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双》
是有在努力的duadua2020-03-22 12:564,718

  很烂。。不是恋爱文。

  愿意看就可以看看我文笔真的不行就是了。。

  很久之前的脑洞,改了点。

  能看完真的非常感谢(瘫倒)。

  ———

  “我给你我全部的信仰与忠诚。”

  “我本该属于你,”

  “也本当永远爱你。”

  1。

  “我回来啦!”林双笑嘻嘻的进了家门,随手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撂,蹦蹦跳跳的去向厨房。

  “赶紧洗洗手准备吃饭吧。”江楚端着盘子从厨房探出头来,语调平缓温和又融着一点如长辈般熟稔自然的宠溺。

  “好!”

  林双今年17岁。

  17岁,一个无比躁动的、不安的年纪,一个好像只差临门一脚就可以迈进另一个崭新世界的年纪。

  江楚,则是她17年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叛逆。

  “今天在学校过得开心吗?”江楚布着碗筷,垂着眼睛,像极了试图用提问来了解孩子的大家长。

  她撇撇嘴:“你别老这么跟我讲话,我可不想成天过得跟被爸妈看着似的,好不容易才住出来……”

  他颇有点哭笑不得的样子:“好好好,这不是找点话题跟你聊吗?”

  她咬着筷子含糊不清道: “能聊的可多了干嘛聊这个……哎?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些的呀?”

  她看见江楚端来的一桌子菜,个个都是她的心头好,眼中绿光大盛,像极了一头饿狠了的狼,说罢,不等人落座便开始狂吃海塞,半点没有要做一个花季美少女的自觉。

  他看着面前吃到只见头顶不见脸的小姑娘,室内昏黄的灯光落下,他眼里塞满了某种异样的情绪。

  过了会儿,眼见着林双都吃的七七八八了,他才有了动作,轻轻的在筷子上咬了一下,垂着眼,似是喟叹着:

  “我当然知道。”

  “你喜欢的东西,我怎么会不喜欢。”

  2。

  林双和江楚的认识是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夏天。

  她从手机上找了个附近评价看着还可以的糖水铺走了进去,随便点了个芋圆和炸鲜奶,坐在边缘处的高凳上百无聊赖的翻看着手机里的新闻。

  她向来都善于享受一个人的时光。

  “您的炸鲜奶,还有一份芋圆过会儿会为您送来。”属于男性低沉而平缓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啊谢谢。”她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轻声地道着谢。

  她又低下头去看手机,却忽然意识到面前这位店员似乎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又抬头欲问,她刚看见那人的脸,可还没等她张口,他却又转身离开了。

  “?emmmmm……今日份的迷惑没错了。”

  没过多久,刚刚那位“大迷惑”又被看着像是店长的人带着回来了:“不好意思小姐,我们店里芋圆的材料不够了,如果您还想要的话可能需要再稍等一会儿,如果不要的话我们会退款给您,实在不好意思,抱歉抱歉。” 她想着空调蹭的也差不多了,炸鲜奶也吃完了:“那就不要了,没关系的。”

  “好,谢谢谢谢,那麻烦您加一下我们店员的微信,他一会儿会把钱转给您的。”

  “好,没事。”

  兴许是太阳和空调一冷一热消磨了她的智商,她并没有想过为什么退款不能现金不是收银员退非要加一个服务员的微信,总而言之,这微信号就算是这么加上了,作为一个混迹qq的沙雕空友,她实在是没那么多时间去管微信,收过钱之后,“大迷惑”也依然躺在她除了亲戚还是亲戚的微信朋友列表里。

  3。

  后来的一切顺理成章,像一切恋爱故事里的那样。

  在游戏里遇见,聊天,熟悉,节日的祝福,礼物,约会,恋爱。

  他们在一切容易产生矛盾的问题中保持着高度的一致。

  他包容、理解、赞同她的所有。

  甚至有时候他们连一些极细小的习惯都极其相似。

  而他又能做到她所做不到的一切。

  林双17年的人生里从未与人相处得如此舒服。

  她已经彻底相信

  ——江楚是林双的命运。

  她也调侃过对方是不是学过心理,这样完全与她契合的伴侣,她本来是连做梦都不敢想的。

  那时江楚只垂眼看她,眼角一抹艳色在暧昧的空气里晕开,让细长的眼尾更加深邃,笑得迷人又危险。

  她满心欢喜的献出自己人生中第一次的亲吻。

  他的声音裹挟着滚烫的温度闯进她的耳蜗:

