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追逐
默写全文2020-06-14 08:584,467

  “陛下!”

  这一声让李承鄞身边的人散开,惊异地看着他,从头到脚地打量这个被叫“陛下”的男子。

  可李承鄞没有理会这些,他狂奔向那家乐器铺。

  只是一瞬间的事,为什么方才却需要他费那么大的劲?

  “老板!”

  李承鄞冲铺里的人大叫。

  “刚…刚才那个红衣服的姑娘呢?你知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快说啊!”

  那人被李承鄞吼得愣了愣,径直走出来。

  “这位公子,您有什么事?”

  李承鄞受不了他那么磨叽。

  “阿舟!给我审他!”

  江晚舟与这里的官员奔向李承鄞。

  “大……大人。”

  那商铺老板见到官员便知道自己有麻烦了,吓得跪倒地上。

  “这乃是天朝皇帝,尔等怎如此无礼!”

  一听这话,刚才不少阻挠李承鄞的人都感紧跪下。

  “我再问你一遍,刚才那个红衣少女去哪里了?”

  “陛……陛下,贱民真的不知道那姑娘去哪里了,她只是在本店买了一支筚篥便往西去了,其余的贱民一概不知。陛下恕罪啊!”

  “陛下,您要寻谁?微臣必全力以赴找寻。”

  江晚舟见李承鄞向西跑去,紧随其后,唯恐像刚才那样出什么乱子。

  这虽是个小城,可路却弯弯绕绕,分叉也是极多,搞得李承鄞晕头转向,总要抉择出选哪条路。

  或许她走的不是这条路……那个姑娘会不会不是她…………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即使李承鄞想寻到小枫,可这一系列“有可能”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

  可那的的确确就是小枫,他不会认错,绝对不会。

  “陛下!让臣好找……”

  江晚舟到底是训练有素,跟着李承鄞狂奔这么久,连气都没有喘。

  “阿舟……回去罢。”

  李承鄞转身要走,江晚舟看见他的眼睛是红的,皮肤也被从身边呼啸而过的疾风扇红。江晚舟不知道为什么陛下刚才那么执着,现在却又放弃。江晚舟他的陛下产生了太多太多的疑惑。

  看起来心灰意冷的李承鄞走在回队伍的路上。他狂奔的时候那里顾得上记路,现在在这百折千回的巷子中踌躇。

  这路可不就跟他现在的内心一样复杂吗?不知如何选择。

  可总有那个念头为自己指明方向,虽然他不知道是否正确,但是自己就像一个虔诚的信徒,对神的指引不假思索。他的内心认为:不论怎样,这是对的。不过这个“神”确实让自己看见了“看起来”活蹦乱跳、完好无缺的小枫。

  一番内心纠结,李承鄞凭直觉和那个念头在巷子里穿梭,江晚舟一言不发地跟着。

  “阿浠,你说我刚刚吹的筚篥好听吗?”

  “只要是公主吹的,都是顶好听的。可惜我不知道什么赞美的好词来夸赞公主。我回去一定多读书!”

  “哈哈!”

  李承鄞现在清楚地认识到,那个念头简直就是自己的神!因为他的小枫现在就在她面前与侍女谈笑风生。热烈的朱红占据了他的目之所及。李承鄞的笑容挤开了失落。

  江晚舟现在清楚地认识到,这个红衣少女就是陛下心心念念、为之疯魔的西洲九公主——曲小枫。容颜确实是万中挑一的。作为陛下最信任的近身护卫,他应该学会自己给自己下命令。陛下之前那么追,必将这九公主视作心头肉。万一这公主跑了,陛下再伤心就完了。

  江晚舟不动声色地在众人面前一点一点向九公主那里挪移、靠近。

  “小枫…… 。真的,是不是你?

  在江晚舟行动时,李承鄞开口了。李承鄞往前伸手,要去拉小枫。

  “李?”

  小枫的水眸闪过一缕惊惶之色,却又很快被诧异掩盖过去。

  “你是?你是谁!”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你肯定是装的!小枫!”

  李承鄞刚才因为小枫的闪躲没有拉上,现在直接凑到了小枫身边。

  “别过来!我可会武功,小心我揍你!”

