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甜不知味
玛琪珰珰2020-03-18 23:366,058

  日

  虽然做助理工作,瑾儿已有三年经验,并得心应手,但做模特助理的助理,瑾儿不知门路,所以工作起来只能被动。别人叫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不要做多余的事,也不要说多余的话,这对于她来说是最安全的,但凡事都有意外,这个意外就是雷霆珺。

  黄昏时分,摄影师在摄影棚外抽烟沉思时,偶然抬头发现风景甚美,格外小清新,于是突发奇想让雷霆珺戴着饰品在荒草地中拍摄。他叫上工作人员和雷霆珺等人一起来到厂外的湖边,声情并茂的描述拍摄创意,指导所有人各就各位,准备立刻进行拍摄。

  雷霆珺对此嗤之以鼻,说改变拍摄场景要事先跟辛迪重新商议细节,他有权不拍。摄影师知道辛迪不在现场,雷霆珺有意为难,他语气强硬的说道:“你不就是老板嘛?跟你说一样。”

  雷霆珺不理睬摄影师的套路。他撇过头,轻蔑一笑,看到夕阳下瑾儿的侧影。

  瑾儿穿了一件纯白色中袖短杉,一条薄纱印花系带灯笼裤,晓风拂动,衣裤轻摆,朦胧晃晃的阳光洒落在瑾儿的身上,恬静的脸蛋被温热的空气熏染嫣红,一面湖水,一方伊人。

  雷霆珺抢过摄影师手中的相机,对准画中的瑾儿。当他按下快门时,她看向了他,一绺青丝掩面。

  瑾儿发现他的镜头对着自己,慌忙跑向厂内。登时,现场气氛微妙起来。

  雷霆珺调看相机中的照片,若有所思,随即表示愿意按照摄影师的要求拍摄,不过得改在明天,他今晚有事,先走了。他没再进厂内,直接走出小道,驾车而去。

  其他工作人员也就早早下班,聊会儿天、嬉闹会儿便一起走出小道。瑾儿没有跟他们熟络,不便加入,也就没有主动跟他们道别。她骑上停在厂门口的电动车噗噗而过,但四个轮子的终究比两个轮子的快得多,不一会儿他们启动座驾将她远远甩在后面。

  那天之后,廖峥文重拾对瑾儿嫉恨之心,下决心赶走她。要知道雷霆珺的助理聘用机制是出了名的严苛,需要经过层层选拔的佼佼者才能担任的。瑾儿作为空降兵,廖峥文早已不服气,现在瑾儿竟然明目张胆的勾引雷霆珺,她不会再等闲视之。

  第二天的厂外拍摄难得的顺利,雷霆珺心情大好,要请工作人员吃东西,迎来一片欢呼。雷霆珺嘱咐廖峥文:“点个外卖。”

  这项工作自然落在瑾儿身上。她从眼花缭乱的菜单中难以决断该点哪一家的,只能再问问廖峥文。廖峥文料到瑾儿有这么一问,得意洋洋的反问道:“跟着霆珺这么久还弄不清楚他喜欢吃什么吗?”

  瑾儿茫然不知,脱口说出自己的想法:“请客不是应该选择客人喜爱吃的东西吗?”

  廖峥文翻了翻白眼,说道:“如果你点的东西霆珺不吃,大家都不会吃的。”

  “那点两家不同的餐点就行了。”这个解决方案似乎很有道理,但廖峥文还是给她翻了个白眼道:“你到底懂不懂啊?”

  雷霆珺已经换好另一套服饰、妆容准备拍摄,但见廖峥文和瑾儿在不远处一副争执不休的样子。

  他走过去冷冷的问道:“买好了没有?”

  廖峥文立马换一张铺满笑容的脸应承道:“好了好了。”

  雷霆珺瞄了一旁默不吭声地瑾儿,摇了摇头,不经意间瘪了瘪嘴,隐含有取笑地意味。

  “雷老师,我们这边好了,您可以过来了。”摄影师助理喊道。

  瑾儿没管雷霆珺什么意思,沉浸在点单这项工作的纠结中。廖峥文没有时间跟她耗在这么一件小事上,竟然好意提点瑾儿道:“炸鸡怎么样?”

  廖峥文提议就像是瑾儿的指南针,让她找到了方向,认为廖峥文都那么说了就一定不会错。她开心地点点头,并很有效率的付诸行动。只是后来,那二十份炸鸡,大家一口没动,因为雷霆珺将自己的那份炸鸡扔进了垃圾桶。

  现场一个兼职好心跟瑾儿说:“霆珺不吃油炸食物,你做助理的都不知道吗?”其实他想表达的是,连我一个兼职人员都知道,你跟在雷霆珺身边怎么能不知道?