  “你是我无法逃离,无法背叛的命运。”

  4。

  林双今年20岁。

  这是她和江楚在一起的第四个年头。

  江楚陪着她渡过最困难的高考,她也越来越坚定他们奇迹般契合的爱情。

  大一大二学校要强制住宿,即使林双再不情愿也只能尊重学校的安排,但江楚仍然常来给她送饭或约她出去,开学不多久,整个寝室就都知道了林双那位相伴四年依然热情如初的忠犬男友。

  “哇靠靠靠我好羡慕,是我寡疯了吗呜呜呜呜我也想要男朋友”宿舍里的某位寡王选手如是嚎道。

  林双翻着手机相册,手指轻轻抚过照片里的那张脸,笑得幸福又充满怀念。

  你果然,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

  5。

  他们变得越来越像了 。

  除了生活习惯与观念,两人在外貌和气质上的转变都越来越明显地像对方靠近,以至于护士在喊病人家属时一度分不清到底是病人的女儿还是儿子。

  ——林双的父母出了车祸。

  她坐在手术室的外面,靠在江楚怀里,面色平静的吓人。

  林双这些年一直在外面与江楚住在一起,与父母的联系都淡了不少。

  可她从最开始就从未在乎过这双父母。

  “对不起我们……”“没关系的,谢谢。”她非常平静的说着让医生毛骨悚然的话。

  医生做手术这么多年,见过家属闹事的,悲痛欲绝的,当场昏过去的,连表面同情实际上幸灾乐祸的人都有,就是从来没见过手术失败还上赶着跟医生说没关系道谢的。

  这姑娘自己一个人来的医院,手术这么长时间也没见通知什么亲戚,多半是没什么亲近的。

  医生叹道,那她这么一孩子,估计还没上班,以后这一个人,可怎么过啊?

  6。

  林双7岁的时候上了小学。

  她穿着破旧,不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有一个会打扮,会每天给她梳好小巧漂亮的双马尾的妈妈。

  但她的妈妈会在她身上留下五颜六色的油彩,在衣服的下面,有红色,有青色,有紫色,交错纵横着。

  妈妈说这样的她才是漂亮的乖女孩。

  妈妈不希望别人也看见宝宝这么美的样子。

  她用一年四季的长长的衣袖和裤腿遮住美丽的、交错的颜色。

  这是她和妈妈的秘密。

  爸爸也很喜欢她。

  爸爸每天都和她一起睡觉,她抱住爸爸,爸爸告诉她,每个家里的乖女孩都是会和爸爸睡在一起的。

  爸爸说的对,她想。

  爸爸有时候会喝一种叫酒的东西,她没有喝过。

  但是爸爸每次喝完回来,她就会自己跑到小小的衣柜里,把自己锁起来,她从衣柜的门缝里偷偷向外看,看见爸爸给妈妈也涂上美丽的、交错的油彩。

  这样才是女儿的好妈妈。

  这样妈妈就和我一样漂亮了。

  她捂住自己的嘴,却并不把扬起的嘴角放下来。

  7。

  林双会做所有别的小孩做不到的事,除了做饭,她总是学不会这个,为此妈妈生过好多次气。

  她很难过,为什么她总是学不会呢,她要是会做饭,妈妈肯定就不会生她的气了呀。

  到底为什么呢?

  林双喜欢自己跟自己玩,所以班上的人都被她拒绝了,她只想自己一个人玩。

  到底为什么呢?

  林双并不知道,她永远都不知道。

  七岁的林双许了个愿望,她希望以后会有一个特别特别好的人能跟她玩的特别特别好。

  8。

  十七岁的林双实现了这个愿望,她有了一个叫江楚的、特别特别好的人,对她特别特别好。

  她还拿回了一沓子不知道写着些什么的白纸,和一堆瓶瓶罐罐的奇怪糖果。

  她不喜欢吃这些糖果,它们丑陋又苦涩,吃了它们,她就会有一段时间见不到江楚。

  林双不喜欢这样。

  林双扔掉了那堆写着奇怪的东西的纸,和那堆奇怪的糖果。

  这样,她就可以和江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了呀。

  9。

  江楚消失了。

  林双真的很害怕。

  她不想再变成曾经那个样子,她想要江楚陪着她,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江楚到底去哪里了?

