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裂缝的花
玛琪珰珰2020-03-18 23:435,018

  天空静静地下起了雨,冲洗着斑驳的旧时光,瑾儿也静静地离开了瑟卫,回到雷氏。偌大的办公室,排列整齐的格子间,瑾儿坐在自己的方块盒子里清洁一天一天铺盖起来的灰尘。同事们个个低头盯着手机走了进来,没有注意到她。杜若也是在坐定后,才看到她前方的位子上出现的瑾儿。

  杜若睁大着眼睛,唤着瑾儿的名字。瑾儿回头,笑容灿烂的跟她打招呼,杜若却满脸不高兴起来,重新坐回椅子上不再抬头看她。瑾儿正准备问了她怎么了,程芥的秘书走了过来,让她去程芥的办公室。瑾儿不知道程芥什么时候来的,如果她在他来的时候打个照面,或许能让她有个缓冲,汇报在瑟卫的工作时兴许不会紧张到结巴,即使她已提前做好工作汇报的内容。

  程芥的咖啡已经喝了大半,听见敲门,知道是瑾儿。去瑟卫两个月,程芥没有在瑾儿身上看到她有任何改变,衣服还是在雷氏时穿过的衣服,说话还是一样的轻声细语,神情还是与世界隔绝三百年的样子,完全没有在瑟卫待过的痕迹,自己也没有让她去过瑟卫,但今早的新闻告诉他,事实不是这样的。

  “回来啦?”程芥很通俗的问候道,但他看瑾儿的眼神却一点也不通俗,一副考究的模样。

  “是。”瑾儿边点头边回答,显得傻头傻脑。

  “在瑟卫怎么样啊?”瑾儿在瑟卫的工作情况,他一清二楚,意在问问她的工作感受。

  “挺好的。”显然,瑾儿有所保留,不愿吐露她在瑟卫工作中半点真情实感。

  “那就好。”程芥毕竟不是瑾儿的朋友,不便细细地问。但是对于瑾儿的工作,他就有权细细地问,“看邮件说,你没见到瑟卫的启总?”

  “哦~我~见到了,已经把~您交代的文件~交给了他,只是~没有来得及~汇报。”瑾儿说这一句话总共停歇了六次。

  “真的?”程芥耐心地听她说完,脸上随之绽放惊喜的表情。

  程芥在瑾儿上班之前就来到了公司,因为他在家看到了一条娱乐新闻,说雷霆珺和素人女友逛街吃饭,附上的照片中显示的“素人女友”竟是安瑾儿,他根本不信。瑾儿曾在邮件中汇报过,她做过雷霆珺的临时助理,但他仍抱有希望,因为如果这个新闻是真的,那她就有机会单独会面启穆。这会儿他听到瑾儿说她见到了启穆,雷氏派多人探访都没有找到人影,名不经传的瑾儿却和他说上了话,这让他始料未及,也让那条新闻的真实性多了几分。

  程芥见瑾儿手中没有带文件袋,更加验证了瑾儿说的事实。他现在对瑾儿简直刮目相看,说话都客气了几分:“你坐吧~”

  瑾儿见程芥对她的工作表现十分满意的样子,不禁轻松了许多,原以为可以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但程芥却让她坐在了他的办公室,便知道他还有话要问。

  “你见到启总时,他的状态怎么样?”程芥电话给秘书,让她端两杯咖啡进来。

  “状态?挺好的。”瑾儿心想程芥问及启穆只是个开头,接下来肯定要问到瑟卫的情况了,于是她给了个很笼统的回答,满脑子思考着如何回答即将开始的问题。但她料想错了,程芥对于启穆状态这个问题,有细节出很多问题,启穆的样子是否精神?是胖是瘦?脸色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听完瑾儿的回答,程芥松了口气,喝了一口秘书送来的咖啡。在瑾儿离开前,他嘱咐她不要讲刚才的对话内容说出去。走出程芥办公室,瑾儿心中大石仿佛化成了水,去了趟洗手间便一身轻松了,她告诉自己在瑟卫不管发生了什么,遇见了什么人,知道了什么事儿,那儿一切都告一段落,与她无关了,今后她要恢复往常,踏踏实实的做好设计和助理工作。

  穿梭在各个格子间和办公室,瑾儿发觉大家看她都会多看两眼,好像要把她看穿一样。连杜若也是一样,而且她的眼神中还夹杂着怨恨,害得瑾儿更加不敢和她说话。未久,大楼管理员上来找瑾儿,说楼下有许多记者找安瑾儿。

  瑾儿一脸蒙圈,看到周围的同事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窃窃私语:记者都找到这儿来了,看来她和雷霆珺事儿是真的啦。她听到雷霆珺这三个字心里更蒙了,茫然不知发生什么事儿,她恬着脸问杜若大家都在议论什么。杜若没好气的说:“你和雷霆珺的事儿你自己不知道,还问我?”

