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相思
默写全文2020-03-31 13:402,329

  一个白色的身影霎那间倒在地上,血染红了她的衣裳。曲天泽和李承鄞疯了似的驾马冲向小枫。“不…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李承鄞用手紧紧捂住她脖子的伤口,可血还是发疯般往外流,像当初小枫努力逃离他那样“不可强求啊”万佛寺和尚的话浮在李承鄞脑海中。小枫用残存的一丝力气,抚摸李承鄞慌张、惊惶、流泪的脸“原来那只狐狸没有等到他的姑娘。”手落了,音停了,世界静了……

  曲天泽红着眼冲上前一步,推开来不及反应的李承鄞,抱住他最疼爱的妹妹走了。

  李承鄞大喊大叫,哭着想要冲出去找小枫,拉住她,让她别丢下自己离开,可不知怎的,咚的一声,天昏地暗,李承鄞只模糊听见有人在叫“殿下!殿下!”

  天高地阔,湛蓝的天空与柔和的黄沙应和,惟有远处一位红衣少女是那样显眼。宛若星河的眼睛让人挪不开目,精致的鼻子下是粉红的小嘴。少女的脸上写着焦急,像是等某个在路上的情郎。“小枫…小枫…别离开我,不要!”李承鄞猛的睁开眼,额上冒着细细的汗珠。

  “太子殿下醒了,快请太医”站在一旁的时恩欣喜地吩咐人去请太医,自己掀开塌边的白纱轻声道“殿下,您可终于醒了,从西洲到上京城您整整昏迷了七天,太医说您是被刺激到了,急火攻心才……”没等时恩说完李承鄞急急地问“小枫呢?啊?我怎么没见她,你快说小枫在那里?”没等时恩回答裴照便来了。

  “殿下……”裴照作揖,依旧面无表情。

  “阿照,你来的正好。我问你,小枫她在哪里?你快回答我”李承鄞下榻,抓住裴照的手臂。

  “殿下,太子妃她……”

  “太子妃她怎么了?”李承鄞等不及了。

  “太子妃她在西洲与豊朝交战的战场上自刎了,尸体被西洲王抱走了……”裴照的眉毛动了一下

  自刎,尸体……李承鄞回忆着“不,这不可能,小枫不可能离开我的!”李承鄞后退几步,满脸的不可置信。

  “阿照,你告诉我,你是骗我的,你告诉我真相,小枫没有死,我绝对不会怪你的…”久睡初醒,他沙哑的声音还有些颤抖。

  太医来了,刚踏进门。突然,李承鄞喷出了血,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呼声一片。

  一天之后,李承鄞在内殿十分平静地醒来,虽比一天前安稳,却不由得叫人担忧。这期间曹芨(ji二声,是皇帝身边的公公,皇帝生病了)来探望时,他也只是淡淡回应并未有太多表示。

  “殿下啊,您怎么总是不说话,您老憋着也不是办法。要不奴才伺候您出去散散心?湖边的花都开了,十分好看呢!”

  “不用了,你退下吧,我乏了。”说罢,李承鄞便躺下,整了整被子,佯装睡着了。待听见时恩的脚步声渐渐消失,才睁开眼,望着上空,静静回忆…

  那时就是在这张床上,他教她亲吻,他仍然记得她那时的吻那样青涩,自己那样激动,又怨那温热只有片刻停留。又想起自己扯坏她衣带,她衣衫不整地落荒而逃……李承鄞不禁发笑,却又冷笑。洛熙与裴照被赐婚后,自己还意气风发地说‘我偏不与她相敬如宾,我要与她情深意长,相爱相亲‘自己还不知那是小枫最后的时光,自己从未向她表露丝毫爱意,还妄想与她相爱相亲。可若是自己先恢复记忆,他与她的结局会不会不一样,会不会可以让他永永远远守护她,爱她,与她共同赏这昌盛繁华的天下。想到这里,李承鄞的心越发痛,像万剑穿透一般,呼吸不过…

  两个月后。

  经太医的调理,李承鄞的身体慢慢恢复,开始处理政务,日日得空便照料皇帝与太皇太后,无人不赞他李承鄞的能力,无人不传他李承鄞的美名。

  一位美名远扬的贤明太子,哪一家的小姐不企盼嫁给这样一位俊俏郎君?可听闻他并无断袖之癖,却不近女色,除三年前不受待见的太子妃,不知何故吊死的赵良娣及去世的绪宝林,从未纳妃再娶。再加上一个月前,太皇太后孙侄女的女儿,镇国大将军的千金杜青婼一进宫便瞧上了李承鄞,日日都假装偶遇太子,没成想李承鄞在五天后一声不吭地让太皇太后给杜青婼赐了婚。从此,多少名门闺秀望而却步,只能远远观望。

  或许只有永娘和裴照知道,他只是在思念那个给他带来所有光亮的西洲九公主,他的结发妻子,他的曲小枫。

  “说不定过几年,小枫气消了,他就会回来继续当我的太子妃。你说是不是时恩?”李承鄞望着自己曾经救过她的湖面说。

  “殿下,太子妃她……已经走了”时恩小心翼翼的回答。

  所有人都认为她死了,可李承鄞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小枫只是生他的气,联合她兄长骗自己。说不定她现在正在西洲哪个地方一边快活,一边听着自己的惨状发笑。他一定会将她找回来。

  夜冰凉如水,高挂空中的月牙儿苍白无力,连柔美的月光都变得凉薄无比。许久无人居住的承恩殿与往日别无二致,只是没有她倩影的出现,只有庄严肃穆、死气沉沉。

  李承鄞身着青碧色华服,衣服上的金线像星星般在月色下熠熠发光,明明是俊美的俏脸却显得行眠立盹。他朝承恩正殿走来,可在快要进去时顿了顿步子,眼睛猛的睁大又缓缓垂下藏住了眸底的落寞。

  他没有进去,只是坐在殿前冰凉的台阶上,看着她从前瞧过的、摸过的一切。

  “参见太子殿下。这么晚了,殿下怎的在这里?”永娘提着宫灯走来。虽是问句,语气却异常平淡。永娘也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在承恩殿遇见李承鄞了,自然见怪不怪。这只是依着往日回答罢了。

  “嗯。”李承鄞欠了欠身,有离开之意。

  “太子妃殿下已故,太子殿下莫要伤怀。”永娘知道,李承鄞是在思念小枫。

  “哼…”他冷笑,他们都这样觉得他的小枫没了,“小枫没有故去,我怎会伤怀。”

  “是啊,奴婢也不愿相信她就那么走了。”永娘道。

  “好生照看太子妃的承恩殿。”李承鄞见她面露伤心之色,也不再追究,往自己的寝殿去了。

  “奴婢谨遵殿下旨意。”永娘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宫里飘荡。

  夜继续孤独,人,也继续孤独……

  (本章完,敬请期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宫【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宫【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