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遇同行
冬璐汐霜2020-07-27 23:053,857

  几人愣在了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去”祁非缓缓脱口“你刚刚撒了啥啊!?”

  “嗯……面粉混迷药,暗阁找到的,一时半会儿应该可以拖住他们了。”风清末拍了拍手上残留的粉末,撇撇嘴。

  “那……那刘员外的脸又是怎么回事?”

  她耸耸肩:“哦,那就更简单了,我早就打听到了那刘员外对花粉过敏,再加上一些催快过敏的药剂就好啦。”风清末把脸凑近,对祁非挑衅地挑了挑眉:“怎么,你不会都没注意那暗阁的瓶瓶罐罐吧,我可是顺走了好多呢。”

  “切,这次你是比我厉害点……”祁非不甘心极了,可自己不如风清末考虑周到,观察仔细,这也是事实:“不过我下次一定赢你!”

   风清末笑了,眸子里透露出小孩子游戏胜利的骄傲。

  “对了,清末。夏霖叶到哪儿去了?”钟文简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夏霖叶的人影。

  “哦,他啊,被金洛扛走了。”风清末淡淡地说。

  “诶?金侍卫也来了吗?”陶染听到这个名字,声音提高了些。

  风清末察觉到了,同为女生,陶染的那些姑娘家小心思她也心知肚明:“嗯,对呀,偷偷跟来的。”她把陶染拉到一边,凑近了些:“染染~俗话说的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要不我把你嫁给那金洛,你看可好?”

  “清末,你又取笑我!我们来这儿是做任务的,什么嫁不嫁的……”陶染脸红了,轻轻推了一把风清末。

  “你看你,脸都红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真喜欢那金洛?”风清末停了一下,忽然觉着自己的话不是很对劲:“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他不好,只是你们才见过一面吧?你……真打算一眼定终身啦?”

  陶染抬头思考了一会儿:“还不算喜欢,只是有好感吧……”

  风清末在心里舒了口气,要是染染真喜欢金洛,那之前自己还喊他小洛洛……要是被染染发现自己调戏他男人……

  风清末颤了一下,唉,死无全尸啊。

  “那咱们现在去李府吧。”远处钟文简看着两个女生,心里很是摸不着头脑,这女生这个品种怎么那么奇怪呢。

  “等一下,钟文简,你和染染先回去。”风清末叫住了正要离开的众人:“我和祁非去街上打探些消息。”

  “嗯,也好,小心点,现在这里不是怎么安全,刘府肯定会派人通缉我们的。”钟文简点了点头,随着陶染一起离开了。

  “哎,风清末,我说你打探就打探呗,带上我干什么呀,你怎么不叫钟文简他们啊。”祁非追上已经向前走的风清末。

  “有很多层原因啊,首先,刘府通缉我们,加上夏霖叶,定会说是五人团伙犯事,一起出去太过于招摇,很容易被发现。其次,为什么让你跟来,那是因为钟文简跑不快,万一被发现还可能拖我后腿,而染染又不会什么防身术之类的,万一走散,很危险。从而看来,你,跑得还算快,我记得你小时候练过一暑假的跆拳道吧?”

  “那你为什么……?”

  “为什么不自己一个人来?”风清末早已猜透了祁非心中那个所想。“的确,我一个人来是方便很多。但是很多有可靠消息的地方我都进不去,比如……”她停了一下,脸上露出一抹狡猾的笑:“青楼呀什么的……”

  “……”祁非黑下了脸:“我去!我这么洁身自好的一个人你居然让我去青楼!”

  “切,洁身自好?算了吧!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一天都泡在赌场里,现在跟我谈什么洁身自好,你不觉得太虚伪了吗?”

  “……好。”祁非妥协了:“下不为例!”

  “走吧!别说什么下不为例,小心真香!”风清末径直向前走去。没有看祁非一眼,可是她想都想得出来此时他的脸该有多么精彩。

  远处,正有一大群人不知围着什么,热闹非凡。

  祁非和风清末凑近一看,原是个说书人。

  那说书人正在讲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只是这故事情节……似乎有些熟悉,祁非和风清末对望了一眼,总觉得听过这个故事,但他们没有再细想。

  “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 等到我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如果上天能够给我一个再来一次的机会, 我会对那个女孩子说三个字……”那说书人说的起劲。

  这!这不是……!

  祁非想都没想就不假思索地接了下去:“我爱你! 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一个期限, 我希望是……一万年!”

  那说书人愣住了,朝祁非这边看来。

  风清末也愣住了,她怎么感觉闻到了一股腐味呢?……

  说书人遣散了人群,朝两人走来。

  他似乎还有些疑问,试探道:“you jump……”

  “I jump!”祁非对答如流。

  “亲人!”两人相拥而泣……

  “……哎,你们两个,好歹是男的,在大街上这么搂搂抱抱的不太好吧……”风清末实在是看不下去。

  说书人看了她一眼:“你谁啊,我干什么关你什么事啊。”

  ……风清末的小宇宙要爆发了:“哎,拜托,请你搞搞清楚!要不是看你也是穿越来的,你以为我会在这里看你们上演《大话西游》和《泰坦尼克号》啊!简直毁原著!”

