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朗基努斯之枪2020-07-10 09:028,831

  窗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声音,不断移动的声源在隔壁杜邦的房子前停止了。

  汤姆知道,这是杜邦开着他的那辆马自达车回来了。最近这个月,杜邦经常早出晚归,常常在临近晚上十点时才回来。

  汤姆回想起了杜邦的那张脸,他对这个人的印象可以简单的概括为深不可测四字。

  杜邦大概是在两个月前搬到了汤姆隔壁的那所空房子。房主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她曾当过汤姆三个月的邻居,之后就搬到了市区的其他地方去住。在她走后,这个叫杜邦的男人就以租户的身份搬了进来,和他一起搬过来的还有杜邦的那辆黑色马自达车。每次杜邦发动他的那台马自达时,汤姆就能透过窗玻璃听到那发动机的声音。后来他就靠着这声音判断杜邦回来的时间。

  最近这个月,尤其是这周,杜邦回来的都很晚。最早是晚上九点左右,最晚时甚至可以到十一点。汤姆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天上午九点从家走,中午十二点到两点在家呆两个小时后就走,之后会在下午六点钟回来。杜邦每天早上离开的都比汤姆更早,中午也不回来,晚上回来的一直都要比汤姆晚几个小时。

  汤姆并不知道杜邦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打从杜邦搬进来开始,他就没和对方说过几句话。他总是觉得那个神秘兮兮的家伙城府很深,并不是很好打交道,索性便不怎么和他来往。两个月过去了,他和杜邦最多只算是个点头之交,彼此之间或许连共同话题都找不到。

  汤姆没有再继续回想关于杜邦的事情。现在要到了晚上十点了,正是看晚间新闻的时候。他打开电视开关后,看到新闻上播报着这样一则消息:

  “本市最近发生了两起有着某种联系的凶杀案。第一位死者叫做凯特,今年24岁,是本市某私营企业的普通职员。她的尸体被发现于港区南部的一条排水沟内,死亡时间约为三天前,死因系冰锥刺穿内脏致死。死者的身上穿着一件黄色短袖T恤和蓝色牛仔裤,胸前放着一张硬纸片,上面有记号笔写的分数1/5。

  “第二位死者名字叫丽莎,今年23岁,是本市某大学的大四学生。她的尸体被发现于港区南部的一条公路边,死亡时间大概在36小时内,死因系死者遭冰锥刺穿心脏。尸体被发现时,有一张硬纸片放置于其身旁。和凯特案相似的是,纸片上写着一个分数2/5。”

  “真是可怕。”他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目前警方并未掌握到关于凶手的明确特征。在此警告广大女性朋友,夜里不要独自一人外出,更不要去到那些偏僻的地方。港区南部现已被警方标记为高度危险区域,请该区市民注意,若发现形迹可疑者,请及时与警方联系。”新闻主持人说出了这样一段话后,便开始播报下一则讯息。

  汤姆的住处正是在港区南部,也即是那个杀手活跃的地方。不过他本人是并不害怕这个杀人犯的。他有一把价格不菲的连发式微型手枪,小巧耐用而火力十足。他以前曾用这个小东西射杀了一只野猪。若是那个凶手敢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对他图谋不轨,他大可以在一开始的时候装作害怕的样子蹲在地上,然后悄悄的把手伸进裤兜里掏出枪就对着那个暴徒扫射。更何况这家伙搞不好根本就不带枪,也许他作案时只带了自己的那把冰锥呢!

  虽然汤姆这家伙平日里老实憨厚,但其实他内心深处也是喜欢想象一些猎奇变态的情节。出于道德和法律观念,他不肯也不想去犯罪,但在自己脑子里意淫一下还是说的过去的。他经常幻想自己是一个像开膛手杰克一样残忍的连环杀手,在月黑风高的夜晚专门杀害那些在街上搔首弄姿的妓女;有时他又把自己想象成受雇于某位黑帮大佬的职业刺客,专门去刺杀那些被雇主指明要求杀掉的家伙。每次在这种犯罪想象中,他就获得了一种无与伦比的满足感。这种通过想象获取的满足比一顿大餐来的还要丰盈。