  瑾儿的心颤抖了一下,心想难道她们知道我和雷霆珺交往过?她担忧着,杜若将她的手机递给瑾儿看。大家见瑾儿眉头深锁,紧张兮兮的样子,更叫确信新闻是真的了,议论声更加密切。

  瑾儿的脑子翻江倒海、山崩地裂,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管理员一边催促着瑾儿赶紧下楼处理,同事们十几双眼睛一边看着她。这时,程芥听了秘书的报告,走了出来,命令大家各自工作,叫管理员通知保安维持大楼秩序,别让记者进来。瑾儿再次叫道办公室,问:“你现在打电话给雷霆珺,让他处理。”

  “可是~”瑾儿犹豫不决,她原本以为从今天开始不会再和某些人有任何来往。

  “没有可是,你放心,他能够处理这件事,也应该处理。”程芥不知瑾儿在犹豫什么,如果她和雷霆珺的事儿是真的,那就该雷霆珺出面处理,如果不是真的,那还得该雷霆珺出面处理。

  瑾儿从程芥办公室出来,打了个电话给雷霆珺,但没有通。不一会儿,管理员上来说记者们都离开了。

  瑾儿叹了一口气,重新打开网页,刚才她只看了个标题,没有细看内容,现在看来,报道的是她和雷霆珺分手的那天在一起吃饭,还有媒体将在医院发生的事情也翻了出来以做佐证。

  下班,瑾儿打了个电话给李科然,问有没有见到雷霆珺,李科然说雷霆珺在国外,还说绯闻这件事她不用担心,霆珺已经知道了,会处理好的,让她安心工作。虽然这些话是从不靠谱的李科然那里转述的,但瑾儿仿佛是由雷霆珺就在身边跟她说。

  果然,第二天,这些八卦新闻就跟粉笔字一样被擦得一干二净,但它散落的粉末却粘在了同事的身上。同事们仍十分关注瑾儿的一举一动,这让她浑身不自在,她开始后悔和雷霆珺交往,甚至有交集,让她的生活不复原来的平淡而宁静。

  晚上,瑾儿下班回来,煮了碗面打发了肚子,便站在试衣镜前端详自己,直到自己的模样变得模糊。她晃了晃脑袋,从衣柜里取出吊带连衣裙换上,肩部的锁骨被细带映衬的立体精致,细嫩清透的肌肤盈盈如水。正在她穿鞋准备出门时,手机响了起来,是雷霆珺发来的信息:我在你家楼下。意思很明确,就是让瑾儿下楼来。

  雷霆珺这会儿不应该在国外吗?难道工作已经结束了?他来找我干什么?难道是因为报道的事?瑾儿坐在沙发沿上,走也不是,坐也不是。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回复雷霆珺的信息,但雷霆珺的信息却一条一条的发过啦。他知道瑾儿不爱打电话,所以无论他再怎么急躁,都只用信息狂轰乱炸,但这也足够让瑾儿心乱如麻的了。

  突然,她脸部神经舒展开来,背上金属链系带的包包走出门去。到了楼下,她一眼就看到雷霆珺对面,他也朝她的方向看过来。她径直朝他走了过去,只见他眼睛发直,好像见到了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你是安琪儿?瑾儿的姐姐?”雷霆珺心想他惊奇的样子肯定跟当初启穆见到瑾儿时一样,但安琪儿像是认识他的样子。这并不奇怪,毕竟他是个公众人物,只不过他希望是因为瑾儿跟她姐姐说过自己,才让她认识到他。

  奇怪的是,她姐姐对他的态度并不友善,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板着脸问:“有什么事?”

  雷霆珺猜测她一定因为绯闻的事情给妹妹带来困扰,才对自己心存敌意。他不屑地道:“瑾儿在吗?”

  琪儿冷淡地说:“不在。”说完,晃着包包扭头就走。

  雷霆珺冷笑道:“脾气真差。”

  琪儿回过头,鬼脸道:“彼此彼此。”背对着雷霆珺,边走边挥手再见。

  琪儿薄薄的背影消失在树影凌乱的小道上,雷霆珺看着手机,依然没有瑾儿的回复,只有辛迪的十多条未接显示,和他的信息:你一个人回国干嘛?速速飞过来!

  前天,在雷霆珺知道他和瑾儿的新闻时已是这里的下午,他立即邮件、电话、信息等一切方式与工作室,甚至与父亲联系,让他们拦截新闻的二次散播。对于一些揪着这则新闻不放的网媒,他亲自打电话处理。那天他一面顾着国外的拍摄工作,一跟进国内绯闻事件,一天没怎么吃饭,晚上他便搭乘飞机偷溜回国。

  现在,他身心疲惫,饥肠辘辘,想到哥哥的办公室里有鹅肝酱,便到了瑟卫大楼。启穆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而书房大门却反锁着。雷霆珺敲门,过了很久,启穆才开门,这时,雷霆珺已在厨房鹅肝酱配吐司吃了起来。

  雷霆珺见启穆魂不守舍的样子,问道:“还在工作啊?”

