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新型炸药
江合靖2020-03-19 22:021,017

  “砰”的一声炸响。震得雕花的窗棂掉下。

  “哪里在打-炮?”徐俌慌道:“难道是倭寇又来了!”

  此时日本正处于南北朝分裂。

  兵败的南朝农民、商人和武士,就把目光投向明朝沿海,在这一百年内,不断的烧杀抢掠!

  沈峰叹息道:“老泰山,你这么怕倭寇?你在南京的几万驻军呢?”

  历来在太平盛世,高官都无带兵打仗的能力,他们只是擅长沟通,协调边关将领和边关知府的矛盾。文武和谐,保障朝廷政令畅通,则边关无患矣。

  维稳当然大于发展。徐俌放在南京的作用,就是维稳,遇到兵势,他就慌慌张张。

  略一定神,徐俌说道:“勿慌,老夫统领南直隶十几万驻军,区区几个毛贼算得了什么?”

  沈峰都生起了瞧不起的心思:“那你刚才怕什么?”

  徐俌面红耳赤道:“老夫不是怕倭寇,而是怕倭寇不敢来!”

  倏地又正色道:“老夫今天趁势取几个倭寇的脑袋,给你二人当作成亲的贺礼。”

  “那你怎么还不走啊,是不是胆小怕事!”沈峰直接打脸问道。

  一席话就把徐俌问的面红耳赤。

  对于放炮一事,徐俌也纳闷,按说倭寇还没大胆到敢进攻南京城的份上。

  莫非是孝陵卫或是砀山的驻军,见他徐俌招女婿,存心向他献媚,鸣炮当作贺礼。

  朝廷自有法纪,如果真是驻军鸣炮作贺,那铁定要被南京六部和都察院弹劾,徐俌自己会被免职,只保留魏国公的爵位。

  在南京如此,在北京更是如此,如果某位大学士兼差尚书、侍郎,因权势过大,引起皇帝的猜忌,皇帝就会免去他的兼差尚书、侍郎,只保留大学士之职。

  何苦南京守备握有南直隶的军权,一旦驻地武将权势凌驾于地方官之上,打破了地方官吏的平衡关系,皇帝就会考虑换人。

  即便如徐俌祖上三代对大明忠心耿耿,皇帝也要不得不妨。

  枪杆子出政权,兵权都是皇帝的禁区,皇帝是不允许任何武将坐大的。

  刘忠半开玩笑道:“魏国公不会是想造反吧,勾结倭寇,趁女婿成亲之日,要将我们南京的官员一网打尽吧!”

  徐俌都觉得刘忠其心可诛了,吼道:“刘大人,你少来血口喷人!”

  这玩笑开不得,造反的事,怎么能拿来随便胡诌呢!

  看来这南京的官场一直都不平静,文武官员一直在内斗。

  有时,身在北京的皇帝,巴不得南京的官员内部矛盾激化,才能将他们分化瓦解控制,如果文武官员相得益彰,那就会结党营私,蒙蔽圣听。

  徐俌这个武夫不懂,但是刘忠深谙权谋之道,有时故意与徐俌抬杠,只为了打消皇帝的疑虑,制造假象,让皇帝信服,以为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德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明德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