  与那些喜欢侦探或犯罪故事的人一样,对于犯罪有关的事情,他有一种超出常人的敏锐嗅觉。刚才电视上关于那位杀手的新闻报道就勾起了他强烈的兴趣。根据新闻上的说法,这个杀手喜欢用冰锥作案,并且专门挑选年轻女子下手,在杀死对方后刻意在尸体旁留下一张写有一个分数的金属牌,选择的犯罪地点也都是在港区南部。那么可以从中得知的是,这个凶手必定是一个强壮的男人,而且他极有可能是一个相貌英俊的男子。因为在他行凶之时根本就没有被人发现,若是用冰锥刺死死者,必须要一击刺中要害才能快速致死,否则的话会让受害者有时间去大声呼喊,这样必然会引起他人注意。

  或者,他使用了类似乙醚的药物迷昏了对方。但这两种行为的实施必须要在极为接近死者的情况下才可行,要以受害人对凶手并没有太强的警惕为前提。若是他不是一个讨女人喜欢的家伙,在他接近受害女性的时候可能就会引起对方的警惕,甚至是招致受害人的大喊大叫,那样子的话也就不可能全身而退。

  汤姆又想到,这个对两名年轻女子下手的男人恐怕有仇女情节,兴许他以前被女人深深伤害过吧!他开始脑补起那个家伙的罗曼史,甚至开始想象那家伙因一个漂亮女人而坠入情网之后又遭到无情背叛的情节。也许他杀女人的动机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吧!汤姆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还没有和哪怕半个女人谈过恋爱,不由得感到悲哀。但这种瞬间的伤感很快便被分析案件本身给他带来的兴奋感淹没了。

  那个杀手在两次作案后,分别留下了写有“1/5”和“2/5”字样的硬纸牌,这应该是在警告别人自己会杀五个人。

  他在分析出了凶手可能具有的特征后,获得了一种巨大的成就感。他觉得自己若是真的去当个警察或许会比从事现在的工作更有前途。但当他看到自己肚子上那一大摊肥肉后,迅速的打消了这个可笑的念头。也许自己真正适合做的职业是去创作小说或是拍电影吧!他点了点头后,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走到床上睡觉了。

  当他第二天早晨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半。他按照自己一直以来的习惯行事,打开房门走到邮箱那里拿取今早的早报。他用面包片和火腿蔬菜做了两个简易三明治后,就做起了无数个往日中这个时候他该做的事情——一边吃早饭一边看报纸。今早的报纸头版头条便是昨天晚间新闻报导的那起凶杀案,但是给出的信息要远比电视新闻上的多。

  报纸上讲到,那两名死者的尸体被发现的地点并不是什么偏僻荒凉的地方,周围就是居住区。第一具尸体被发现于港区南部一个居民区外围用来排出居民家里生活污水的排水沟里,旁边是一条水泥铺就的道路,路面有很多不同型号的车胎痕迹,对案件的侦查造成了严重影响。第二具尸体被发现于港区南部的一条公路边,附近有几个农场,还有一个加油站。与第一起案件类似的是,尸体周围的路面上尽是来往车辆留下的车胎痕迹,对警方的痕迹检验工作造成了阻碍。借此,报社记者认为凶手很可能有一台车,而且是那种在美国并不是特别普遍、不是极其常见的那种车,或者那台车有着比较少见的轮胎。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把人杀了后用车带到那两个地方抛尸的吧?汤姆看到新闻上的推论后自然而然的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兴许这个家伙靠着自己英俊的外表主动和受害女性搭讪,然后将其骗上车后找个合适的时机用冰锥将其刺死,只要车窗户都被摇上,就可以防止被害人的声音传到外面去吸引别人的注意力。之后他再把车开到那种有很多车胎痕迹的地方抛尸,就可以防止在抛尸时留下自己的车胎印被警方顺藤摸瓜查到,这种方法倒还真的不错呢!不过这样看的话,凶手肯定是一个对港区南部的道路状况比较了解的人,换句话说,那家伙很有可能就住在这只有不到十平方公里的港区南部。

