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天平两端
玛琪珰珰2020-03-18 23:434,092

  瑾儿渐渐感觉到现在的生活仿佛不是在跟着自己的意志行进,总有些人在打乱她的节奏,而那些人偏偏又是因为在意她才闯了进来。现在的她重新面临选择,是舍弃,还是守护?只有当她做出了选择,才能让自己爬出泥淖,走上从前或者全新的轨道上。

  选择就像跷跷板,只有将一端高高挂起,另一端才会平平稳稳的落在地上。瑾儿选择和雷霆珺分手,琪儿选择启穆分手,但她的心真的平稳落地了吗?不,她们的心整日彷徨不安,那种叫做感情、叫做记忆的东西,和血液交融,流淌在了血肉里。跷跷板的两端就这样悬在空中,面临新一轮较量。

  当琪儿以为一切会因结束而结束,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切断什么,而只是出现了一个切口,让囤积起来的情感找到出口般地朝那个切口溢出,逐渐崩塌,喷薄而出,令她难以自持。她尊重着和顺应着命运的主宰。

  “琪儿,爆炸性新闻!酥酥怀孕了,是戈爷的。”巫巫知道琪儿主动失恋,约她出来喝东西,扯东扯西,终于扯到重点,“这事儿你暂时别跟小晴讲,她会疯的!”

  “你怎么知道的。”琪儿不痛不痒幽幽地问。

  “我在医院看到的呀。”巫巫咋咋呼呼的叫道,又详细描述了一番,“我看见陆戈跟酥酥在医院出现,就跟着瞧了瞧,发现他们去的是妇产科。”

  “你去医院干什么?”琪儿噘着嘴问。

  “看病啊。感冒了。”说着,巫巫吸了吸鼻子。

  “那你还喝冰的?”琪儿将巫巫的饮料推到一旁。

  “好了,已经好了。”巫巫对琪儿翻了个白眼,把饮料移了回来,想想发现有什么不对劲,“我跟你说戈爷的事情呢,你别打乱我。”

  “不就是酥酥有了陆戈的孩子嘛?还有什么?”

  “你不惊讶?你不难过?”

  “我惊讶什么?难过什么?他俩那档子的事儿我一点也不关心。”酥酥喜欢陆戈是路人皆知的,陆戈不喜欢酥酥也是路人皆知,她能有办法怀上陆戈的孩子,琪儿心生佩服。

  巫巫这个八卦精,在她把酥酥怀孕的事儿在告诉琪儿之前已经告诉了好几个人,琪儿知道后,她替巫巫倒吸一口寒气,心想巫巫还想不想混了,陆戈不收拾她才怪。

  陆戈偏偏没有找污水的源头巫巫算账,而是全城找琪儿。此时琪儿的电话已经被打爆啦,还塞满了信息,那些信息像沤在坛子里的菜叶,烂了也酸了。琪儿置之不理,想必是陆戈找她解释的,她不想听,也没闲工夫听。她本想关机,但没这么做,启穆在她心里打了个结,她把结拆开了,以为相安无事,没想到却留下了勒痕。

  如琪儿所愿,她没有撞见陆戈,却见到了传闻中的女主角,酥酥。

  酥酥还是一贯性感打扮,怀孕这件事一点没有把她往良家妇女边上推一推。琪儿见到她,如路人,酥酥见琪儿,如仇人。

  “我说你有完没完?”琪儿近来烦躁不安,又见酥酥自打认识她以来,那眼中的火到现在都没有燃尽,管她是不是孕妇,拦住了她的去路。

  酥酥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琪儿懵了,赶紧话锋一转,安慰道:“你这是怎么了?我可没把你怎么着!”