  雷霆珺喜欢吃,也十分挑剔。他的饮食一向是由廖峥文亲自负责,她怎么会将讨好雷霆珺的机会轻易交给瑾儿?瑾儿不明就里,自知又做错事,主动跟大家道歉。

  好在大家都很客气,纷纷表示没事,只是不约而同的看着雷霆钧的脸色。以雷霆钧追求完美、不近人情的个性,瑾儿的命运可想而知。这并不是没有先例,他的前任助理仅仅因为拿错了日霜为夜霜,雷霆钧就大发脾气,把他给当场辞退了。

  雷霆钧面对瑾儿地道歉一言不发,冷漠如常,径直从她身边走过,叫廖峥文重新安排食物,没人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个喜怒哀乐来。

  而在廖峥文看来,雷霆钧没有生气发脾气才是最可怕的回应。她断定雷霆珺现在一定对瑾儿很厌烦,回头就会把她赶回雷氏。她暗自轻笑。

  垂头丧气的瑾儿默默的把所有炸鸡收捡到一块儿,没有扔掉。食物是没有错的,没有被动过的食物扔了更是可惜,她把买炸鸡的钱赔给了廖峥文,决定自己把它们带回家。

  直至下午拍摄结束,雷霆珺都没有理睬过瑾儿,甚至打过照面。虽然这没什么特别,以往都是廖峥文直接给瑾儿布置工作,雷霆钧和瑾儿也没什么交集,但在廖峥文眼里,这似乎就加大瑾儿即将走人的概率。

  她正准备问雷霆钧瑾儿明天是不是不用再来了,却看到------

  “我送你。”略显疲态的雷霆珺走到瑾儿身边说道。

  “不用了,谢谢。”正在收拾东西的瑾儿被雷霆钧突入起来的好意吓到,她惊慌失措,习惯性的拒绝,声音有些颤抖。

  “这些~你怎么带走?”雷霆珺可能真是累了,说话的声音显得有气无力,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

  “我可以的。”瑾儿内心觉得雷霆钧的提议很不错,她的确还没有想到把这二十份食物一齐带走的办法,但思前想后她还是拒绝了。

  雷霆珺似乎没有什么耐心了,直接用命令的口气说道:“我送你。有工作要交给你。”说着他将身上的饰品摘下来,递给愣在一旁的廖峥文,说道:“叫辛迪把我晚上的工作取消。饰品还回去后,你就可以下班了。”

  廖峥文面上依旧笑脸盈盈,心里却已怒火翻腾,看着雷霆钧从瑾儿手上抢过炸鸡,提在手里,别人想要帮忙,他理也不理地带着瑾儿走了。

  此时,看呆了的不止是她,其他工作人员也匪夷所思地看着这一切。

  一路上,还很陌生的两个人谁也不想先开口说话,但雷霆珺始终没有瑾儿那么耐得住尴尬的安静。

  “你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嘛?为什么这几天都不怎么说话。”他直直地盯着车窗前的路对瑾儿说道。

  瑾儿想起那天在电梯里的情形,慌忙解释:“其实我平时不是那样的,那天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很抱歉。”

  “你似乎总是在道歉,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也是这样,很搞笑。”雷霆珺依然没有看她。

  “第一次?在瑟卫前台?”瑾儿疑问,真的总是在道歉吗?我自己怎么没有觉得?

  “不,在许愿池。”雷霆珺看了瑾儿一眼,但很快又转过视线到前方。

  许愿池?是我家附近的那个许愿池吗?什么时候见到的雷霆珺?瑾儿正在脑海里努力地搜寻着记忆,却没有发现雷霆珺已经把车停在许愿池的路边上。

  “喏,就是这里。”雷霆珺示意瑾儿看向车窗外地许愿池。

  “对,这是我家附近的许愿池,但很抱歉,我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你。”瑾儿很歉疚地说道。

  雷霆珺不禁哑笑,他还没见过谁对自己的印象度会这么低。他开门下车,也为瑾儿开了车门。瑾儿不知道雷霆珺今天是怎么了,会跟自己有这么多的交流,她一直局促不安。

  “有一次你被打劫了,来找我帮忙,我拒绝了。”雷霆珺回忆着说道。

  瑾儿眼睛挣得大大的,她当然记得当天的情形,以及遇到的那个朋克打扮的男子,只是印象中的那个人妆发颓唐,脸色阴郁,不像是眼前明媚光鲜的雷霆珺。

  “那个人就是你?不过,你当时是不是也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了?”跟着自己强烈的感觉,瑾儿大胆的猜测,那天的雷霆珺心情一定很糟糕。

