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汝南王府
公子兰夕2020-04-04 20:062,055

  第十八章 清河王府

  元思南看了一眼元子攸,他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长大了一般,不再那么天真单纯的笑。

  那张脸上总写着愁容,一颗心越来越沉,心思也越来越重,竟与元子直愈发的相像。

  元思南是不会曢解武宣王元勰在元子攸心中的含义,因为她不是元莒梨,没有将元勰当作她的父亲,她唯一的依靠。

  元诩伤怀了许久,站了起来,自己给自己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走吧,回宫。”

  元思南站起来,也拍了拍灰尘,只感觉又一阵眩晕,眼前黑乎乎的一片。

  元子攸伸手,扶住了元思南:“三哥,慢些。”

  元诩望了一眼元思南,欲言又止,终究是没将话说出口。

  他自己尚且自身难保,又何谈保护他们两人,一切都看天意吧。

  如果他们能逃过此劫,待朝堂风平浪静了,他有权利了,定为他们加官进爵。

  元思南送元诩下了塔,出了大雄宝殿后,小皇帝就坐着轿撵回宫了。

  亲随的是大监刘腾,元乂并不在,刘腾端坐在马上,意味深长的看了元思南和元子攸一眼。

  就是这一眼,元思南便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元思南目送着元诩离开的轿撵,回想着刘腾那一抹不怀好意的笑,联想着近来汝南王步步荣升的事情。

  元思南环视了一眼永宁寺,空无一人的佛寺,连一个僧人也见不到,安静的有些可怕。

  “子攸,一会小心一些,跟紧我。”

  元思南拉着元子攸快步的离开永宁寺,到门口的时候,她的马儿还在,她长吁了一口气。

  突然从四周窜出了一群人,手里持着刀,围住了他们。

  元思南呵道:“我们是武宣王家的公子,你们是谁,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持刀行凶?”

  对方不说话,直接就冲了过来,元思南紧拽着元子攸,抬脚就踹开了冲在最前面的人。

  元思南拉着元子攸,从一个缺口跑了出去,后面的歹人紧追不舍。

  元思南用力将元子攸推向大树下:“子攸,快上马!”

  元子攸立刻上马,伸出手准备拉元思南,但歹人离得太近了,这样他们都不逃脱不了的。

  “子攸!快走!去找大哥!”

  元思南冲回去,与歹人打了起来,自来到了这里,她都没好好的打过一场,也是该活动活动筋骨了。

  元子攸不肯走,还是想等元思南,那些歹人想分两波,一波去抓元子攸。

  元思南生气道:“子攸!赶紧走!你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快走!叫哥哥来救我!是汝南王!”

  元子攸权衡之下,只能先行离去,直奔真定县公府。

  元思南一人对付十来个歹人,虽有些不易,但好歹也有些武力,不至于被打得太惨。

  正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一道冷箭射来,直直的射中了她的肩头。

  元思南被擒住了,那些人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将她掳走,丢进马车里,入了清河王元怿的府邸。

  元思南也没中过枪,这中箭的滋味,也不是很好受,痛得钻心啊。

  一群人围上来,七手八脚的将她抬下马车,扔进了一间房。

  又过了一会,来了一个大夫,颤颤巍巍的给她拔了箭,胡乱的涂了些药,将伤口包扎了。

  元思南问:“大夫,这是哪儿?”

  年老的大夫摇摇头,指着嘴巴,示意自己不会说话。

  竟是一个哑巴,看来真是汝南王将她掳了过来。

  大夫走了不久之后,元思南听到了争吵声,有一个人在嘶吼:“您又来这里作甚?父亲尸骨未寒,你就问我要那些个身外之物!?您身为父亲的亲弟弟,我的亲叔叔!就这样为人弟为人叔的吗?”

  有一个声音说:“怎么?你还知道我是你叔叔?我就要我哥哥一些古玩字画,美衣华服,又没要他的遗孀,你至于这样大吼大叫?这是你做晚辈该有的态度吗?!”

  元思南一惊,是汝南王的声音?另外一个人…正是清河王元怿的儿子元亶。

  元思南咬着牙走出房门,看到外面一片镐素,清河王元怿的灵柩前,汝南王正与元怿之子在争吵。

  汝南王对带来的下人说:“搬,把那些都给我搬走!”

  元亶披着孝衣,无力的阻止着那些猖狂的盗匪:“住手,你们住手!”

  元亶瘫坐在地上,说:“清河王府都让你搜刮空了,你来去自如,肆意欺辱我府中女眷小厮,你还想要怎么样……”

  汝南王说:“想怎么样?呵,你说呢?早让你将宝贝送我府上,你却迟迟不来,净那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来打发我。”

  元思南没料想到,汝南王不止是好男风,还如此残暴无情,亲哥哥尸骨未寒,他就前来掠夺财物。

  元亶哭着说:“元悦,你丧尽天良,你为性不伦,终会遭天谴的。”

  汝南王恼羞成怒,抬手就给了元亶一个耳光,他说:“来人,给我绑了他!”

  说话间,涌进来一群侍卫,将元亶绑住了。

  元亶惊惧:“元悦!你要做什么?”

  汝南王说:“给我打!”

  侍卫拿开了板子,照着元亶就狠狠地打,元思南看得是惊心动魄,观察了一下,想着如何逃跑。

  但她刚一转身,撞到了一旁的花盆,引来了汝南王的注意,想要逃已经来不及了。

  汝南王满脸阴郁,走向元思南:“命真大,一箭没射死你。”

  元思南盯着元悦,不想硬碰硬,此人喜怒无常,连自己亲侄子都能下毒手,何况是她。

  “多谢王爷手下留情。”

  汝南王忽然一扫阴霾,脸上又有了笑意,他扣着元思南的下巴:“倒挺识趣,本王喜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你而来(萧赞✘元子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你而来(萧赞✘元子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