  “哦~原来是同行啊,你们来这儿几年了啊?”说书人与祁非分开了。

  “几年?几天还差不多!”虽然说书人的态度变好了一点,但是风清末的气还是没有消:“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

  “哼,第一,我不叫喂,我叫江航!”江航傲娇地别过头。

  戏精一个……风清末翻了个白眼:“我是风清末,他是祁非,其他的咱们到酒楼里说吧。”她环顾四周,这大街上确实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三人走进了酒楼,经过一番沟通,大家也基本上互相了解了。

  原来江航当年是溺水而死才穿越的,只不过他和另外五人不同,他是一个人穿越的,既没有同伴,也没有任务和重生的机会,永远也回不去。

  “你还见过其他穿越来的人么?”风清末若有所思。

  “除了你们就没有了。”江航答道。

  “你真是可怜啊,不能重生了吗?”祁非突然产生了同情之心。

  “不能啊,不过我觉得挺好的,我在这里又有钱,又没烦恼,比在现代好多了!”江航似乎对这个话题不甚在乎,抿了一口茶。

  “江航,既然你在这里已经三年了,那你知道凌空学院吗?”风清末没有忘记正事。

  “凌空学院啊,那是你们的任务对吧。这我倒是知道的。那凌空学院是修仙的学院,就在凌空山。我这些年。将这朝煌大陆几乎逛了个遍,但那凌空山我还真没去过,这回就跟你们一起吧。

  “嗯……也好,毕竟你来这三年了,经验也比我们丰富得多。”风清末对着江航微微点了下头,继续说:“今天本来是出来探查的,既然已经得到了我们想要的消息,就先回李府吧。只是可惜啦,你没去成青楼啊。”

  祁飞瞪了一眼风清末,没说话。

  “明天一早我们就得出发,不然不仅会拖累小墨团他们,我们自身也难保。”风清末回了个眼神。

  “没看出来嘛,你的思维倒还缜密。”江航玩味一笑。

  “呵呵。”她转头笑了两声,打算起身。

  “哎对了,为什么你一直拿着一串糖葫芦呢?”江航其实垂涎那串色泽鲜艳的糖葫芦很久了。

  “哦这个啊。”风清末看了一下糖葫芦:“这是我的打怪装备啊。”

  “……哇哦,那还真是一个别致的小东西呢……”江航尴尬地笑了笑。

  祁非盯着那串糖葫芦,发现了些不对劲:“咦,我记得你吃了好几个糖葫芦,还被那侍卫也打掉一个,这数量怎么没少呢?”

  “你觉得,只是一串普通的糖葫芦会被放在暗阁吗?就算是,那么久了也该坏了。但它依旧色泽鲜亮,滋味甜美。小墨团说了,这是防止被困在暗阁,饿了准备的。一串糖葫芦又怎么能够扛饿呢。”她开门往外走:“不会自动补充弹药的枪支我才不要呢。”说罢,她消失在门外。

  江航看了看愣在原地的祁非,边笑边摇头:“唉,兄弟,跟她比,你怕不是抖M吧……”他也走出了门,留下祁非一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回到李府后。金洛就觉得心里有些怪怪的,他闭眼冥想了一会儿,可还是无济于事。

  小洛洛……小洛洛…

  风清末的话一直在他耳边环绕着。

  “我……这是怎么了?”金洛坐在屋顶上,看着整个城。他的脸红了起来,眼前不断浮现着那个人……他盯着天空了一会儿又垂下头去,只不过是两面而已,甚至都算不上两面啊……

  金洛?这时风清末三人已经回到李府,她抬头看见了屋顶上的少年。

  “金洛!你站那么高干什么!”

  “啊?”金洛听到了声音,心中一颤,便摔了下去,眼看就要砸中风清末。

  完了完了,这回惨了,平时不都是女的摔下来,男的接吗?这回怎么反转了……再见了,这美好的世界……风清末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闭上眼就等待“彗星砸地球”

  可沉重感并没有如期而至,她被人推开了,她睁开眼,发现竟是夏霖叶。而金洛也并没有重重摔下来,而是轻盈地缓缓落地。

  “夏……夏霖叶?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你还真想上演“彗星撞地球”啊?”夏霖叶看了看她。

  “……多谢。”风清末有些尴尬,却立马想到了一件事:“你还说!我跟你说,你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去刘府逞英雄。怎么,要不改叫你夏大侠?功夫不到家,还非要扶贫济困,初入社会的热血青年啊?!”

  “我……”夏霖叶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风小姐说的是,夏公子,你的确不应该如此冲动。以免引火上身。”金洛走近,拍了拍身上的尘埃:“抱歉,风小姐,刚才多有得罪……”他对着风清末行了个礼。

  “无妨,对了金洛,明日我们便要启程离开了,所以先来跟你道个别。”风清末转向他。

  “明日吗?”金洛有些诧异:“不会太仓促了吗?”

  “不会,总呆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我们要去凌空学院。”

  “对,那是我们最初的任务。你们为了救我耽搁了,现在也该把这事提上日程了。”夏霖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可思议的群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可思议的群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