  酥酥听琪儿这么一说,哭得更凶了。来往服务员、酒客纷纷朝她们看。

  酒吧里什么样的人都有,喝醉酒后哭成什么样的人也比比皆是,被哭声吸引的路人都只为了找寻刺耳声音的发源地而看上一眼,而非真的关心哭的人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看一眼,便走过去了,不会在脑子里,抑或心里印下任何纹路。

  哭够了,酥酥用手提包掩着面跑向洗手间,留下琪儿一脸懵。她追过去,酥酥正在补妆,脸上已找不到半点哭过的痕迹,但她看琪儿的眼神还是原来那样。

  琪儿上了个厕所,出来时,酥酥已不见了,继续经营者生意,陪客人喝酒。

  孕妇喝酒?琪儿顿觉大事不妙,主动打了电话给陆戈,让他马上来。陆戈不明真相,没十分钟,就赶到了,见琪儿在门口等着,他受宠若惊,上前打招呼。

  琪儿没给他机会,扯着他的胳膊,往里面走。陆戈任随着她步伐,任她像扯风筝一样拉着自己。

  琪儿指向一个卡座让陆戈看。陆戈看到了酥酥,还故意问:“看什么?”

  “你瞎啊!酥酥在喝酒!”琪儿往陆戈小腿狠狠踢了一脚。她对陆戈总有一种暴力倾向。

  “她喝酒怎么了?她不喝酒怎么赚钱?”要说三天前,他和酥酥还有点关系,但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怀孕了怎么能喝酒?孩子可是你的!”琪儿翻了个白眼道。

  陆戈一脸无奈的把脑袋转向右边,接着像一阵封似的,消失了。

  琪儿愣住。等她脑子重新恢复运转时,看到陆戈出现在距舞台最远的一个卡座里。

  从琪儿角度来看,那里正在上演一出动作默片,一招一式像极了情敌想见的情节。她隐约看到陆戈轮番抡起拳头瞄准一个人,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脑袋特别亮,年龄不详,着装不详,样貌不详。两人身边还有两男两女,姿态各异,一个男的掰着打人者和被打着的身子,不知是哪一边的;一个男的扯着嗓子吼叫,不知在吼着什么内容;一个女的瞪着眼,张着口,手舞足蹈;另一个女的,一头波浪长发,双手交叉抱在胸前旁观,表情不详。

  酒吧里太吵了,舞台上的表演太精彩了,四边放置的音响太给力了,以至于这场半钟的默剧仅琪儿一人在欣赏。她穿过一个个小台子,走到陆戈身边。陆戈正在擦嘴角的血,眼睛盯着波浪长发的女子,女子的眼睛盯着忽蓝忽紫的天花板。饰演其他角色的人不见了。

  “怎么了?”琪儿拍着陆戈愤怒到抖动的肩膀问道。

  陆戈吃痛的“阿”了一声,手捂着肩,血透出到他淡黄色的衬衣上。他看向琪儿,目光由尖锐变柔和,说:“没事。”

  “怎么没事!”波浪长发的女子口气泠然。

  一束黄色的光柱打在她的脸上,琪儿看清了她的面容,小巧的脸颊,小巧的红唇,小巧的鼻子,长长睫毛下忽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陆戈的眼睛再次瞄到那女子脸上。两人怒目相视。

  琪儿见状,估计着是这女子是陆戈又一个小情人,心想他的情人还真不少,前有酥酥为他打胎,后有他为女人打架。她打消了继续和他制止酥酥喝酒这件事,转身离开。

  她坐在酒吧门口的石凳上等出租车。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租车紧俏的很。她不习惯争取,更不喜欢争抢,所以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没有人拦住的车。

  “我们的谈话还没结束呢?怎么跑了?”陆戈在背后碰了碰她的肩膀。

  “谁跑了?”琪儿扭过头叫道。

  “好好好,你没跑,进去再喝一杯。”陆戈感觉有些疲倦,懒懒地说道。

  “没兴趣。”琪儿朝陆戈身后看了看,又说,“那小妞呢?”

