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缘奈何,情也奈何

若水浮游2020-03-17 21:562,194

  第八章 缘奈何,情也奈何

  
“妖灵?什么样的妖灵?”白洛河问道


  夏降:“不愿往生,洛水河畔”

  
白洛河低笑:“原来是他。”


  穿过一路荆棘,烟雾缭绕,周身一股阴寒之地,时有几声鸦啼。

  
两名鬼灵差驻守在此处,见地仙到此,均拜候。洛水河界,亡灵恣意,唯独一人,红衣少年时隐时现靠在枯树,仿佛在冥想着什么。

  
白洛河:“百年痴怨,当真如此固着吗


  亡灵不答


  白洛河:“我前几日寻到一妖刀,名为灼血刀,此刀由来便是你……”

  
亡灵微微睁开红眸,看向与他说话之人。


  白洛河:“我知你无法说话,手脚均不能动,妖丹被毁,可叹我一界地仙,却也有无能为力之时,那些事情终究逃不开,躲不掉,该来的不该来的,也终有一天将惨淡的面对,不管是你还是……”

  白洛河看着他红眸之处血泪滴落。无法发出声音的哽咽声音,当真刺耳。


  夜初澜:“红秋?”

  
白洛河此时看向他问道:“你知道他?”


  夜初澜:“不认识,只是早些时候我父王谈起过。我不确定是不是他。

  ”
白洛河:““脏脏,哦,不是,夜初澜””

  白洛河与他猫形态的日子过久了,真当是一时改不掉名字,看到他眼神躲闪时,便也知道离开改口。

  
“不妨说来听听”

  
夜初澜:“这件事有七百年余了,妖界那时狼妖为首的妖族,势力庞大,其中皆以北部炽烈州楚天为尊,传闻他喜好男色与第一将领红秋整日缠绵床榻,对红秋喜爱至级,却世事难以预料,不知什么原因,楚天竟将最宠爱的红秋拔其舌,挑其经,断其络,甚至连红秋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便是将他的妖丹摧毁,成为一个废物。”

  
夜初澜轻叹道:“红秋未是女儿郎,偏似女儿更一筹,楚天一见入倾心,缘奈何,情也奈何。这便是当时妖界街头巷尾所传之事,其中缘由,谁也不知。”

  
夏降:“不知你是?”


  白洛河一时语噻道:“……无意之中结交的挚友——夜初澜。”


  夏降没有再多问,便看向了枯树下哽咽声刺耳的红秋,往昔少年,不堪回首。

  
白洛河:“我想,夜兄说的那个人,应该是红秋了,听药医仙说,此妖七百年前就一直在这里,不愿往生,停留在这孤寒之地,一身痴念洗不散,却也是谁也不知。”


  夏降:“那地仙所查之事恐怕也要就此止步了”


  白洛河笑道:“那可未必,七百年前之事,自是去问七百年前之人,我们茫茫地狱不就有很多吗,打听打听,陈芝麻烂骨头之事都能给挖出来。何况,现成的就有一个”

  
夏降顿时明了道:“我竟然忘了那个病娇,哦,在下一时嘴快,说错了,应当尊称药医仙。”


  白洛河望向红秋,只觉得此妖着实让人可悲,真想知道他到底为何这样?
十多年前,当白洛河第一次掌管地狱,看见此妖,心生怜悯,便施展不来云法,且为他遮风挡雨,想来这人世间爱恨嗔痴念,也终抵不过似水流年,也许过上个几年,或几十年,甚至几百年几千年,什么都会散去。


  罢了,几人前去太幽谷——药医仙的住所。


  没见过药医仙的鬼灵差,皆以为,药医仙是一位花白发的老妖怪,真正能见到的没几人,墨发披散,淡青色衣袍,腰带松松垮垮,病态色的脸,整个人显得憔悴,看上去不过30岁上下,当真应了夏降说的那般——“病娇”。

  此时他正在林中蹲下研究一束草药。

  
“你们几个小子,来这作甚?”

  
夏降:“药医仙,找你当然有事了。”


  白洛河:“呦,老兄,您这忙着呢?”


  药医仙:“你眼睛是瞎了?,所以找我看病的???”


  这要是论起谁嘴巴最毒蛇,白洛河绝不会妄自称第一,真担心哪一天这病娇找自己个不痛快。

  
白洛河:“瞧瞧你,本地仙向你打听个事,毕竟这七百年前之人,通晓人间百事,还这么法力通天的,药术能起死回天的妖,也就只有你了嘛!这不,连我都甘拜下风”白洛河摇头作揖,好一番君子做派。堵的这位病娇暂且放下姿态。


  药医仙:“何事?”


  白洛河:“红秋灼血刀”


  药医仙听后轻笑一声,一扬袖袍,走进太幽谷内竹林小舍,盘腿而坐缓缓道:“这灼血刀,乃是一把妖刀,你们想知道的是什么?”


  白洛河:“灼血刀,来自一位叫红秋的妖灵,但现在,这把刀竟出现在人界,我想知道,持有这把妖刀的是谁?”


  药医仙:“七百年前一桩破事而已,至于这妖刀,红秋死后,自然是落入楚天之手,毕竟嘛,也曾是宠爱过的人”药医仙哼笑几声。
“

  后来,南部历次州为首的颜韵和北部炽烈州为首的楚天发生内战,在此期间,传闻妖族内一把妖刀丢失,那便是灼血刀。此后,楚天战败,颜韵夺其所有,将楚天关押至天雷地,日日饱受雷击之苦,承受妖力流窜肆虐……还听说,要把楚天折磨的生不如死。而你说的那把灼血刀,它在什么地方出现都有可能,却唯独不可能出现在人间。


  白洛河问道:“此话怎讲?”


  没等药医仙回答,坐在白洛河身边的夜初澜开口道:“因为此刀来自妖族,七百年前,人界绝不可能踏足妖界之地,否则便没有了吴圩子的庇护,成为妖的腹中之物。”

  夜初澜说完便看向药医仙道:“我想您已经知道这把妖刀来处了”


  药医仙轻笑着看了看他,没有回答。

  
白洛河:“地狱公府!”


  药医仙哼笑道:“看来还是有点脑子。”

  
白洛河轻佻道:“多谢”,说完便起身向夏降说道调查地狱公府鬼灵差。

  
三人离开太幽谷后,夏降随即将万名鬼灵差诏令至尾生殿外,命通灵鬼前来清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仙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仙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