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突如其来的未婚妻
Gabrielle2020-03-22 20:161,615

  最近啊江南机车厂全体工人都热议的话题一定是那常汉卿和金灿烂,一个是资本家的后代,一个是抗美援朝的女英雄,居然能在一次拆雷后产生了爱情的火花,别说这阶级不同,就是那常汉卿的大姐汉坤也肯定百般阻挠。

  小白楼里汉坤打扮得比平时的她更精神,“虞姐,准备出门去火车站接人啦!”

  “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我也不想汉卿那么早结婚,但是不这么做,他可就会娶了那个用刺枪把他从床上挑下来的女土匪啊,这次来的方蕾是个混血,妈妈和我们一样祖辈经商,爸爸是美国的商人,她的文化肯定是合格的,要是汉卿真的惹上什么事,我们也随时能走。”

  还没等出门呢,就看到状元路上驶来了一辆林肯车,这种东西在这地方也不常见,想也知道是谁来了,一向对这种场景身经百战的汉坤赶忙拉着虞姐,走到院子门口。

  车上下来了一对母女,看上去都是气质出众的。母亲穿着旗袍,颇有老上海的风情,女儿呢,则穿了一件白色短款小洋裙,衬的她本就白的肤色更红润,同时把腿修饰得像两根精巧的木桌腿,看不见一点瑕疵。

  不用说,汉坤对这一定是满意的,甚至超出了她的预想,可还没能她招手,方蕾就先来了句:“Hallo,想必你就是大姐了,你本人比褪色的照片好看多了,我到时候送你一个相机,在这是买不到的。”

  汉坤显得有些尴尬,不过更多的,是被眼前的准弟媳的礼仪所打动。

  “那大姐,汉卿在吗?我想见见他。”

  “哦,他在厂里,要不我送你去吧。”连平时一向犀利的汉坤竟也愣了几秒,不过是因为她突然反应过来嫁女儿那么重要的事情,方蕾的父亲居然没有来,但也没多想。

  “不用麻烦了大姐,我还得去旅店放行李呢。”

  在一旁安静的母亲却发话了:“我的女儿怎么能嫁人时还住旅店,汉坤女士,能请你安排一间房间给我们吗?”

  方蕾本人倒是一直推辞着,可这母亲倒是激动得不知是嫁女儿还是嫁她,最后,将方蕾的房间暂时安排在小白楼的侧楼,就是苏联专家住的地方,母亲留下布置,方蕾一个人去厂里见汉卿。

  江南机车厂此时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过了冬天蜷缩在衣服不与外界交往的生活,厂工们当然对此时的新事物更加有关注力。

  方蕾走过大门,踏着小皮鞋,撩了一下那天生的金色卷发,漏出了被头发闷红的耳朵,耳根的香水味正好传到政治部前去开会的队伍里,几乎所有男职工都被眼前这个不同于厂里穿宽大工作服,面色黝黑的女人不同的女人吸引,谈论着她是谁又来干什么。

  方蕾走向前,问了一句:“请问,电力机车组的常汉卿在哪里。”

  一群男人争先为她指路,要不是要开会,一定会有人乐意背着她去,他们似乎把前几个月他们还围观的白厂花也抛在了脑后。

  方蕾顺着他们指的路走,却又发现了一个新的岔路口,果然,刚才的男人都是为了聊天指路,根本没有想着真正的帮她找到。她正纠结时,一旁大楼走下了一个穿着中山装,夹着皮包的男人——冯仕高。

  她小跑着走上前,“请问,电力机车组的常汉卿在哪里?”

  冯仕高现在可是听到这名字就上火,毕竟他才是灿烂最先遇到的人,也是他把金灿烂弄到厂里来的,却被一个他认为的资产阶级弟子领先,他从小就是不服输的人。

  “你是他的什么人?”这句话是冯仕高极度不想回答,又不能失态的情况下憋出来的。

  “我…。。,我是他的未婚妻。”

  冯仕高心想,好个常汉卿,已经和别人订婚,还揪着灿烂不放。看着眼前这个女子,他又才突然意识到,洋装配皮包,也许这是常汉坤替常汉卿找的女人,这是个既不伤灿烂的心,又能赢回灿烂的好方法,他要撮合常汉卿和她结婚。

  “我带你去吧!”冯仕高表现出少有的热情,这几乎只对灿烂和领导表现过。

  方蕾被冯仕高带到了电力机车生产厂的门口,冯仕高才说:“就是这儿了,他就在里面,我还得开会,先走了。”

  “那真是谢谢你啊,要开会还带我来,告诉我你的名字吧,以后相处的日子还多,我叫方蕾。”

  先前还热情的冯仕高,却只是背对着方蕾,冷冰冰得说了句:“冯仕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何必静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灿烂何必静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