  汤姆罗列了一下凶手的基本特征:英俊、强壮(至少手臂有力)、有一台比较少见的车、住在港区南部,以前搞不好还有一段失败的恋情。他为自己的推理能力感到颇有成就感,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三明治还没吃完这一事实。

  就在他从对凶杀案的分析中回到吃早餐这件事时,隔壁杜邦发动他的那台马自达车的声音通过空气和窗玻璃再次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他顺着窗玻璃看去,看到杜邦开着他的那台黑色马自达车离开了家。

  也许就是在那一瞬间,他的大脑中突然闪现出了这样一个想法:杜邦会不会就是那个杀手呢?这个想法虽然只是他的直觉作祟,但却有点道理。他的脑海中浮现出杜邦的那张脸,那张面孔上有两个湛蓝的眼睛,浓密的眉毛,细长的鼻子和不大不小的脸盘。再配上头顶那一头金色的秀发,杜邦的那张英俊的脸庞整个的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他又想到了杜邦那高大的身躯,还有他的那台在美国并不算很流行的黑色马自达车。表面看来,杜邦符合五个条件中的四个,剩下的那个不知道是不是靠谱的条件兴许他也满足。虽然汤姆以前和杜邦并没说过几句话,但若是找个机会和他闲聊一下还是可以的。正好明天是周六,杜邦也许会在家休息一天,到时候找个机会和他聊聊最近这起凶杀案的事情,看看他有什么反应,会比较好。

  周五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周六的早晨如期而至。当天上午八点时,汤姆起床了。他在吃过早饭后打开房门向隔壁杜邦家门口张望,却发现杜邦家的房门从外面上着锁。那把锁头就像开门狗一样死死的守在门把手旁。他感到诧异,这家伙居然在周六也要早早的开车出去吗?他越来越怀疑杜邦就是那个连环杀手,甚至是把怀疑直接变成了笃定。他认为接下来只要调查一下杜邦的职业,兴许就可以得知他每天诡异的行踪到底是因何缘起。

  在那天的中午时,杜邦开着他的那辆黑色马自达回到了家门口。一听到杜邦的马自达的声音,汤姆立刻打开了房门往外走。他快步走到门外,假装是要出去的样子。杜邦身着一身黑西装,正不紧不慢的用钥匙打开房门的锁。就在他开完锁转身要回到车上时,汤姆故意和他打了声招呼。杜邦象征性的回敬了他,汤姆问他:“出去上班回来了?”

  “是啊。刚才出去见了几个客户,干推销就是累啊,周六也得出去。”

  “推销什么?保险吗?”汤姆问。

  “您猜的真准,我就是做保险推销员的。周六周日的时候很多人有闲暇时间待在家,我在这个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的机会直接登门拜访客户。”

  汤姆灵机一动,这也许是自己和杜邦拉近关系的一个好机会。

  “您是推销什么类别保险的?”他装作自己是出于好奇而不是有意去问这个问题。

  “人身安全类的。怎么,您感兴趣吗?”杜邦笑呵呵的说。

  “也许我们可以简单的谈谈。因为我以前的确没有办理过这类保险。”汤姆顺水推舟般说了这么一句。

  杜邦邀请汤姆进到他的屋子里去边坐边谈。杜邦的房子还保持着以前房东太太住在这里时的样子,家具的摆放位置、大体陈设一成不变。如果说有什么地方变了,可能就是房间的地板要比以前更干净了吧,从地面到杜邦身上的服饰和他那张刮的很干净的脸,可以想见眼前的这位男主人是一个有条理的人。

  他们两个在沙发坐下后,杜邦分门别类的给汤姆介绍了自己公司提供的保险业务,汤姆听过后,果断的选择了最为便宜的那种人身保险去办理。他当时就给杜邦开了张支票来支付保费。眼见杜邦并没有什么疑心,他在心里是窃喜的。

  杜邦照例给汤姆开了张保险合同,要他在上面签字,表示同意上面的协议,他到时提交给公司,保险就算正式生效了。汤姆拿过那张合同,双眼快速的扫视纸上的文字。突然,他灵机一动,指着合同上一条规定问到:“说起来,车祸或是意外导致的人身伤害甚至是死亡算在生效范围内吗?”

