杨小易把每个能按的按钮都按了过去,最后得到了一个结论:

  --你手机没电了?!

  --啊?那就头疼了,解梦局实施了最严苛的保密措施,普通电话是不能联络到他们的。

  --不是吧……你还有啥办法不?

  --你别急啊,我这不正在想嘛。雅典娜是信息统合体的话……只要想办法留下信息就能让她知道了……怎么留下信息呢,最好越大越明显越好……

  --信息统合体?什么东西?

  --唉呀,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地方上纠结个屁,赶紧一起想想,怎么在短时间内制造我们在一起且遇到了困难的信息,并且能够传播出去……

  --大小姐,我们现在可是在深山老林里了啊,你想来个什么炒作也要挑人多的地方啊。

  两人还在聊着,却冷不防车子一个急刹车。还好杨小易反应快,一把将木筱青的身子抱住,不然她醒过来,肯定会发现头上多了一个大包出来。

  “怎么开车的!”杨小易心情已经不佳,此刻便怒了。

  “下车。”司机把一边的门打开了。

  “还没到地方呢……”

  “我管你呢,我这车不载神经病!”

  “谁神经病!你睁开眼好好看看……”

  “哪个神经病会说自己有病?”

  呃……杨小易被司机的这话给噎住了。不愧为东北大汉,杨小易的力气根本不够看,司机三两下就将他推下了车。可能用的力道大了点,杨小易被推搡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还没等他站起来,司机便把木筱青抱了出来,并送到了他的怀里。

  杨小易端正态度,都说到了加钱的份上了,司机仍旧不肯载他俩,反而还扔下一百元,说是没到目的地,退的。

  看着小面包绝尘而去,杨小易欲哭无泪。

  背着木筱青,杨小易在山道上走着。

  今天是肯定到不了解梦局了,实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木筱青说前面还有一个小镇子,他俩打算在那边应付一晚上了。

  还好杨小易体格好,木筱青又是一个苗条身材,这一路上,香艳与苦水并存,体香与汗臭交织。木筱青还一个劲地在杨小易识海里唠叨:

  --你别趁机干坏事啊……不对,如果你现在是背我的姿势,说不定你已经摸过我的……喂,你说话啊!

  杨小易已经实在没精力去和她争辩了。到得天都黑下来时,终于到了木筱青说的那个小镇子。整个镇子找来找去,就只有一个破烂的招待所,但筋疲力尽的杨小易已经觉得能躺下来就很不错了。

  但到了那,木筱青又有问题了:

  --什么,我和你一间?不行不行,万一你兽性大发,我可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

  --大小姐,如果我兽性大发的话,刚才在山路上就已经办好事了。更何况,现在我们是连着的,想分也分不开。

  --你果然在山路上摸过了!!

  --这都哪跟哪啊,说话你要有逻辑啊喂。

  --天哪,让我和一个色狼同一屋?

  --你别老是拿之前那事说事啊,我不是以为那只是一个普通的梦嘛。

  --普通的梦就可以乱来?

  杨小易很想说“是”,但眼下只好说:

  --这还不是你漂亮嘛,太漂亮了,我一时没能忍住。

  --切,房间能隔出两间来吗?

  听得出来,说她漂亮,木筱青还是很受用的。

  --不可能,那么小的房间,你躺床上我打地铺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木筱青估计也没料到这种情况,最后只好妥协了,只听她恶狠狠道:

  --杨小易,我跟你说,如果本小姐身上少了一根毛,我跟你没完!

  --是是是,放宽心,我杨小易对你身上的毛不感兴趣。

  --那你感兴趣的是啥?

  --呃……钱?

  过了好一阵,木筱青的心念才传了过来:

  --我说……你没打算把我卖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