  那个声音像小黄鹂的侍女挡在小枫身前,像极了那时的阿渡。总是将小枫小白兔似的护在身后。自己软萌萌的,却满脸凶气,倒叫人不禁发笑。

  四人看似僵持在这个巷子。

  小枫的眼睛咕噜咕噜的转,李承鄞一看就知道她在计划什么鬼点子,轻轻悄悄地改变着站位。

  她的小黄鹂拼了老命想冲出去,还是被江晚舟提溜着,动弹不得。

  “小枫,如果你现在想跟我走,我定会不离不弃,好好待你,曲天泽那里我会交代。”

  李承鄞扶着少女肩膀,犀利的眼睛对着她只有温柔。

  “如果……你不想跟我走……那就别让我再逮到你。”

  李承鄞手有细微颤抖。少女看得出,他的眼里是有渴求的。

  “我…我都不认识你!就算你是天神,我也不跟你走。你让这个人放开阿浠,不然我哥哥不会放过你!我哥哥可是西洲王!”

  李承鄞哂笑,放下手。

  “你定是装的,你的小计俩我怎么可能看不透?”

  李承鄞知道,他的小枫肯定是生他气了,现在还在报复他。

  “你不是原谅我了吗?你堂堂西洲九公主,怎么可以失信于人?”

  小枫也知道,这个死皮赖脸的李承鄞缠上自己了。

  李承鄞扭头对江晚舟说:

  “阿舟,你俩脸转过去,别教坏小孩子。”

  阿浠脸红着大叫“你要对我家公主做什么?不许动!”她的腿胡乱往李承鄞和江晚舟踢,可惜准头不好。

  江晚舟的耳朵也沾染了粉噗噗的颜色,可还是坚定地将阿浠的头强硬地扭过,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丝毫不顾这个软萌少女脖子疼的要死。

  少女见状,抓找空中准备逃,李承鄞一伸手便将她捞到了怀中。

  “你要干什么!”

  少女慌忙捂住嘴,声音朦朦胧胧的。

  李承鄞坏笑,脸一点一点凑近。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还能干什么?又或者你想让我干什么?”

  李承鄞环着少女腰的手一点一点收回,手完全不管用,软糯的身子贴上李承鄞。李承鄞也将少女摁在巷子的墙上。

  “你个色坯!”

  小枫想让头离李承鄞远点,可身后是硌人的墙。小枫当即明白李承鄞的意图。心里骂自己没脑子。天要绝我啊!虽然自己还爱着他,可这真是太可气了。

  李承鄞温热的呼吸让小枫的心跳加速。

  “你,在劫难逃!”

  少女惊了。这话在耳畔说完,热乎乎的。

  “嘶!你干嘛!”

  耳垂一阵痛感。这个死男人越来越不要脸了。

  少女别过的脸转回来,李承鄞又在她唇上落下浅浅一吻。刷的一下,天边的晚霞溜到了少女的面颊上,少女的容颜娇艳欲滴。

  “又不是没做过,羞什么?”

  做完坏事的李承鄞弹开,跟没事儿人一样,还不知羞耻地舔舔嘴唇。甜丝丝的。

  “你……你……”小枫都要气晕过去。

  江晚舟可算知道这陛下平时有多假正经了。

  小枫向前跨一大步,狠狠地踩了李承鄞一脚。笑容可掬,和善地看着硬憋的李承鄞。

  “阿舟……放了。”

  李承鄞还没有从疼痛感里缓过来。

  江晚舟略有惊异地松开阿浠,手和脸有几道轻轻的划痕。

  阿浠倒也知趣,没有再报复,感紧飞到小枫身边,查看小枫有没有受伤。

  “所以,你能不能放我们走?”

  “你说呢?”

  “我都已经出卖色相了!臭不要脸!”

  小枫开始用拳头使劲锤李承鄞,锤得李承鄞干咳几声。

  “阿舟,我们走吧。永宁他们该等急了。”

  李承鄞一脸受了情伤的委屈表情往巷子另一头走。

  江晚舟看见这个九公主一溜烟,头也不回地跑了。他第一次看见跟狗跑的一样快的女子。

  “陛下,你不是要将九公主留在身边吗?怎的放走了?”