  “一般而言都是包括在内的。除非在车祸中警方判定责任在您,保险公司才不会对您支付保险金。至于意外,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给予你相应的补偿。”杜邦有条不紊的解释。

  “那么这个意外具体包括哪些情况?比如被人打了,或是被人用锐器捅了一下,会算在生效范围内吗?”汤姆故作镇定的盯着杜邦的双眼。其实他在说这句话之前就已经敲定了主意,要故意提到“锐器捅人”四字。平日里惯看侦探电影的他明白,当一个人偶然间被问到一些他感到敏感的问题时,会不可避免的出现一些不自然的反应。

  果然,当杜邦听到汤姆的话后,眉毛本能的皱了一下。在不到一秒的时间里,他的眼睛突然向下方看去,这在之前的谈话中是根本没有出现过的现象。

  汤姆窃喜,他明白杜邦听到“锐器”和“捅人”这两个词语时,难免是联想到了最近的那两起凶杀案的。若是那些事情和他根本毫无关联,他也不大可能会有那么明显的反应。刚才杜邦在不经意间的异常已经暗示了汤姆,他就是犯下那两起命案的凶手。

  杜邦很快便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他心平气和的问到:“先生,您为何非要问关于他人谋害你的情况是否算在保险公司负责范围内呢?这个问题很奇怪,很少有人会这么问的。难道是有人对你图谋不轨吗?”

  看来杜邦明显是受到了自己的话影响啊!就连说的话都开始变的不对劲了。汤姆在这个时候基本确定杜邦就是警方要找的人了。但是他明白,现在不一定会有确凿的证据,若是贸然报警,万一警方没有找到可以给杜邦定罪的铁证,亦或杜邦确实是无辜的,都只会让自己和杜邦之间的关系恶化。他可不想就因为自己的疑心而得罪一个邻居,更何况还是刚刚给他签了一份保险单的邻居。

  “我感觉公司有人看我不顺眼,可能会找我麻烦。最近这段时间我很忐忑。”汤姆胡编滥造了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若是这样的话,先生,我建议您在买保险的同时,也去资讯一下律师事务所的人。这种情况买保险也只是在事后生效,您最好找到一种能够预防此类事情发生的办法。”杜邦说话时的语速变得很舒缓,或许是因为他放下心了吧。

  汤姆应声附和了杜邦的话,之后便把话题转向了别处,打消了对方的疑心。但根据刚才自己观察到的细节,他咬定那个凶手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邻居杜邦。

  回到家后,他照例一边吃午饭一边读午间报纸。今天的报纸头版头条居然还是关于连环杀手的新闻,只不过这次又出现了一名受害者。死者与前两次命案相同,还是年轻女子,叫瑟曦,25岁,是一名模特。尸体被发现于港区南部某个小巷里的垃圾箱内,法医初步断定死亡时间在昨天晚上七点到九点之间。

  汤姆仔细的阅读报纸上所说的发现尸体的具体地点,猛然间发现那个小巷距离自己住的地方只有一公里左右的距离,换言之,那个地方离自己和杜邦的住宅都很近。天呐!汤姆以前从那条小巷经过时,偶然间也瞥到过那个大垃圾箱。那条巷子是两栋楼之间的狭窄通路,平时没多少人从那里走过的。凶手选择在那个地点抛尸,十有八九是因为他了解那个地方,那巷子周围就是马路,过往车辆很多,掩盖车轮印很方便,而巷子本身也比较僻静,但大垃圾箱是正常使用的,把尸体放在那里既可以在合适的时机被人发现,也可以在抛尸的晚上避免被多人目击到。

  他想到这些后,一口气把报纸上的消息读完了。这名凶手如同往常一样,在尸体旁留下了“3/5”字样的硬纸片。杀手依然采取了用冰锥刺死受害者的方式。

  汤姆不安的放下了报纸。他不只是为凶手的残忍而心有余悸,更主要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就潜藏在自己隔壁。若是现在就报警的话,警方或许会对杜邦的房子进行彻底的搜查,或是对他最近的行踪进行严密的调查,还有他的那台马自达车也是如此,兴许就能直接给杜邦定罪。但当他想到杜邦那家伙的有条不紊和心机深沉时,就打消了这种念头。