  启穆到了杯水,木讷的回答:“嗯。”头都没有抬头看一下。

  雷霆珺发觉到启穆的不对劲,他故意说:“我刚才见到了安琪儿。”

  启穆的目光闪动的一下,但很快又像熄灭的蜡烛黯淡无光,没有回答,又回到书房,将自己反锁起来。

  雷霆珺想起他和启穆一起生活在雷氏宅院的情形,那时启穆就跟现在一样,身形萧索,神情清冷。雷霆珺断定自己猜得没错,启穆和琪儿一定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坐在书房门口的地板上,和里面人儿聊天,但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他把刚才见到琪儿的情形详细描述了一遍,屋内仍然一点动静也没有。雷霆珺起身把屋内其他房间的灯都关上了,走到卧室,趴在床上睡觉。

  这时,启穆开门走了出来,又把屋内所有的灯都点亮了,包括卧室。雷霆珺睡眼迷惘的看着启穆,问:“你还好吧?”

  “没事,睡吧。”启穆这才关上卧室的灯,又将自己锁在了书房里。

  一大早,启穆才从书房里出来,躺在卧室的床上睡下。雷霆珺不久就起来了,他给启穆掖了掖被子,去厨房做了两份早餐。这时,典欧来了。雷霆珺总算有个可以问话的人。但典欧表示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天,启穆活得就像个鬼一样。虽然他知道这么形容老板不太好,但这是形容启穆最好的比喻了。

  雷霆珺笑道:“没错,你形容的对极了。”他让典欧留意启穆的身体,别让他自己伤了他自己。

  去往机场前,雷霆珺来到了雷氏,他要见到瑾儿一面才能放心回去工作。他经常进出雷氏,每次都大摇大摆,气宇轩昂。这次不同,他格外小心翼翼,趁三个前台都低头忙活的时候,他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他躲过了前台的眼睛,却没瞒住保安的探照灯般巡视的眼神,尤其是在最近,许多记者想钻进去,所以他们比往常更加戒备。

  保安拦住带着棒球帽的雷霆珺,让他把脸转过来,结果发现是绯闻主角之一,不禁全身的肉都紧实起来。雷霆珺竖起食指放在嘴边,保安真的憋着连大气都不敢出。尽管保安已经认出了他,但他还是全然不顾的上了楼,而且直达设计部。他躲在在楼梯间给瑾儿发了条短信,说明自己的位置,要不是顾忌到瑾儿了感受,他才畏首畏尾的藏起来,而是直接去见想见的人,说想说的话,不在乎旁人的闲言碎语。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雷霆珺推开了楼梯间的门,打算去设计部的时候,他听见了脚步声,他本能的又躲进楼梯间里。

  瑾儿看见雷霆珺的短信后,很是吃惊,她没想到雷霆珺居然回国了,忙完了主设计师交代的事宜,她匆匆赶到雷霆珺写的那个地方。在见到雷霆珺时,她有些触动。雷霆珺有他自己的自尊,有他自己的骄傲,每次出现,都高贵的像个王子,被千万人崇拜,即使是私下,他也保持自己的仪表,不会像这般委屈自己,行为闪躲。

  “瑾儿,这些天你还好吧?有没有人欺负你?”雷霆珺见瑾儿推门进来忙问。

  瑾儿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她知道那是感动的,也是歉疚的,对于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她却没有能回报给他的。

  “你别哭。告诉我,谁欺负你了?”雷霆珺双手扶着瑾儿肩膀,关心切切,又自嘲道,“最大的坏蛋就是我了,是我让你陷入倒霉事里,你和我分手是对的。”

  瑾儿听到雷霆珺在自责,赶紧抹着眼泪说:“不不不,我没事。而且分手是因为我不够好,跟你无关。”

  雷霆珺没有和瑾儿待很久,就匆匆离去。瑾儿一个人留在楼梯间想了很多,她觉得她的世界最近忽然改变了很多,不知不觉进来了很多人,尽管她逃避,但他们确实闯进来了,住在了她的心里,或许她也该做出些改变,敞开自己封闭的内心,以回应他们的真心。

  神明仿佛听见了瑾儿诉求,她的生活渐渐如常,而且还多了几分运气。瑟卫珠宝设计师李科然协同律师在瑾儿离开瑟卫的一个月后,登临雷氏大楼,洽谈设计版权购买事宜,并需要她本人根据瑟卫珠宝公司的要求进行图纸修改。

  这天,李科然从雷氏总经理办公室来到设计部,会见了程芥,以及瑾儿。李科然正襟危坐,向程芥说明来意,对瑾儿的设计不褒不贬,毫不避讳的说这是启总的意思。瑾儿不能完全猜测出启总的意图,但总感觉这跟雷霆珺有关,他曾经说过希望她能够到瑟卫工作。如今李科然直接表明,难免会让瑾儿在雷氏的处境更加尴尬和艰难,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启总这是要把她推向悬崖边,而逃生的路只有一条,那就跳崖,坠入另一片领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