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我忍,我继续忍
追梦的小男孩2020-03-23 09:412,181

  最漫长的事情莫过于守株待兔。

  我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电梯的出口,就这么看着,一直这么看着。

  直到现在我始终不愿意相信吴莫愁会把我绿了,我仍然对吴莫愁留着最后一丝的希望。不希望我脑海中的画面出现。

  我不敢想像,如果走下来的吴莫愁和那个男子亲昵的走下来,我会不会控制住我心里的情绪。

  一旦我的情绪不受控制,那么我那可怜聪明的孩子该怎么办,他还那么小,又那么的懂事。

  一分一秒都这不断的折磨我,一分一秒也都是煎熬。

  看看时间,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想必他们该做的的事情也已经做完,也是时候下来了,我下意识的摸一把我藏在衣服里的菜刀,按捺着自己的情绪。

  终于。

  终于我不想出现的画面还是出现了,吴莫愁从电梯口出来了,当然她不是一个人,手里还挽着一个陌生男子手臂,非常的亲昵。

  三十岁的吴莫愁,岁月似乎对她透着特殊的照顾,脸蛋还是那般的清纯,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袭的黑色的职业装,显得格外的诱惑。将她的身材完美的包裹着,呼之欲出。

  衣服上的褶皱因说明了一切,这一定是大战之后留下的证据。

  吴莫愁,这个自己深爱的女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绿了。

  这个原本只是属于我的女人,现在却成了别人的玩物,我的心已经彻底的凉了,全是不自主的哆嗦着。

  他们真专注着他们的卿卿我我,一边走一边打情骂俏。

  每一句情话,每一声娇笑,此时此刻都像是一把尖刀刺进我的心脏。

  刺的支离破碎。难以复原的那种。

  我的内心在挣扎,拼命的挣扎,一边是晓波可爱的笑容,一边是吴莫愁出轨的恶行。两股力量在我的脑子里僵持不下。

  冲动是魔鬼,可是面对这样的事情,要是不冲动,那我还是男人吗?

  答案一目了然。

  顾不了这么多了,我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将这两个奸夫淫妇砍死街头,可是就当我冲出去的时候,吴莫愁已经钻进了一辆法拉利跑车之中,想追已经来不及了,我只是依稀记得车牌号。

  眼睁睁的看着这两个奸夫淫妇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我是多么的无奈,长叹一声之后,我的怒火已经消了一些,拿出电话,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给吴莫愁打了个电话。

  嘟嘟几声之后,电话接通了。

  “我不是说了吗?这段时间不要老烦我,我工作很忙!”电话里传来了吴莫愁不耐烦的声音。

  哼,你当然很忙,你忙着怎么绿老子吗?

  我不禁暗自嘲讽着,但是嘴里还说假装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说道:“晓波想你了,你能不能回家一趟!”

  “额……我看看下午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我就回去,没事我就挂了……”话音未落,电话里传来挂断声音。

  挂点电话之后,我有回到了残酷的现实当中,此时我心里暗自决定,我一定要报复吴莫愁,心中一个简单粗暴的计划已经形成了。

  骑上我的小电驴,急忙赶回家。

  回家准备着我的报复行动!

  回到家中,我紧锣密鼓的布置着,心里发誓一定要让这个绿了的贱人付出血的代价。

  布置好一切之后,我将晓波轰睡着了,我不能让他看见我如此血腥的一面。

  下午五点十分。

  我的电话终于想起来了,屏幕上显示三个大字:吴莫愁。

  在此之前这个备注并不是吴莫愁,而是老婆,这个备注也是在刚才改了过来的。

  接还是不接呢?我此生内心十分的纠结。

  最终我还是接了了,电话里响起一道甜美的声音,要是以前我会很享受这种声音,但是此时此刻我感到十分的恶性,真TM的恶心。

  因为这个甜美声音的主人,在几个小时之前,整个别人干着某种龌蹉的事情。

  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里的扭曲,似乎从刚才开始,吴莫愁做的每一件事情都让我感觉到恶心想吐,听到他的声音总会不经意的响起她和他卿卿我我的画面。

  然后是愤怒,怒火中烧。

  我最终还是接了电话。

  “你在干么呢?你要是再晚点接,我可就回去了!”吴莫愁的声音之中还是那么的高冷,更多的是不耐烦,仿佛这个家已经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我就更不用说了。

  “我刚刚哄晓波睡着,你进来吧!”我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笑着说道。

  “我没带钥匙,我就在门口,赶紧开门!”

  她来了,她真的来了。

  我一个将最备好的菜刀藏在袖口里,准备在她进门之后,血溅五步。

  我深吸一口凉气,轻轻的给她把门打开。

  说时迟那时快,身后突然传来了晓波的声音:“爸爸,是不是妈妈回来了!”

  没错,是晓波的声音,也是他的声音让我放下了屠刀,心里的理智告诉我,杀了吴莫愁明显不是一个名字的选择。

  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犯法的,如果我被关进黑黢黢的房子里,我的晓波谁来照顾。

  他还是一个九岁的孩子,他还能么小,那么聪明。

  我现在依旧庆幸晓波没有睡着,也庆幸自己当时克制了自己的冲动的行为,要不然我现在也不会这么美好了。

  但是出轨是每个男人女人的底线,这么忍气吞声明显不是一个男人或者女人该有的想法。

  古人有云:与杀人相比,诛心才是最高的境界。我要让她身败名裂,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打定主意之后,我立即开始演戏,收拾好心情对吴莫愁说道:“你来了,晓波叫你呢,你去陪陪她吧!”

  “晓波,听说你想我了?”吴莫愁的良心到底没有完全的泯灭,走过去抱着晓波问道。

  晓波没有回答,而是看了我一眼,似乎在向我寻求答案,我现在点点头之后,晓波才说道:“是呀,晓波很久没有见妈妈了!好想你!”

  不愧是我的儿子,得到了我的真传,演技也是一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之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之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