  自己的一切推论也终归只是没有证据的推理,包括杜邦在之前谈话时表现出的细微异常,也可能并不像自己所想象的那样。这一切也可以被解释为别的原因。但若是自己仅仅因为莫须有的东西就武断报警,然后让警方大刀阔斧的去审问杜邦,算不上一种明智之举。假如杜邦就是凶手倒还好,但若是他根本就和凶杀案一点关系都没有呢?那样自己岂不是平白无故就得罪了一个邻居,何况还是在日后可能和自己有紧密关系的邻居。他不愿意为了陌生人的事情而让自己承担风险,不愿意为了所谓“好人”、“见义勇为”的虚名就去损害自己的实际利益。这种性格特点或许来源于他赖以自豪的理性,或者可以称之为自私自利。他宁肯让自己良心不安也不愿意去承担风险。

  我宁愿做一个中庸之人也不愿意当一个损害自身利益去行善的家伙!汤姆在内心自言自语到。但实际上,他在那之后足足一小时都在抉择要不要立刻报警。但每当他的手即将触碰到手机时,却又被脑海里那个叫做“理智”的东西制止住了。到了最后,他什么也没有做。

  等到出现了决定性的证据时,我就去报警吧!他暗下决心。

  那天下午,杜邦又开着他的马自达车出去了。这一次他回来的很早,在晚上六点就回来了。在杜邦停下那台马自达车时,汤姆顺着窗户向外张望,见到杜邦的车上走下了一位金发女郎。他想到这是借机打探杜邦罗曼史的好机会,便迅速打开了门,装作是刚好要出去的样子。他对着杜邦打了声招呼,向他问到:“这位小姐是谁?”

  “这是我女朋友啊!”杜邦暧昧的看了看身边的那位金发女郎。对方也回给了她一个无比甜蜜的眼神。

  “哦哦,和你蛮般配的吗。”他奉承了一句。其实他根本不相信那是他的女朋友,搞不好又是他在哪里勾搭到的女人,一会就会成为那“4/5”。虽然他在那个时候特别想报警,但一想到刚才那女人对杜邦抛媚眼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或许那个女人和杜邦真的是男女关系。再者,杜邦也不大可能会在公然领着女人回家的情况下,在家里行凶。自己刚才就充当了目击证人,可以证明那女人是活着走进杜邦家里的。若是那女人不能再活着走出去,杜邦就会被认定是凶手,他恐怕没蠢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行凶吧?

  杜邦友好的回敬了汤姆一句后,和那个金发女郎手牵着手进到了屋里。怎么看他和那女人都像是恋人的关系。就算那女人再怎么自来熟,也不大可能和自己刚刚认识的男人做出这么亲密的举动吧?也许真的是自己多心了。汤姆放下了心中的疑虑,跑到外面转了一圈就回家了。

  那晚十点,晚间新闻照常播报了重要的消息。结果最先被播报的居然还是关于凶杀案的事情。在当天下午,“4/5”被发现于湾区南部的一座大桥下,大桥下面是已经干涸了的河床,尸体和硬纸片是被人从桥上抛下去的。作案凶器还是冰锥,死者还是个年轻女子,抛尸地点还是有很多车辆经过的地方。警方推断死者死亡时间是在当天上午,大概就在十二个小时之前。

  他看过了新闻后,心中不免一惊。这个连环杀手已经杀了四个人了,只要再杀一个就凑够“5/5”了。如果杜邦就是那个杀手,那么他刚才领回家的女人搞不好就是那“5/5”。虽然他不大可能在家里行凶,但若是他再开车带那女人出去,找个合适的时机用以往的手法作案的话,马上就会出现第五个受害者了。他暗下决心,这次绝对不给杜邦留机会,只要那女人和杜邦一起上车,他就立刻报警。

  但当他正想着这些时,却透过窗户看到有一个人拿着手电在外面走动。那光点般的手电停在一个地方后不动了。汤姆本能的凑到窗前仔细观望,却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像是弯着腰在做什么事情。

