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由与部族
孤舟独萍2020-03-28 19:023,135

  酒馆在虚空中随意飘荡,寻找着三千世界的有缘人,十六盏灯,老板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只知道当门口的十六盏灯全部亮起的时候,就会发生某些不可预知的事,而老板对此总有种莫名地期盼。

  终于,酒馆停止飘荡,停在了一方时空。

  “又要走生意了吗?”

  老板打开门看了一眼火红的天空,随后将门关上,静待来人。

  天空,九只浑身燃烧的火焰怪鸟嘶鸣着掠过,散落的火星掉在一个白泽部族人身上,随后白泽人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灰烬,寸缕难留。

  地上,九夷王坐在异兽之上,说道:“白泽部投降,可免一死。”

  声如雷霆巨响,透彻整个战场。

  白泽王收拢部队阵型,准备拼死一搏。

  九夷王见没有回应,心下大怒,长戟一挥,九夷兵马压境,天空九只怪鸟化作羽翼附在九夷王背后,顿时,九夷王如同火神下凡,神威赫赫。

  两方人马接战,白泽部兵败如山倒,九夷兵马锐锋难当,白泽部死伤惨重。

  杀戮继续,九夷王亲自出手,长戟划过便是灰飞,脚步踏过便是赤地。

  哀嚎,惨叫,但是没有人投降,所有白泽部人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战斗。

  “白泽王,本王敬你也是一族之王,投降,交出部族神力,本王答应,余下白泽子民可免一死。”

  战至最后,白泽部只剩下白泽王一人。

  气空力尽的白泽王喘着粗气,拿刀的手不断地颤抖,不断地流淌着鲜血。

  “白泽部,绝不投降。”

  九夷王皱了皱眉:“冥顽不灵。”

  一戟,白泽王痛苦难当,惨嚎不止,身体渐渐化作灰飞,散落天地。

  “没有神力?可恶,一定是先把神力转移了。众军,往白泽部进发。”

  随着一声令下,九夷部队整肃军容,大军往白泽部坐落的山谷而去。

  远处,少年看着父亲身死,不由悲痛欲绝,又想到父亲嘱托,只能强忍着悲痛,带领族人继续往深山而去。

  白泽部,在这大荒乱世中不算强大,但也有护族神兽白泽之神力,勉强有自保之力。

  随着附近九夷部落东征西讨,四处掠夺,白泽王心知白泽部迟早会成为目标。

  九夷的强大是大荒有目共睹的,之前白泽部就是九夷的附庸。

  不过这一任九夷王上位之后,九夷的风气就陡然一变,变得好战,狂暴。

  九夷王更是要求下属部族交出护族神力,不从,便是灭族。

  白泽部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深山,残余的白泽部族民只留下妇孺与孩子,青壮年…尽皆战死,老者在部落自焚。

  少年是现今唯一的青年,也是白泽现在的新王。

  少年暗自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剩余的族民,但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九夷的追捕让这些女人孩子精神不济,光靠少年一人打猎所得的食物根本不够全族人吃。

  是夜,少年靠在篝火旁,怔怔入神。

  一个小女孩走到他身边,将头放在他的腿上。

  少年一愣,用手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

  “王,你不开心吗?”

  少年勉力笑道:“没有。”

  小女孩道:“每次妈妈不开心,我就把头放在她腿上,过一会,她就开心了。王也会这样吗?”

  “会的。”

  小女孩得到了少年的保证,蹦蹦跳跳地离开找妈妈去了。

  少年望着小女孩的背影,双拳不由得握紧,白色的雷霆之力在指缝间是不是闪过。

  这就是白泽部的护族神力。

  为了不让九夷王得到它,白泽王甘愿赴死,少年看着双手,陷入无尽的迷茫。

  “父亲,你究竟想让我怎么做?”

  是夜,野兽出没,各种嚎叫,白泽部众人在夜色下茫然无助。

  少年靠在营地入口,凝神戒备,双眼直视黑暗深处。

  慢慢的,少年觉得眼前黑暗似乎越来越近,最后将整个营地笼罩,眼前一片漆黑。

  倏然,一道亮光照破黑暗,一个奇怪的建筑出现,门口挂着十六盏造型各异的灯。

  少年本能地趋光走进,门扉虚掩,少年用手轻轻一推,开门进入。

  入眼是他看不懂的陈设,少年自是不认识这些家具的,不知道桌子,也不知道吧台,也不知道吧台处那个造型奇特的男子。

  吧台处,黑色风衣的老板看着来人,轻轻笑道:“来了,喝一杯吗?”