  江楚难道不是上天给她的礼物吗?

  为什么这群奇怪的家伙总要这么看着她?

  她不想吃糖果,她不想见到那奇怪的、尖锐的、闪着寒光的东西。

  江楚为什么还不回来呢?

  她藏起了难吃的糖果,日复一日地祈祷着江楚能早点回来。

  10。

  “江楚!”他回来了!

  江楚站在白色的床边,垂眼看着她,用手背轻轻的蹭着她的脸,一如往常的温和:“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就乖乖睡觉,好不好。”

  “好!”她从不质疑江楚。

  ——

  从前有一个小女孩,她叫林又。

  她会做所有小孩做不到的事,却始终学不会做饭,是因为她的母亲总是那样责备她。

  她想告诉自己,母亲其实非常爱她,为什么母亲会责备她?一定是因为她不会做饭。

  她告诉自己,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林又很喜欢和别的小孩一起玩,但班上所有的小孩都拒绝了她,所以她只能自己一个人玩。

  她又告诉自己,你喜欢一个人玩,你拒绝了他们,这是你的错。

  一定是这样,一定是。

  后来这个小孩许了一个愿,她希望有一个人出现,能陪陪她。

  她的愿望实现了。

  林又有了另一个林又,所以,林又现在叫林双了。另一个林又不叫林又,叫江楚。

  江楚从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在那个地方,也有一个叫林又的小男孩,他许了一个能拥有另一个林又的愿望。

  他的愿望也实现了。

  11。

  “我们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我给你我全部的信仰与忠诚。”

  “我本该爱你。”

  “也本该属于你。”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

  “我爱你。”

  “你呢?”

  林双的眼里露出近乎痴迷的神色,“我爱你,我爱你,江楚、江楚我爱你……”

  “好,我知道了。”

  江楚笑得前所未有的艳丽。

  “告诉我,你愿意,将你的身心交付于我吗?”

  “我、我愿意!我愿意!”

  “乖女孩。”

  听到这句话,林双突然像是被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身体的颤抖与嘴中的重复骤然停止。

  “乖女孩。”

  从无数个幼小的噩梦中反复出现的声音再度响起,面前人的面容逐渐模糊,记忆里的父母、江楚,全都想不起他们的样子。

  只剩下一张脸倒映在她的眼睛里,一张跟她一模一样的,一张“林双”的脸。

  12。

  林双从那个奇怪的地方出来了。

  她没有回学校,她找了个房子住下。

  她为自己做好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垂眼看过一番后,笑得极为开怀。

  她留着一桌子的饭菜并没有动,披上外套,转身出门去了。

  ……

  世界依然日复一日的转动着。

  生与不生,

  死与不死,

  又有谁在乎呢。

  ——

  为了解释而产生的后续:

  其实这篇讲的不是什么病,我个人是设定的两个世界。

  就是两个世界相生相灭,林双在的世界是属于正面,江楚的世界是背面,背面的世界必须靠这掠夺到正面世界的人的身体,才能正大光明的活下去。

  这种设定应该写长一点会比较好展开解释但是我懒……

  所以故事其实是这样的

  林双被江楚定为掠夺身体的对象,她一直活在江楚编造的记忆里。

  后来是那个医生发现了不对,就劝林双去看看,江楚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彻底替换掉林双的存在,就让她去了。

  江楚给林双讲的和林双以为的都不是最真实的,江楚和林双从来都不是同一个人,他们相同的习惯和观念只是林双被那些编造的记忆塑造出的,江楚要让这个人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愿意将身体交付给她才行。况且如果江楚是来实现林双的愿望,那他嘴里那个小男孩“林又”的愿望就没有实现,这整个林又变林双就是个屁话。

  不过林双那时候的精神状态已经不对劲了,她想不了什么,她心甘情愿说“我愿意”,刚好让江楚得逞。

  emmmmmmbug应该挺多的,因为边写变改跟原来的大纲挺多不一样……

  也不知道写了干嘛来的反正是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随手的短篇集,性向不定预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随手的短篇集,性向不定预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