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还困吗
游一禾2020-03-31 00:002,313

  老葛左等右等中午等到了程二爷和商细蕊这两个大佛下山了。

  老葛老见商细蕊身上骑着自己家二爷的外套有看见程二爷紧紧的拉住商细蕊的手更是眉毛跳了跳。

  山路不好走,程二爷自己走也很费劲,只能紧紧拉住商细蕊。

  两个人走到山脚下程二爷继续亲自给商细蕊开门,商细蕊坐进车里,搓了搓冻的有些红的手,程二爷看着商细蕊的小红手说道:“怎么冻成这个样子?”

  “因为我的手从就被要求好好保护,导致我除了吃的和衣服意外什么重物也不拿,就这样了!”

  程二爷看着商细蕊那细皮嫩肉的手,伸手用自己的手把这个小手包在自己的手里。

  程家大宅里二奶奶带着春杏已经织了好久的毛衣了。

  “春杏,你说今天这个事这商细蕊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我儿子好好的堂会被他给搅和了!”二奶奶叹了一口气把毛衣放下对着春杏说。

  “二奶奶,您别生气,犯不着为着个戏子生气,这不二爷已经去给表舅爷和表舅奶奶出气去了吗!”

  “我不知道这么晚了二爷去找他会不会被商细蕊欺负啊,我了听说他好像会武功!”

  “不会的二奶奶,二爷英明神武怎么会打不过一个戏子!”

  “哎呀,我还是不放心!”说完二奶奶站起身披上一件披风就向客厅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的客厅里程美心想着白天曹司令和程二爷说曹大公子的事情想的出神。

  这个时候听见了外面穿进来脚步声,程美心抬头一看,是二奶奶进来了。

  二奶奶看见程美心也差异了一下“姐姐这么晚了,还没有睡呢啊?”

  程美心看着二奶奶“你不也没睡呢吗?我听下人说我阿弟出去了?”

  “是啊,姐姐,二爷出去找商细蕊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回来。我实在是不放心!”

  “二奶奶啊,不是我说你,你我应该学学现在的女孩子,能够替丈夫处理外面的是,我阿弟弟需要一个这样的女子!”

  “姐姐呀,你还不知道二爷啊,他要的不是一个处理外面事情的妻子,而是那种可以和他一起出去跳舞的女子!”二奶奶说完这句话脑子突然回到了她还没有嫁给程二爷的时候。

  那个时候得二奶奶16岁就开始执掌俩业,也是在那个时候她遇见了一个男子,温文尔雅,给人的感觉就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一样。

  那个男子是书院里的教书先生,后来她经常去听这个男子的课,别人都以为她是那个男子的女朋友,说的她自己都快这么看了。

  但是这个时候她的父母为她挑选了一个人家,北平程家。

  就这样她在父母的安排下故意接近程二爷,在程家为难的时候出手帮助,最后嫁给程二爷,她也在出嫁之前偷偷的去见过那个男子,男子还是那样温文尔雅。

  对她说:“我听说你要出嫁了,如果有一天你过得不幸福,回来找我,我等你!”

  这是印象里那男子对自己说的最后一句话,后来出嫁那天男子只是在街口远远的看着她。

  再后来她就在也没见过他。

  她从回忆里出来,坐在沙发你上看着眼前的程美心没有说话。

  程二爷把商细蕊送到水云楼的门口对着商细蕊说:“快进去吧,外面冷。”

  商细蕊看着自己身上的外套对程二爷说:“二爷,进屋暖和一会再走吧!”说完商细蕊拉着程二爷进了屋子里面,只剩下老葛自己在风中凌乱。

  程二爷进到屋子里被商细蕊摁在炕边上坐着,有给程二爷灌了一个汤婆子。

  “二爷,暖和暖和!”

  “你这里真的是什么都有啊,真是让人大开眼界。”说完程二爷拍拍自己身边的地方对着商细蕊。

  “过来坐,别忙了,我坐不了多少时间!”

  水云楼的人老家自己家班主带着程二爷回来以后就自动的都进自己屋里睡觉了,因为他们看见了程二爷的笑脸。

  商细蕊走到程二爷身边坐下,程二爷揽过商细蕊的肩膀让商细蕊靠着自己,然后问商细蕊:“还困吗?”

  “折腾这一下,好像已经没有这么困了!”商细蕊笑着看看程凤台,然后伸手在桌子上那起了一盒饼干,吃了起来。

  “二爷,吃不吃饼干?”程二爷看着商细蕊满嘴的饼干,给他擦了擦嘴角的饼干削。

  “我不吃,你吃吧,我去喝点水!”说完程二爷里就要起来。

  商细蕊忙着上前抢过水壶对着程二爷就说:“我来我来!”说完给程二倒了一杯热水。

  然后会到炕边递给程二爷。程二爷喝了一口。

  商细蕊也接着吃饼干。

  “晚上没有吃饱?”

  “没有,就是觉得现在肚子里面什么都没有,非常不开心。”

  “二爷我给你唱个戏吧!”商细蕊突然就对程二爷说。

  “好”程二爷回答。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恨只恨无道秦把生灵涂炭,只害得众百姓困苦颠连。

  枪挑了汉营中数员上将,虽英勇怎提防十面埋藏!传一令休出兵各归营帐,此一番连累你多受惊慌。

  今日里败阵归心神不定,

  劝大王休愁闷且放宽心。

  怎奈他十面敌如何取胜?

  且忍耐守阵地等候救兵。

  无奈何饮琼浆消愁解闷,

  自古道兵胜负乃是常情。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千里从军实可悲,十年征战不能回。

  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那离散之情。

  家中撇得双亲在,朝朝暮暮盼儿归。

  我一人在此间自思自忖,猛听得敌营内有楚国歌声。

  倘若战死沙场上,父母妻儿依靠谁?

  十数载恩情爱相亲相依,到如今一旦间就要分离。

  乌骓马它竟知大势去矣,故而它在帐前哀恸声唏。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嬴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

  汉兵已略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

  商细蕊自己一个人唱着两个人的霸王别姬。

  程二爷看着商细蕊满目柔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浮生为卿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