  雷霆珺惊异的看着她,点点头,说道:“是的,那天很糟糕。”

  没想到冷峻的,冰山一样的,不轻易流露真情实感的雷霆珺竟然这么直白告诉我了,瑾儿不知所措的看着他在落日余晖下俊美的面庞。

  这时,雷霆珺的视线也从许愿池转向瑾儿,毫不避讳的盯着她看。瑾儿的眼睛慌了阵脚,左顾右盼,最后停驻在他刚在看着的许愿池。

  “你该自信点,或许就不会那么倒霉。”雷霆珺将瑾儿的视线拉了回来,他清澈的双眸倒映在她的眼睛上。

  瑾儿还从未试过如此近距离的直视一个人的眼睛,她有些意乱神迷,等她想再看清楚那双眼睛在说些什么的时候,它们却移开了。

  雷霆珺示意她上车:“走吧,我送你回去。”

  二十份的炸鸡被瑾儿分三次搬回了家。雷霆珺没有绅士的帮她忙,或许对他来说载她回家就是他做出最大的恩赐了。他悠闲地依靠在车门上,环顾小区里的风景。

  “谢谢,今天麻烦你了。”瑾儿将所有炸鸡送回家后,特意下来表示感谢,哪怕雷霆珺并没有等着她的感谢,已经启动汽车了。

  “明早我来接你。”雷霆珺说完,车子就疾驰而去,没有留给瑾儿拒绝的时间,他大概知道她是要拒绝的。

  没错,虽然电动车放在了摄影棚,瑾儿明早上班会比较麻烦,但她再也不想麻烦这个她麻烦不起的人了,尽管她知道雷霆珺可能是因为许愿池旁的那次拒绝相助而想做出补偿。

  夜

  夜越深,记忆越清晰,酒是最好的催化剂,把记忆中的情感挥发出来。雷霆珺放下酒杯,凝视窗外,眼神深邃得像沉入了海底。他双唇微龛,呼出的烟圈白得缥缈,像一根操控时间的绳索,将眼前的灯火辉煌拉回到初遇瑾儿的前一晚。

  那时的夜空静谧得像个神秘的黑匣子,让人忍不住想往里钻。雷霆钧走进瑟卫大楼顶楼的房间,看到了那个人虚弱无力的样子,他像被传染了一样,心一下子瘫软了下来。一直以来,他想融解他的痛楚,却发现那个人在为自己硬撑。

  烟云涣散,雷霆钧从回忆中抽离出来。为了扫去心中的愁尘,他脱下上衣,接下来是裤子,最后让自己一丝不挂,也许这样才能让他心无旁骛的去筹划本来的使命。他想到安瑾儿,她是那么胆小,甚至懦弱,他该怎样帮助她?

  夜,在城市的一端寂静地泯灭,却在另一端喷洒着种子。安琪儿,这个人,没有对哪个男人上过心,因为没有哪个男人伤过她的心。启穆,却这么做了,一连九天的“你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不得不让琪儿相信他在耍她,而她还真上当了。那一刻,她突然体会到陆戈在全世界找自己的心情。

  对,陆戈,她可以找陆戈帮忙找到启穆这个大骗子,然后狠狠教训他一顿。但,她不能,而且也不舍得教训他。她恨自己这次为什么认真了,就因为她跟他上过床?她游荡在街头,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地,一直走着,尽管街上的人在她左右行走,她都仿佛没有看见,眼睛没有聚焦在任何一人一物,整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街铺里有她爱吃的小吃,爱穿的衣服,爱听的音乐,都丝毫吸引不了她的注意,或许今晚她都走进不了四面都是墙壁的房子里,因为那只会让她感觉更加烦闷和压抑。

  很快,夜的种子生根发芽,绽开了绚丽的花朵,散发出神秘的欢快的芬芳,勾住了琪儿的魂儿,她挣脱出忧伤的枷锁,变得不再沮丧。

  她想起启穆给她买的衣服,那些自从被叠放在购物袋里就没出来见过太阳的衣服,或许启穆是因为自己总穿着不合他心意的衣服而抛弃了她。抛弃?怎么能用抛弃这两个字?她否定了它,但又一时找不到可替代的词语。抛弃,抛弃,抛弃!

