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风云变幻
公子兰夕2020-04-05 20:342,226

  第二十章 风云变幻

  饱餐一顿后,元思南抚着圆滚滚的肚子,打了个饱嗝:“呃~这饭菜真好吃!”

  元子攸笑了,露出了他招牌的两个小括弧,说:“那是自然的,兄长煮的饭菜最好吃了,只是现在兄长都不会下厨了,就姐姐有一个口福呢。”

  元思南盯着元子直,指着空盘:“这是…哥哥做的?”

  元子直说:“嗯,思南喜欢的话,哥哥常给你做。”

  元思南脸上仍是天真可爱的笑,心中却早已溃不成军,这元子直,为何偏偏对自己这么温柔宠溺。

  他若不那么温柔,她也不会沦陷得那么深。

  元子直跟元思南说:“你与子攸留在别院,暂时不要回王府。汝南王必不会就此放手的,尤其是经过刚才那一闹…他对你…”

  接下来的话,元子直没再往下说,元思南这么一番狂狼的作为,应当是深得汝南王的欢心了。

  对此事,大家都缄口不言,毕竟这逃出魔掌的方法太过于羞耻,不是什么英勇光荣之事。

  元子直离开了别院,回了县公府,而汝南王与中山王元熙剑拔弩张的半日,汝南王悻悻的回了自己的王府。

  元亶算是保住了一条命,元熙吊唁完挚友元怿,便回了邺城,与诸君汇合。

  正光元年,中山王元熙,召集恒州刺史、广阳王元渊,徐州刺史、齐王萧宝夤等,进京勤王,欲翦除元叉刘腾等奸臣。

  然,勤王之军未几便兵败,中山王元熙被斩杀于邺城。

  元思南深居别院,元子直一直没有前来,想来是避免汝南王寻上门。

  别院定期会有人将物资送来,元思南与元子攸两人藏在别院,自力更生。

  元子直再次出现在别院,已是金秋八月,不过短短的两个月,元思南却觉元子直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元子攸感觉到了有什么大事发生,否则兄长不会露出这种神情,是绝望的气息。

  “兄长,出了什么事吗?”

  元子直坐了下来,元子攸乖巧的给他倒了杯温水。

  元子直端起了杯子小饮了一口,说:“中山王元熙勤王兵败,于邺城…被斩杀了…”

  元子攸受到了惊吓,壶盖摔在了地上,碎成了渣子。

  元子直忽然猛的咳嗽了起来,元思南紧张的拍着他的背:“哥哥怎么了?”

  元子直一直咳嗽,无法停止下来,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

  元子直终于停止了咳嗽,平复了一下,说:“没事,感染了风寒而已。”

  元思南蹙着眉头,觉得元子直的病来得太不寻常,他身体健硕,为什么会突然就这么病了?

  元子直说:“如今朝堂是多事之秋,我已辞官,准备携家小离开京都。”

  元子攸预感到了什么:“兄长要去哪里?”

  元子直说:“去南郑。”

  元子直看着元思南和元子攸:“思南,子攸,你们可愿跟我一起走?”

  元子攸摇头:“兄长,我不能丢下母亲,她还需要我。”

  元子直看向元思南:“思南…”

  元思南拒绝:“我要陪着子攸,就不去了。”

  元子直闭上了眼睛,将所有的情绪收回了肚子里,只说了句:“那就随你们的愿吧。”

  几日后,元思南和元子攸悄悄地回了彭城王府,元子直也离开了洛阳。

  朝中元乂与刘腾不敢把持朝政,便将权政归还了小皇帝元诩。

  元诩得到政权第一件事情就是下旨到彭城王府,召回了元思南和元子攸。

  两人入了宫,汝南王自不敢动元思南,太后依然被幽禁在后宫。

  一晃三年过去了,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大太监刘腾病故了,元叉孤掌难鸣,汝南王只是一个偏好玩乐之人,对权利不上心,元叉没了可以并肩同流之人。

  元乂执掌朝政四年,自信满满,以为江山尽在自己手中,渐渐的就放宽了对胡太后的监管。

  元乂终于许了胡灵太后来显阳殿朝见皇帝,一干群臣都在。

  胡太后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元诩,她哭着将元诩抱在怀里大哭:“说,儿啊,母后终于见到你了。母后命苦啊,活着却如同死去一般,连自己的儿子都见不到…”

  胡太后继续哭:“你们…你们阻绝了我们母子相见,还要我这个太后做什么用。”

  群臣无言,只见胡灵太后放开元诩,寻了把剪刀,说:“与其如此,我不如削发为尼了。”

  皇帝和群臣都忙阻止,齐刷刷的跪下来,迭二连三的劝谏,求太后三思。

  胡太后便顺水推舟,放下了剪刀,又抱着皇帝,说:“我们母子好些日子没有在一块了,今晚在北宫陪着母后吧。”

  元乂朝着同党使了个眼色,便有人说:“后宫妃嫔都住南宫,太后留宿北宫多有不妥吧。”

  这时右卫将军奚康生厉声道:“陛下是太后爱子,难道与陛下住一晚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元叉瞪着奚康生,这右卫将军什么意思?当日幽禁太后,他可是一同参与了的,难道他以为,今日帮了胡灵太后,就能将功补过吗?

  元思南多看了奚康生几眼,只见此人生性粗武,身材高大,声如洪钟。

  他这么一吼,便没人敢再说什么,大家拥着灵太后母子往前走。

  在一拐弯处,奚康生见时机再也不能失去,凭一夫之勇,拔剑直取元叉,元叉一闪,刺中右臂。

  元思南见奚康生失手了,也觉得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正准备抽出旁边人的佩剑,一刀斩了元叉。

  但元思南才移动了一小步,就被元子攸紧紧拉住了手。

  元子攸朝着元思南微微的摇了摇头,正这弹指之间,奚康生就被元叉党羽侍中、黄门等十多人擒拿。

  刺杀元叉失败了,元思南后背直冒汗,刚才幸亏元子攸拉住了他,否则她如果也参与了,整个彭城王府都要被牵连。

  元思南面色惨白惨白的,眼看着奚康生被人架着刀押出了显阳殿。

  奚康生被元乂斩杀于市井,罪名是意图谋反,刺杀太后与皇帝。

  这一晚,元思南彻夜难眠,元子攸也一夜未眠,一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人在烛光下秉烛夜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你而来(萧赞✘元子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你而来(萧赞✘元子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