  李承鄞知道小枫没在了,回归正常。还是那个生人勿近、高冷矜贵的豊朝皇帝。

  “你一会儿派人找几条狗,给狗闻这个。”

  李承鄞没看江晚舟,递过去一个小药包。江晚舟闻了一下,没有什么味道。

  “这种味道只有狗比较敏感,人什么都闻不到。”

  他知道,陛下在给他解释。

  “微臣遵命。”

  两个人走到了刚刚的市集,永宁和那个西洲官员在那个乐器铺前,急得团团转。

  永宁眼尖,拍了拍官员,引他看旁边巷口两个悠哉悠哉的男子。

  “请陛下恕罪。”

  那官员跪下。

  “朕无事,起身罢。”

  李承鄞用眼神示意永宁跟着自己,给这官员撂下一句话,径直走向车队。

  永宁端详她这皇兄。小枫故去后,从未见过他如此春光满面。

  “皇兄,你方才看见什么了?”

  “小枫。”

  永宁一惊,小枫怎么可能还在人世!但细细想来李承鄞不会这么轻浮,必定深思熟虑后才断定的。

  永宁没有再追问,中规中矩地上了暖轿。

  那官员恭送车队。

  刚才陛下不还是忧心忡忡吗?这么这么快就如此春风得意了?天子心海底针啊。

  不出一日李承鄞他们便到了西洲王城。

  曲天泽与西洲臣民在王城城门前迎接豊朝皇帝与永宁长公主。

  李承鄞见了大舅哥怎可能还那么高高在上?早就下了龙辇,步行向曲天泽走去。

  可这也不过热脸贴冷屁股。曲天泽当着西洲臣子的面不好发作,只端着豊朝盟国应有的态度,让人寻不出错处无可奈何,又让李承鄞膈应得不行,灿灿收了笑容。

  他自知罪孽深重,曲天泽没neng死他都是轻的。

  “曲兄。”

  “陛下……”哼,一上来就称兄道弟,脸皮真厚。

  “大婚的一切已准备妥当,就等四日后大婚典礼。劳烦陛下快马加鞭 ,亲走一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

  曲天泽的眉眼不似豊朝美男子的温润柔和,轮廓多了几分草原男儿的俊郎野性。虽然和李承鄞说话的时候不近人情,冷冷的,但还是让永宁趴在暖轿的窗户上全神贯注的望,一点眼神都不分给他身边的任何人。

  春熙看着永宁眼里的小星星和花痴样憋着笑,但还是发出了咯咯声。

  永宁见状与春熙打闹,两人在轿子里闹出的声响传到了曲天泽和李承鄞耳边。

  “长公主真是活泼可爱啊……Ken”

  曲天泽不知所措地摸了摸手,一脸尴尬。

  “是……是啊……”

  李承鄞附和。

  由于豊朝规定两个人成婚前五天不能见面,永宁一行便住在别宫,整日无所事事,倒是李承鄞一天不见人影,永宁只是偶尔看见李承鄞匆匆忙忙地身影从眼前掠过。

  李承鄞在快到西洲前三个时辰,得到了小枫所住别宫的确切位置,找到了守卫换岗松懈的时候。

  而之所以每日来去匆匆则是营造自己在西洲王宫里忙碌无暇的假象。就算曲天泽疑惑,又怎么可能去管这个灭自己阿翁全族、逼疯父王母后、辜负自己妹妹情意的白眼狼?

  如此一来,李承鄞出宫去偷看小枫便方便多了。不过这王宫里那所别宫不近,只前往就需要两个时辰,再加上提防各种暗哨、暗卫,李承鄞每天最多只能看小枫半个时辰。睡觉也只能稍微眯一会儿,天刚亮,就要开始掩人耳目。

  永宁总觉得今日与皇兄一起吃饭,他身上多了些脂粉气,眼睛下边白得吓人。永宁心里虽然嘟嘟囔囔,可吃饭倍儿香!李承鄞又哪里来的精力注意自己妹妹的小九九,这几天一共睡了不到三个时辰,任谁受得了啊?头早就昏昏沉沉,摇摇欲坠,李承鄞感觉自己的头下一秒就要栽进这盆鲫鱼汤里了。

  为了媳妇儿,拼了啊!

  五天一眨眼就过去了。

  永宁在自己宫里梳妆,李承鄞在宫外踱步。

  小枫会不会来呢?如果不来我得找个时间去看她啊!“这个曲天泽……”

  李承鄞漏了声,面部表情咬牙切齿。

  成亲典礼开始了,李承鄞坐在大殿之顶,作为自己妹妹和妹夫的“高堂”。汉礼毕,西洲的礼开始了。

  李承鄞看着他们地西洲成亲礼,不禁想起自己与小枫的第一次成亲……眼眶酸痛起来,心也绞痛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宫【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宫【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