  他悄悄的打开了后门,把门支开一个窄缝,偷偷的向光点的方向瞄去。外面一片寂静,他甚至能听到那个光点处传来的声音。结合着那传来的声音,他知道这是有人在挖地面,像是打算埋什么东西。

  在那一瞬间,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该不会是杜邦在埋尸体吧!搞不好他真的丧心病狂的杀死了领进家里的那个女人,把她的尸体埋在那里。可他又转念一想,杜邦这么做没有理由啊,首先在家里行凶相当于不打自招,再者把尸体埋在自己附近也是不打自招,怎么看都不像是合乎杜邦性格的行为。但他又转念一想,那个犯下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虽然在犯案方式上看起来比较理性,但他故意把写着“X/5”的硬纸片堂而皇之留在抛尸地点,怎么看都像是故意向警方宣战。

  或许那家伙看似冷静的外表下,埋藏着一颗嚣张而狂妄的心呢!他猛然想到了《夺魂索》里那个狂妄自大的男主角,顿时他明白了,也许杜邦要把受害者的尸体埋藏在自家周围的空地里,也是为了获得一种嘲弄警方的满足感。很多变态杀手犯案的目的不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也是为了向警方挑战,以此获得一种成就感。搞不好杜邦这会真的是在埋那金发女人的尸体!

  他眼见杜邦把东西埋好后回了自己的房子,便下定决心去一探究竟。

  等一会他睡着时就去做吧!他在心里这么盘算着。

  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杜邦进入房子后仅仅五分钟就从屋子里出来了。只不过这一次他直接打开了自己那台马自达的后备箱,像是往里面塞了什么东西。外面很黑,汤姆不能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他猜测,那应该是杜邦的行李。这家伙在做完埋尸工作后,已经凑够了五个人了,现在连夜逃走正是合适的时机。兴许这个变态之后会很享受自己被一群警察满世界找的感觉,他大可以在暴露身份前逃到欧洲或是亚洲去,隐姓埋名亦或换个身份,然后每天在电视新闻的时间段看着新闻播报自己的光辉事迹。汤姆在心里吐槽。

  他不由得开始对那个金发女人的命运感到惋惜,若是自己刚才就报警的话就好了。可让他感到不对劲的是,他居然能听到那女人和杜邦说话的声音。他一开始下意识的认为这是一种幻觉,但那声音又断断续续的闯进了他的耳朵。之后,那女人和杜邦一起上车后就走了。

  什么嘛!原来她没事啊!那么杜邦刚才埋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心生疑窦。若不是死人,他又为何要在夜色掩护下行动呢?可是如果是死人,而且不是那个金发女郎,那又会是谁呢?况且,他若是去埋尸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会知道他做什么吧,可是那女人居然和他一起上车走了。莫非那女人知道杜邦就是连环杀手却还心甘情愿和他维持男女关系?汤姆想了好一会也没打消自己的疑虑。

  啊!对啊!可能是他早就把一具尸体藏在了自己的房子里,或是藏在车里,刚刚或许是他趁着别人不注意把尸体从车里挪到空地那里去了。兴许自己只注意到了他埋东西,却没有注意到他之前的举动。汤姆突然想明白了。

  大概是在杜邦的马自达车的车灯消失在汤姆视野中足足十多分钟后,他拿起了自己的铲子和手电蹑手蹑脚的跑到刚才杜邦埋东西的地方挖了起来。没过几分钟,铲子就碰到了一个东西。

  他已经预感到了那是什么东西,也许马上就会有一具女尸呈现在他眼前了。他咽了下口水,用手扒了扒土,却发现那东西只是一个金属牌,有两个巴掌那么大。牌子看起来很光滑,什么痕迹都没有。

  他不解的伸手拿起了那块金属牌想把他翻过来看看,却发现那牌子的底面居然连着一根线。当他把金属牌的底面彻底转过来时,发现那上面有用刀子刻出来的“5/5”。

  突然,火光和巨响从他眼前的地下发出,然后一切都重新归于寂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异闻录:悬疑推理短篇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间异闻录:悬疑推理短篇故事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