  没错,就是抛弃,琪儿想通了。拨开烦恼的心让她又想回到四周都是墙壁的房子里,玩耍,直到天亮。醒来,第一眼,她看见陆戈对着自己微笑,听到清晨里的第一句问候:“嗨------你知道吗?我还是第一次在白天见到你------”

  “我?”琪儿呢喃道,惊慌地推开陆戈迎过来的双臂,跑了出去。

  陆戈仿佛知道了什么,心疼而又愤怒。他望着琪儿消失的门口低语:“启穆是不可能给你幸福的。”

  九天了,启穆的梦中不断出现琪儿,但他没有力气挣扎着起来去找她,醒来也只能睁着眼透过窗帘间那片小小天空去想她。

  “启公子,您醒了。”护士小姐按照惯例每隔一刻钟过来看他。

  启穆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完成皱眉这个动作,但声音依旧平和:“叫我启穆。”

  “好的。”看护小姐顺从地微笑着,她不愿看见他生气。

  紧接着,她完成她一系列的动作,喂他漱口水,喂他喝淡盐水,叫佣人送来早餐,

  检查医疗仪器,记录数据,喂他吃早餐等,她就像照顾一个婴孩般细心,而实际上他是个病人。

  启穆也习惯性的配合着她完成她的工作,希望她能在医生的面前给他打一个好分数,好让医生能让他工作一会儿。

  如他所愿,医生谨慎地告诉他,他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可以有三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尽管如此,医生愁眉不展的神情没有丝毫松懈,他想让启穆明白,他的身体状况还没有达到可以乐观的程度,随时都会转变,一旦出现不适,他就必须停止工作,立即休息。

  这时,接到指令的赵致会像个特工一样秘密将公司文件送到启穆的私宅,并和他汇报、讨论公司的运营情况。

  他故作轻松地探问道:“周年展你能到场吗?”

  启穆曾告诉赵致,他将会出席公司的周年展,但依目前的情形来看,他十分怀疑启穆能否到场。

  “当然。”启穆很肯定地回答。他说话的嘴唇是苍白的,但他面上的神情是发自内心的自信和轻松。

  自瑟卫的经营权从父亲手上回归给启穆,启穆只在公司出现过一次,交由赵致作为他的代表主持工作,自己在背后掌控。这次,瑟卫珠宝设计周年展的消息不胫而走,而且是从雷氏调派过来的设计师那里走漏的风声,他既无可奈何,也将计就计,让雷氏亲眼看看他们想看的东西,以此根除他们的疑心。

  赵致并不知道启穆的想法,他一直以来为他做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保密。既然启穆决定露面,他也不反对,他担心的是他的身体。不过,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启穆的决定,就像当初他没有听从任何人的建议,毅然放弃国外的事业,决心回国创办瑟卫与自己的父亲博弈,直至输了,也不肯放弃。

  赵致离开后,启穆着了魔似的专注工作,他得在规定的三小时内尽可能完成以往十个小时的工作量,因为看护小姐正严格按照医生的嘱咐盯着时钟。在最后的半小时里,他要处理累积在手机中的信息,将一个个没有接到的电话一一回复。

  他一眼就看到屏幕上显示的琪儿的九个未接电话,每天一个,每天晚上七点打来,他的心开始隐隐作痛,但他不能表现出任何异样。在将其它无关紧要的来电处理完毕后,他回拨了琪儿的号码。

  “喂。您好。”一个轻柔的女声传进启穆的耳朵。

  “琪儿。”他喉咙里发出的有些沙哑的声音让他后悔没有在打电话前喝口水。

  “不好意思,您打错了。”对方很有礼貌的回答。

  启穆也觉得这个小小的,轻轻的,像竖琴一般甜美的声音不像是琪儿,琪儿的声音应该是活泼的,跳跃的,像吉他一般灵动的。他以为那是因为琪儿在生他气,在故意捉弄他。可是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解释,怎么跟她道歉时,电话那头小小的声音再次响起:“不好意思,我挂了。”

  这句话证实启穆的猜想的是错的,他确定了对方不是琪儿,但加剧了他的忧虑,琪儿换了号码不再理他?

  心的疼痛感更剧烈了,呼吸急促起来。看护小姐听到动静跑了进来,叫来了医生。

  医生命令启穆放松,可他仿佛听不到也做不到,直到医生掰开他的手指,夺走他手里扣着的手机,他才渐渐舒朗开来,顺利吞下药丸,昏睡了过去。

  医生问看护发生了什么事。看护小姐摇了摇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安彼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