  少年目光呆滞,老板再次开口问道:“再开始之前,要喝一杯吗?”

  少年不明所以,呆呆地接过酒杯。

  老板给少年打样,一口将杯中酒饮尽。

  少年双眼紧紧地盯着老板,学着老板也一口喝下。

  “略”

  少年一口吐了出来,什么味道,好奇怪。

  老板哈哈大笑,又递了一杯水给他。

  “水,可以喝。”

  少年听懂了,将水一饮而尽。

  嘴里的感觉稍微舒服了点,少年开口问道:“你是谁?这是哪儿?”

  “这里是酒馆,我是老板。”

  “酒馆?老板?是什么?”

  老板头疼道:“这个,怎么解释呢?这个地方叫做酒馆,我是这里的主人,明白吗?”

  少年点头。

  “你与这里有缘,按照规矩,你可以向我提出一个愿望,只要拿你最珍贵的东西交换,我就可以实现它,注意,是任何愿望。”

  少年突然激动了起来:“我要,我要白泽部安全,可以吗?”

  老板笑道:“会不会太简单了?毕竟你要付出你最珍贵的东西。”

  少年问道:“最珍贵,什么最珍贵?”

  “这得问你自己。”

  少年道:“我不知道,但是按照白泽部的规矩,我可以做你的奴隶,勇士的自由是白泽部人最珍贵的东西。”

  老板喃喃道:“自由,好像很不错。”

  少年惴惴不安地问道:“可以吗?”

  “当然,那么,可以签订契约了。”

  说着,老板心头一动,说道:“不知道你希望白泽部安全到什么地步?是恢复原样?还是主宰大荒?”

  少年道:“白泽部不喜欢战争,也不喜欢统治,我们的王和族民是平等的。白泽部的人很少,这种情况才能不被破坏。但是一旦让整个大荒都接受白泽部的统治,我不知道是大荒改变白泽部,还是白泽部改变大荒。

  若是白泽部被改变,那就不是白泽部了。若是白泽部改变了其他部族,那么战争是迟早的。白泽部不适合统治,我们自己想要自由和安定。

  我希望白泽部永远与战争无关,永远安逸生活。”

  老板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可是一项大工程。”

  永远,这两个字可不好满足。

  “你可以睡一觉,醒了,愿望久实现了。”

  少年只觉得脑袋一沉,一下昏睡过去。

  老板想了想,自顾自地动手起来。

  “首先回溯时间,然后种下和平的种子,然后将白泽部从大荒隔开…”

  当少年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刺眼,他不由得眯着眼睛。

  “醒了?要吃点东西吗?”

  “父亲,我这是在哪儿?”

  白泽王道:“在部落啊,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少年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块大石头上,背后就是白泽部族人所搭建的房子。

  看着陌生的土地熟悉的人,少年心情怪异。

  “白泽部…”少年喃喃道,“真好。”

  白泽部一片安详宁静,少年心情沉重,这样的平静,自己却享受不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违约的机会,契约可以作废。”

  老板从虚空走来,周围人好像看不见他一样。

  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虽然感觉现在的白泽部非常怪异,但,我不后悔。”

  老板道:“珍惜你的时光吧,你有一天。”

  少年喃喃道:“一天,足够了。”

  老板离开,少年这才和身旁的父亲说道:“父亲,咱们去牧牛吧。”

  白泽王一愣,点头答应。

  少年坐在牛背上,如同小时候一样,父亲在前面走着,少年在后面看着。

  父亲的脚步很慢,眼神很温暖,少年珍惜着片刻的天伦,贪婪地呼吸着清新的空气。

  “真好”,少年心里想到。

  少年举起双手,白色的霹雳汇聚成一个光球。

  少年将之轻轻一推,白色光球消失在天际。

  白泽部,不需要它了。

  酒馆,老板静静地等待着,一道白光闪过,少年出现在酒馆里。

  “按照契约,从今天起,你就是酒馆的服务员,时间是,永远。”

  少年点头,身上的兽皮衣服变换成一件黑白上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契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