  “小妞?那个是我妹妹。”陆戈也坐了下来。

  “妹妹?”琪儿点点头,注意到陆戈嘴角的伤口还在往外渗血,拎着他衬衣的领口给他擦了擦。

  “酥酥的孩子不是我的。”陆戈把头歪向琪儿的肩膀,可是她太矮,他太高,头歪了很久就没挨到她的肩,于是打消这个念头,接着说道,“前两天,我陪她去的医院,孩子没保住。让她喝吧,她一定很难过。”

  “哦。”琪儿斜着眼睛看着快睡着的陆戈,把他的头掰到自己的肩上。

  夜里风景很单调,只有灯和无边的黑,和心情好才出现的星月,相较起来,白天精彩得多,但她选择不出现。陆戈身上散发着龙舌兰的酒香味,把琪儿醉的晕晕沉沉,她恍惚看到启穆的脸从眼前一闪而过,他是那么白,眼睛那么明亮,比星星,比钻石都要亮。夜晚中,他是她见过最耀眼的风景。

  陆戈回到陆府,小妹陆美鹿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在陆美鹿小的时候,陆戈很疼爱她,但随着她年龄的增长,她不黏他了,有了自己小天地,陆戈和她的关系也淡薄了许多。几个月前,陆美鹿留学回来,像换了个人,性子变得冷傲,对谁都爱答不理,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今晚陆戈在酒吧碰见她跟一帮混混喝酒。那帮混混他是认识的,作奸犯科,他们倒不敢,但小偷小摸已是惯犯。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妹妹被人占便宜,便动起手来。他让手下先送小妹回家,并命令小妹在家等他。

  陆美鹿听到响动,大眼珠子向左一转,见到大哥进来,便站起来准备上楼。

  “站住!”陆戈喊住陆美鹿。

  陆美鹿站定,面无表情的给他一个眼神,一声大哥都不叫。

  “你怎么跟那帮混混在一起?”陆戈问道。

  “混混?你跟他们不都一样嘛!”陆美鹿一脸不屑的对他说。陆氏的事业中心早已从酒色行业转向房地产多年,但陆戈却抓着就业不放,让陆美鹿很是反感。

  “什么?”陆戈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记忆中单纯善良的妹妹嘴里说出来的,他嗓子干涸如柴,怒火瞬间激燃,“你再说一遍?!”

  陆美鹿不理会,走上楼梯。不一会儿,二楼传来嘭的一声门响。

  陆戈叫保姆端水来,又想到现在已经凌晨了,于是自己走到厨房,但他粗重的喊叫声音已经放出去了。他的三弟陆鸣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打着哈欠说:“你小声点,老爹被吵醒就完了~”

  陆戈在喝水,没有理他。他也倒了杯水,喝了一口,说道:“小鹿最近心情不好,你别惹她了~”

  “她怎么了?”

  “回家没多久就要被赶出去了~”陆鸣像是说着别人家的事一样。

  “嗯?”陆戈疑问地看着陆鸣。

  “老爹让她和雷氏集团的公子订婚。”

  “启穆?”陆戈试探地问。

  “嗯。你知道?”陆鸣点头,又说,“阿爹的长线投得够远的。他和二哥好像在密谋什么?你这个长子的地位不保啊~”

  陆鸣是陆家最没野心的一个,但他确是陆家陈腐最深的一个,这听上去有些矛盾,但是事实。他的志向不在陆家,在理想;他的谋略不在钱权,在自保。陆戈因此和陆鸣走的亲近,想拉拢他站在自己这一边。可狡猾的陆鸣装疯卖傻,和谁都好像很亲近的样子,无论哪一边他都不站。

  琪儿这时也回到了家中,洗了澡,准备睡觉,却罕见的失眠,也罕见的留恋着前男友。她哭了一通,既因为想念,也因为违背了约定。琪儿是为了自由和洒脱而存在的,她心中有了牵绊,还会是琪儿吗?

  时间消失的手段很高明,和启穆分手有些日子了,琪儿的生活看似恢复往常,该笑就笑,该闹就闹,兴致来了,就在蓝吧驻唱或伴舞,和酒客们嘻嘻哈哈骗酒喝。最怕是在睡前那一时半刻,她会想念启穆,想他在干什么,希望他会记得她,又希望他早已忘掉她。

  陆戈到山海吧的次数更勤了,乐山打趣的说他来山海吧视察的次数比去自己的场子更勤,难不成想收购他的酒吧。乐山哪会不知道陆戈的心思,他来蓝吧一则是看着琪儿,为她解决麻烦,二则想趁虚而入,拉近和她的关系。但琪儿没有给他接近的机会,却给他惹了不少麻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